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查到了什么
    ( )一个俊美得不像话的男人跟一个戴着口罩瘦弱的女孩儿站在门口较劲,这场面怎么看上去都是有些令人感到怪异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很难将两人联系在一块儿。看梵狄此刻这带着得意与冷傲的神情,再看看小颖那愤懑又隐藏着惊慌的眼神,似乎是很明显的猫抓老鼠了,只不过,是否真的抓到,还有待观察……

    最终,小颖一言不发地走了,骑车骑得很快,跟逃离瘟神似的跑了。

    梵狄一转身走到公馆门口,山鹰手里拿着装有外卖的塑料袋,讪讪地说:“嘿嘿……老大,您的晚餐。”

    梵狄冷着脸接过,一手揣在裤袋里很悠闲地往前走,没走几步却停下来说了一句:“你们……想笑就尽管笑,憋着不怕内伤吗?”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

    几个大男人同时都在咳嗽,赶紧地说:“不不不……老大,我们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对,没看见没看见……”

    “……”

    梵狄头也不回都走进去了,提着外卖……他今晚确实还没吃晚餐呢!

    菜还是温热的,一打开来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令人食欲大动。真正懂吃的人,从食物的香味就能闻出这道菜是用什么油做的。这也是梵狄喜欢到蜀香味餐厅去吃东西的原因之一……那里炒菜用的油不是地沟油也不是回油。

    梵狄曾经有过去外边小餐厅吃饭之后拉肚子的经历,那时的他还不是很懂分辨菜是用什么油炒的,吃过几次亏,深有忌惮,所以对于菜很敏感了,现在只要是地沟油或者是回油炒出来的菜,梵狄一闻到就会感觉腻,略有恶心感,而蜀香味的菜就不会。。

    味道一如预期中那么好,没让他失望。一个人坐客厅里,看着那占据了半面墙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一档节目,是真人秀,明星夫妻档在秀恩爱秀厨艺,而那个除了节目主持人之外的特邀美食家,竟然是……这女人好眼熟?

    是洛琪珊的三姨妈——梁玉?

    梵狄漆黑的瞳孔猛地一缩……怎么又是这个女人,居然还上电视了?

    对了,梁玉曾经在烹饪班教课,当时小颖就是在梁玉的班上。而梁玉就是陆哲浩的妈,在陆哲浩死后,梁玉去了国外一段时间散心,最近才回到了c市,想不到一回来就上电视节目了,并且看上去精神很好,状态颇佳,一点都不像是饱受丧子之痛的人。看她跟节目中的明星嘉宾互动得挺好,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而她儿子死了才不到三个月,她就能恢复得如此神速?

    这些疑问都是梵狄在一瞬间想到的,忽然在脑子里冒出的东西。原本他想转台,不想见到这个女人在电视里,可是手拿着遥控器,他却没有按动,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屏幕中的梁玉,若有所思。

    节目中的明星嘉宾是一对中年夫妇,时不时也提到自己的儿子,虽然没到场参加节目,但会播放他们在家里拍的小短片,片中能看到两人的儿子十分活泼开朗……鉴于这些种种,对于丧子不久的梁玉来说,她难道不会也想起自己死去的儿子?不会感到心痛吗?可是看她的表情却是毫无异常,发自真心的笑容一直没断过,看上去开心得很。

    这只能说明梁玉这女人太强悍了吗?心理承受能力超强,在丧子之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能若无其事地上电视节目,或许,她也是很努力装出来的,其实背地里也很伤心,只是节目上看不出来而已……梵狄只能这么想了,否则如何解释他看到的梁玉?比起那天在酒店餐厅里见到时还要显得乐观开朗,不是装的难道还能是真的?陆哲浩可是她儿子啊!

    不过嘛……说到这个,梵狄脑海里又幻化出陆哲浩与梁玉的脸,似乎梁玉真的很年轻,要有陆哲浩那么大的儿子,算起来梁玉得十八岁就生下陆哲浩了。

    梵狄揉揉发疼的太阳穴,暗嘲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敏感得有点神经质了。

    即刻换台,屏幕上没了梁玉的身影,梵狄顿时感觉神清气爽,阴霾散去,继续吃着可口的饭菜,聚精会神地看球赛了。

    梵狄可不知道,他的举动,让公馆里的厨师们感到有点挫败……一个西厨,一个中餐大厨,可梵老大最近时常跑去一间叫蜀香味的餐厅吃饭,今天还叫了外卖,这让人家两位大厨情何以堪呢,当然对自己的手艺不禁要开始怀疑了,难道是退步了还是梵老大厌倦了?

