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贵人相助(6千字求点月票!)
    ( )在这间小餐馆里,除了吴师傅之外,其他人都歧视小颖,老板更是动不动就开骂,甚至刚才还将倒地的她踹了一脚。小颖来上班之后没多久就明白,为什么以前的洗碗工都干不长久,就是这老板对员工太恶劣了。

    但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中,即使生活得水深火热,小颖还是只能咬紧牙关撑下去。因为她知道,如今的自己,哪怕是洗碗的工作都是难以得到,现在至少能混口饭吃,不至于流落街头。

    为小颖处理伤口的还是吴师傅,帮她将手上伤口中的碎片挑出来,再用酒精给她消毒……店铺里没纱布,只有用两片小小的创可贴贴在伤口,然后继续工作。

    小颖很感激吴师傅,在这里,只有这个大叔才是对她和颜悦色的,会为她说话,会帮她……最为难得的是吴师傅很赏识小颖,自从上次让小颖帮忙炒了几道菜之后,他就时不时会夸夸小颖,还曾试图在老板面前为小颖争取,想将她提拔上来当他的下手。但是,别看这只是个小餐馆,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勾心斗角……

    老板极度吝啬,他只要两个打下手的,现在都已经有了,如果小颖被提拔上去,那就意味着在两个打下手的二厨中要被开掉一个才行。那两个小伙子在店里工作的时间比较久,懂得讨好老板。在得知吴师傅有意提拔小颖时,他们当然要为自己打算了。在老板面前故意抹黑小颖,踩低她,抹杀她的功劳,将她说得一文不值……

    吴师傅对此十分窝火,原来还以为这两个二厨挺不错的,可通过他们对小颖的态度,他很失望,感觉自己这几年是白教他们了。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一间小餐馆已是包含人生百态。这里将会是小颖另一段人生的起始,经历的人和事,虽然艰辛,却也是一种磨练。

    手上有伤口也还是要继续工作,否则老板肯定会说今天的工钱没了。小颖默默收拾好地上的碎片,戴上手套坐在小板凳上洗碗。

    她死寂的眼神里空无一物,像个失魂的木偶,机械式的动作看在吴师傅眼里,不禁暗暗摇头……这姑娘也不知是受了多大的罪,命运真是不公,让这么勤快老实的姑娘饱受煎熬,她才二十岁不到,过早地经历了悲惨的人生,将来她还会振作起来吗?

    到了晚上十点,店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也到了关铺的时间。以前都是两个服务员忙着收拾,可自从小颖被她们当佣人使唤之后,关铺就成了小颖的活了,忙碌了一天她还必须要将店铺妥妥地关好才能睡觉。

    单薄的身影弯着腰在拖地,朦胧的灯光映照着这张戴着口罩的脸,她低头时额前的刘海就遮不住伤疤了。结痂早就脱落,露出鲜红的肉,这就像是一张纯净的白纸上被人划了一笔破坏了美感。

    默默地拖地,要拖两边才能干净,否则第二天又要挨骂。刚才最后走的一桌客人吃了剩下的碗还没洗,小颖要独自一个人工作到11点才能睡了。

    这样劳累的工作,换做别人只怕早就吃不消了,但小颖硬是咬牙熬着,再苦再累都没在人前说过半句。

    寂静的空气里忽地传来脚步声,小颖微惊,急忙回头看去……

    “吴师傅?您还没走?”

    是吴师傅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吴师傅冲小颖点头招呼:“是啊,肚子有点不舒服,上了个厕所。”

    “不舒服?那……要紧吗?”小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流露出关切之色。

    “没事了。”吴师傅扫了一眼店里,叹息道:“又是你一个人在干活儿,他们那些人也太过分了!”

    有人为自己抱不平,小颖心里涌起一缕感激,摇摇头说:“算了,我都习惯了,多干点活就当是锻炼身体。”

    “你……”吴师傅又是一声长叹,可眼里也泛起几分赞赏的意味。小颖能这么想得开,实在难得。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而小颖不埋怨,不诉苦,就凭这种意志就该得到别人的尊重。

    吴师傅摸摸下巴的胡渣,若有所思地说:“以你的厨艺,提升为店里的二厨,本来就是有足够资格的,只不过……那两个混小子从中作梗,老板也执意不肯,你只能暂时还做洗碗工,但是你要知道一句话……玉不琢不成器,从事任何一个行业,想要冒出头,必先经过一番磨练才行。我年轻的时候也只是师傅手下一个打杂的,吃遍了苦头才成为学徒,后来慢慢地才能成为主厨掌勺。所以,你现在千万不要灰心,你只是机遇还没到而已。”

    吴师傅一番语重心长的开导,小颖死寂的目光一下子亮了亮,忍不住问:“我真的只是欠缺一个机遇?吴师傅,您不是故意安慰我的吧?”

