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知道他快要结婚了
    一个普通的小餐厅突然出现了一对令人瞩目的年轻男女,犹如是天降两座宝石山一般发光发亮,一下子就吸引了大部分的视线,这架势有点像某明星光顾小店的情景。

    梵狄选的座位位置不错,靠窗,清静,但如今多了一个洛琪珊,还说要叫他去洛家吃饭,顿时就让梵狄的心情受到了影响,精美如画的面容岑冷淡漠。

    “洛琪珊,你应该明白,像吃饭这种事最好是提前几天告诉我的。”梵狄淡然的语气透着一丝疏离,换做别的女人只怕是当场就要羞愤而去了。这哪里像是未婚夫妻间的谈话,纯属公式化的口吻,亏得洛琪珊还受得了。

    洛琪珊对于梵狄这脾气算是比较熟悉的了,早有预料他会是这种态度,她也不生气,只是以一种不屈不挠的口气说:“梵狄,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邀请你一起吃饭,还有我爸妈在等着我们,你给个面子行不行?我们当初可是说好的,虽然结婚之后互不干涉,但至少有需要的时候就配合一下对方。你一个大老爷儿,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洛琪珊微微上挑的眼角噙着笑意,略显张扬与自信,还有一股火辣的味道,她不卑躬屈膝地祈求,她有自己的骄傲,她用自己与梵狄之间的协议来说服他,也算是够坦白的了。

    梵狄不置可否,夹着香烟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地吸上一口,慢悠悠地吐出灰白的烟雾,整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自在,透着蛊惑的慵懒,纵是洛琪珊这种见帅哥犹如过江之鲫那么多的女人,也不禁要为眼前这男人的绝世风采所着迷。无论从整体还是侧面正面任何角度,看梵狄都是那么赏心悦目,仿佛永远都看不够,而他眉宇间隐含着的一丝落寞孤清,更是像罂.粟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梵狄深不见底的黑眸里闪烁着缕缕暗芒,如X光线似的透视眼神落在洛琪珊脸上:“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要我去?真的只是你跟你父母在场吗?”

    洛琪珊心里咯噔一下,眉梢不经意动了动,这细微的动作正是说明,梵狄猜对了,确实,这顿饭是有点特殊的目的。

    洛琪珊眼中的讶异一闪而逝,干脆地说:“是,你说对了,这次的确不是普通的家宴,也不是在我家住所,是在大凯旋酒店,我三姨妈一家也在,是听说我快要结婚了,所以从国外专程赶回来的,想提前看看你。如果连一顿饭都请不到你的话,我们家会很没面子的。”

    这才是实话,却也是情有可原。亲戚之间有时候暗里会存在一些微妙的东西,若洛琪珊今天不能将梵狄请去吃饭,最没面子的不是她父母,而是她自己。

    梵狄能听出来,这个女人有一点焦急,比起平时的冷静理智,她好像多了几分紧张。看来,洛琪珊与她的三姨妈一家子,兴许还有些特别的内情,所以今天她才会追到这里来找他。

    梵狄确实很讲信义二字,他跟洛琪珊之前的协议,他记得很清楚,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虽然是还惦记着这儿的菜,但也只能下次再来了。

    “约的几点?”

    “7点。”

    “嗯,现在才六点二十,不急。”梵狄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还伸手去拆面前的餐具。

    洛琪珊不由得一愣,他不是答应去了吗,怎么难道还要先吃了再走?

    洛琪珊姣美如出水芙蓉一般的容颜,此刻有一丝尴尬,但很快也就释然……算了吧,他能答应,已经是给她面子了,既然他想要吃一点再过去,那她就陪着。

    “服务员,再拿一副碗筷。”洛琪珊一招手,看样子是要跟梵狄学了,先吃点垫肚子再走。

    正好,这时上菜了,是梵狄点的一道辣子鸡。

    香喷喷的味道令人垂涎欲滴,红艳艳的干辣椒看着就能刺激人的味蕾,令人感觉瞬间胃口大开,不由得食指大动。

    梵狄是吃的行家,所选择的餐厅也是非同凡响的,哪怕是一道人人皆知的菜式,这里的厨师也绝不会敷衍了事。这是梵狄在这里吃了几次之后得出的一个感受。

    洛琪珊其实也来这儿吃过好几次,她家就是开酒店的,餐饮方面当然也兼顾着,她是在那样的家庭里长大,对于吃,她更是比一般人更加挑剔并且了解得多。

    先观察再闻,然后再拿起筷子尝尝。洛琪珊脸上露出小小的惊喜:“嗯……不错,是川产的上等辣椒,川产的大红袍花椒,并且这鸡还是土鸡,内鲜肥美,入口酥脆,麻辣适中,咸淡也刚刚好……”

    一连串的评价,也是赞美,不仅是对厨师的肯定,同时也表现出了洛琪珊对美食的研究,不只是吃而已,还懂这菜究竟好在哪里。很多人在吃东西时就是知道好吃,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洛琪珊竟然吃一口就能尝出这道菜里的辣椒和花椒是出自四川原产的。

    梵狄当然也吃得出来了,但他略显讶然的是,洛琪珊居然也对吃的这么在行?

