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我们是不是认识?
    小颖此刻浑身都僵硬了,蓄满惊恐的眸子瞪得溜圆,耳边嗡嗡作响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梵狄抱在怀里,这比做梦还更加不真实……好温暖好舒适的怀抱,这一秒,她只觉得全世界都不存在了,潜意识里最真实的感受就是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刻。

    她身上有股油烟味儿,梵狄蹙着眉头,俊脸一片淡漠,但心里却泛起丝丝诧异,凝视着这张戴着口罩的脸,还有她惊慌的眼眸,他不由得问:“我们……难道以前认识?怎么你好像很怕我?”

    梵狄记得这个就是昨天晕倒的人,应该也是那个炒回锅肉的人,可她的眼神太奇怪了,至于这么激动这么害怕吗?难道她认识他,知道他的身份?

    小颖惊悚了,同时也清醒过来,像触电似的急忙往后退去,忙不迭地摇头摆手,意思是她不认识他。

    见她这反应,活像他是洪水猛兽一样,这到让梵狄感到有点纳闷儿……大多数女人见到他都是一副痴迷的表情火辣辣的目光,恨不得能靠近一点才好,可眼前这个女人却恰恰相反,她给人的感觉是在急着逃开他,生怕沾上他了……

    这到真是稀奇!

    “你怎么不说话,是哑巴?”梵狄岑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恼色,这女人也太不识抬举了,避他如蛇蝎,并且还连说话都不屑么?梵狄可从来没受过这样待遇,竟有种被人嫌弃的感觉。

    小颖又是一个劲地摇头,脸都皱到一块儿去了……她想去洗手间,但是前路被他挡住了,看样子他都还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小颖此刻的紧张可想而知,不敢说话,怕被梵狄听出她的声音,只能用摇头和摆手来应付了。

    但她越是这种反应,梵狄反应越是不急着走,犀利的目光打量着她,就好像是要将她所有的秘密都看穿一般。

    梵狄可不信她是哑巴,不禁心里更是有点窝火,冷冷地勾唇道:“我刚才吃的那盘回锅肉是你炒的?”

    小颖心头咯噔一下,瘦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在他这么咄咄逼人的气势下,她只能无奈地点头,但却不敢去接触他的目光了。

    又不说话?不但不说话,还眼神闪烁就跟做了亏心事似的,这是什么情况?

    梵狄脑子里瞬间闪过几个问号,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暗笑自己是不是有点神经质,对方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他还站在这里跟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这可不是他梵狄的风格,是他闲得太无聊了吗?

    梵狄深邃惑人的黑眸里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随即脸色又冷了几分,不再瞧小颖一眼,径直走向餐厅的大门。

    刚才他是已经买单了,只不过因为去洗手间,所以小颖看到服务员在收拾他坐的那张餐桌,就以为他走了,也因此会有了这一番的碰撞。

    小颖望着梵狄的背影,惊魂未定,拍着胸口喘粗气,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杂瓶一般……刚刚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她真的有种幸福的错觉,尽管明知是他为了拽着不让她摔倒才会那么做的,但无可否认,在那一秒,她被他的气息包围时,她差点就激动得掉泪。

    幸好他没有认出来是她……怎能认出来呢,现在的她这副样子,莫说是梵狄,就算是小豆子站在她面前,只怕也是认不出来的。

    小豆子……弟弟,他还好吗?还有母亲,她还好吗?小颖神情恍惚地走进洗手间去,整个人思绪混乱,被梵狄的出现扰乱了心神,加上对弟弟和母亲的思念,她内心的重负足以将她压垮。

    但无论如何,小颖对梵狄,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梵狄会对小豆子好,会和从前一样每个月送生活费给她乡下小镇的母亲。

    梵狄讲义气,小颖从不怀疑这点。

    想要过新生活,说起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就算她能避开梵狄,可是她却忍不住想要去看看小豆子……哪怕是远远地看上一眼。至于乡下的母亲,暂时小颖无法去看望了,距离这上班的地方太远,即使是她每周有一天休息的时间,可每次都会被老板以各种借口和理由使唤她。也就是说,她从来这上班开始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整天的。还有孙婆婆,小颖一直惦记着,她的救命恩人……

    梵狄离开小店之后就去了医院,父亲还在住院呢,明天才到出院的时间。

    最近梵顶天虽然是在住院,但他的精神和气色却是好了不少,大约这也是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梵狄答应跟洛琪珊的婚事,梵顶天的心病终于消失了。

