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炒菜那个人叫什么名字?(6千)
    结婚,真的那么好吗?这个复杂又深奥的问题最近一直困扰着童菲,她与杜橙领了结婚证之后就搬到了杜家的别墅里一大家子人住在了一起。原本是有专门为杜橙结婚所准备的婚房,但杜泽涛夫妇又说童菲现在肚子大了,不放心她跟杜橙单独住在外边,怕是杜橙不在家时童菲没人照顾,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这话确实是有那么几分在理的,但真实的原因还在于杜泽涛夫妇舍不得儿子与他们分开住,正好现在童菲大着肚子,他们也有了借口将人留下来。

    可这样一来,童菲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杜泽涛和罗美娟本来就是勉强答应的婚事,虽然童菲已经是杜橙的妻子,但杜泽涛夫妻俩内心还没接受童菲,没有将她看成是自家人。对于当初杜橙以要去非洲作为“要挟”,杜泽涛夫妻一直都耿耿于怀,最终还是将这件事的责任归在童菲身上,认为是童菲暗中唆使杜橙那么做,以达到结婚的目的。

    不待见就是不待见,心里有偏见与隔阂,相处起来就会产生不少的问题。

    童菲的性格不是个爱记仇的人,她率直大方,没心眼儿,本着要与公公婆婆搞好关系的想法嫁过来,可结果却是不如人意。

    杜橙在家的时候还好些,杜泽涛和罗美娟会看在杜橙的面子上。杜橙不在家时,童菲可没少受白眼,总之,公公婆婆心里有怨气,她这个当儿媳妇的日子怎么会好过。

    在这个家里可不比在自家那么悠闲自在,杜泽涛夫妻俩都是很讲究细节的人,在生活习惯上更是有些吹毛求疵的。现在家里多了一个人,他们会刻意交代一些事情让童菲去做,虽然都是很轻巧的事,但要达到他们的要求却并不容易。

    比如,杜泽涛有早起的习惯,除了他因工作而晚睡之外,一般情况下他都是早上六点半就起*,在院子里打打太极,这时候他需要一杯花茶,其他的牛奶会是别的饮料都不行,必须是花茶,并且还认准某一个牌子的茶。

    以前都是罗美娟或者家里的佣人为杜泽涛准备他早上喝的茶,但是自从童菲嫁过来之后,这事儿就成了她的活儿。杜泽涛说,媳妇茶媳妇差,就应该由媳妇来伺候才对,还说年轻人不应该睡懒觉,早睡早起才好。

    童菲和杜橙都明白父亲这是故意的,可是为了家里的和谐,暂时也只能忍着,只希望时间长了,父亲母亲能化去心中的怨气和芥蒂。

    早上六点二十分,童菲枕边的闹钟响了,意味着她该起g了。。

    童菲是睡足了8小时的,但毕竟是孕妇,嗜睡嘛,所以还是有些没睡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伸手按了按闹钟,可还没立刻起来。

    “唔……好想再睡一会儿……”童菲含糊地低喃,慵懒地翻了个身。

    身边的男人也醒了,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爱怜地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轻声说:“你睡吧,我起g去给爸爸泡茶。”

    杜橙温暖的声线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就像是一大早给人喝下一口提神的鸡汤,让睡眼朦胧的童菲又清醒了几分。

    “别……还是我去吧,不然爸爸会不高兴的,你忘了前天就因为我多睡了一会儿没起来泡茶,你去帮我泡了,爸爸还说你太惯着我……”童菲小声嘟哝,圆乎乎的脸蛋泛着可爱的粉红,看上去又白又嫩,娇憨的样子十分惹人爱怜。

    杜橙心里一疼,忍不住叹息一声,歉意地说:“老婆,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爸爸他这就是瞎折腾,我得找个机会跟爸爸谈谈才行,你是孕妇,总是起这么早,太没天理了……”

    童菲闻言,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心里暖烘烘的,其实她对这件事并没有怨言,但杜橙心疼她,她会感到很窝心,很甜蜜,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疼惜,是件幸福的事。

    童菲将脸贴在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感受着这个宽厚温暖的怀抱所带来的安全感,她的心很踏实,宁静,说话的语气也不由得柔和:“老公……我这才开始做几天呢,这么快就去跟爸说,只怕他还会觉得我们是不尊重他。我是你老婆,是杜家的儿媳妇,孝敬公婆也是应该的。只是要我早上起来泡茶而已,这么简单的事情如果我都推三推四,那确实是显得太娇气了。没事的,你放心,我泡完茶再回来睡一会儿就好,你继续睡吧,今天你休假,可以睡懒觉。”

