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梵狄的危机
    正是因为曾苦过痛过,所以今天小颖得到的赞赏才显得格外珍贵。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有多么不容易,从出车祸坠崖那一刻,到她历经九死一生,破碎过,迷失过,直到今天她能有机会做菜给这些美食大行家大师级的人物吃,得到认可,肯定……走到这一步,有多难,曾经的她简直做梦都不敢去想,而现在却真真实实地实现了。

    且先不说烹饪大赛的事,就是今天做这道菜所得到的收获对小颖来说是莫大的鼓舞,让她对自己的水准有了新的定位,有了信心。在此之前,她对烹饪大赛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内心忐忑恍然,可现在,她觉得应该去,毫无疑问的必须要去!

    与名次无关,重要的是一种积极的心态,一种对厨艺的虔诚之心。看眼前这几位男人,每一个都是人到中年了,并且都各自有不同的背景,但他们对于美食的热情和对烹饪技术的精益求精的精神却是深深地感动着小颖。她也要向这几位学习,既然热爱烹饪,就要有一颗热诚不倦的心。

    小颖躲在这小小的角落里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眼泪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激动澎湃的心情久久难以平息。她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人,她只上过初中都还没毕业,她是一个被毁了容貌的人……这样的自己,竟然会有幸被人赏识,这是小颖第一次觉得命运在眷顾她。

    凉亭里,吴师傅和邵擎等人吃饭喝酒聊天,气氛自然融洽又愉快,时而谈谈美食,烹饪,时而聊聊吴师傅那神秘的徒弟,话题都是在围绕着“厨艺”,可见这些人确实个个都怀着浓厚的兴趣,有的从事烹饪二三十年了,但那种孜孜不倦的追求与学习精神仍然很旺盛。

    他们都是值得尊崇的人,小颖也受到启发,越发坚定了走这条路的决心,而至于君骋酒店与大凯旋酒店的选择,小颖在狂喜之后并没有过多的兴奋与混乱,她有自知之明,现在不是去大酒店上班的时机,就像师傅所说,要等烹饪大赛之后再做决定。

    这要是换做别人,此刻一定会变得兴奋过度而开始浮躁,骄傲,可小颖却没有。生活的磨难对她是种锤炼,她成长了,心性也成熟不少,遇到这样天大的好事她也不会得意忘形,她依旧会是那个踏踏实实的小颖。

    这天之后,小颖更加刻苦地跟吴师傅学习厨艺,不过师徒俩都很默契地没有在店里提过关于邵擎和洛凯旋的邀请。小颖为人低调,不喜刻意炫耀,而吴师傅更是知道店里某些人对小颖的妒忌,这种事,暂时不宜声张。

    但是关于烹饪大赛,有点棘手。这是本市的烹饪学会与君骋酒店以及另外几家五星级酒店联合举办的比赛,与其他的普通烹饪比赛不同,这种类型的比较规格高,各种选拔相对就更严格,不是随便谁能炒菜就可以去报名参加的。对于参赛选手有明确的规定……必须是本市的知名餐饮推荐,或是烹饪协会的会员推荐,或是持有厨师等级证书的人。

    小颖幸亏是得到吴师傅的推荐,因为吴师傅是烹饪协会的人。比赛分为两种形式,已持有厨师等级证书的人与没有厨师等级证书的人将会分开比赛,前者为“黄金手”,后者为“新人奖”,会分别同时设立两个一等奖,奖金相同。。

    这就是比赛最公正也最吸引人的地方。烹饪界有潜力的新人和那些已经拿到厨师证的人并不放在一起比,这样就充分给予了新人发挥的机会和空间。这种比赛太适合小颖了,不去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吴师傅。

    比赛已进行过三次,每年一次,今天是第四次。吴师傅是烹饪学会的,并且在这一行里享有盛名,尽管他在蜀香味这样的小餐馆里上班,仍然有很多人找上门来,想要让吴师傅引荐到这次的烹饪大赛。

    这就是实力与名望的体现,哪怕吴师傅早就不在五星级酒店上班了,淡泊名利窝在小餐馆里,可是知道他的人却没有因此而淡忘他,无视他。捧着好烟好酒甚至更贵重的东西上门来的大有人在。这才叫真正的牛人,大师。

    不只是外人,就连阿翔和郑彬最近也蠢蠢欲动,变得特别勤快,成天围着吴师傅转悠转悠,端茶递水,就跟伺候自家老爸一样的。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了。不都是为了争取去烹饪大赛的资格么。

