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梵狄的游戏
    ( )带着一颗惶惶不安惊魂未定的心,小颖回到了住处,直接冲进了浴室……或许洗个澡能让心情平复一些。

    小颖已经在吴师傅的帮助下,在餐厅附近租了一间便宜的屋子住,里边除了一张单人chuang就是只有热水器,其他东西都没有,加上房子十分老旧,窄小,所以租金只有六百块,小颖勉强能承受……是吴师傅先为她垫付的房租,其实没有想过要小颖还钱,但依小颖的性格,她领到工资之后肯定会想先还钱给师傅。

    有了一个安身之所,并且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空间,即使再怎么简陋都还是好过在餐厅里睡餐桌的日子。

    水泥地,白色泛黄的墙,顶上一盏不算太亮的灯,小小的单人chuang加上一间小得只能容下一个人的浴室,这就是小颖现在的家。居住条件很差,甚至连她以前在乡下小镇住的地方都不如。若是跟梵氏公馆相比,那更是天渊之别。可是对于现阶段的小颖来说,能有一个这样简陋的地方能栖身就算是很好了。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在响,墙上挂着一面圆镜,清晰地映照出小颖的身体,那些深深浅浅的疤痕,是她最刻骨铭心的痛。

    除了脸上和额头,小颖身上也还有些疤痕存在,只是擦普通的药没有效果的,只能以后做疤痕消除手术才行。每一次见到身上的疤痕,都是对小颖心灵的一种凌迟,她的身体,肌肤,原本是如美玉般光滑无暇,可如今都被这些疤痕破坏了……

    氤氲的水汽里,小颖站在莲蓬头下,仰着脑袋任由温水从头冲到脚,只有这片刻,她的心才可以短暂地放松,但是很快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梵狄的身影,还有他今晚所说的话。他竟然摘掉她的口罩,那惊险的一刻,小颖真的以为自己暴露了,无所遁形了,可是幸好借着夜色的掩护,幸好她当时潜力爆发一下,才能侥幸从梵狄手里逃了。但以后呢?梵狄知道在公馆外边偷窥的人是她,他会怎么收拾她?会不会直接去餐厅把她抓了?

    真是冤家路窄,不想与梵狄纠缠不清却偏偏要被他给抓到,现在她该如何是好?

    小颖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甚至想过连夜离开这里,但这么做,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吴师傅。她如果真的偷偷跑掉,吴师傅一定会很失望,生气,而她也再难有机会跟吴师傅学习厨艺了。那是一条通往光明的大路,因为遇到了吴师傅这位恩师,所以小颖找到了路的方向,可假如现在放弃,不但对不起吴师傅,还对不起她自己。吃了那么多的苦,艰难地挣扎到现在,眼看着人生有了新希望,怎么能半途而废?

    可是如果不走,就无法避免与梵狄正面相对了,他会怎么收拾一个去公馆外偷窥的人呢?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而最坏的可能就是被他认出来……

    几番矛盾挣扎,几番思想斗争之后,小颖终于还是决定继续留在这里,留在餐厅跟吴师傅当徒弟学手艺。如果最后真不幸被梵狄认出来,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学习厨艺,那是她唯一的一技之长,可以让她在将来烹饪界立足的根本。

    从浴室出来,小颖头发还没干,这点时间她也要利用起来。拿出几个白萝卜练习切菜,一边练一边仔细地回想着今天吴师傅所教的东西,要领在哪里,重点是什么……

    小颖的记性很好,她不需要写在本子上也可以记得很清楚。而吴师傅也不会叫她特意用笔写下来。吴师傅说,真正的厨艺的精华和师傅的绝活儿,都不是记在本子上传下来的,而是师傅对徒弟面对面的传授,口述相传,铭记在心。

    现阶段吴师傅还没有交给小颖太复杂的东西,现在重点是巩固小颖的烹饪基础,一些最基本的手艺,吴师傅叫小颖要加强练习,比如每天除了在餐厅里练习切菜,另外还要切多少萝卜丝,切的长短粗细都是有严格要求的,等等……这是基础中的基础,别看是简单的手艺,但如果练到极致,将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颖是个很踏实的人,师傅叫她练习什么,她就照做。有时候练到手发软发抖才会稍做休息。她的勤奋刻苦,或许只有吴师傅一人知晓而已。每一个在坚持自己梦想道路上前进的人,都必定要经过一个孤独而又艰苦的时期。没有赞美声,没有人倾吐心事,所有的苦闷都只能自己憋着,每天每天重复做着简单枯燥的事情。这不仅是在锻炼技艺,也是在锻炼你的心。