    可怜人家两位厨师还凑在一块儿琢磨着该弄些什么新花样给梵老大吃,才能让老大有胃口呢?

    饭菜可口,很快就吃下肚了,不知不觉球赛也接近尾声,就在梵狄激动的一声喝彩之时,门口传来了山鹰的声音……

    “老大,张岭回来了。”山鹰听上去很严肃。

    梵狄蓦地回头,冲着门口说了声:“进来。”

    一个叫张岭的手下,个子矮小,有点胖,但人显得很机灵,其貌不扬的,却是除了山鹰之外又一个可以得到梵狄信任的家伙。

    梵狄关了电视,悠闲地点上一支烟,手里还拿着半杯没喝完的红酒,悠哉悠哉地抿了一口之后才说:“你查的事情有收获吗?”

    张岭绿豆儿般的眼睛眨了眨,神情恭敬地说:“蜀香味餐厅那个戴口罩的女人,林凡,是收银台的艳红带进去的,在进餐厅之前,林凡住在乡下一个叫孙爱珍的老婆婆家里,也就是艳红的妈。据说,林凡是孙婆婆一位朋友的女儿,父母双亡之后去投奔孙婆婆的。她一直都戴着口罩,因为曾受伤毁容,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她在餐厅里很受排挤和歧视,干的活最多但是工资只有一千块,幸好餐厅的主厨吴国力看上她是块烹饪的苗子,将她收为唯一的徒弟……老大,从这些可以初步推断,林凡背后没有人。”

    梵狄神色不变,只是那双深不见底的瞳眸微微缩了缩……在听到口罩女真是毁容时,他不知为何心里会窜起一丝丝莫名的抽搐稍纵即逝,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父母双亡,被毁容?在餐厅谋生艰难度日,工资一千块?这些,足以说明口罩女的经历是多么的凄惨了。纵然是梵狄这样铁石心肠的人都不禁要默默为她感到惋惜……难怪她要戴口罩,难怪她性格那么怪异,不说话,却有着小草般的坚毅。受过苦难的人,能像她一样坚持到今天,只怕是极为不易的,她吃的苦,或许比查到的这些消息中要多得多。

    但,初步推断仅仅只是初步而已,梵狄的警觉不会因此而完全消失,但他对于口罩女的印象也有了不少改观。

    梵狄蹙眉,冷冽的俊脸异常沉静,淡淡地说:“张岭,这件事,继续查下去。虽然目前看来她没有嫌疑,但有些关键的问题必须查清楚。她是孙婆婆的哪一位朋友的女儿,就算是人死了也要查出生前是做什么的,在哪里居住,还有,她是怎么受伤的,怎么被毁容的,这些全都要查。只有彻底查清了才能断定她背后有没有我们的敌手存在。”

    “是!”张岭响亮地应了一声,心里暗叫侥幸,还好老大没有责怪他,他确实还有许多需要调查的地方,竟然就这么回来复命了,实在有点冒失。

    “嗯,下去吧,你也累了,让山鹰带你去场子里散散心,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办事也不迟。”梵狄轻描淡写的语气,看似平淡,可却是巩固军心的良方啊。

    “场子”就是指的梵氏公馆旗下的娱乐场所,散散心就是指的让张岭可以在场子里随意挑选今晚伺候他的女人,而今晚所有的费用都不需张岭花一分钱,他可以尽情玩个够。这是梵狄犒劳兄弟们的一种方式,也是最适合男人们的方式,他懂得如用人,更懂得如何让手下更加忠心耿耿。

    果然,张岭一听,立刻笑得格外灿烂,对老大的忠心程度不由得再一次加深了。跟着老大混,只要会办事,够忠诚,老大绝不会亏待兄弟们的。

    山鹰带着张岭下去了,梵狄一个人还在想着刚才听到的那些关于口罩女的资料。

    原来她那么悲惨,这样说起来,他想要收拾她,岂不是显得很小气?收拾一个弱势的人,本来也不是他梵狄的风格啊。

    梵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触动,暗想自己是否应该就此放过口罩女,不予她计较了?

    嗯,本少爷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那这次就暂且放过她,但如果张岭以后查到口罩女跟他的敌手有瓜葛的话,他绝不会再这么仁慈!

