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遭人嫉妒
    这一声“师傅”,是小颖发自内心的感激,她不是个嘴甜的人,可她会将所有报答的话都埋在心底,她只会用实际行动来做。

    滚烫的热泪滴在手中的百元大钞上,小颖因激动而颤抖,但她的背脊始终都挺得很直。

    吴师傅没有离开将小颖扶起来,他接受了小颖这一跪……在以前,师傅收徒弟就是有一定的仪式过程,跪拜,敬茶,那是最基本的,只不过今天比较仓促,没有准备着拜师茶,可吴师傅是完全受得起这一跪的。这也是等于当着众人的面行了个简单的拜师礼。

    “吴国力,你……”老板愠怒而不甘地瞪着吴师傅,心里很窝火,可就是不敢对吴师傅不敬。

    另外两个小伙子。阿翔和郑彬都是在这店里跟着吴师傅几年了,可以说是算半个徒弟吧,但吴师傅嘴里却没有亲口正名宣布过,所以,这两人如今一见小颖居然一跃成为了吴师傅的亲传弟子,他们不仅是嫉恨,更多的是不服气!

    来这儿几年为的什么?就是冲着吴国力的名气来的,想要接近他,最终成为他的徒弟,如果实现,前途一片光明,可这如意算盘最后却打不响,被一个才来店里没多久的洗碗工抢走了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不急,不恨?

    “吴师傅,这不公平!”阿翔一脸不甘地说。

    郑彬也是愤愤地说:“为什么我们跟了你三年你都不收?她只是个洗碗的,她凭什么可以啊?我们辛辛苦苦干了三年,都是为了跟你学厨艺,凭什么便宜了她!”

    不只是这两个小伙子,老板也生气,因为他侄子曾经想要拜吴师傅为师却被拒绝了。这一行里想拜师的不少,可大家都听吴师傅说过不收徒弟的,现在竟收了小颖,他们不闹才怪。

    数道愤怒的目光落在小颖身上,活像是她从外星闯入地球抢走了属于他们的宝贝一样。

    站在旁边的两个服务员和艳红都在窃窃私语,眼神颇为怪异,有蔑视,有嘲讽,有不屑……

    “怎么回事,她一个洗碗的被吴师傅看中收了当徒弟,这也太扯淡了,阿翔和郑彬哪个都比她强啊!”

    “嘘,小声点,现在人家是吴师傅的徒弟,你别乱说话。”

    “呵呵……真是丑人多作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居然还能被吴师傅看上……”艳红丝毫没有为小颖感到高兴,反而是露出厌恶之色,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小颖是她带来的人,能被吴师傅收下当徒弟,那不是也让她面子上有光?可她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面对一群人的质疑和愤然,吴师傅面不改色,走到小颖跟前,弯腰缓缓将她扶起,淡淡的眼神环扫众人,露出少见的严厉,沉声说:“收不收徒弟,收谁当徒弟,那都是我的自由,旁人有何权力对我选择的人说三道四?我的徒弟怎么样,我说了算。阿翔,郑彬,你们跟了我几年,学到的东西也不少,虽然不是我正式收的徒弟,但我可曾亏待过你们?你们搞清楚,我不欠你们任何东西。”

    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声音不大,但却有种隐隐的威慑力,这跟平时那个和蔼亲切的厨师大叔是判若两人的,这才是吴师傅骨子里隐藏的属于他的真本性。谁都看得出来吴师傅是动了真怒,他们那么毫不掩饰地排挤小颖,他这当师傅的怎能视而不见。

    吴师傅是店里的顶梁柱,他一发火,连老板都要忌惮三分,立刻闭口不语了。其余人见老板都沉默,他们更没资格再啰嗦什么。尽管心里诸多愤怒不满,可没人敢真的跟吴师傅硬碰硬,若是得罪了这尊神,店铺可就完蛋了。

    小颖也看到了老板他们拿吴师傅没办法,她心里难免有所触动……虽然老板是给吴师傅发工资的人,可吴师傅的身份却一点都不低于老板。这是因为吴师傅拥有高超精湛的厨艺,所以才会有底气。如果将来她的烹饪水平能像师傅那样,她还会像此刻这么狼狈不堪吗?还会被人辱骂被人看不起吗?