    吴师傅低调,但心里却是雪亮的,他知道阿翔和郑彬是什么用意,而他还忍心说老实话来打击这两个小伙子……就算没有小颖,他也不会推荐阿翔和郑彬去参赛。他很清楚比赛都是些什么人去,高手太多了,争夺新人奖的厨师选手里,几乎每一个背后都有高明的师傅倾囊相授,一个个都不弱,实力不容小觑,而阿翔和郑彬两人虽然跟他在蜀香味干了三年,但两人很懒散,天资平平,三年下来,还不如小颖在这里学习两个月的水准。他们去参赛那纯粹就是去自虐的,估计第一轮就得被刷下来。

    最近店里的气氛怪异,人人暗地里都惦记着烹饪大赛的事,只有吴师傅才支持小颖,其他人全都支持阿翔和郑彬。小颖被孤立,被排挤,被人故意刁难……但那些人学聪明了,当着吴师傅的面,他们对小颖和颜悦色,可背着吴师傅就开始变本加厉地欺负小颖。

    小颖感恩吴师傅,为了不引起店里更多的矛盾,小颖默默承受着,但她会更加刻苦更加努力地学习练习,卯足了劲要在不久之后的烹饪大赛上为师傅争脸。

    ======呆萌分割线======

    金虹一号。

    四楼某赌厅。

    这里比其余几个赌厅还更热闹许多,奇怪的是虽然有不少人在赌,可也有一部分是围在大厅里观战,交头接耳,朝着某一个方向指指点点,一个个显得兴奋极了,还有些看好戏的成分在内。

    没错,他们就是在看戏……因为据说在这个厅里,才两小时的时间已经有人赢走了上千万。

    金虹一号上有来自各个国家各种肤色的人,此刻,正在四号赌厅里大杀四方的高手就是一个黑人。

    是个生面孔,以前没来过金虹一号,今天第一次来就能高唱凯歌,两小时赢一千万筹码,并且还有继续下去的趋势。这种事在游轮上传得很快,其他赌厅的人抱着看戏的心态来了,想看看这是何方神圣。

    监控室里,赌厅的总监贺东,正在仔细留意着监控屏幕上那位黑人的一举一动。

    贺东,现年四十岁,是赌坛一位颇具盛名的高手,是梵狄花重金请来坐镇的人之一,工作就是负责对每个赌厅的营业状况进行监督,特别是要留意有没有职业赌徒出现,有没有在赌厅里出老千。

    而现在,贺东一脸凝重,观察好半晌了,愣是没看出那黑人有什么不对劲的。难道真是没有出千就赢了一千万筹码?

    贺东在这一行的名声不只是在国内,整个亚洲都奉他为“雷眼”,意思就是这双眼能看穿赌徒们堪称高明的千术,在他面前最好是别出千,否则等于找死。

    可是,“雷眼”贺东今天却十分郁闷,直觉告诉他,赌厅里那位黑人有问题,可究竟问题出在哪里?除非是能找出黑人出千的证据,否则,按照这一行的规矩,此刻,没有理由阻止对方继续赌下去。而任由黑人继续下去就等于是在送钱给他。

    一千万,金虹一号还不会那么吝啬到不肯给,但如果是遇到职业赌徒来此出千将钱赢走,是绝不会允许的。会像亨利那样被赶下船,列入黑名单,永不准登上金虹一号。

    出千,不被发现那就是该你发财,可如果被发现,就是不幸。

    又两小时过去了,黑人最后赢走两千万,而贺东与另外几个监管一起聚在监控室的屏幕前都没能发现那黑人出千的证据,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将钱赢走,在晚上11点58分时,黑人停止了赌钱,带着一脸满足的笑,抱着两千万乐呵呵地离开了金虹一号。

    这一晚,金虹一号是停在C市某港口,原计划第二天下午要起航。

    发生了这种事,虽然黑人离去,但贺东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通知了梵狄。

    梵氏家族旗下某娱乐场所,全市最著名的酒吧——“第一季”,梵狄正在这里招待贵客……澳门那边过来的老大哥。澳门赌业三分天下,梵氏家族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两家,有一家姓何,正是此刻与梵狄在一块儿喝酒畅饮的中年男子——何宇森。