    勿怪梵狄这么小心谨慎,自从梵氏公馆在这里出现的那天起,周围戒备森严,也曾有仇家意图不轨,但只要接近这梵氏公馆都会被发现然后清除。正是这样保持高度的警惕,才能让梵氏公馆到现在都平安无事。在这一行混的人,尤其是越有地位的人越是要加倍小心,明刀暗枪,必要防患于未然。敢在梵氏公馆外偷窥那么久,这样的人,必须连祖上三代都要查个清楚才放心……

    小颖还是没被梵狄发现,从张岭汇报的消息上看,孙婆婆是对张岭撒谎了,不但如此,就连对自家女儿艳红,孙婆婆也撒谎了。

    孙婆婆虽然是农村人,但人并不是笨啊,她在要求女儿为小颖找工作时就为了怕女儿不愿意,编了谎话说小颖是她一位老朋友的女儿,父母双亡,流落到这里,艳红哪知道自己那老母亲还会有这种心思,当然就信了。所以当张岭向艳红打听小颖时,艳红所说的也跟张岭在孙婆婆那听到的一样。

    另外,在张岭去孙婆婆村子里找她之前的几天,有两个男人也去过,是向孙婆婆打听前段时间在河边的茅草屋里那个受伤的人是死是活。这俩男人一看就是流里流气的,孙婆婆可机灵着,谎称那人已死,被村里人扔到河里飘走了。现在又来一个打听小颖的,孙婆婆当然继续撒谎咯,她觉得一定是有人想对小颖不利……

    孙婆婆一片好心,对小颖来说是好事,只不过梵狄就有点苦了,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小颖的真实身份。

    但小颖不知梵狄的人去调查她会是得到怎样的结果,这一晚,小颖又没有睡好,第二天起来还直打哈欠,精神不太好。这都是拜梵狄所赐!

    天气越发凉了,小颖洗个冷水脸清醒清醒神志,硬是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现如今她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假如真的被梵狄查出来了,她也只能认栽。但在那之前,她最重要的是跟吴师傅学好厨艺。

    接下来的几天,小颖过得很清静,因为没有梵狄来骚扰了,他也不来吃饭了,她虽然每天都提心掉胆,但多几天没动静就开始慢慢地松懈下来,觉得自己兴许真的有点运气吧,到现在都还没被梵狄发现。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就好了,等她再学一段时间就离开这餐厅,去其他地方当个小厨子也好,但还是能跟吴师傅学习的,只是间隔的时间久一点,不像现在那么方便。

    蜀香味餐厅始终是容纳不了小颖的,她不会当一辈子的洗碗工,她应该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她有她的路,光明在前方。

    每天下午都是小颖学习的好时候,因为下午店里没人吃饭,可以有一点空余时间做自己的事。以前她会被使唤去做这做那,可是被吴师傅收为徒弟之后,下午得时间就是师傅传授技艺的机会。

    厨房里,吴师傅神情严肃,小颖也聚精会神地听师傅讲,正是讲到了关于川菜制作的精髓部分,这些都是在烹饪菜谱上不会见到的东西,就好比是一个学武功的人,知道招式是怎么样,但运用招式需要内功的支持才能发挥到极致。

    小颖会做很多菜,在一般的餐厅当厨师也没有问题,但她的目标不应该只是这样而已,她需要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让那些食物变得更好吃,更可口,甚至有一天创造出一种招牌式的菜肴,一拿出来就能代表她自己,令人惊艳的菜式,就好像是一道艺术品一样。那时候的小颖,才算得上是在烹饪界立足了。

    创新,永远都是人类孜孜不倦以追求的目标,各行各业都不能少了这种精神,烹饪更是如此,为了满足人们越来越刁钻的口味,身为厨师,就要有独到的菜肴拿出手,否则,永远都只是一个厨子,而不是技师。

    像吴师傅这样的高级技师就是这一行的代表,辉煌的过去数不胜数。小颖在师傅这里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林凡,你的基础已经很牢固了,比阿翔和郑彬两人还要胜过一筹,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开始做一些更难更复杂的东西,比如……红油。今天师傅就是要告诉你,怎样才能制出最香的红油。”吴师傅亲切中不乏严肃,虽然是在讲课,可他眼里却是闪耀着对烹饪的虔诚,一举一动都是极为认真的,绝无半点草率敷衍。

    小颖心里激动,她现在炒菜是进步了不少,但她在凉拌菜方面还比较欠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制作不出优质的红油。

    什么是优质的红油?就是能将一盘普通的凉菜熟菜变得美味可口的辣椒油。优质的红油,用凉菜举例,只放酱油和红油,这菜都会特别香,让人吃得馋嘴。而反之,假如红油不好,就算放再多的佐料进去,这菜都欠缺了味道。红油做好了,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