    能有人跟自己一样的喜欢吃,懂吃,这感觉很像是久违的老朋友坐在了一块儿。

    只不过洛琪珊没有看到梵狄脸上露出喜色,他淡淡的表情看不出情绪。实际上梵狄是在细细地品位着这道菜,表面上波澜不惊,可心里是有着惊喜的……惊喜的原因是这道菜实在做得很好,火候把握得相当到位,多一分嫌焦,少一分则可能不熟,而这做菜的人恰到好处的火候,将鸡肉最大限度的美味给保留了,混合着辣椒花椒等佐料在一块儿,鲜美得让人吞口水。

    这盘菜,当然也是梵狄特别指定要小颖炒的,但是,话由秋霞传进厨房去,最先不是到了小颖那里,而是到了吴师傅的耳朵。

    吴师傅只叫小颖做一道辣子鸡,可没说是客人指定要点的菜。不是吴师傅故意不说,他也是忙晕了头,一下子忘记了,而小颖遵从师傅的吩咐炒菜,她不会知道这是有客人特意点的。

    这么一来,她不知道梵狄就坐在外边,只专心忙活去了。而这道辣子鸡,梵狄吃到的是跟以前吃小颖做的有所不同。这道菜更加够味,火候更精准,更具有专业的水平……那是当然了,有吴师傅的教导,加上小颖自己本身在烹饪方面有基础,学起来事半功倍,进步是显而易见的。有师傅在旁亲自指导她,现场教学,她领悟的东西更多更快,这道菜即是满足客人的需求,更是吴师傅临时布置给小颖的作业,她完成得相当出色。

    以前在梵氏公馆,小颖也曾炒过辣子鸡给梵狄吃,但那时所用的佐料与现在有所不同,花椒不是川产大红袍,这出来的味道就有差别了。加上小颖那时对这道菜的技术掌握只能算一般,现在却是因吴师傅的现场指导而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所以能毫无悬念地征服梵狄和洛琪珊的胃。

    梵狄此刻正在品着美味,他心里已经不会再去纠结这菜到底味道像不像曾经小颖炒的。他只知道自己喜欢吃就行,对于那位炒菜的“口罩女”,他心底竟涌起一丝淡淡的感激……自从小颖走了之后,他就没有再吃到过这么合口味的家常菜了,他喜欢吃辣,尤其是喜欢吃川湘菜,意外的是除了小颖能让他的胃服服帖帖之外,这间小店的厨师也能做到。

    “口罩女”虽然人怪怪的,不过手艺还不错……梵狄这么想着,嘴角无意识地勾起一抹淡淡微笑的弧度,魅惑无边,将洛琪珊看得一呆。

    “梵狄,你在笑?”洛琪珊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好奇地问。她认识梵狄以来,就没有一次是见他发自内心的笑过,但现在,是她眼花吗?他刚才的笑容虽然很浅,却有种温润的味道,这是她从未见过的。

    她这么一说,梵狄脸上的线条瞬间就绷紧了,笑容消失不见,只剩下惯有的一片清冷。

    洛琪珊不再追问,识趣地转移了话题:“尝过你点的菜了,我们也该走了,只有二十五分钟的时间就到7点。”

    梵狄放下筷子,冲着服务员喊了一声:“买单,打包!”

    “打包?”洛琪珊禁不住嘴角抽了抽,她真的有点惊奇,梵狄吃饭还会打包?若不是亲眼看到,她不会相信。

    如梵狄那样的身份也会打包,洛琪珊对这个男人又有了另一种认识……自己眼光不错,他的优点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发掘。

    秋霞和另一个服务员都在忙着,听梵狄要买单打包,秋霞赶紧地跑到厨房门口喊:“林凡,7号桌的客人要打包!”

    林凡,就是小颖的化名。帮客人打包这种事,小颖做得多了,很熟练。当即也没多想,忙不迭地去拿餐盒了。

    当小颖拿着餐盒走到7号桌时,才知道这要打包的客人竟是梵狄!

