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摘下你的口罩!
    一瞬间,小颖有种惊魂出窍的感觉,脑子里只有两个大字——完蛋!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梵狄!

    小颖浑身僵硬,站着一动都不敢动,肩膀上的那只男人的大手就跟烙铁一样滚烫,可她分明是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更加寒冷了,只因梵狄的气场太过凛冽,让人仿佛置身在严冬一般。

    这里的光线阴暗,梵狄没能立刻看清楚眼前这人是谁,但在他绕到她正面跟前时,模糊中见到一张白白的脸……不是因为肤色,而是因为戴了口罩。

    “原来是你?”梵狄岑冷的语气里透着一丝诧异,他想不到竟会是蜀香味餐厅的那个“口罩女”,还以为是什么人在这儿鬼鬼祟祟的,他才悄悄出来准备抓人看个究竟。梵狄的警惕性是超常的,在他坐在窗户前吃辣子鸡的时候就已经观察着对面,只是直到小颖踩着的石头滑了一下,梵狄才确定对面有人。

    其实让梵狄认出小颖的并非是这口罩,而是她身上的一股淡淡的油烟味。她是下班之后就过来的,还没来得及洗澡,所以身上的油烟味还在,成了梵狄认出她的标志了,他记得这味道。

    小颖心里哀嚎,这下跑不掉了,怎么办?梵狄的手抓得她肩膀很痛,仿佛铁爪,她的惊慌,在黑夜的掩盖下,在口罩的遮挡下,还不至于太明显地暴露在他眼前,可她怎么都止不住身体的颤抖……

    “又不说话?你以为这次不说话就能完事?当我梵狄是什么,当梵氏公馆是什么?有胆子来偷窥,没胆子说话?”梵狄一直抓着小颖的肩头,不让她动弹半分,此时此刻,他心里闪过无数道念头,猜测这个女人是来做什么的。他身为梵氏家族的掌舵人,必须有极高的警惕,有超乎常人的冷酷的心。如果这个口罩女敢不老实,他绝不会手软。凡是有可能对梵氏公馆产生威胁的人和事,都会被他清理掉。

    小颖死死咬着唇,惊恐的眸子瞪着梵狄,一颗心怦怦乱跳,紧张到了极点。但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话的,怕被他听出声音。

    她的沉默,让一向冷静的梵狄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丝怒火,他的情绪居然被一个戴口罩的女人影响了,该说她厉害还是什么?

    “呵……嘴够硬的。不过……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你吗?今天你说出为什么来这里,来做什么,你就别想从我手里逃出去。”梵狄冷酷无情的声音,比这寒风还要冷,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仿佛是死神降临,阴森恐怖之中又充满了无可抗拒的威压。

    梵狄表面上平静淡定,可心里却是有着微微的波澜……若这女人是有所企图,她现在的反应也未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能在他的威压之下还不肯开口出声的,她这份意志,够得上让他刮目相看了。

    小颖不是不害怕,而是她不敢开口,她早就心惊胆战,可她必要要想办法为自己脱身。在梵狄面前全身而退,这听起来就跟天方夜谭一样,可能吗?

    梵狄蓦地上前一步,小颖惊得后退,但肩膀上的手始终没有半点松动,她的背靠在了树干上没有退路了,他却紧逼着凑近了她,这张令她魂牵梦萦的俊脸近在咫尺!

    一霎间,小颖只觉得心跳都停止了,血液凝固,呼吸都几乎窒息……不,这不是真的吧,他居然……居然靠这么近,他要干什么!

    小颖心里狂喊,惊得魂飞魄散,借着一点微微的亮光,梵狄很满意看到她此刻眼中的恐慌,至少说明她不是真的那么镇定,她也在害怕。

    她像是掉进猎人坑里的小动物,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他既然已掌控,就不用急着逼供……况且,逼供的方法很多种,梵狄想到了最适合她的一种。

    梵狄邪魅的唇角弯出一丝冷冽的弧度,妖异的黑眸里幽光连闪:“我很好奇,为什么每次看到你都戴着口罩呢?大晚上的也戴,不觉得闷?”

    他灼热的呼吸带着些许酒香,喷薄在她脸上,靠得这么近,这双深邃的眼,如大海一样汹涌着可怕的漩涡,仿佛只要你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进去就会永远*!

