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看到她的伤疤
    (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梵狄一群人纷纷望向那个倒在地上的身影,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收银台里跑了出来,蹲在地上用手去拽那个晕倒的“服务员”。

    “喂,你搞什么,快起来啊!”艳红不悦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嫌恶,回过头去对着梵狄他们却是笑得十分灿烂:“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用餐,她只是摔了一跤而已……”

    艳红生怕影响到客人用餐,点头哈腰的态度与她对着小颖时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她此刻心里在暗暗咒骂小颖真是个麻烦精,怎么在这时候晕倒!

    小颖倒在地上,眼前出现了几秒的黑暗,整个人昏昏沉沉,好像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无法支配,全身都跟火烧似的。但她毕竟没有彻底昏厥,仅剩的一丝丝意识还在,她能听到艳红在说话,她吃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看向了几米之外的那张桌子……

    这双眼睛,包含了太多深重的情绪——惊慌,痛苦,悲伤……诸多纷乱都呈现在这双泛红的眸子里,说不出的哀恸,讲不出的心痛。

    这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员”吗,为什么她的眼神这样令人揪心,就好像一个饱受痛苦穿越千年而来的灵魂寄生一般。这一眼,让在座的人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露出惊讶与同情之色,却又忍不住在内心深处微微动容……这个“服务员”只怕也是有着不为人知的苦痛吧?

    这一群人里,还有一个医者仁心的杜大医生呢!

    出于职业习惯,杜橙站了起来,迈开大步走了过去。。

    “我是医生,让我来看看!”

    随着杜橙的举动,其余几人也走了过去,其中就包括梵狄。

    艳红见客人竟都过来了,心里更是紧张,对小颖越发厌恶了,狠狠地掐了她一下:“快起来啊!”

    小颖也想起来,但她此刻根本使不出力气,感觉好像整个天地都在摇晃着……小颖心里在哀嚎,她不能让梵狄认出来,不可以!

    就在杜橙蹲下来那一刻,小颖也看到了站在杜橙身后的梵狄……

    小颖瑟瑟发抖,额头上的细汗越来越多,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快要窒息。

    “怎么办怎么办……不……不要……”小颖默默的呐喊声在胸腔里冲撞,可怜的嘴唇都快被她咬出血了。

    如果小颖现在还能有力气站起来,她绝不会任由自己这么狼狈地倒在地上被别人用这种同情怜悯的目光看着,虽然眼前的人都是一片好心,可对小颖来说却是冰冷的刀子,是她不堪重负的伤痛!

    杜橙紧紧皱着眉,俊脸一片沉凝,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拨开了小颖额头上厚厚的刘海……

    “不要!”艳红一声惊呼,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而小颖濒临昏厥,很虚弱,更是无法阻止杜橙的动作——小颖额头的疤痕赫然呈现在众人的视线!

    “啊……”

    “啊……”

    两声稚嫩的惊叫,出自小柠檬和嫣嫣的口中,但这两个小家伙马上就被自己的妈妈抱住捂着小嘴儿……

    水菡等人纷纷心头一紧……谁都想不到原来这女孩儿蓄着那么厚的刘海就是为了遮住这一道刺目的疤痕。那么,她的口罩呢?该不会是口罩下边还隐藏着其他的疤痕?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假如是真的,那么这女孩子不就等于是毁容了?

    童菲紧紧挽着兰姐的手,圆圆的大眼里充满了惋惜,水菡也是拉着晏季匀的袖子,黑白分明的美目里流露出对小颖的怜悯。

    几个男人的心性到是异常坚硬,只是短暂的惊讶之后立刻恢复常态。他们不是不同情小颖,只是他们更懂得隐藏情绪。

    小颖瞬间有种身在地狱的感觉,浑身僵硬冰冷,意识不受控制,目光遵循着内心的直觉落在了梵狄身上。

    她就这么仰望着他,仿佛是在仰望一尊高不可攀的神祗,可是她的眼神却是那样极致悲痛与绝望。

    纵是梵狄阅人无数,也不由得被这双眼睛所流露出的悲冥之气所动容,心脏的位置抽搐了一下,竟泛起一丝丝陌生又熟悉的疼痛……这种酸涩的感觉在冒出来的一刻,被梵狄潜意识里的抗拒所屏蔽了,他认为自己是同情心泛滥才会这样。