    尊严,从来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塑造的。只有自身独立自强,才可以生存下去,才谈得上维护自己的尊严。今天的小颖,面对质疑和辱骂,都是没有还口的能力,因为只是吵架没用,只有做出成绩,实现自我价值,才有资格去反驳别人的质疑。

    今天的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众人散去了,吴师傅私下又交代了小颖几句之后也离开了店铺。

    这是小颖人生路上有一个转折点,是让她在多年后都不会忘记的一天,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天。就是这一天开始,她将会跟着吴国力学习到川菜的精髓,那是菜谱和资料书上不会有的东西,是川菜的魂……

    有人欢喜就会有人愁。艳红从店里出来之后鬼鬼祟祟地溜到了前边不远处的巷子里,刚一进去,蓦地一条黑影就窜出来抱住了她。

    “阿翔别闹……”艳红嘴里发出娇嗲的声音,话是这么说,可手还紧紧抱着阿翔的腰。

    昏暗的光线中,阿翔搂着艳红,可脸上却没有陶醉的神情,而是充满了愤懑:“都怪你把那个丑八怪带到店里,现在可好了,吴国力收她当徒弟了,我在这儿混了几年还落得一场空,说不定过几天还会被老板辞掉!”

    艳红见阿翔这么生气,忙不迭的安抚,娇滴滴的声音一个劲地赔不是,在他脸上亲了又亲……

    艳红是有老公的,只是那个男人经常出差不在家,久而久之,艳红就跟店里的阿翔勾搭上了。所以先前在听到吴师傅收小颖为徒弟的时候,艳红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就是因为想到阿翔肯定会生气。

    “阿翔,那个丑八怪也是我妈当初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求我给她找工作,我才会把她带来,谁知道她会被吴国力收下。阿翔你别这么悲观,她一个人孤掌难鸣,店里除了吴国力,可没人会支持她的,想要替代你的位置,没那么容易!”艳红急切的语气中满是讨好的意味。

    阿翔冷哼:“没错,我好歹也在店里混了几年,就算我要走也不会是被一个洗碗妹挤走!”

    “翔……别气了,那个丑八怪不过是一时运气而已,让她先乐呵几天,以后有她苦头吃的,我们走吧。”

    “走,去你家!”

    “咯咯咯咯……”

    “……”

    猥琐的笑声,两人渐行渐远,在他们眼中,小颖是没资格得到吴师傅的垂青,在他们心里,小颖只是一只卑贱的蚂蚁。只是他们不会想到将来的某一天,这只小蚂蚁也会蜕变的……

    ======呆萌分割线======

    周末的时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愉快而可贵的,但某些盼着周末快点过去的人却是很难熬了……因为星期一才是民政局上班的时间嘛!

    杜橙的父母被他略施小计之后无奈之下同意了他与童菲的婚事,当时是多么的心不甘情不愿,没少捶胸口惋惜,可既然答应就没有余地,想反悔又怕会将杜橙逼得真跑去非洲,那才是夫妻俩最担心的事情。

    所以最近杜泽涛罗美娟也消停了,知道杜橙每晚在童菲家住,知道杜橙在挑日子等着去民政局。大势已去,还有什么可挣扎的呢,看来儿子是除了童菲就不娶别人了。

    不情不愿的,勉勉强强的,杜泽涛和罗美娟终于是肯登童家的门了……既然两个人要结婚,当然家长要互相见见了,需要张罗的事情还多着呢。

    杜家和童家处于社会的两个不同阶层,双方一见面,擦出了不少“火花”,这就好比是“无产”和“资产”的碰撞,一大堆让人头疼的事情接踵而来。

    先是关于酒席的安排筹划方面,杜橙的父母一派高高在上的样子,而童菲的父母为人老实,不愿伤了和气,为了女儿将来嫁过去能跟公婆相处得融洽,他们尽量都在忍气吞声,但当谈到两人婚后所住的房子时,几乎是进行不下去了,差点闹得不欢而散……

    杜橙的父母要给杜橙进行婚前财产公证,这一点,童家没意见,童菲也点头认可,但对方却说给儿子准备了婚房,房产证上只写儿子的名字,一并划入婚前财产公证里边去。也就是说,童菲嫁过去了之后啥都没有,连块砖都得不到,她和杜橙住的婚房只是属于杜橙一个人的房子,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童菲爱杜橙又不是为了他的家庭背景和财富,可杜家父母的做法实在欺人太甚,都同意两人结婚了却还将童菲当外人,像防贼一样防着她,根本没将她看作是一家人!这是她父母无法忍受的。

    没向杜家提彩礼的要求,可女儿嫁过去了之后一点保障都没有,做父母怎能容忍。

    商量,成了吵架,杜橙头疼不已,等父母离开童家之后他还在安抚着童菲的父母,表示那婚前财产公证不是他的主意,他会回家说服父母的。至于房子,当然也会有童菲的名字……

    童菲现在才知道,原来结婚这么麻烦复杂,牵涉到的问题还真不少,好在杜橙不像他父母那样,否则她要抓狂了。

    各种磕磕碰碰,终于在某个黄道吉日,童菲和杜橙去领结婚证了。水菡和晏季匀愣是为了等着看这一天才走,再拖下去的话,只怕晏季匀的毒要发作了。今晚跟两位新人吃过饭之后,水菡和晏季匀就要带着孩子去机场坐飞机返回佛罗里达州了。