    “安慰?哈哈哈哈……你太低估自己了!”吴师傅笑着加强了语气,毫不掩饰赞赏之色:“你那天做的几道菜我都有尝,真的很不错,比起我年轻时候好太多了。在烹饪方面你很有潜力,并且……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学过的,对吗?”

    小颖心头咯噔一下,略显紧张,伸手捋捋腮边的头发,小声呐呐道:“我……我以前是上过烹饪培训班。”

    昏暗的光线里看不清楚小颖此刻的眼神,含着痛苦与恐惧……说起烹饪班,她就会联想到陆哲浩,那个将她带进地狱的男人。若不是那一次被他硬拽上赛车,她又怎会有后来的惨状……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是生命中最深刻的痛。心上的伤口永远不会痊愈的,时时刻刻都有鲜血在流淌。

    小颖带着口罩,别人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吴师傅还是从她微微颤抖的声音中听出了端倪……这姑娘有着非同寻常的过去啊。

    谁没有点秘密呢,吴师傅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人,他很惜才,所以才会对小颖另眼看待,至于她有什么样的过去,他不会过问,也不在乎。

    吴师傅小小的黑眸里快速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随后是一抹决绝,像是下定了决定似的。

    “这样吧,你我算是投缘,我从未正式受过徒弟,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将你收了,当我唯一的传人。”

    吴师傅低沉的声音在这静寂的空气里扩散开来,带着奇异的力量,让小颖仿佛突然间看到了一团曙光。

    “我……我……”小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声音哽在喉咙,瘦弱的身子因激动而战栗着……实在太惊喜了,做梦都没想到吴师傅竟然会收她为徒?

    吴师傅没有催促小颖回答,只是静静地站着等她消化这个事实。

    怪不得小颖这么难以置信了,这件事若说出去,只怕是餐厅里的其他人甚至在这个行业里都会引起震动……浅水也可藏真龙。吴师傅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厨师,在来这小餐馆之前,他曾是五星级酒店里的大主厨,是川菜系里著名的公认的大师。很多人厨师是主动去考取厨师证,而吴师傅却根本不需要厨师证就能在这个行业里拥有许多人达不到的高度。他以自己精湛而富有地域色彩的厨艺成为川派菜系的代表,他在业界传的是口碑而不是靠的厨师证。

    曾经相关部门多次邀请吴师傅参加高级技师的考试,但都被吴师傅婉拒了。最后,高级技师的证书被亲自送到了他家中。这份殊荣,可比主动去考证的厨师要高出太多了。没有花样没有虚浮,只有靠真正过硬的厨艺征服别人,吴师傅就是这样的人。但这种人物为何会选择在小餐馆里谋职,想必,那就是吴师傅的秘密了。

    关于吴师傅的这些事迹,小颖也是平时听餐厅里的员工八卦才知道的。可现在,吴师傅却说要收她为徒,她怎能不激动不意外?

    可是小颖在巨大的惊喜之余立刻就想到了自己这张脸……

    “吴师傅,我……我这张脸好吓人,当您的徒弟,只怕会让您名声受损。”小颖下意识地用手抚摸着脸颊的口罩,那下边有一道像嘴巴似的裂开的疤痕。

    吴师傅原本是很慈爱地看着小颖,但一听她这话,吴师傅的表情立刻变得格外严肃,凝重地说:“你以为我收你当徒弟是因为你会炒菜?我见过太多在烹饪方面有潜质的人了,可我为什么不收?我想收你当徒弟,那是因为我看中你是个能吃苦的人,比一般人心性坚定,意志更强。别人只是一块玉,需要雕琢,而你是一块钢板,百炼成钢,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的品质,你懂吗?别再让我听到你这么自卑的话,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会利用自己的能力和闪光点成为武器去征服别人,没本事的孬种才会因自己的外貌而自艾自怜!”