    小颖急了,脑子嗡嗡作响,撞墙的心都有了,周围的空气里全是他呼吸里的热浪,她四肢发软,脑子成了一片浆糊,无法清醒地思考,只能下意识地摇头。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戴着口罩不觉得闷?”梵狄眼底含着一点戏谑,但更多的是冷酷。下一秒,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小颖面前晃了一下,冷若冰霜地说:“你不闷,可我觉得你戴着会很不舒服,不如就摘了!”

    话音一落,梵狄的手已经冲着小颖的口罩抓来!靠得太近了,小颖根本无法躲开,口罩被梵狄扯了下来!

    “啊——!”一声饱含惊恐的高亢得变调的尖叫声终于冲口而出,在极度的危机之下,小颖身体力里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能,这一秒,她奇迹般地挣脱了梵狄的禁锢,不顾一切奋力推开他,没命似地冲向马路!

    “小心!”梵狄一声低吼,眼看着她就只差那么一丝丝就被那辆车撞到了,这一霎那,梵狄的心竟然莫名的慌张,在车急刹下来的瞬间,他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如雷的声音。

    “找死啊!”司机咒骂,冲着马路边瘦小的身影。

    小颖在这么惊险的情况下穿过马路,自己都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这辆车再慢半秒刹车,只怕她已经……

    就是这短短两秒的耽搁,小颖拔腿飞奔,梵狄冲过马路时,小颖已不见了踪影。如果不是因为有那辆车的出现,梵狄不可能追不上小颖的。正应了那句话“马有失蹄”。

    梵狄咬牙切齿地望着小颖消失的方向,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心里那个火大啊,口罩女竟然从他手里逃了?这对梵狄来说简直是种耻辱。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次这么大意,抓到的人从眼皮子地下跑掉,好比是煮熟的鸭子飞了,太有损梵老大的光辉形象了。

    由于梵狄在扯掉小颖口罩时她跑得太快了,加上这边光线暗,梵狄一时也没看到她的整个脸长什么样。虽然听到她尖叫了,但那都已经是被吓到破嘶的声音,跟小颖原本的声音有太大的不同,就算是小豆子在场都不会听出是她。

    梵狄这回就等是完败嘛……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问出来,人还跑了!梵狄的郁闷加愤怒,混合成一股想要将口罩女捏碎的冲动。

    但是,如果现在就去将口罩女找出来收拾一顿,那也未免太无趣了……是的,他决定要跟她玩玩这场猫抓老鼠的游戏。说白了就是这货不服气,刚才失手被小颖溜掉,成功挑起了他的怒气,他不会轻易绕过她,慢慢地收拾她,抓在手中,这才能解气……

    “老大……老大……我来啦!”山鹰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还有点喘,眼巴巴地望着梵狄:“老大,您有什么发现吗?”

    山鹰也是随口这么一问,可他不知道梵老大此刻在气头上,那么丢脸的事,他怎么会承认。

    “没事了,是我看花了眼,这边没人……回公馆去吧!”梵狄说话的声音都是从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可见气得不轻。

    山鹰觉得老大的口气有异,正想再说点什么,忽地像发现稀奇事一样叫起来……

    “老大快看,那边树下有块白白的东西!”山鹰这竹竿似的身子跑得还挺快,飞奔过去捡起刚才小颖掉落的口罩,拿过来在梵狄面前一晃一晃的显摆。

    “老大,您刚才难道没发现这个?估计是真有人在藏着偷窥,不小心的掉的……”山鹰还在唠叨,没发觉梵狄的脸更黑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英明神武的梵老大好意思承认自己抓到人了但是被对方跑掉啦?

    梵狄眼一瞪,飞起一脚踹在山鹰pp上:“谁跟你说这口罩一定就是因为有人偷窥丢下的?亏我平时那么教导你,连点逻辑思维都这么差,还不快扔掉,拿着干什么,这么脏的东西你还要带回公馆去?”

    “哎哟……”山鹰嚎了一声,将口罩顺手仍在了垃圾桶,赶紧地跟着梵狄身后去了,讪讪地赔笑:“老大您说的是,我又犯二了,真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咳咳……你知道就好。”梵狄面不改色,昂首挺胸地走进公馆去了。

    只是,在他进去之后就立刻吩咐手下要加强对这周围附近的监控,这就让山鹰纳闷儿了……老大不是说没发现异常情况吗?难道老大有啥情况没说的?照理说不会啊,老大那么威武,如果真有人偷窥,不可能老大出马还抓不到的……

    看来,梵狄在这些兄弟心目中的形象还是十分高大,只不过他遇到了小颖,兴许,这世上有种说法叫克星,又叫“一物降一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