    童菲和杜橙领证比较低调,酒席要等到孩子出生之后满月之后才会开办。其实对于两个经过层层波折才走到一块儿的夫妻来说,酒席是次要的,有了结婚证才算最要紧……因为,这么一来,孩子出生后就有完整的家庭,不会是私生子了。

    不少思想前卫的人一说到结婚证就会十分洒脱地说……不就是一张纸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其实这张纸还真的太重要了。爱都是自私的,爱一个人的话,除了两情相悦,还会想要对方赋予自己唯一性。而这样的唯一性,只有结婚证才能赋予。爱一个人,就会想要跟对方出现在同一个户口本儿上,想要能在所有人面前都敢昂首挺胸地说这是我老公(老婆)!

    今天的晚餐,只有几个人,并且还不是在高档餐厅里,而是在某一间川菜小餐馆……

    童菲最近不害喜了,还很喜欢吃辣,经常都在说怀念以前没怀孕时当吃货的日子。还是水菡了解她,为了满足这位孕妇,提议找一家川菜馆子去吃。

    “蜀香味”以地道的特色川菜而口碑相传,地方虽是很普通,可在本市在川菜馆子里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了,吃过的人都觉得比星级酒店里吃得还更带劲。

    由于今天情况特殊,就连梵狄都被邀请在列。这群人都是懂吃的,吃货中的吃货,知道要想吃到原汁原味的东西还就得在这种小餐馆里,发现惊喜的机会更高。比起在高档餐厅,这又是一种接地气的滋味了。

    其实邀请梵狄是绝对应该的,童菲在被陈尧报复时,多亏了梵狄曾在那之前叫山鹰将童菲送回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梵狄是童菲和杜橙都很感激的人,今天是两人领结婚证,虽还不是大摆筵席的时候,但请人吃饭是在情在理的。况且水菡一家子晚上就要走了,这顿算是践行。

    梵狄一个人来的……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可门外边还有手下在守着,已经将这馆子周围监控起来,以防被记者骚扰。

    晏季匀也有所准备的,早早地就叫洪战留意了。

    不得不这么做,谁让晏少曾经是那么风光无限的人物呢,就算如今不是总裁了,可他的行踪依旧会是媒体关注的,还有水菡,她是炎月集团第一位女总裁,后来辞去职务,她与老公均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记者最喜欢这种八卦了,若是被发现在他们在这里用餐,还有梵氏家族的老大在场,这画面铁定是明天耳朵头条了。

    事先包下了“蜀香味”,所以现在到了吃饭时间却只有这一桌,大门也被关起来了。

    梵狄就坐在水菡对面,而小柠檬就离开了爸爸妈妈的怀抱,粘着梵狄,坐在他身上晃荡着两只小脚丫子,正津津有味地跟梵狄讲着他自己在佛罗里达州农场里跟小马儿的趣事。

    梵狄垂眸看着怀中这纷嫩可爱的小娃娃,感受到这孩子跟他的感情没有疏远,还是和以前一样亲,他心里涌起无限温暖的情怀,目光变得特别柔软,忍不住伸手揉揉小柠檬的头发,眼底尽是*溺。

    晏季匀看着儿子跟梵狄那么亲,他都有点嫉妒,不过想想亲也就这一会儿,吃晚饭就要离开这里了,下次再回来也说不准是啥时候,小柠檬既然喜欢粘着梵狄,那就由他去吧。

    “干爹什么时候来佛罗里达州看我啊?我们一起骑马马……嘻嘻……”孩子稚嫩的声音就像是小鹅身上的茸毛,太惹人爱了,配上他天真无邪的笑容,那简直就是有秒杀功能嘛。

    梵狄随口就答到:“嗯……”

    这一声,很轻微,但晏季匀却是听清楚了,不由得微微一皱眉,抬眼望去,正好梵狄也在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一下子就黏住了,彼此都用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的眼神在交流着——“你真要来佛罗里达州看我老婆跟孩子?”

    “怎么,难道你怕我去?”

    “呵呵……我会怕?”

    “呵呵……那不然我真去了你敢在你家农场接待我吗?”