    吴师傅的话,犹如当头棒喝,将小颖心中根深蒂固的自卑感狠狠地打碎了,仿佛是给她注入了强心针,让她眼前的迷雾尽散去,露出前方一条康庄大道……

    吴师傅没有打扰小颖思考,暗暗欣慰地点头,悄悄地退走,他相信,等着姑娘想通了就会自动找他的。

    这一晚,小颖辗转反侧,脑子里回荡着的都是吴师傅的话,像晨钟暮鼓,带给她极大的震撼。

    遇到吴师傅,是小颖在众多不幸之中的万幸,是小颖的贵人。有的人能在经历中捶打自身,而有的人虽然历经磨难,却需要有一个人从旁点拨,敲打,才能领悟到人生的真谛。小颖的经历够惨了,她虽坚强,却还缺乏一种跳出局中熔炼己身的能力。而现在遇到了吴师傅,小颖明白了自己经历那些悲惨都是为了四个字——百炼成钢。

    只有坚强是不够的,在坚强中奋进,活出真我的风采,那才算是凤凰涅槃了。

    第二天,小颖和往常一样起得很早。只是*的时间,她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口罩遮住脸,但遮不住她眼中的光亮,可见有人发出警语,是件多么珍贵的事情,可以让人在*间振作。

    小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只等向吴师傅汇报了。今天又是一个周末,店里又到了格外忙碌的时候,而拜师的事情是不宜伸张的,至少也要等确定真的被吴师傅收下之后才可以让店里人知道。

    一整天都忙得团团转,小颖暂时还找不到机会跟吴师傅单独谈谈,看样子只有等下班了。

    到了晚上九点,开晚饭了,大家都围坐在桌子边,可小颖却被使唤去做事。手上的新伤口还在痛着,小颖今天又在伤口上喷了些白酒消毒,以防感染。她如今身无分文,若是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她连进医院的钱都没有。

    除了吴师傅,其他人都不会过问小颖的死活,包括那个带小颖来这里上班的女人,艳红。她是带过来就不管了,也跟其他人一样的将小颖当佣人使唤。

    小颖满头大汗地从厨房里出来了,一坐下来往桌上一瞧……

    只有残羹剩菜,连块肉都没有,全被其他人抢光了。

    跟店里的人一起吃饭就是这德行,慢一拍就只能吃剩菜。这种事,小颖遇到不止一次了,所以她来了段时间还是这么瘦,因为营养根本跟不上,每天还要付出大量的劳动力,身体能长好才怪!

    二厨之一的阿翔正用牙签挑着牙齿,阴阳怪气地说:“看什么看啊,快点吃了收进去,就等你一个了!”

    另一个穿红衣服的女服务员也附和着:“就是嘛,动作快点儿,一会儿老板还要过来发工资!”

    发工资?小颖低着头,眼底有一丝欣喜……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她马上就会领到钱了?虽然不多,只有一千块,可对她来说简直太重要了。

    小颖埋头吃饭,由于没菜了,只能吃咸菜下饭。刚扒了两口,忽然,视线里出现了一碗肉……

    “啊……”小颖吃惊地抬头,只见吴师傅正对她亲切地笑着:“吃吧,刚才给你留起来的。”

    原来如此。吴师傅早有准备了,给小颖留了一碗回锅肉起来。

    “吴师傅……”小颖眼眶一热,心头涌起一股暖意。

    一碗回锅肉,看似简单,可这里边包含的心意却是重如山岳。只有真正关心她的人才会想到要为她留菜。锦上添花人人都可以做,但雪中送炭却是寥寥无几。吴师傅的关怀,是小颖在这个冰冷世界里的一点暖流,就跟孙婆婆一样的。

    轻视她,嫌恶她的人有,可上帝在为你关上那道门时,也为你开了一扇窗。

    “谢谢吴师傅……谢谢……”小颖一边说一边往嘴里塞着菜,强忍着眼眶里的湿意。

    吴师傅笑而不语,坐在旁边悠闲地抽烟。可旁边的几个员工就嫉妒了……因为他们谁都没享受过这种“特殊待遇”,他们吃饭都是在一个盘子里夹菜,动作还不能慢,否则捞不到吃。可吴师傅却给小颖单独留了一份,并且还是回锅肉啊!

    老板吝啬,员工餐的肉很少,小颖这一碗肉当然就招来了旁人的嫉妒了。

    “吴师傅,你也太偏心了!”阿翔扁嘴,嫌恶地瞄着小颖。

    “啧啧……这么多肉,一个人吃小心腻歪呀!”

    “……”

    在这里,一碗肉在员工餐上都是很稀罕的。

    小颖皱着眉头,但吃饭的动作没停,继续大口大口地吃着。她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她的心性早就锻炼出来了。别人的闲言闲语挖苦讽刺和排挤,她全当是耳边风,吹过就完事。若不是有这种心态,小颖只怕早就撑不住了。

    吴师傅的脸色沉了下去,手里的烟头仍在地上踩熄,抬头扫了一眼这几个年轻人,严厉地说:“你们是不是欺负别人就觉得很有成就感?肉是我留给她的,你们有意见吗?有意见就冲我来!”

