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被他抓到!
    ( )柔黄的灯光下,男人在吃着打包回来的辣子鸡,吃得津津有味的,旁边还有一瓶刚开不久的香槟。

    一个人吃着美食,一个人喝着酒,一个人欣赏窗外的月色,一个人听着音箱里放出来的小提琴音乐声,一个人对着空气……

    以往,小颖还在,这时候她会为梵狄准备一杯鲜榨的果汁。或是西瓜汁,菠萝汁,桃汁……总之,她是不会在宵夜时给梵狄喝酒的。平时的饮食她也很注意,尽量会让梵狄喝鲜榨果汁或豆浆,而不是给他酒。她像个啰嗦的管家婆,不管梵狄多么不耐烦,她都会锲而不舍地坚持。

    如果小颖在,一定会让梵狄将手中的烟灭了,会说吃东西时又抽烟又喝酒的,很影响对美食的味觉感受……

    她的一颦一笑,宛如是在昨天,却又那么遥不可及。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东西,梵狄以前习惯了小颖在身边唠叨,现在,她出事已经有好些日子了,他要回到最初清清静静的时候,又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坐在窗前,梵狄时而往往夜空,时而喝口酒,配着这鲜美的辣子鸡,他觉得比在洛家的“大凯旋”酒店里吃得舒服多了。

    小颖隐藏在对面的树木后边,她要看弟弟,当然也无可避免地会看到梵狄。

    小颖很奇怪,为什么梵狄这么早就回来了?他不是跟未婚妻在一起吗,怎么还会一个人回梵氏公馆,并且还在吃东西?难道他没吃饭就回来了?

    一连串的问号在小颖脑子里,她意外会见到梵狄,但见到了又是一阵难言的心痛。他快要结婚了,这事实,如一颗钢针扎在了小颖心上。

    脚下这块石头是小颖从旁边搬来的,有点小,她只够一只脚站在上边。扶着粗壮的树干,翘首望着前方的房子,那亮着灯的地方就是小豆子和梵狄所在。

    小豆子在做作业,他很用功,很自觉,根本不需要梵狄为他操心。他珍惜这得来不易的上学机会,他小小的心灵里对自己是有着严格要求的。但是,小豆子毕竟只是十岁的孩子,姐姐出事,离开了他,这件事对他来说是相当严重的打击,以至于在那之后,小豆子的功课就大不如前了。

    上课没办法集中精力,老师讲的很多东西他听不进去,总是会走神,总是处在一种悲伤低落的情绪里。这么一来,他的学业就跟以前是截然不同两回事。以前是能举一反三,现在却是事倍功半。

    他在认真做作业,可就是怎么都解不出这道题。皱着眉头,以手托腮,呆滞好半晌了,眼睛一直都盯着写字台上的相框,那里边放的是一张照片,是小豆子和小颖,梵狄,三人的合照。

    小颖远远望去能看到弟弟,她的心情此刻十分复杂,好想能立刻冲过去抱着弟弟,可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她的脚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法挪动。

    小颖紧紧咬着唇,强忍着哭声,可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滴,心里在哭喊:“弟弟对不起……原谅姐姐的自私……你现在过得好,姐姐就放心了……如果想起姐姐,你会伤心,那就……就不要想起姐姐吧……”

    秋寒露重,小颖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即使很冷,她都舍不得走开,想要多看一眼。

    只是想看小豆子吗?来之前,小颖确实是这么想的,因她以为梵狄不会在。可谁想到他居然回来那么早,见到了他,她如何还能做到无动于衷?

    梵狄和小豆子的卧室窗户是并排着的,小颖要看小豆子,怎么能不看到梵狄呢。

    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真是她逃不开的梦魇吗?他不会知道有个她,在黑暗里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不会知道她的心在滴血,痛到无法呼吸。

    梵狄的一盘辣子鸡吃完了,一瓶香槟也吃光,微醺的感觉让他整个人显得很放松,站起来伸伸懒腰,走进浴室去了。

    他要洗澡?

    小颖能看到浴室的灯亮了,但她是不可能看得到梵狄洗澡的。

    大约十分钟过来,梵狄围着一条浴巾出来了,这货也不知今天是怎么回事,窗户的窗帘忘记拉了吗?