    说何宇森是老大哥,那是一种客套的称呼,要说地位,梵狄与何宇森是相同的。

    何宇森是个光头,中年发福了,显得比以前胖了些,这让他看起来少了点煞气,再加上今天何宇森心情好,一脸都带着笑,爽朗豪放,在外人看来确实是像一个久违的老朋友一般。

    “哈哈哈,梵老弟,几年不见,你这是要往传说中的妖孽发展吗?啧啧……就你这外形条件,只怕是迷倒了不少女人吧?你还记得当年在澳门我妹妹成天围着你身边转吗,现在她知道你快要结婚了,还不死心,还说如果不是你离开澳门来了C市,她一定能追到你……哈哈哈,可惜啊可惜,梵老弟没能成为我妹夫,不然咱们联手,一定能比现在更带劲,赚得更多,称霸澳门都不是问题啊,哈哈哈……”何宇森这粗犷的声音响彻整个包厢,门外都能听见了。

    联手称霸?这样的戏言,梵狄当然一笑了之,表面上还是要给人家面子,一起笑一起喝,不甚欢畅,可是各自心里是不是真这么想,那就另当别论了。

    招待何宇森,梵狄是下了点功夫的。对方身份地位不低,在接待方面自然不能失了梵家的礼数。光这桌上的几瓶酒加起来就价值超过十万块了,还有在六星级酒店君骋为何宇森订的总统套房,还有专门负责伺候何宇森的人……这些费用加起来不少,不过对于梵狄来说是九牛一毛。

    何宇森一手拍在梵狄肩膀上,冲他眨眨眼,笑得很是灿烂:“梵老弟,你太不够意思了,我从澳门大老远来,你都不把弟妹带出来给我瞧瞧?”

    弟妹,这是指的洛琪珊……

    梵狄不动声色,将手中的酒杯与何宇森的一碰,爽朗地说道:“森哥,我未婚妻是个医生,不像我们的时间比较自由,她这几天都有手术要做,忙得连见我的时间都没有。今晚不能来,森哥就包涵一下了。”

    何宇森眼一瞪,摸了摸自己那油光水亮的头,羡慕地看着梵狄:“老弟,真有你的,竟然娶到个医生美女?听说她家财力雄厚,她是家族唯一继承人……两家一结合,将来更是相得益彰啊。老弟,你真有远见,我太羡慕你了,你老婆肯定比我家那个母老虎强多了,身为男人,你小子忒有福气啊!”

    何宇森两眼冒光,果真是艳羡得不得了,好像恨不得自己能立刻年轻个十来岁然后休掉家里母老虎一样……

    老哥老弟的叫得亲热,但谁都不会真的说自己的**,梵狄不想多解释他与洛琪珊的事,听何宇森那么说,梵狄不置可否,只是面带笑意,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虚实。

    何宇森的笑脸之下不由得也在想……好个梵狄,藏得真深,比起几年前,更加让人琢磨不透,想从他嘴里套点话还真难。

    一杯一杯的酒就跟喝水似的下肚,何宇森的酒量过人,梵狄也不能示弱,两人喝的相当,旁边伺候的人都喝了不少,包厢里欢声笑语,气氛热烈融洽。

    但恰在这时,山鹰推门进来了,悄悄溜到梵狄身边在他耳旁低语几句。

    包厢里明明灭灭闪烁的灯光下,看不清楚梵狄眼中那一闪即逝的寒芒,可在山鹰走后的几分钟里,梵狄即刻对何宇森说已在酒店订好房间,专人伺候,就等何宇森过去了。

    原本是正在兴头上,是该再多玩一会儿的,可突然就这么结束了,实在有些奇怪。但何宇森没有多问,随梵狄一起到了君骋酒店,安顿好之后,梵狄离去。

    何宇森从酒店窗户往下望去,依稀可见梵狄的车在向某个方向开去,并且,海港就在前方不远,那里停着一座小山似的游轮,灯火辉煌,灿烂夺目,在夜景中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何宇森冷笑一声,隐隐发赤的目光里透着贪婪与阴险,低喃:“金虹一号……梵狄一定是赶去了,看来,有人已开始行动。接下来,且看梵狄如何应付吧,呵呵呵呵……”

    是的,梵狄接到山鹰汇报金虹一号今晚出现的异常,提前结束了对何宇森的款待,赶去金虹一号了。

    现在时间已是凌晨一点钟,梵狄却不能休息,必须打起精神处理事务。

    一踏上金虹一号,梵狄直奔四号赌厅监控室,贺东与几个监管在等着。

    “老大!”贺东见梵狄,略显焦急地迎上来。

    梵狄微微一抬手,沉静的目光看着贺东:“先别慌,把监控录像放来看了再说。”

    在场的每个人都被梵狄这种沉稳镇定的气势感染,找到了主心骨,他们也没那么慌了。这就是领袖的力量,与生俱来的会有一种超常的气场,压得住众人浮躁的心。

    梵狄坐在屏幕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监控记录。是关于先前那个赢走两千万的黑人……

    在此之前,贺东他们已经看过,但现在梵狄来了,几位赌术高手聚在一起反复地看,讨论,几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天都亮了,却还没能发现黑人的异常在哪里。

    梵狄跟贺东的感觉一样,就是直觉黑人有问题,可究竟是什么问题?