    吴师傅在店里的地位是很重要的,连老板都不敢对吴师傅大声吼,他一发话,这几个员工顿时就跟戳破的气球一样。谁敢对吴师傅有意见?有也不敢说啊。

    小颖好久都没这样吃过肉了,一整碗回锅肉被她送进肚子里,这感觉就像是过年似的。

    刚吞下最后一口饭,只听门口传来老板破锣般的声音……

    “都过来,发工资了!”

    老板这一声吆喝,对员工们来说就是天籁之音啊!每到发工资的日子才是最高兴的。

    吴师傅坐着没动,其余人全都围在老板身边。

    小颖也凑过去,站在阿翔后面。

    只有几个员工,发工资很快,前边的人都领完了,轮到小颖时,老板却是一脸的嫌弃。

    “你的工资是一千块,不过你打碎了几个盘子,扣掉你两百块,还剩八百块。”老板说得轻巧,像是在说一件芝麻绿豆的小事。

    一千块的工资本来就很低了,还扣掉人家两百块,这也太歼诈了!

    小颖急了,上前一步追问道:“老板……我是打碎了六个盘子,是该扣点钱,但是……六个盘子真的要两百块吗?”

    嘶……周围响起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其他人纷纷露出看好戏的表情,看向小颖的目光就跟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果然,老板的脸色瞬间变得凶悍了,扯开了嗓门儿吼:“六个盘子值不值两百块钱那是你说了算吗?我说两百就是两百!”

    光吼还不够,老板嘴里冒出许多骂人的脏话,唾沫星子飞溅。

    小颖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轰炸,随即也明白了,老板明显就是在坑人,但明知是坑也没办法,钱在别人手里。

    满满的委屈只能化为血泪让肚子里吞,小颖咬咬牙,忍着怒气说:“那就扣两百,请您把八百块给我吧。”

    “什么?给你?”老板讥笑到:“你没出去打过工啊?现在到处雇人都是要先压一个月工钱,到第二个月才会开始发工资的。再说了,你天天住在我店里,还好意思叫我现在就发你工资?还八百块?你去外边租房难道不花钱?这八百块再扣除四百块房租,你还剩下四百块工资,先押在我这里,下个月你才能领工资!”

    老板说完,不耐地推开小颖,肥胖的身体已经走到门口了。

    小颖气得浑身发抖,紧握着双拳瞬间有种想要挥在老板脸上的冲动!

    什么叫歼商?眼前这绝对是个典型!太黑心了,说白了就是想坑掉小颖的工资。

    小颖身无分文,并且先前她上厕所时还发现自己大姨妈快要来了,说难听点,她连麦卫生棉的钱都没有,老板居然连剩下的四百块都不给她?

    小颖脑子一热,猛地冲上前去,可就在她刚迈出一步时,胳膊却被吴师傅抓住了。

    吴师傅冲小颖摇头,意识是让她不要冲动,然后……

    “老板!”吴师傅一声响亮的大吼:“我有件事要宣布。从现在开始,小颖就是我收的唯一一个徒弟,今后谁要是敢欺负她,就等于是不给我吴国力面子!”

    铿锵有力振振有声,吴师傅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港走到门口的老板都停下了脚步回头走来,满脸的惊怒。

    “吴国力,你这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你不收徒弟吗?我侄子想拜你当师傅你都不愿意,你竟然要收一个丑八怪当徒弟?你成心的是吧?”老板瞪着眼儿,压抑着怒火,他不敢得罪吴师傅,否则餐厅没人掌勺了。

    吴国力当然知道自己的份量,他也有足够的资格再这里大声说话。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只是宣布而已,你们听到就好。”吴师傅凌厉的眼神横了一眼老板,然后转头面对小颖时已是恢复了先前的慈爱:“你的工资被扣押了,先从师傅这里那点钱去用着,你现在是我徒弟了,做师傅的总不能看着徒弟连个冰棍儿都买不起吧……”

    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吴师傅果真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塞在小颖手里,温和的眼神里充满了鼓励。

    这哪里只是几张钞票,这分明就是比金子还珍贵的情义!

    小颖怔怔地握着钞票,紧紧咬着唇,呆滞两秒之后,双脚一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师傅!”小颖将前边那个“吴”字去掉了,她从昨晚想通之后就决定要当吴师傅的徒弟,只是之前太忙没来得及说。

    一声饱含感激的呼唤,霎那间,她已是泪如雨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