    仓惶之中难掩眼底的惊慌,小颖暗暗叫苦,只得硬着头皮上了。默默地为梵狄将那一盘辣子鸡装进餐盒,可她的眼睛却不听使唤地瞄了瞄洛琪珊……好漂亮的女人!

    她在看洛琪珊,梵狄却在看她。

    梵狄是诧异,这“口罩女”是餐厅里做什么的?那天有人说她是洗碗工,可她又能炒得一手好吃的菜,现在又来负责打包,敢情是打杂的吧……一个打杂的也能炒出那么好吃的菜,真让人赞叹加感慨。

    梵狄的目光就像是两道闪电落在小颖身上,小颖感觉自己两脚都在抖,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可偏在她紧张万分时,洛琪珊又冒出一句……

    “梵狄,你这么喜欢吃这道辣子鸡,那要不要在我们婚宴上也加上这道菜?”洛琪珊是看梵狄要打包,猜想他定是十分喜欢的了,由此一说,也是她在乎梵狄的表现。

    梵狄微微一蹙眉,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啪——!”一声脆响,小颖手里的盘子摔在地上,碎了……

    清脆的响声惊醒了处于呆滞中的小颖,下一秒,她已经飞快地蹲下身子去捡碎片……这是一种慌乱到极致痛心到极致时所做出的反应,笨拙的反应结果就是划伤自己的手指。

    艳红过来了,脸色很难看,但碍于客人在,她没有开骂,只是将小颖从地上拽了起来,甩开……

    “真没用,打包都能把盘子打碎!”艳红低声咕噜着,手上却不停,将餐盒包起来放到袋子里,冲梵狄赔笑道:“您的菜,拿好……慢走啊,小心点别踩到地上的碎片。”

    梵狄没搭理艳红,他低头看着地上的碎片,其中一片上边还有鲜红的血迹……一定是刚才“口罩女”被伤到手了。“真是太不小心了,打碎了盘子就拿扫帚来嘛,何苦自己用手去捡。”梵狄心里在默念,一丝丝隐约的怜悯油然而生。或许因为每次来都是吃她炒的菜,所以对于她,他会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注。

    这一失神之间,洛琪珊已经将打包好的辣子鸡接过去,大胆地挽住了梵狄的胳膊,爽快地说:“走吧,我们得快些才不会迟到。”

    男俊女俏,就连背影都是那么赏心悦目。小颖躲在角落远远地看着,一点都感觉不到指尖的疼痛,她的注意力全都在梵狄身上,脑子里不断回响着的就是那个女人所说的话……

    梵狄,他要结婚了。他身边的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

    这两句话好比是两把巨型重锤,狠狠地敲打着小颖的心,将那原本就不曾愈合的伤口再一次敲得稀巴烂。

    泪水不知不觉模糊了双眼,滚烫着从眼眶滑落然后变得冰冷,死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可是巨大的悲伤却堆积在身体里找不到出口,无边无际的痛楚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席卷了她的理智。此时此刻,她才明白,无论经历多少非人的痛苦和折磨,她这颗心都无法停止对梵狄的爱!

    是爱,是爱呀!喜欢,只是一种容易消失的心情,但爱,却是融进骨子里的东西。对梵狄,小颖早就是爱到心坎儿上去了。

    尽管她苦苦隐藏,逼着自己要忘记,逼着去逃避,但残酷的现实就是这样,在她拼命想要跟过去说再见,拼命想要斩断情丝时,却听到了他快要结婚的消息,这是一颗炸弹,炸出来的,是她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她还爱着他,听到这消息,她痛得好像要死掉一样!

    就是这样的痛,让她清晰地认识到了,原来,她从不曾走出过心的泥沼,从开始爱上他那一刻起,她的心就不属于自己了。爱了收不回,这是多少善男信女的悲哀。

    只有那样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梵狄吧,活脱脱的女神,她拿什么去跟人家比?就她这副尊荣,梵狄见了会是什么表情?莫说是别人,就是她自己都不想照镜子,照一次就等于是一次对心的凌迟。

    小颖手指上的血滴到衣服上,地上,而她站在角落里呆若木鸡,好像魂儿随着梵狄而去了。

    肩膀上出现一只黝黑的大手,吴师傅慈祥的声音响在耳际:“傻丫头,怎么又把自己弄伤了。”

    一声心疼的叹息,将小颖的心神拉了回来,泪眼发红,想掩饰都来不及,全都被师傅看到了。

    “我……我……只是……疼……”小颖抬起自己受伤的手指,意思是想说因为伤口痛才会哭的。

    但这么蹩脚的话,怎瞒得过吴师傅。

    “去处理一下伤口。”吴师傅只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进去厨房了,他还忙着,走不开,没时间多耽搁。

