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峰回路转的局面,结果当然就是预料中的……杜橙不去非洲了,而他的父母也不得不同意他和童菲的婚事。为了留住儿子,罗美娟和杜泽涛是以卵击石,最终还是杜橙大获全胜了。

    晚饭时间,先前的愁云惨雾一扫而空,一群人围坐在餐桌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有说有笑的一派欢腾。

    经过杜橙和晏季匀的讲解,其他人才知道这件事根本就是两个男人一手策划的,联合起来演戏呢。

    不过,过程是怎样并不重要,关键是目的达到了,从此之后杜橙和童菲就不必再因为家长反对而烦恼不堪,那未出生的孩子也有了保障,将会降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

    杜橙搂着童菲圆圆的腰身,眉飞色舞地说:“啧啧……你们是体会不到我当时那种纠结啊,看着我妈哭得那么伤心,我几次都忍不住差点就投降了想说其实我不是真想去非洲。不过我只要一想到童菲和孩子,我就咬牙憋着,我容易嘛我……”

    “可真是难为你了杜橙,这回你做得太对了,非常时期就是要用非常的手段,我原来还以为你软弱,但是现在看起来是我误解你了,你够爷们儿!”水菡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冲着杜橙竖起了大拇指。

    “当然够爷们儿了,那是必须的!为了我亲爱的老婆,我这是豁出去了!”杜橙俊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笑,还带着点邀功的表情瞄着童菲。

    杜芊芊这丫头也跟着一起来吃饭,兴高采烈的样子简直像是在开庆功宴:“晏大哥,我觉得还是你的功劳最大!”

    “……”

    “啥?老妹你说啥?”杜橙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到头来功劳居然是晏季匀的?

    可紧接着,不但是芊芊,就连童菲也煞有介事地点头:“没错,晏少是功不可没。”

    “呃?”杜橙扁嘴,绷着脸望着童菲:“这……我才是唱主角的吧……”

    “是啊,虽然你是主角,但你也知道,整个戏的重点部分在于你父母见到晏少来接你了,如果只是你一个人走,你父母可能真的相信你会跑去非洲吗?就是有了晏少的出现,你父母听闻他送你去机场赶飞机,所以才增加了可信度,他们才百分百相信了你……不然你母亲怎么会急得大喊,说她同意我们结婚。”童菲不慌不忙地说来,巧笑倩兮地看着杜橙苦憋的脸,使劲憋着笑。

    芊芊嘻嘻一笑,十分同情地看着杜橙,然后又是一副崇拜的神情望着晏季匀:“晏大哥,你真厉害,你一出场,我爸妈就不得不相信了,哈哈……”

    晏季匀这回到是出奇的谦虚,眼见着自己好友没领着功劳,他也开始同情起来,难得地没自恋,俊脸噙着迷人的微笑,举起酒杯说:“你们也别挤兑杜橙了,说实话,这件事,我真是配角,他是主角,点子也是他想到的,为了显得逼真,他忍着连童菲都没事先告诉,那两天苦得他天天都在我面前吐槽,今天你们也看到了,杜妈妈哭得多伤心啊,杜橙能把这出戏扮演到最后真的太不容易,来来来,咱给他点掌声和鼓励,并且预祝他和童菲白头偕老!”

    晏季匀发话了,果然童菲和芊芊同时噗嗤一下笑出声,不再逗杜橙了,眉开眼笑地举杯。其实她们都知道杜橙功劳大,只是想逗逗他而已,看他郁闷抓狂的样子太有趣了。

    “嘻嘻……预祝哥哥和嫂子恩恩爱爱!”

    “童菲,你和杜橙终于修成正果了,我也祝你们幸福美满!”

    “干杯!”

    “……”

    除了童菲之外,其他人都是喝的酒,她喝的鲜榨果汁。

    “现在怀孕,不敢喝酒,等我生了之后,坐完月子再陪你们喝!”童菲豪爽地将一杯果汁吞下去了,虽然是果汁,但女汉子的风采还是不减啊,看得出来她今天很开心。

    “咳咳……做完月子之后还要给孩子喂奶呢,照样不能喝酒!”杜橙赶紧地补充一句,认真的表情颇为可爱。

    “那……那大不了等以后孩子断奶了,我总可以喝了吧?我又不是天天喝,也只是跟朋友聚聚开心的时候搞点气氛而已。”

    杜橙大手一挥:“那好吧,准了!”