    “你尽管来就是,老婆孩子都是我的,别人,没戏。”

    “……”

    两个大男人在短短十秒的时间就用眼神交换了这些信息,然后各自别开视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神态自若地跟人有说有笑。

    水菡紧挨着童菲坐,依依不舍的,有许多话聊不完,直到上菜了才被菜的香味给吸引住了,暂停聊天。

    “哇……”童菲看着眼前这两盘凉菜,顿时直吞口水两眼放光。

    杜橙见状,立刻提醒道:“这个不适合孕妇吃,你看看就行,闻闻也可以,但是不能吃。”

    童菲闻言,苦着脸,十分不甘地望着这诱.人的食物,忍了又忍。

    川菜的核心之一就是红油,这凉拌菜大部分都需要红油来出味,好不好吃,就看这红油熬制得够不够香。

    而这间餐馆的红油可以说是一绝,在其他地方吃不到这样香得连舌头都恨不得吞下去的红油,只是闻着就食欲大动,难怪童菲忍得那么难受了。

    紧接着又上了两道素的凉菜,这回杜橙没有阻拦,望着一脸苦憋的童菲:“老婆……这个你可以吃的。”

    本来童菲还苦着脸,可一听杜橙这么亲昵地呼唤她,心里一下子就甜滋滋的,圆圆的脸蛋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老婆”,这普通的称呼却是童菲盼了好久好久的,不禁含情脉脉地望着杜橙,情不自禁:“老公……”

    这新婚夫妻甜甜蜜蜜的样子真是羡煞旁人了,确切地说,旁边还有个单身未婚的男人呢……

    可梵狄对于这种亲热镜头的反应十分淡定,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跟小柠檬玩。

    就在这时,门口人影一晃,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小孩儿的女人……是兰姐来了!

    黑色,衬托出兰姐的高贵神秘,更反衬出她白希如瓷的肌肤,比起那些九零后的小妹妹们,她可是一点都不逊色。紧致光滑细毛孔,不知道的人很难猜出她的实际年龄。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流露出年轻女孩子所不具备的女人味,淡淡的妩媚风情有着别样的魅力。

    “嫣嫣!”小柠檬一声欢叫,从梵狄腿上跳了下来,直奔向兰姐身边的小女孩儿。

    嫣嫣小肉墩儿瞪圆了眸子惊讶地看着小柠檬,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小柠檬一个熊抱抱住了。

    “吧唧……”清脆的响声,小柠檬很热情地亲了嫣嫣一口。

    全场短暂的安静三秒之后,一通爆笑声响彻整个餐馆,杜橙和梵狄是第一次见到小柠檬亲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儿,不得不佩服,那家伙比在座的大人还要彪悍。

    “啊哈哈哈哈哈……这叫啥?有其父必有其子!晏少小时候就这副德行,哈哈哈!”杜橙笑着爆料。

    梵狄也是笑得不行了,感叹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

    水菡和晏季匀只能互相对望,儿子怎么一见到嫣嫣就这么好动了,才六岁呢!

    嫣嫣急了,满脸通红地推开小柠檬,想要像上次那样躲在兰姐身后,可小柠檬这家伙很不客气地拉住嫣嫣的手:“快点,我们玩一局再吃饭!”

    玩一局?嫣嫣果真被小柠檬的话吸引了,转移了注意力,瞬间将刚刚被小柠檬亲的事情抛在一边……

    这就是小伙伴的魅力,是大人无法代替的。这种乐趣和共鸣,只在小伙伴身上才有。孩子的心是纯净的,没有大人那些复杂的心思,只知道顺着自己的本心走,喜欢跟这个小伙伴玩,哪怕是才见第二次,但就好像是很早就认识一样。

    兰姐暗暗叹息,心疼嫣嫣,这孩子只有小柠檬这一个小伙伴,小柠檬走了之后,嫣嫣又会变得更加孤单了……

    人已经到齐,热菜陆续上了。这在座的每个大人可都是吃过不少山珍海味的,要满足他们的胃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别是晏季匀和梵狄,能被这两人赞声好,太稀少了。

    可今天这小餐馆却是给了大家惊喜,看着一道道菜上来,色香味俱全,饶是这几个嘴刁的人都忍不住会点头称赞。

    梵狄是来过一次的,上次山鹰带他来,还遇到过洛琪珊呢。

    能让梵狄吃过了还清楚记得的餐馆,很稀少,可他还记得那次吃过的麻婆豆腐和回锅肉……

    为了让客人吃得满意,厨房里的人还在忙碌着,其中有一个单薄的女孩子身影,穿得很土气,戴着口罩穿着围裙,正在师傅的吩咐下,负责炒一道菜,而她不会知道外边桌上的客人,不只是有梵狄,还有曾经在小镇上的季师傅……【六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