    两大家族的联姻,想低调都不行,酒席是必须要办的,并且还不能简简单单,否则就算是梵顶天没意见,那洛家都不会肯的。他们的意思是要风风光光嫁女儿。

    这其实也跟洛家的家族背景有关系,枝繁叶茂的,各房之间难免有互相争斗攀比的风气,虽然说洛琪珊是她父母所创公司的唯一继承人,可在这样的家族里,父母两边的兄弟姐妹都不是省油的灯,哪一房嫁女儿若是办得稍次一点,必定会招来质疑和嘲笑。总之,在大多数的豪门里,宁愿花钱去堆砌风光也不愿被人嘲笑,因此,洛家这次是肯定要大办婚宴,顺便也是为自家新开的五星级酒店做宣传,这么一举两得的事情,他们不会不懂做的。

    洛琪珊家里是做酒店连锁的,在国内各大城市都有洛家的酒店分店,在本市有已经拥有两个五星级酒店,新开业的将会是梵狄和洛琪珊举办婚宴的地方。

    梵顶天急着出院,想要亲自张罗张罗儿子的婚事,他和洛琪珊的父母早就有过几次面谈,双方在某些关键问题上竟是一拍即合,十分有共识,比如对于婚礼的日期,还都是请专家大师们看的日子,黄道吉日,并且双方都还比较捉急着办,巴不得越快越好。

    这若是换做普通人家里,想要在短时间被筹备好一场盛大的婚礼,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梵家和洛家联手,加上无比雄厚的财力人力,要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也并不难了。

    梵顶天第二天就要出院,梵狄今晚会留在医院里守着。

    看似平静的病房,实际上暗地里却是充满了紧张的气氛,看看梵顶天病房门口那几个穿黑衣服的保镖就知道了。是梵狄的手下,一个个都是刚猛魁梧,即使赤手空拳都能以一敌三的,派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保护梵顶天。

    梵顶天曾经是这道上的风云人物,仇家也不少,甚至有的恨不得他死。现在他住院,梵狄的压力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最让梵狄烦心的就是梵家在澳门那几位姐姐哥哥,全都来了本市,名义上是为看望梵顶天,可实际上安的什么心,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刚一踏进病房就看见一男一女在梵顶天病g前,是梵狄同父异母的姐姐哥哥,他们似乎是在说一件并不令人愉快的事,从梵顶天阴沉的脸色就能看出来。

    见梵狄来了,三人同时缄口不语,那个穿得一身珠光宝气的女人——梵碧莲,梵狄的姐姐,看向梵狄的目光里更是带着明显的嫌恶,似是在说梵狄进来得真不是时候。

    这种眼神对于梵狄来说简直就是渣,从小在梵家就开始面对姐姐哥哥们的歧视和排挤,他早就练了一身铜皮铁骨,任凭你多么歹毒的目光,他都能免疫,无视。

    梵狄神态自若地走进去,正眼都没瞧梵碧莲,只是轻轻地问梵顶天:“爸,吃过饭了吗?”

    “嗯,吃过了……只不过今天胃口不太好。”梵顶天此话别有深意,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是指的什么。就是因为两位子女的到来,反而是破坏了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他们刚才讨论的事情定是梵顶天的某种忌讳了。

    梵狄闻言,倏然抬眸,淡漠如水的目光扫过梵碧莲和另外一个男人,阴沉沉的。

    “有什么事这么急吗?明天就要出院了,不能等出院之后再说?你们真是来探望病人的还是……”后边的话,梵狄故意不说,停顿下来,但从他的冷笑中就能听出是何意思了。

    梵碧莲也一把年纪了可脾气到是挺暴躁,一听梵狄这么说,顿时脸色垮了下来,横眉竖眼地说:“你这是什么话?我是你姐,他是你哥,你跟我们说话就这样尊卑不分吗?真是……小时候缺教养,长大了还是那副德行!”

    女人毫不掩饰的轻视与傲慢,典型的讨打的节奏,只不过梵狄是不会跟她一般见识的,如果能这么几句话就激怒,梵狄也就不是梵狄了。

    “干嘛一副被人说中的样子?都快60岁的人了还这么易怒,小心伤肝啊!”梵狄淡淡地笑着,四两拨千斤的两句话就能让梵碧莲气得冒烟。

    “你……你敢说我……”

    “姐!”一个低沉的男声打断了梵碧莲,笑着打圆场:“姐,别动气,这是病房,爸还要休息呢,我们明天再来吧。”

    梵碧莲似乎是很听这个男人的话,这是她弟弟梵赫磊,比她小十岁,是个十分精明的人。

    梵碧莲狠狠地瞪了梵狄一眼,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也知道今天跟父亲的谈话是无法得出结果了,一切等父亲出院之后再说。

    “爸,我们先走了,明早来接您出院。”

    “是啊,爸,明天……”

    “你们不用接我出院,有梵狄在就行了。”梵顶天冷冷地回绝了梵碧莲和梵赫磊。

    梵赫磊感觉有点冤,父亲在生姐姐的气,可这跟他没关系啊,他刚才其实没发话,都是姐姐在说嘛,他就是个陪衬而已,但由于姐姐说的事情激怒了父亲,所以他都连带着受牵连。

    “爸,我们也是关心您,虽然有弟弟在您身边照顾,可我们毕竟还是您的子女,血浓于水嘛,我们尽点孝道是应该的。”梵赫磊小心翼翼地哄着梵顶天,面露关切之色。

    这几句话还算中听,梵顶天心里的气也随之消了几分,略一沉吟说:“接我出院,只是小事,用不着那么多人来,磊子你就跟碧莲在家里等,我们一起吃饭就行。”

    梵赫磊快五十岁了,但在梵顶天眼里依旧是孩子,所以还跟以前一样叫磊子。

    梵赫磊欣然点头:“这样也好,我跟姐姐在家准备午饭,等爸爸您回来了一起吃。我和姐姐下厨,给您做几道您爱吃的菜!”