    只有比别人吃的苦更多,更勤奋更努力不懈,将来的某一天,才可能站得更高更远。

    小颖深受吴师傅的鼓励,每天晚上下班之后练习切菜,她累到两手抽筋时,坚持不下去时,她就会想到师傅当年也只是厨房里的打杂的,历经千辛万苦才铸就了一个烹饪界的高级技师。师傅可以做到的事情,她为什么不可以去向往去憧憬?即使最后不能达到像师傅那样的高度,最起码她将来在高档餐厅任职当厨师没问题的……

    在逆境中*的人只能博得别人些许同情和怜悯,而在黑暗沼泽里苦苦挣扎着前行,永不服输永不放弃追寻光明的人,才最让人感动和钦佩。小颖,这个从乡下小镇出来的女孩子,正在一步一步被锤炼成钢。

    这*,注定难眠。不只是小颖,就连梵狄也受了影响,躺在chuang上久久没能入睡……口罩女是什么企图,为什么要偷窥公馆?她那张口罩之下的脸到底是长什么样?真的毁容了吗,所以才需要戴口罩?

    梵狄没发觉自己已经被口罩女的出现影响了情绪,想起她溜掉,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脑子里在想着下一次去蜀香味时,要怎么修理这个女人。猫和老鼠的游戏里,他当然是要当猫去抓老鼠了。这也难怪梵狄,他在小颖走之后的生活变得太单调太无聊了,好像再也没有什么人和事能引起他的关注和兴趣,当然除了水菡和小柠檬的近况。

    所以现在出现一个口罩女,整个人怪怪的,在梵狄最不经意的时候闯进他的视线,最要紧的是在公馆外边偷窥而被梵狄发现之后溜掉,梵狄想不注意她都不行……

    脑子里思绪乱飞,手机震动了几下之后梵狄才接起,是洛琪珊。

    洛琪珊向梵狄解释今晚的晚餐上关于她三姨妈和表妹在场的事。这回她的态度很诚恳,也没有丝毫千金小姐的傲慢,给人的感觉很真诚。梵狄接受她的解释,但两人说话间的语气相敬如宾,没有未婚夫妻间的甜蜜与温馨。对于这点,洛琪珊也很无奈,她其实很想直接来梵氏公馆,但又想到梵狄这人的脾气,她贸然前来,只怕会让他反感的。他没有因今晚的事而怪罪她,这已经是她的惊喜了。

    梵狄不怪洛琪珊将他拖去吃饭,她有她的理由,而他对陆哲浩的母亲和妹妹抱有的态度是不会因洛琪珊的理由而改变的。

    但是,梵狄始终是梵狄,他憎恨的谁,从来都是不需隐藏的。

    在通话即将结束时,梵狄淡淡地说:“洛琪珊,婚宴上,我不希望看到你三姨妈一家人。至于原因,你应该知道的,我就不用再重复了。这件事,你能办到吗?”

    电话那头,洛琪珊倒抽一口凉气,倏地攥紧了掌心,银牙紧咬,在短暂的犹豫之后,终于嗯了一声,算是对梵狄的回答。

    “很好,女人做事果决,有继承人的风范,很好。”梵狄难得地夸了洛琪珊,其实这话并不夸张。洛琪珊能决定在婚宴上不邀请三姨妈一家,这该需要多大的魄力和勇气啊。

    洛琪珊爽快地笑着:“梵狄,你是在赞美你未来老婆吗?这可是你第一次夸我,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以后,我们多相处,你会发现我更多的优点。”

    “……”梵狄心里暗想,这女人还真是够直白的,不过,听到“老婆”二字从她嘴里说出来,他还是感觉有点别扭。

    第二天。

    小颖照常去上班,依旧是戴了口罩,穿着土气的衣服,用刘海遮住额前的疤痕。一切都跟平常一样的,没有任何异动,从上午中午直到晚上,小颖在忐忑不安中渡过了一天,她不禁在想,或许是自己多虑了,梵狄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一整天了都没动静,是他不打算追究她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可到了快八点时,小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没错,是小颖的电话。

    艳红接的,将电话交给小颖时,艳红那眼神显得很鄙夷和不解。居然有人打电话给小颖,并且是个男人,年轻男人,声音还好听到爆!

    小颖怀着满腹狐疑接过电话,只听得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慵懒邪魅:“给我打包一份回锅肉和糖醋排骨,还有手撕包菜,全都要你亲自炒的,送到梵氏公馆来,必须由你亲自送,否则不会买单。地址嘛,你昨晚来过,我就不重复了……如果一小时之内不送来,蜀香味餐厅明天一定会关门大吉。”

    “……”小颖惊愕,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这么“可恶”又霸道的男人,除了梵狄还能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