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是无赖吗?
    “太可恶了!太可恶了!”小颖愤愤地咬牙,口罩下嘟起的小嘴抿得紧紧的,心里在腹诽,哀嚎……梵狄一定是故意的!

    竟然威胁她?不送去就等着看店铺关门?他要干什么?是何居心?说来说去都是为昨晚的事想要收拾她吗?犯得着使出这么阴狠的招数啊?

    小颖气愤地挂了电话,告诉老板有客人叫了外卖。 这小店也会送外卖的,只要地方不是太远就送,当然是要在一定的价格范围。可是梵氏公馆距离餐厅有点远,不然梵狄也不会说一小时内送到了。

    小颖先前在电话里很想说不送,可又不敢让梵狄听出声音,只能沉默。现在,她还不敢告诉老板说这次外卖送去的地方比较远,那样的话,老板肯定就说不送了,这么一来,梵狄要是一不高兴跑来餐厅找她麻烦,那后果……

    小颖来店里的这段时间也曾送过外卖,为此,她还学会骑电瓶车。但今天这差事却是让她惶惶不安,摆明了送去就没好果子吃,可她能不送吗?梵狄是什么人,掌管整个c市的地下网络,是梵氏家族的掌舵人啊,她一个小小的餐厅员工,敢不去吗?

    他完全有能力让蜀香味餐厅立刻关门大吉,这一点,毋庸置疑。

    小颖咬牙切齿地在厨房里炒菜,怎么都有种即将上战场的感觉。没错,就是战场。这场拉锯战悄悄开始了,她不是故意的,她要早知道昨晚去梵氏公馆看弟弟会招来梵狄的注意,她一定不会选在那时候。

    很快,菜炒好了,小颖还负责包好,最后还要负责送……万般无奈,拎着塑料袋往外走,吴师傅在身后叫住了她。

    “林凡……你都累了一天了,叫别人去送吧!”吴师傅心疼这徒弟,整个餐厅的员工里,小颖是最累的一个,每天除了上班还要跟他学厨艺,他见着这孩子那么辛苦,于心不忍。

    小颖停下脚步,回头冲师傅摇摇头,故作轻松地说:“我没事,师傅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啦。那个地方我以前去过,认识路,我去送,比较方便些。”

    小颖嘴上说得若无其事,但心里是在暗暗叫苦……她想不送都不行,如果梵狄动真格的,这餐厅都要不保了。不管怎样,她都只能硬着头皮上,先将这一关应付过去再说,之后的事情她暂时也想不到那么多了。

    “那好,你开车慢点,路上小心。”吴师傅又在叮嘱了几句才回厨房去了。

    小颖骑上了电瓶车,带着梵狄要的菜赶往梵氏公馆。路上有些堵,但好在电瓶车小巧灵活,穿街过巷很方便,小颖才能顺利地前往。可是由于时间太紧,加上路程确实有点远,当小颖到了梵氏公馆门口时,跟梵狄去电话订餐的时间超过了两分钟。

    公馆门口,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正悠哉悠哉地站在那抽烟,绝美无双的俊脸上,唇角勾着浅浅魅惑的笑意,深不见底的眼里含着一抹等待猎物的兴致。

    小颖看到梵狄了,车速不由得慢下来,见他一副悠闲自在的表情,这是在等她自投罗网吗?

    小颖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慢吞吞地到了梵狄面前,将手中的塑料袋往他那一送……

    别以为她这是要说话,她早准备好了一张价格单,上边写着这外卖是多少钱。

    梵狄眉梢微微一动,心想这口罩女还真是奇怪,明明不是哑巴,偏偏不说话。

    “嗯,一共是52块钱?”梵狄念叨了一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却没有立刻给小颖,而是拿在手里晃悠晃悠。

    “是52块钱没错,不过,你迟到了两分钟,我说过,不能超过一个小时,如果超过的话,我就不要了。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男人扬起的嘴角邪气的笑,此刻在小颖眼里看来就是欠揍的表情。

    “无赖!你这分明就是耍赖!”小颖心里在狂喊,可嘴上没发出声音,硬是憋住了。只不过,口罩下的脸已经气得通红,晶亮的眼睛瞪得很大,怒视着梵狄。

    这就是在故意刁难她,为昨晚的事故意找茬呢!

    小颖不说话,但这双眼睛里透出来的愤慨却深深地触动了梵狄。

    “哎呀,你好像很生气?难道我说得不错吗?做生意要讲诚信,你超过了时间,那是你的问题,怎么反而你还生气?应该生气的是我吧?”梵狄慵懒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隐约的戏谑,表情哪有半点像是生气的样子,只像是一个无聊的公子哥儿在调.戏一个纯纯的姑娘。

    身后,公馆大门口,山鹰和几个手下都在看着这一幕,隔着大约五米的距离,几个大男人小声地窃窃私语……

    “我没看错吧,老大这是在故意刁难一个送外卖的?”

