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梵狄也要婚
    室内的温柔*,将窗外的月儿都羞得躲进了云层,久违的温存,将两颗心紧紧黏在了一起……

    一整晚,她都睡在他温暖的臂弯里,睡得格外香甜。而他亦是如此,踏踏实实地睡上一觉,拥着心爱的女人。但即使在睡梦中,他的潜意识也是对童菲有着保护欲的,不会压着她的肚子。

    熟睡中,呼吸里有对方的呼吸,彼此体温在传递,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才是幸福的味道,比太阳还要暖,比春花还要美。内心巨大的满足感,来源于身边这个人。知道终是属于自己的,爱,有了回应,灵魂,有了共鸣,精神上无比的愉悦才是真正的水汝胶融的爱。

    事实证明,胖纸也是有春天的!童菲以前一百四十斤,小肉球一个,杜橙还叫她肥恐龙,当时的她因为暗恋两次都失败,很自卑,没信心,可就是她这么个“肥恐龙”在不知不觉间吸引了杜橙这个青年才俊的大医生。她豪爽率真的个性,嬉笑怒骂中显真性情,不做作不虚伪,她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杜橙面前。

    她失恋狼狈的时候,她拼命减肥但却受不住美食的*越减越肥,她被水菡的父亲在带走小柠檬时伤了一枪,他赶去为她处理伤口,看到了她不为人知的勇敢的一面……在相处中,慢慢被她身上的闪光点吸引,让他能透过她的外表看到她灿烂的内心。

    最让杜橙感动的是童菲怀孕的事。她为了不破坏他与方凯琳的感情,不做第三者,竟然苦苦隐瞒着。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道德的约束力?可见童菲这个女人的心性多么坚定而强大。这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能做到的都是凤毛麟角,而他杜橙就遇到了。

    虽然童菲当时是多虑了,他和方凯琳并非情投意合,而是家里一手包办硬撮合在一起的。但从这就能看出童菲的为人,品德。所以杜橙在得知真相之后才会加倍地怜惜她,疼爱她。

    如果一个人只爱另一个人光鲜的外表,这种感情是毫无保障的。只有当透过虚浮的外表看到对方的内心,并为之所着迷,产生的感情才能经得起考验和时间。

    童菲收获了高富帅一枚,这是她始料未及的。曾经她是那么自卑,万万想不到最后会跟一个即是高富帅而又充满才华和医德的医生结为夫妻。

    童菲终于领悟到一件事……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剥夺自己做梦的权力。只有敢于去幻想,才有机会实现那些看似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连做梦的胆子都没有,幸福又怎会眷顾?

    ======呆萌分割线======

    被父母安排婚姻,这种事总是会发生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跟年代无关,只是因为人有着不同深浅程度的强迫症而已。想要操控,想要支配,想要将自己的意识强加在某个人身上,而当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后代时,这种行为会被冠以爱的名义。

    强如梵狄,独断决策掌控梵氏家族在C市的基业,但在婚姻一事上,终究还是免不了被年逾九十高龄的梵顶天所干预。

    其实以梵顶天的为人和脾气,不干预梵狄的婚事,那才是不正常。像这种大家族,婚姻多半都不是依照自己的意愿进行,被考虑进了各种因素,是否两情相悦,已经被排在了所有因素的最后,忽略不计了。

    曾经的梵顶天在年轻时娶的老婆就是他的父亲一手安排的,无爱的婚姻,维持着也是因为能让双方家族能继续合作,强强联手。梵顶天的原配妻子生下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一生都未能得到梵顶天真正的爱,他被外人称作是铁石心肠,但直到他六十岁时才遇到梵狄的母亲,唯一真爱的女人,老来得子,就是梵狄。

    在梵氏家族还在澳门时,家族斗争就已经是白热化了,梵顶天厌倦了看子女们斗来斗去,加上年事已高,无心再坐赌王的位置,遂将澳门的基业交给了他与原配所生的子女……儿子梵赫磊以及两个姐姐。然后与梵狄一起回到梵氏家族的起源地C市,建立了现在的梵氏公馆,还有由梵狄一手打造的金虹一号。

    梵顶天的原配与梵狄的母亲早年间已经过世了,如今他的愿望就是盼着能见到梵狄结婚生子……梵顶天现年九十二岁,他不能不急,风烛残年了,活一天少一天,属于半只脚都踏进棺材的人,他也顾不上许多了,经过他暗中不断地精挑细选,他心目中已经有了合适的儿媳妇人选,他相信那个女人会让梵狄动心的。