    杜橙身为医生,此时此刻更是表现出了他的仁心,温柔地说:“别怕,我只是看看你有没有发烧。”说着,他的手抚上了小颖额头的伤疤。

    那一刹,所有人都能看到小颖的身子明显地战栗着,就好像杜橙摸到的不是她的额头而是她血迹斑斑的心!那一秒,梵狄竟不由自主地心脏抽搐,仿佛一缕淡淡的疼痛滋生出来但很快就融进了血液里不见。

    杜橙眼里没有异常的神色,好似在看一个极为普通的人,好似无视那道丑陋的疤痕。

    “烧得很严重,必须马上送医院!”杜橙沉沉地说。

    话音一落,只听一个焦急的男声传来……

    “徒弟……徒弟你怎么样了?”吴师傅拨开艳红,急忙将小颖扶起来。

    “徒弟你挺住,师傅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吴师傅颤抖的语气里有着不同寻常的惊慌,背起小颖就往外走去。

    杜橙等人望着吴师傅和小颖的背影,心里均是暗暗点头……看起来不用他们担心了,这女孩儿有人送去医院,她会没事的。

    如果小颖额头上没有拿到疤痕,或许梵狄还能认出戴口罩的她,可拿到疤痕实在是硬生生破坏了视觉感官,谁都无法将联想到曾经那个青春靓丽的菇娘。

    小颖的事只是一个小插曲,水菡他们还是要继续用餐的。不过梵狄在重新坐到座位之后,内心却是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女孩子的目光为何那般悲伤?是他的错觉吗?那就像是……像是一个被丈夫抛弃之后受尽苦难的人才会有的眼神,可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和他毫无关联,怎么会总觉得她的眼神在诉说的苦痛就是与他有关?

    错觉,一定是错觉……只是因为她额头的疤痕,所以他同情,怜悯,才会有错觉。梵狄心里无意识地在重复着这些话,可奇怪的是,他却无法让这颗被触动的心停止翻涌。

    大家重新坐下来之后都默契地不再提起刚才的一幕。因为太揪心了,这种灰色的东西会影响到大家的心情。将对那位陌生女孩的同情和祈祷都放在心里默默去祝福吧。

    店铺里,阴霾的气氛很快散去,桌上又热闹起来,杜橙明天不上班,今天可以喝个痛快,晏季匀和梵狄也都表现得很自然,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来两人曾经是情敌,还以为这是好哥们儿呢。

    小柠檬和嫣嫣也在大人的安抚下很快恢复了欢腾,吃吃喝喝,还时不时说着悄悄话。小柠檬六岁了,缩小版的晏季匀,一张呆萌帅的小脸蛋迷死人不偿命,他爱粘着嫣嫣,喜欢跟嫣嫣一起玩,总爱去摸嫣嫣粉嘟嘟的脸颊和她卷曲的黑发。

    嫣嫣这孩子特聪明,但毕竟是小女生,有顽皮腹黑的一面,也有腼腆羞涩的时候。小柠檬摸她的脸蛋和头发,她会脸红害羞,可心里是欢喜的。因为她感受到了小柠檬的亲切和善意,她开心不已,渐渐地也更加玩得自在,跟小柠檬更亲近了。

    嫣嫣在乡下外婆家时,上过一天幼儿园都是充满了惨痛的回忆,那些孩子们见到她的蓝眼睛就说她是妖怪,打她踢她骂她,但小柠檬却跟她很亲热,一点都不怕她,更不会说让她难过的话,所以,嫣嫣虽然这才跟小柠檬第二次见面,可这两个小伙伴的感情却是突飞猛进。兰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时而露出一点隐约的担忧……