    小颖略带歉意的目光看着师傅的背影,心里默默念着对不起……师傅,不是我故意要撒谎,是我有些事不能说……不能说。

    小颖知道师傅关心她,将她当女儿一样,可她和梵狄的事,是她最大的秘密,她不能轻易对人讲。

    梵狄和洛琪珊离开餐厅去酒店了,那里还有洛家人在等着。他不会知道有一个女人在他走了之后哭得多惨,不会知道他的婚事会成为小颖最伤心的事。那一地的碎片,像极了她破碎不堪的心。

    从普通小餐馆到五星级大酒店高档餐厅,这一转换,梵狄整个人的气势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改变。

    在小餐馆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顾客,低调,淡然。但是在洛家人面前,他需要恢复到平常的自己,因为,这时候他代表的是梵氏家族,而不仅仅是他自己。

    富丽堂皇的“大凯旋”酒店,一走进去就能感受到尊贵与品位何在,位于十二楼中餐厅更是显得华丽大气,环境幽雅,在这里用餐,确实不失为一种享受。

    包间里,坐着洛琪珊的父母和她的三姨妈和表妹,大家讨论的话题当然也是离不开洛琪珊与梵狄的婚事了。

    两人进来就听到了一阵欢声笑语,看样子气氛还不错,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洛父洛母是见过梵狄的,对他很满意。见他到来,立刻热情地招呼着,从他们的态度就能看出,对这女婿,他们已经当成是自己办个儿子了。

    这种场合,梵狄没有丝毫不自在,应付自如,优雅大方而又不失梵氏家族的风范。洛琪珊为梵狄介绍了她的三姨妈和表妹,当说到她表妹的名字时,梵狄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陆哲薇?

    洛琪珊的表妹叫陆哲薇?竟然是跟陆哲浩只相差一个字?不会这么巧吧?

    但,事实就是这么巧。洛琪珊的三姨妈就是陆哲浩的母亲。

    梵狄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放在桌子下边的一只手却紧紧地攥住了洛琪珊的手腕,捏得她几乎当场呼痛!

    洛琪珊忍着疼痛看向梵狄,在父母略显诧异的目光中,洛琪珊凑近了梵狄,依偎在他身上,佯装娇笑着跟他说悄悄话,实际上她已经痛得快忍不住了:“梵狄,我姨妈没其他意思,只是来想看看我们……你别激动,先放开我再说……”她说得很小声,只有梵狄才听得到,其他人还以为这两人在说着甜蜜的情话。

    梵狄漆黑的墨眸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线,放开了洛琪珊,随即恢复常态,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真能如此么?

    陆哲浩的直系亲属,他的母亲,妹妹,就坐在这桌上,一起吃饭喝酒聊天,他这个罪魁祸首虽然死了,可在梵狄心里,那是永远的结,无解的结。尽管他知道应该保持基本的礼仪,但天生骨子就有着桀骜的因子,他不会因为要顾及着洛家而勉强自己跟陆哲浩的母亲和妹妹一块儿吃完这顿饭。这是触到他的底线了……

    陆哲浩的母亲和妹妹对梵狄赞不绝口,大夸洛琪珊有眼光,羡慕洛家夫妻找了这个好的一个女婿,可这些都不能留住梵狄了。在开席之后二十分钟,梵狄的手机响了……当然,这是一个小伎俩而已,是山鹰打来的,梵狄就有了充分的理由离开,洛家人也不便强留,只能把不悦憋在心里。

    他是今天的主角,他一走,这气氛顿时冷清了下来,洛琪珊有种直觉,留不住他了,只能让他走,而剩下的饭局就由她来撑着。

    这顿饭,梵狄吃了二十分钟,已经算是他忍耐的极限了,他不能允许自己继续跟陆哲浩的家人一起有说有笑地吃吃喝喝,他会觉得太对不起小颖了。

    一路闷闷不乐地回到梵氏公馆,梵狄还带着那一包辣子鸡……这就当是今晚的宵夜了,正好他肚子还饿着。

    梵狄的卧室跟小豆子的房间相邻,他坐在窗前吃着辣子鸡,隔壁小豆子在做作业,两个房间的窗户望出去是同一片地方……黑漆漆一片,对面是一排树木。

    然而,谁都不知道,在那一排树木后边,藏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正一跳一跳地往这边张望……

    “真是的,得找块石头垫着才行,就差一点能看到弟弟了!”小颖紧张又期待,弯着腰四下找石头。

    小颖今晚终于做了一件想了很久的事……偷偷来看弟弟!【这章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