    她主动,积极进取,有着强大的自信和不凡的家庭背景,外在条件更是万众挑一的……梵顶天对她寄予了厚望。

    好些日子没跟父亲一起吃饭,今天梵狄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恰好他刚从金虹一号回来,直接就奔父亲的住处去了。

    安静的别墅里种了许多秋海棠,正是开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一簇簇一串串竞相绽放,如红霞一般的瑰丽的颜色,为这清冷的别墅增添了一丝生机和朝气。

    梵狄一踏进别墅的门就望见花园里那一片耀眼的红云,下意识地蹙眉,停下脚步,心脏的位置抽了抽……秋海棠?是母亲最喜欢的花。

    梵顶天在花园种这么多秋海棠,难道是在表现他对某个人的哀思吗?

    母亲……梵狄想到了自己那可怜的母亲,多年前的一天,母亲和他被梵顶天的仇人追杀,母亲带着年幼的他逃亡受伤时,吐出的鲜血就像这秋海棠一样的红……

    梵狄精美如画的容颜不知不觉染上一层薄冰,妖异的双眼泛着寒光……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被他压在记忆的箱底,可难免有时会不听使唤地跑出来。

    怔忡了好一会儿,梵狄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缓缓迈开步子走过去。

    梵顶天满头白发,脸上尽是岁月刻下的痕迹,背脊也有些佝偻,他面前放着一只鸟笼,逗一逗里边的鹦鹉,成了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这翠绿的鹦鹉也真是讨人喜欢,见梵狄走近了,它竟主动叫嚷着:“你好……你好……嘎嘎……你好……”

    梵顶天布满皱纹的脸上倏然露出一丝笑意:“呵呵呵呵……这鹦鹉啊,比人乖巧多了……”

    梵狄站在旁边不说话,脸色有点沉,都是因为看见这满院子的秋海棠,勾起了他某些伤痛的回忆。

    “坐,我让佣人上菜。”梵顶天指指面前的椅子,随即手一抬,后方不远处的佣人已经转身进去,知道该做什么了。

    梵顶天喜欢在花园里吃饭,除了精神太差的时候,大多数是在花园里用餐的。

    父子俩两人吃,菜不必太多,但每道菜都是格外精致美味。

    梵狄和父亲之间多年来都是很少说话的,原因当然还是跟梵狄的母亲有关。梵顶天知道梵狄心里还耿耿于怀,可这两人的性格太相似了,都跟雄狮一般,凑在一块儿就是互不妥协。即使表面上看似平淡,可实际上暗地里都明白是隔着一道看不见的鸿沟。

    梵狄埋头吃饭,他知道自己不用开口问什么,梵顶天有事的话,自会主动交代。

    梵顶天今天兴致看起来不错,还喝了些米酒。最近几年他几乎是滴酒不沾了,今天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喜事?

    梵狄正琢磨着,忽听梵顶天在喃喃自语:“每次都是我跟你两个人吃饭,你不在的时候就我一个人……真是冷清得很,这么大的房子,空荡荡的,好多房间也都空着……如果能有小孩子热闹热闹,就不会让人闷得发慌了,你说是吧,梵狄?”

    “嗯?”梵狄心头蓦地一颤……精明如他,从父亲这最后两句话中嗅出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

    无缘无故提什么小孩?

    梵狄垂着眸,淡淡地应着:“小孩儿……该有的时候就有了。”

    “你……”梵顶天语塞,嘴里那口米酒差点把他呛到。这就是他的儿子,回答的话简直“太妙”,说了等于没说!

    梵顶天如今的脾气算是收敛了很多,不然的话换做从前的脾气,此刻就可能一筷子给梵狄敲过去了。

    “梵狄,你老爸我……九十二岁了,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你是不是就忍心看着我到走的那一天都不瞑目?这些年,你够轻松的了,我没给你压力,但你就打算一直单身着吗?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对我这个当老爸的心有芥蒂,可你的终身大事刻不容缓,我为你相中了一个女人……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她对你印象很好。这回,算是我第一次开口求你,考虑看看行不行?”

    “我没兴趣。”梵狄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这下可是让梵顶天彻底愤怒了,激动之下拍案而起!

    “梵狄,你……”梵顶天后边的话还没说完,整个身子已经向后倒去,栽倒在椅子上直翻白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