    “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老大怎么这么无聊啊,这不是老大的作风……”

    山鹰一脸愁容地叹息:“哎,你们都没看出来吗,老大最近有点那个……反常,可能是因为快要结婚了,各种烦恼,所以才会表现出异常的行为,不然,要换做以前的话,老大怎么可能跟一个小餐厅的员工有接触?哎,咱们老大真是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

    不远处,梵狄正等着看小颖的反应,他竟然有点好奇,口罩女会怎么处理眼下的情况?

    小颖的刘海遮住眼睛,还戴着口罩,只露出两只大眼睛,但是这愤怒的眼神却是让梵狄暗暗诧异,莫名地又闪过一个念头——不知口罩下的脸有怎样的表情呢?一定是恨得牙痒痒了吧?

    小颖呆滞了好一会儿,忽地伸出手将梵狄手里拿着的百元大钞抓了过去……这就是她的行动。他不给钱,她就自己拿!

    梵狄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她还真敢?敢从他手里抓钱?看不出来口罩女的胆子还挺大!

    “你……”梵狄错愕地看着她,这下轮到他呆住了,显然,小颖的做法让梵狄那想要整蛊她的念头又落空了。原本他以为她会开口说话,会请求他收下这份外卖,可小颖做事向来就是这么出乎梵狄的意料,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她都能准确无误地让梵狄感到挫败。

    小颖手里拿着48块钱,愤愤地盯着梵狄,然后塞进了塑料口袋,再然后,只见她小跑着到了梵氏公馆大门口,将口袋往门上一挂,再把袋子系好……

    就这样,小颖拍拍手,转身又回到电瓶车旁边,还不忘向梵狄投去一个愤懑的眼神,像是在说:“可恶的男人,你不付钱就是无赖!就算是无赖,我也有办法对付你!哼!”

    面对刁难,有时其实可以很简单地应对。是的,就是这么简单,将他手中的钱抓过去,再找钱,再把菜硬塞给梵氏公馆,完事,交差了。

    山鹰和几个手下全都目瞪口呆,一个个不禁面面相觑,同时还憋着一股爆笑的冲动……英明神武的老大,居然被一个不起眼的戴口罩的女人给收拾了?并且还这么轻松自在毫不费力?

    噢不……老大您这是在娱乐大众吗?还不快点反收拾回来!

    梵狄站在原地不动,俊脸黑得像碳,看着小颖骑上电瓶车,梵狄心里窝火啊,这女人哪来的?吃了雷的胆子吗!岂有此理,昨晚失了一局,今天还要再丢一次脸?

    就在小颖企图离开时,男人强健有力的大手搭在了电瓶车的“龙头”上……

    “嗯?”小颖鼻子里发出闷闷的声音,惊慌的眼神看着他。若说她一点都不害怕,那肯定是骗人的,但她在强撑着,不让自己显得那么软弱无能。

    “谁给你的胆子,在我没允许之前你就走?”梵狄岑冷的声音里含着威压,刚才的邪笑消失不见,只剩一片冰寒。

    口罩女太无视他了,太放肆了,简直没把他梵狄放在眼里嘛!他说不要这份外卖了她还敢硬塞,这不是让他在兄弟们面前更没了威仪?

    小颖瘦弱的身子颤了颤,勇敢地迎上他的目光,大有一种“我要跟你死磕到底”的架势。兔子也有被逼急的时候,小颖是被梵狄的步步紧逼反而激起了她心底那种要抗争的念头。

    “你不是装神秘吗,你不是偷窥了还嘴硬不肯说话吗,可你别得意太久,最迟今晚在我睡觉前,我就能查到你的底细。不过我要警告你,如果你背后有人想对梵氏公馆不利,你将会是一颗悲惨的棋子。”梵狄冷冽的眼神如冰刃直刺在小颖心上,他很满意看到她此刻眼中那压抑的惊恐流露出来。

    梵狄还是很警惕的,小颖昨晚偷窥那么久,他不能不防,如果连这点警觉都没有,他恐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小颖这下是真的慌了,他说的是真的吗?他派人调查她的来历了?他会查到什么?

    小颖饱含惊慌与愤怒的眼神与梵狄冷冰冰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凝固了……猫与老鼠的游戏,梵狄怎么会是输的那一个呢,跟他相比,小颖的力量太渺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