    梵赫磊说完,冲着梵狄微微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了。

    梵赫磊和梵碧莲走了,病房里变得清静许多,梵顶天显得很疲倦,想必是之前说了很多话所致。

    梵狄察言观色,但却不会主动问是什么事。他今晚来守着,目的是为了让父亲能在住院的最后一晚平安度过,他不是来八卦的,尤其是关于梵碧莲等人的事,他一点都没兴趣。

    父子俩一个在病g,一个在沙发上坐着,短暂的寂静中,似乎有一丝不寻常的空气在流动。

    沉默,不是因为真的无话可说,而是梵顶天在想,该怎么跟梵狄说。

    沉思良久,梵顶天缓缓坐起来,靠在枕头上,凝重的脸色望着梵狄,隐含担忧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看上洛家吗?”

    梵狄轻抬眉眼,静静地看着父亲,没有答话,因为他明白,父亲会接着说下去的。

    梵顶天幽幽地一声叹息,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我们干这一行的,不管多么风光,多么了不得,但始终是属于捞偏门。这些年我深居简出,时常都会回想过去的自己,回想梵氏家族的发展过程,我领悟到一件事,那就是……我不希望你一辈子都走这条道,梵氏家族的实力,即使转型,也同样可以做得风生水起。现在我才觉得,当年赢逼着你继承家族的基业,是我牵强了,其实你最喜欢的是画画,最大的愿望是开个人画展,你的志愿根本就不在这条道。现在,跟洛家的联姻,就是梵氏家族漂白的最好的机会,你懂我的意思吗?”

    梵顶天说这番话可谓是语重心长,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格外明亮,浅浅的笑容里含着几分歉意。

    梵狄低垂着眉眼,看不出明显的情绪波动,但他揣在裤带里的手却是攥得很紧,内心一股激荡的情绪在涌动……多少年了,终于听到父亲说这样的话,原来父亲早就知道他不想继承家族,早就知道他只喜欢画画。如今父亲的坦白,是在对当年那样强迫他继承的事而忏悔吗?

    父亲或许还不知道,他最想要的就是希望能自由自在地周游世界,看遍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将那些美好的风景用画笔记录下来……只是这个愿望,他如今只怕是难以实现了。既然挑起了梵家的重担,又岂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你现在说这些话,不嫌太迟吗?就算梵氏家族从现在开始漂白,不错我可以有能力让家族保持现在的声势不减,但我始终还在这一团乱麻里,无法脱身,我还要一直为家族做事,撑起这个家,我依旧得不到我想要的自由。还有,跟洛家的联姻,你怎么看的,跟我无关,我只是完成一个人生阶段而已,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喜欢洛琪珊?呵呵……”梵狄淡漠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他也不想隐瞒什么,直言不讳。

    梵顶天一时语塞,差点一口气堵在喉咙。他知道梵狄现在对洛琪珊没感情,这是他无法去掌控的,唯一的希望就是洛琪珊能争气一点,能打动梵狄的心就好了,只有那样,他才能抱孙子……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时间不早了,休息吧。”梵顶天软软地摆摆手,缩进被单里不再说话……

    梵狄嗯了一声,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可脑子里却不平静,纷纷扰扰这各种画面,转来转去的犹如走马观花一般。

    这一晚,梵狄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了小颖,但是小颖却背对着他,当她转身时,他看到了一张模糊的脸,以薄纱遮面,只露出饱含幽怨的眼睛,然后,小颖的身影竟与那位炒回锅肉的女人身影所融合,混杂,时而变成一体,时而分成两人……

    梵狄自从小颖出事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梦到小颖,可为什么炒回锅肉的女人会出现在梦里?梵狄醒来之后就闷闷不乐,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神经质了,小颖是小颖,在他心里有着特殊的地位,那炒回锅肉女人算什么,怎能与小颖相提并论?

    但想法归想法,梵狄脑子里又冒出更不可思议的念头……不知道那女人除了回锅肉和麻婆豆腐,还会做什么菜?其他的菜是不是也跟小颖炒的味道相似呢?想到这里,梵狄又开始期待起来,琢磨着该不该找个时间再去一次蜀香味餐厅?【5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