    “小柠檬你要走了,什么时候再回来陪我玩?”嫣嫣嘟着小嘴,又圆又大的眼睛里满是不舍。

    小柠檬皱着细长的眉毛,他也舍不得嫣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啊?”嫣嫣惊讶地张着嘴巴,瞪圆了眼睛,苦着小脸,表情很失望。

    原来,她唯一的小伙伴走了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今后又是孤单单一个人了,没有小伙伴一起玩。

    小柠檬见嫣嫣低着头撅着嘴,就跟他难过的时候一个样子,这小家伙心里一动,伸出白嫩的小手搂着嫣嫣,奶声奶气地说:“咱们可以打电话或是语音,视频,都行啊,还可以在网上一起玩游戏。我妈妈说了,我们不会在国外呆太久的,如果爸爸的病好得快,说不定年底就能回呢。”

    大人们听着小柠檬这番话,纷纷笑出声……

    “晏少,你家儿子真是太帅了,才六岁就知道怎么哄小女生,啧啧……这要是将来长大了,说不定比你祸害的女人还要多!”杜橙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笑容冲着晏季匀挤挤眼睛。

    “去你的,什么我祸害的女人,我只有我老婆这一个!”晏季匀不忘为自己澄清,温柔地搂着水菡,低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水菡扁嘴嘀咕:“谁知道呢,杜橙说得没错啊,你就是蓝颜祸水,现在挺老实,以后我可不知道了……”

    “以后会更老实的!”

    “……”

    大人的陶侃,小孩子也听不懂,他们有自己的世界和语言。嫣嫣肉墩儿被小柠檬哄得咯咯咯咯大笑,离别的情绪很快就冲淡了,果然小柠檬是这方面的能手,小小年纪就展现出了哄女生的天赋……

    这顿饭持续到了近九点钟才结束,在依依惜别中,在浓浓的不舍中,水菡晏季匀小柠檬上车前往机场。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只能期待着下一次的重聚。人生就是这样不断的分分合合离了又聚,聚了再散,散了再聚……

    晏季匀的毒已经解了大半,如果这次返回佛罗里达州去之后进行的治疗顺利,那么或许真是几个月之后就可以彻底根除了,那时候就能回到c市,再也不用跟亲人朋友远隔重洋。

    临别的祝福总是说不完,在水菡一家子上车之后一会儿,梵狄收到了水菡的一条短信——“老朋友,无论我身在何地,我都会为你祝福,祈祷。希望下次我回来的时候能看到你不再是一个人,我相信,你人生的另一半一定就在不远处等你。”

    梵狄站在路边,凝望着水菡的车消失的方向,心中一抹怅然挥之不去……他的另一半吗?他没有告诉水菡关于洛琪珊的事。因为这桩婚事在他心里只是一个形式,为了安抚九十二岁高龄的父亲,更是因为他对于感情的事已经不抱指望,才会这么“将就”。

    杜橙和童菲一起回家去了,兰姐带着嫣嫣离开,唯有梵狄还站在餐厅门口没走远。

    透过玻璃门能看到里边的服务员在忙着收拾桌子,梵狄若有所思地伫立良久,深眸里含着几分复杂……他还在回想着那一道熟悉的回锅肉,今天没吃到,真是可惜。

    还有,那个发烧晕倒的女孩子,她悲痛欲绝的眼神……对了,背她去医院的中年男人好像称呼她为“徒弟”?这就怪了,难道说,她不是这里的服务员?那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像是厨师,他的徒弟,是二厨?这么说来,今天的回锅肉与上一次吃到的回锅肉,很可能是出自这两个不同的人手中?

    到底是谁炒的回锅肉很像是小颖炒的味道?梵狄对于这个问题忽然间有了一种探索的欲.望.

    说做就做,梵狄的脚步在不知不觉间又迈开来,再一次走向了小餐馆。他要去问个清楚,否则老觉得心里搁着什么似的。

    服务员见到梵狄的出现,眼前一亮,两只眼睛热得发光似的看着他,殷勤地上前来招呼:“您好……”

    “我是刚在这里吃饭的……请问一下,今天我们换的那盘回锅肉是谁炒的?”梵狄无视女服务员眼中的痴迷,淡淡地问。【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