    这一番说辞,展现出了童菲的通情达理,她没有因为杜橙对她的疼爱就持*生娇,她依然是本着和睦相处的原则在做事,这都是因为她爱杜橙,自然也爱屋及乌地爱他的家人。

    “童菲,你真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婆!”杜橙眉开眼笑的,说着还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童菲没好气地白他一眼,笑骂道:“你真是越来越油腔滑调了,不知道跟谁学的!”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是甜啊,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听自己老公这么说的。

    杜橙细长的眉眼一挑,俊脸一片得意:“当然是跟晏少学的,他现在哄老婆的技术可是炉火纯青了,我也不能输给他,是吧。让老婆开开心心,那是身为男人最光荣的事情,对吧,我亲爱的老婆?”

    看着眼前这张灿烂又亲切的俊脸,童菲就跟喝了蜜糖似的,心情大好,精神也为之一振,感觉浑身都是劲,起来泡个茶,根本不算什么事儿。

    “好啦好啦,知道你和晏少现在都一个德行,成天就是甜言蜜语的,不过……只要是发自内心的话,我都爱听。”童菲不由自主地微扬起嘴角,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起g了。

    爱情的力量真是很神奇的,刚才童菲醒来时感到人还很困乏,说实话心里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无奈,可现在跟杜橙聊了几分钟就觉得情绪好了很多,甜滋滋的,困意无形中消减了不少。

    像童菲这样乖巧懂事,宁愿自己受点委屈都不会闹,这反而是会得到杜橙对她更多的疼爱,假如她仪仗着杜橙对她的好,将之变为她对抗公婆的武器,那么,这个家里将会有更多的矛盾发生。幸好童菲并不是这样的人,这也是杜橙之所以会更爱她的原因。

    解决问题,而不是去制造更多的问题。这就是童菲的想法。所以她能忍,为了有一天得到公婆的认可,她会努力坚持,不会轻言放弃。能够与杜橙成为夫妻,两人能相亲相爱,已经是她最大的幸运了,其他的事情就当作是生活的小考验,有杜橙的爱和支持,她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童菲端着茶杯去花园的时候,杜泽涛已经在那里了。

    天还只是蒙蒙亮,花园里点着淡淡柔和的灯光,杜泽涛穿着纯白色的运动服,聚精会神地在打太极拳。

    童菲将茶杯放在桌子上,轻轻地对着前方不远处的身影说:“爸,茶泡好了。”

    杜泽涛像是没听到,继续打太极,慢悠悠的动作,目不斜视,看上去挺专注的样子。

    童菲只是礼貌性地说一声,她也知道杜泽涛不会回答她的。前几天泡茶时杜泽涛都没跟她说过话,态度冷淡。

    这若换做别人,只怕是会感到很伤面子,会在老公面前去大吐苦水。但童菲没有。她不是那么脆弱和小心眼的人,更不是一点芝麻蒜皮的事就要去跟杜橙告状的。她最希望的是这个家能和谐相处,要做到这点,首先自己就要怀着一颗包容和大度的心。

    想想也是的,一个家里,一家人生活了二三十年有余,突然有一天多了一个人加入这个小世界,那么原来的家庭成员当然是会有些不适应的,甚至产生排斥,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需要的就是大家去磨合,去慢慢地接受对方。

    童菲的事做完了,茶已送到,她可以回房继续休息一下,可就在她转身之际,身后却传来了杜泽涛低沉的声音……

    “慢着。”

    淡淡的两个字,隐含着一股威严与冷冽,这或许跟杜泽涛长期居于高位有关……当院长的人嘛。

    童菲停下了脚步,略显愕然地回头,见杜泽涛已在桌边坐下来了。

    童菲不禁纳闷儿,他是有什么事要说吗?前几次都是一个字不搭理,现在却又主动叫住她。

    尽管心中诧异,但童菲还是恭恭敬敬地说:“爸,您有事叫我?”

    杜泽涛没有立刻回答,抬手将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然后才慢吞吞地揭开茶杯的盖子,轻轻地喝上一口。

    “昨天你泡的茶淡了些,今天你是不是多加了茶叶?可这量又过于多了,太浓。下次注意点。”杜泽涛漫不经心地说着,像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很挑剔。

    “……”童菲一时语塞,想着昨天在吃完饭时杜泽涛才说她早上泡的茶太淡,因此今天她就多加了一点茶叶,可他又说太浓。是真的浓了,还是他故意这么说的呢?