    削薄的额发凌乱地散下来,还在滴水……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颈脖流过他结实的胸膛,精壮的腰身再淌进腰间的浴巾里……这是一幅令人浮想联翩的美男图,让女人为之尖叫的健美身材,配上他这张犹如油画般精美的容颜,强烈的视觉冲击,令人一时间无法移开视线。

    小颖发誓,她绝不是故意要看的,但这一看之下,只一秒的失神,她的身子就不受控制地歪了,脚下一偏,踩在石头上的那只脚滑下去了。

    小颖大惊,慌忙中抱住了树干,才让自己稳住没有摔倒,但这难免会发出一点声音,她赶紧蹲下,一动不动,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她已经看到梵狄在窗前张望了。

    “千万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不要发现……”小颖心里在碎碎念,很后悔自己刚才不小心,万一被梵氏公馆的人发现的话,抓住她,那可就完蛋了。

    小颖看到梵狄在窗前往了一会儿就转身了,看样子是没发现异常,她这才松了口气,轻拍着胸口,调整着自己狂乱的心跳。

    但是当她再抬头看去时,梵狄的房间灯已经关了,再也看不到里边的情况,并且他还拉上了窗帘。几秒之后,隔壁小豆子的房间里,梵狄出现了,穿着一件睡袍。

    “小豆子,还在做作业?”梵狄慵懒磁性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晚听起来格外迷人,就像是一杯陈年的佳酿。

    小豆子长得虎头虎脑的,闻言,这小家伙挠挠自己的头发,小声嘟哝:“有一道题还没做出来。”

    瞧小豆子一脸认真的表情,梵狄陶侃道:“什么题竟然把聪明的小豆子难住了?网上一搜不就出来吗,怎么会做不了?”

    小豆子扁扁嘴,白嫩的脸蛋上露出严肃的神情:“网上是能搜到答题的详细程式,但是那不是我脑子里,是别人的东西,我才不要。我要自己想出来怎么解。”

    咦,这小家伙,真看不出来还挺执拗?

    梵狄暗暗点头,眼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赞赏之色,走过去看了看小豆子的作业题。

    “我开玩笑的,你做作业确实应该自己去解题而不是靠去网上搜答案来蒙混过关,你小子很清醒嘛,不错不错。不过……这道题看上去不是很难,怎么你好像被困住了?”

    小豆子低下头,脸上难以掩饰的失落,低声嘀咕:“我上课没认真听老师讲,所以就……”

    “嗯?”梵狄倏然皱眉,俊脸有那么一丝沉,但只是稍纵即逝,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梵狄的大手抚摸着小豆子浅浅的头发,心里无声地叹息,眸光变得柔和起来,轻声说:“是不是太想念你姐姐了?”

    “嗯……”小豆子闷闷地发出声音,小手还忍不住将相框拿过来捧着,望着照片上那熟悉的面孔,他只觉得眼睛又在发酸了。

    梵狄怎忍心责怪小豆子上课没认真呢,才十岁大的孩子,失去了最爱的亲人,这种心情,该是怎样的悲痛,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愈合这伤口?

    梵狄的心情很沉重,对小豆子的疼爱不由得又加深了几分。

    “你姐姐,她本来就是个很乐观的人,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你开开心心地长大,如果你姐姐现在在天上正看着我们,那你觉得她会想看到你这么伤心的样子吗?你不是说过吗,你姐姐是天使,就算她离开这个世界,她也会去天堂的……”梵狄轻言细语一番话,像是亲人在抚慰着小豆子,让这孩子的眼睛里多了些波动。

    “阿凡哥,我知道了,我不会让姐姐失望的。”小豆子尚显稚嫩的脸蛋浮现出坚定的微笑,冲着梵狄重重地点头,然后又埋首于作业题中。

    梵狄知道小豆子是有所触动,看到他重拾信心,梵狄心里总算是好过一些。悄悄地退出去,关上房门,不打扰小豆子做作业了。

    这一幕,都被小颖看在眼里,只是由于隔着些距离,她听不到梵狄和小豆子的对话,只能靠着观望他们的表情和唇形来猜测。

    看到梵狄和小豆子相处得那么融洽,小颖倍感欣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已达到,她该走了。

    舍不得离开,视线像粘了胶水似的,远远望着小豆子在聚精会神写作业,小颖真想自己能一直都这样看着弟弟……

    她太投入了,浑然没发觉梵狄房间的灯还是没亮,按理说,他从小豆子房间出来之后就是回自己卧室了,但似乎并非如此。

    小颖已经重新站在了石头上,依依不舍地看着前方亮灯处,强忍着恸哭,擦干眼泪,默默念着:“弟弟再见……姐姐改天再来看你。”

    就在小颖的那只脚刚刚落地时,蓦地,周围的空气里出现了诡异的波动,随之,一条黑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身后,一缕阴森冷冽的声音说:“敢偷窥梵氏公馆,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