    这种直觉来自于这黑人表现出的极度自信。从监控记录里可以看到,黑人时不时会抬头看着赌厅里的监控器露出得意的微笑,露出他洁白的牙齿,眼神中像是在藐视,轻视?

    是什么让他自信到这种程度?如果他真的全靠过人的赌术赢钱,他不会是无名之辈,而梵狄的手下在他来之前就已经在从网上调资料,这个黑人确实是没有任何记录的赌徒,是个新手。可这样厉害的新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真的只是为赢钱吗?为什么会选择金虹一号作为下手的目标?

    种种疑问,困扰着梵狄,一晚上没睡,就是因为他有种危机感……一个从未出现在赌坛的读书高明的赌徒,来了金虹一号,他身为掌舵人,必须有警惕。

    梵狄早餐之后休息了一会儿,才不到三小时就被吵醒了。

    “老大老大……这回大事不妙啊!”山鹰罕见的惊慌,一脸愁容。

    梵狄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着对讲机问:“出什么事了?”

    “老大……昨天那个黑人又来了,还是一个人来的,另外……还有两个职业赌徒也上了金虹一号,是韩国赌王和印度赌王,都一起来了!”

    “嗯?”梵狄精深的瞳眸猛地一缩,脑子里警钟大作,骤然攥紧了拳头,当机立断吩咐山鹰:“今天下午两点的航程立刻取消,把船票的费用全退给游客,让他们下船,只留赌厅的客人即可。”

    向来冷静的梵狄也不得不谨慎起见,现在的状况太诡异了,他必须小心应付。

    平时金虹一号上的赌客大都是富豪,小部分是职业赌徒,而真正的赌王,除了在金虹一号开业时来过一些,平时都是很难见到的,除非梵狄邀请。

    赌王,不是一般的赌徒,那是可以大杀四方将一个赌场覆灭的存在,可现在却一下子出现两个不请自来的,加上一个昨晚赢走两千万的黑人。三个人同时出现在金虹一号,这就太奇怪太不正常了!

    为什么这么巧?梵狄蓦地想到了何宇森……这家伙是昨天来到C市的,黑人赌徒是昨天来的,今天又刚好来两位赌王,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吗?

    梵狄从不信这种带有危险气息的巧合,他此刻只有一个意识——金虹一号有麻烦了!

    如果这三人真的有问题,如果不幸他们是一伙的,那么,甚至有可能将金虹一号赌厅的钱赢个精光……这是金虹一号自开业以来的最大一次危机!

    游轮上出现了短暂的混乱,普通游客全都收到了退票,被礼貌地请下船,并被告知今天的航程取消,什么时候恢复,另行通知。

    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游客们才算是走完了,只剩下赌客。而这一小时,三个高手已经在赌厅里赢走了四千万……

    贺东等几个监管不得不亲自入场与黑人和两位赌王在赌桌上对抗,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同时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梵狄措手不及,对金虹一号造成致命的打击。

    大量的金钱正源源不断地流进了三位高手的腰包,贺东等人的对抗也只是稍加阻止了对方的速度而已,对于结果却没能扭转,束手无策。到了下午四点钟,三人已累积赢了上亿资金!

    梵狄一直在监控室里看着,画面不断切换到三位高手,在这里,梵狄可以纵观全局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山鹰在一旁心急如焚,可他不敢打扰老大思考,只有干着急。

    梵狄看起来很沉得住气,但实际上他心里也在焦灼,只不过因为他是老大,是大家的主心骨,他不能乱了阵脚,必须冷静,才能找出破绽。

    梵狄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终于,在那三人向第二个一亿进军时,梵狄动了……

    “老大,您想到办法了?”山鹰激动,脖子都红了。面对这一场突来的危机,谁都不可能淡定得了。

    梵狄俊脸上布满了冰霜,森冷的气息遍布全身,嘴角噙着一丝近乎残酷的笑意,淡淡地吩咐:“山鹰,告诉他们,暂停。将那个黑人和韩国印度的赌王都请到贵宾厅来,我会亲自招待。”

    招待?山鹰跟着也笑了,因为他看到梵狄眼中那种熟悉的光芒,嗜血冷酷的光芒,这是说明梵狄想到办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