    童菲垂着眉眼,微微点头:“知道了,明天会比今天少放些茶叶的。”

    她平静的语气,一点都没有杜泽涛预期中的不耐烦,也没反驳他的话。

    杜泽涛深不见底的眼眸里快速闪过一抹讶色,随即状似不经意地问:“这几天你都很早起来为我泡茶,有没有觉得跟委屈,很不服气?有没有觉得杜家在刁难你?”

    童菲心头一紧,想不到杜泽涛竟会突然这么问……问得好犀利好尖锐,他还真不觉得尴尬么?

    童菲的诧异只是两秒钟就淡去了,她依旧镇定自若,清澈的眼神在晨曦的薄暮中显得格外明亮,圆润的脸蛋露出的微笑淡雅如菊:“爸,实话实说,一开始那两天我确实感觉有点委屈,可现在不会那么想了。因为……我相信爸爸您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您该看到我很努力地想要当好杜家的媳妇,而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不是空口说白话就行,是需要有行动来说服的。而每天为爸爸您泡茶,就是我表现诚意的途径之一,泡茶这样轻松简单的事情如果我都做不好,那我自己都会鄙视自己的。我会继续努力,争取能泡出让爸爸您满意的茶。”

    不温不火,不卑不亢,淡定从容,温柔亲切却又不失她自己的风范,这就是童菲此刻给杜泽涛的感觉。

    光线不是特别亮,所以看不清楚杜泽涛此刻眼中那闪烁的惊讶和几分隐约的赞叹之色。抛开一些偏见不说,光论童菲这一番回答,杜泽涛是很满意的,有点出乎意料的是童菲竟能如此镇定而大气,有耐心,有胸襟,不是一个小家子气的女人。

    但这一点发现,还不足以让杜泽涛立刻对童菲改观。所谓偏见就是一种比较固执的念头,要想改变,是需要时间去磨合的。不过值得欣喜的是,至少杜泽涛心底对童菲的嫌恶,在开始有一丝动摇的迹象。

    杜泽涛没有多说什么,继续打太极拳。童菲回房间休息去了,杜橙还在等着她呢。

    一踏进房间门就闻到一股奶香味,原来是杜橙已经将牛奶和三明治准备好了,这是童菲的早餐,她可以不用去楼下吃。

    杜橙搂着童菲的肩膀,温润的笑意布满这张清俊的脸:“老婆,辛苦啦,快来一起吃早餐。”

    “老公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就起来了?”

    杜橙笑意更深了,凑近她耳畔,故意将呼吸的热气喷薄在她润白的耳廓,惹得她忍不住轻颤……“别使坏……”童菲娇嗔地呢喃,感觉半边身子好像都麻了一样。

    杜橙就是想逗她,圈住她圆圆的腰身,笑得有点邪气:“我起来就是为了吃早餐啊,咱们吃饱了才有力气嘛,有力气才能……”后边的话,他没有继续说,只是冲她挤眉弄眼,眼底那跳动的暗火已经说明了一切。

    童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被他这充满渴望的眼神给搅得心神荡漾……别看她是女汉子,但在面对夫妻间的事的时候,她就会不由自主地害羞,心跳加速。

    “你太坏了,一大早的就在胡思乱想!”童菲瞪了他一眼,低头喝牛奶。

    杜橙可不觉得害臊,脖子一梗,很是认真地说:“我们是夫妻,这怎么算是胡思乱想呢,这说明我对你的爱是滔滔不绝绵绵不断的,老婆,你不会忍心拒绝我吧?”

    这货故意装出很可怜的架势,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祈求,细听还有点撒娇的嫌疑,差点把童菲给呛到了。

    “咳咳……你……你快吃吧,不饿吗……吃完……吃完再说。”童菲最后那几个字说得很轻,还带着丝丝轻颤,可见她也是被杜橙撩拨起了什么。

    杜橙眼睛一亮,知道有戏,立刻眉开眼笑地坐在童菲身边吃起来。

    “老婆,别担心,医生说过了,胎儿很稳定……那个……我们只要小心点,是没问题的。”这家伙不老实的手还在揩油。

    于是乎,说完早餐之后这房间里便是一片暖洋洋的春天了,小夫妻俩温存温存,即使老婆在怀孕中,两人在某方面依旧是十分和谐和幸福的。

    童菲和杜橙的感情在婚后越发深厚了,并没有因为她怀孕而影响什么。杜橙洁身自好,更不会在这种时候出去花天酒地,他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在家,要么就是带着童菲出去走走,很少跟朋友出去玩了,除非是有特殊情况。

    童菲是幸运的,遇到杜橙这么一个负责任又顾家的男人,爱她疼她,让她收获了一份美好的爱情。以前她总是羡慕水菡,现在她不用羡慕了,她也有了值得向全世界炫耀的幸福。只等来年三月,宝宝出世,这个家,就算是完整了,她的人生也会变得更加圆满……