    面前一排的材料都是熬制红油需要的,每种材料缺一不可,缺了就会让红油的香味减少一分。这红油的秘诀,是吴师傅的不传之秘,他的水煮鱼之所以能成为他的招牌菜之一,就是因为在里边放了特制的红油,所以其他的餐厅仿制不出来他的味道,即使能形似,可在行家眼中就会逊一筹,可见红油多么的重要。

    “仔细看着我放材料的先后顺序,记下每种材料放进去时间隔的时间。”吴师傅边说边动手,小颖丝毫不敢怠慢,全神贯注地看着。

    一共是十八种材料,其中有八种,是吴师傅今天特意从家里带来的……餐厅里的红油,吴师傅从不在餐厅里熬制,都是在家熬制了才拿过来的。今天为了教小颖,破例在餐厅熬制红油,所以将家里的材料带了一些过来。

    小颖傻眼儿了,怎么油刚倒进锅里就放材料了?这样行吗?

    确实,一般人熬制红油都是在油下锅之后过一会儿才会加东西进去一起熬,可吴师傅一开始就放了几种材料进去。并且,这红油还不是一次成形,分四次熬制,每次的时间都不同,最后将四份油合在一起倒进一个装有辣椒粉的容器里,一分钟之后再撒上芝麻。

    每个过程的时间都掐得很准,还特意叮嘱小颖,放芝麻必须在油倒进辣椒粉之后的一分钟,不可随意更改时间,少一点,芝麻会不熟,多一点,芝麻会糊。

    一盅红油熬制好了,整个厨房里飘散出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光是闻这味道已经让人忍不住吞口水,再一看色泽,暗红鲜亮,发出灿灿的光辉,一层辣椒粉浮在油表面,混合着熟了的芝麻黄橙橙的,太诱.人了!

    小颖惊诧不已,想不到用这样复杂的工序熬制出来的红油会这么香,而她知道就连以前的烹饪班老师都是只用简单的几种材料熬制,过程也简单,属于很基本的做法,但吴师傅做得太精细了。就是因为精细,精确到每一种材料都有不同的放入时间,所以这油才会特别的香,在别家餐厅是绝没有这样的红油的。吃过这红油,其他的就会感觉弱爆了。

    小颖凑近了,低头深深地嗅着,大口大口吞唾沫,此刻的她才露出了久违的沉醉的笑容……虽然戴着口罩,虽然脸上有伤疤,但她的笑可以通过眼睛来传达,她的眼神格外的亮,惊叹着师傅手艺的神奇。

    吴师傅没有打扰小颖,静静站在一旁,等小颖自己去消化刚才学到的东西,在她脑子里巩固得差不多了,他才开始继续讲解。

    小颖的记忆力很好,这点,吴师傅相当满意,她的悟性也高,很多复杂且枯燥的东西,在小颖那里都会变得简单而有趣。理论和实践之间是隔着一道墙的,谁能最快将两者合二为一,谁就能脱颖而出。

    小颖,是吴师傅心目中的天才,传授小颖厨艺,不仅是小颖受益,吴师傅也收获不少,师徒俩互相交流印证,有时吴师傅还会受到小颖的启发,而他也从不看轻小颖,尽管是徒弟,可在天赋方面,吴师傅觉得自己还不如小颖。

    遇上一个谦虚且牛x的师傅,是小颖的运气,也是她通往未来之路的一扇门。

    若是其他初学者,吴师傅现在还不会教那么多,得一步一步来,但小颖本身就具备了足够的条件,以前也参加过烹饪班,有基础,学起来进步很快,现在的水平,以吴师傅的话来说,小颖是这个餐厅里除了他之外,最拔尖的一个,远远超过阿翔和郑彬。

    光是磨刀多枯燥,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有一天亮出自己的剑。

    今天的学习结束之后,吴师傅告诉了小颖一件事……明天中午他要去参加一个饭局,但主要不是吃,而是做菜。到场的都是几个烹饪界的行家,名家,除此之外还有两位业余的烹饪爱好者——两位本市的富豪,一个是叫邵擎,一个是叫洛凯旋。

    洛凯旋,即是洛琪珊的父亲,梵狄的准岳父……

    这种场合,普通人是别想去得了,但吴师傅要想带小颖去露露脸,让她在几位大行家面前,做一道拿手菜……这是小颖的机会,一般人想都想不到的机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