    “就你,还准呢……我看你结婚之后也是个妻管严的潜质。”晏季匀不忘陶侃一句。

    “咳……晏少,咱问问别人,我和你,到底谁更像妻管严啊?”杜橙挑挑眉毛,大言不惭地说。

    晏季匀长臂一伸,抱着水菡的肩头,不顾旁人在侧,亲昵地在水菡额头上啵儿了一下:“我是妻管严,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喜欢我乐意,只要老婆高兴就行。反正我是这样儿了,橙子你是我兄弟,欢迎你步我的后尘,千万别害羞啊!”

    啧啧……能这么勇敢地承认自己是妻管严,并且还洋洋得意以此为荣的男人也不多见,晏季匀就是其中一个。

    闻言,水菡和童菲互相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然后……水菡夹起一块肉喂到晏季匀嘴里,柔声说:“老公,这是你最喜欢的红烧肉……”

    童菲也依葫芦画瓢,夹了一块肉放进杜橙的嘴里,竟是温柔得不得了:“橙子,放心啊,我会好好疼你的,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鸡屁。股……”

    “……”

    愉快轻松的气氛有助于食欲,大家都吃得很畅快,满意,所有的阴霾都不见,只剩下晴朗。

    过去的一段日子都没能真正的放下担忧,直到今天,有杜橙父母的应允,童菲才感到自己是真正的与杜橙在一起了,完完整整地属于彼此,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欢心和幸福喜悦。

    历经了最初的磨折,过程的艰辛,彼此的煎熬,那些为了思念对方而苦撑的日子终于成为了过去。焦灼,是因为太迫切地想要得到这份幸福和爱,不安,是因为看过了这世上太多的分别和无奈,庆幸,是因为在这些曲折和艰难之中,他和她从未放弃过内心深处那一股执着。不是那种你走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由我来走,而是彼此走在走向对方,在同一条路上,终于在一个美丽的交接点汇合,牵着对方的手……

    杜橙看似优柔寡断,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只是比很多男人多了一份隐忍和孝心,在面对父母的阻拦时,他没有冲动地将矛盾激化到不可收拾,而是宁愿自己在中间当夹心饼干两头受气,对童菲安抚,对父母又采取耐心的劝说,当发现不能再拖下去时,他立刻改变了战术,当机立断,来个猛的,一针见血,刺激到了父母那颗爱子的心。

    他不是软弱,他只是更懂得体谅别人。现在,皆大欢喜,他也可以松口气了,再也不用两头跑,今晚,将会是他和童菲在出院之后首次在一块儿住。

    童菲的父母不在家,也不知是不是刻意将地方空出来的,总之,现在这小屋子里格外安静,温馨,只有两个依偎的身影在月光的照抚下,你侬我侬……

    像是分隔了许久之后的重逢,躺在他怀里,被他的体温温暖,听着他清晰有力的心跳声,她的心会变得很踏实,充盈。由于她还挺着肚子,两人不能像以前那么紧贴得不留一丝缝隙,但这又是另外一种滋味,因为中间多了一个爱情的结晶在她肚里。

    “嗯……你最近怎么没长肉?是不是又没胃口吃饭了?”杜橙捏捏童菲的脸蛋和胳膊,像是家长检查作业似的。

    童菲小声嘟哝:“我是胃口不好啊,还不都是因为结婚的事儿困扰着,哪能吃得香。”

    “那好,过几天就有个黄道吉日,我们去领证,以后你是不是就能胃口大开多吃点?你现在太瘦了,孕妇有个一百五六十斤都是正常的,可你才一百二十斤,不多吃点怎么行,营养必须要跟上,生孩子的时候才有体力啊,还有,你也不想咱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瘦巴巴的吧,那必须得是个大胖娃娃才行!”杜橙眼睛发亮,已经在开始幻想孩子出生后被他抱在手里的情形了。

    “好啦好啦知道了,有你成天念叨我监督我,我哪敢少吃啊。”童菲这话听着像是无奈,可实际上是甜蜜蜜的呢。

    杜橙心里一动,忽地身子矮了下去,将脸贴在童菲的肚子上,静默了几秒之后,他惊喜地说:“孩子在动,我感觉到了!”

    瞧这男人的高兴劲儿,他的脸贴在童菲肚子那个位置刚好鼓起了一团,就好像是里边的胎儿在跟他打招呼。

    “是啊,最近胎动开始多起来了,孩子时常会踢我……真是期待,不知道是个还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男孩女孩我都喜欢!”杜橙不假思索地回答,兴奋地伸出手去摸那一团鼓鼓的凸起。生命太奇妙了,令人心颤不已。

    “童菲啊,孩子现在挺健康的,情况稳定,我想……我想如果我小小的运动一下,没问题吧?”这货突然冒出来的这么几句话,惹得童菲脸红耳赤,他贼兮兮的目光太露骨了,谁都看得出来他在想什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