    ======呆萌分割线======

    爱情这东西就像个顽皮的孩子,谁都不知道他会藏在哪个角落等着你去发掘。有时候会主动出现在你面前,有时候却又东躲西臧地让你陷入茫然的等待。

    蜀香味餐厅今晚又迎来了一位老熟客,一进来就直奔角落窗边的位子,依旧是他一个人,依旧是点名要吃某人炒的菜。

    秋霞过来为梵狄点餐的时候,那眼神可是复杂到了极点。痴迷于梵狄这副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却又十分不解梵狄为何又是要吃小颖炒的菜?对小颖的嫉妒又滋长了。

    不仅是秋霞,就连收银台的艳红也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心想那个丑八怪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shi运,怎么就能让这样一位美如天神帅到让人想尖叫的帅哥迷上她炒的菜?

    梵狄今天点的菜不是回锅肉了,换成水煮牛肉和宫保鸡丁。

    这些菜都是以前小颖做过给梵狄吃的,他喜欢吃,可就是从来没告诉过她。小颖还在梵氏公馆的时候,每次给梵狄做饭,他都是酷酷的不肯说到底菜好不好吃,也从不会夸小颖一句,但实际上他早就习惯了吃她做的饭菜,习惯了那些味道。

    梵狄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吃饭,为什么还要期待能吃到像小颖炒的味道。这是对往事的一种追忆吗?是在自欺欺人吗?他不想去追究,只是因为想吃,所以来了。

    小颖最近在厨房里的工作还是会以洗碗为主的,因为老板还没请到人来代替洗碗工的位置,小颖暂时还得辛苦一点。但有吴师傅悉心传授厨艺,小颖的日子过得充实些了,觉得辛苦也是值得的。

    小颖也不笨,今天梵狄又来吃饭,还指明要她炒菜,她就觉得不对劲了,警觉是不是自己炒的菜让梵狄想到了什么。

    这回难得小颖聪明了一下,所以她故意将宫保鸡丁和水煮牛肉的这两道做了一点变化,跟她以前的习惯做法有了差别,出来的味道当然就不一样了,并且还特意用了黄瓜来做水煮牛肉的打底菜,而梵狄最喜欢吃的是用青笋做水煮牛肉的打底。这一点,小颖知道,可她就是偏不这么做。她不能冒险,万一被梵狄看出破绽,她就不能在这里工作下去了。

    果然,梵狄今天有些失望,两道菜没有吃多少,饭也只扒了几口,兴致缺缺地买单了。

    秋霞见梵狄脸色不太好,她怀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问:“您……吃得还满意吗?这菜还合胃口吧?”

    梵狄淡漠的表情略一愣,不答反问:“做菜的人是你们这里的厨师吗?叫什么名字?”

    秋霞扁扁嘴,对梵狄问小颖的名字,秋霞十分不屑,心里无数遍地骂着“丑八怪”,但表面上还是挺客气地说:“炒菜那个人是洗碗工,叫木凡。”

    木凡?乍一听好像是男孩子的名字。这是小颖为自己的化名。

    梵狄没有再追问,买单给钱就走人,只是在秋霞找钱过来给他的时候,他又说了句:“今天这两道菜……不怎么样。”

    这种时候的,不怎么样就是等于在说不好吃。

    秋霞一听,心里笑得更欢腾了……哈哈,一定要告诉吴师傅,还有那个丑八怪木凡,哼,看她还有什么可得意的,客人不喜欢吃她做的菜了!

    梵狄走后,不到五分钟,餐厅里的员工就都知道了这件事,都在嘲笑小颖,都认为梵狄下次再来就不会指明要吃小颖炒的菜了。

    就连小颖自己也这么认为。而这正是她的目的。虽然心酸,可为了不让自己暴露,她只能这么做。

    但命运的纠缠又岂能如此轻易?谁都想不到,只隔了一天,梵狄又来了,并且,出人意料的是,他又指明要那位“木凡”为他炒菜。

    小颖郁闷了,吴师傅高兴了,秋霞等其他人却又更加嫉恨与好奇,究竟这是哪里搭错线了吗?那位帅得不像话的客人,改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

    梵狄刚点了菜,坐下来还不到十分钟,餐厅里进来了一个女人,直接走到了他所在的那一桌……是洛琪珊!

    “梵狄,我总算是找到你了,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我爸妈叫你今天来我家吃饭,在等着我们回去呢!”洛琪珊一双美目里含着几分不悦,她是打听到梵狄最近经常来这里吃饭,不然还真找不到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