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又一次背叛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梵狄身上,他接下来会怎么做,这是大家的焦点。在他示意荷官继续发牌的时候,这场赌局也接近尾声了。

    荷官袁馨深深地看了梵狄一眼,这位冷美人的神情有着动容,似乎也是在为梵狄感到惋惜,但她的职责就是发牌,她即使担心也只能压抑着。

    两位裁判很是默契地互相对望一眼,点点头,继续关注赌局。梵狄深邃惑人的目光落在袁馨身上,这双让人忍不住会沉溺的眸子里迸发出两道摄人的精光:“手别抖,继续发牌,你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荷官,可别丢了金虹一号的脸。”

    梵狄这话说得有点突兀,而袁馨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垂眸盯着手上的牌,掩去眼底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

    这一把,没什么悬念,因为梵狄拿到的牌实在不怎么样,而卡布他们拿到的却是赢面很高的。所有人都以为梵狄会挣扎一下,以为他不会跟,但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梵狄却若无其事地大手一挥,顺带给了旁边贺东和程绍一个眼色,带头将面前的筹码全都推向了赌桌中间……

    三人加起来一共只剩下一亿筹码,全押上了,一块都没留!

    不只是卡布他们感到意外,就连两位裁判和梵狄手下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梵狄这是糊涂了吗?把筹码全押了,就手上这副烂牌,输得可能很大,怎么他还要下注?按照正常的做法,梵狄这一把应该不跟。

    但偏偏他就是跟了,还全押上,一副傻到家的样子。

    卡布与两位赌王纷纷面面相觑,梵狄这是明摆着认输了吗?虽然这情况有些不正常,但三人还是因巨大的惊喜而忽略了这一点“不正常”,压抑着内心澎湃的情绪,强作镇定地继续赌局。

    贵宾厅里响起了卡布得意的笑声,印度赌王欢喜得开始说印度话而不说英文了,韩国赌王更是激动得差点手舞足蹈……想不到这么顺利,还以为梵狄多了不起,以为会有什么惊险,可现在,胜利就在眼前,梵狄输了,而他们已赢走十亿,这不仅是金虹一号的损失,更是一种耻辱!

    但真的会是耻辱吗?梵狄输得好干脆,从他淡定如常的神色根本看不出是个输家,好像这钱不是自己的一般。

    “哈哈哈哈……梵老大,你太够意思了,送十亿给我们花?哈哈哈哈……”卡布得意忘形,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金色筹码,笑声震天。。

    两位裁判露出惋惜的表情,看似十分无奈地宣布梵狄输了。荷官袁馨神情呆滞地站在原地,仿佛魂儿都飞走了,看向梵狄的目光里有着难以言喻的异样……是愧疚?是歉意?是心虚?

    胜利者的笑声听起来是那么刺耳,贺东和程绍此刻的心情难受极了,他们觉得对不起梵狄,对不起金虹一号,自责,愧疚,难过,失落……

    卡布等人笑够了,这才站起身准备收拾起面前的胜利果实,准备闪人。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保持缄默的梵狄却站了起来。

    “先别急着走,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问裁判。”梵狄狭长的眸子含着几分玩味,像是轻松调侃似的看着裁判:“如果刚才的赌局有问题,还能判我输吗?”

    一句话,轻轻淡淡的,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顿时,鸦雀无声。

    几秒的寂静之后,卡布第一个不服气地吼道:“梵狄,你这是什么意思,输不起就直说,现在才来说赌局有问题?两位裁判都在这里看着,能有什么问题他们不知道的?”

    “梵狄你想耍赖吗?”韩国赌王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搂紧了自己的密码箱。

    印度赌王气愤地指着梵狄:“愿赌服输,你想做什么?”

    这三个家伙看似镇定的表面,却掩饰不住眼底细微的惊慌与焦急,赌局都介绍了,他们来此的目的顺利完成,怎么还会节外生枝?他们满以为可以拿着钱走人的!

    梵狄连正眼都没瞧这三位,更没瞧两位裁判,而是将目光紧紧锁住眼前的美女荷官,袁馨。他嘴角那一缕冷笑显得异常冷酷,像是看死人一般的眼神,让袁馨禁不住心里发毛,攥紧的掌心里全是汗。

    “大家先别走,给你们看一样东西,看了之后,你们就明白了。”梵狄慢悠悠地说着,伸手将刚才赌局中用过的纸牌全拿了出来。他早有准备了,用过的二十八副纸牌全都是放在桌子旁边的一个金属板上,大家都能看得到的位置,并且还用玻璃罩罩住,用过的纸牌被放进去之后就没有人再碰过。

    加上现在桌上的一副,一共是二十九副纸牌。也就是赌了二十九把。

    有的人不明白梵狄要干什么,但袁馨的脸色却越来语苍白,身体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梵狄将金属板移到赌桌上,顺手从裤带里掏出一副透明的手套戴着,然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将这一堆纸牌打散了,不再是整齐地放着,而是散乱地铺开,牌的背面朝上。

    卡布和两位赌王的脸色也不好看,预感更是有着危险的气息,有意无意地看向门口……那里有梵狄的人守着,谁敢从这里冲出去?

    梵狄走到墙边,抬手一按开关,灯熄了,同时,赌桌上方亮起了一束紫色的灯光……紫外线灯!

    整个赌厅里只剩下这一点光亮,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被紫外线所照射的纸牌背面出现了一丝一丝细如头发的痕迹,密密麻麻……刚才开着普通的照明灯就看不出来,现在关了照明,在紫外线下就能看个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在场的每个人都惊呆了,他们都懂,这代表纸牌被人做了手脚,这也是梵狄之所以会输的原因!金虹一号有内鬼,与敌手里应外合,而这个内鬼就是——荷官袁馨!

    可怕的寂静,空气都变得窒闷,只听见有人喘粗气的声音……那是恐惧的象征。

    “啪啪啪——”梵狄拍着手,唇边溢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声:“不错,你们配合得挺好……如果光从手法上看,我还真没看出破绽,不过,你们好像忘记了,演戏要演全套,你们在外边赌厅里赢钱的时候去了袁馨所负责的那张赌桌,你们的眼神交流太频繁了,却不是那种第一次见到某个美女该有的眼神。袁馨是金虹一号上出了名的冷美人,什么样的帅哥她没见过?你们三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浑身上下看不出哪里吸引人了,可是她在外边赌桌遇到你们时却经常会将目光流连在你们身上,你们之间的眼神微妙的互动,出卖了你们,所以,很不幸,在来贵宾厅之前,我通过监控录像看出了你们不对劲,将计就计引你们来赌,就是要看你们如何在我眼皮子底下做戏的。袁馨在牌上做了手脚,否则,你们能赢吗?”

    原来如此!梵狄这番话说完,袁馨已经是全身冰冷瘫倒在地,表情痛苦,眼睛泛红。

    卡布和两位赌王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来,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原来他们从未赢过,都是梵狄在耍猴戏!梵狄早就看穿了他们,他们自以为高明的做法,在梵狄眼里简直就是儿戏,太菜了!

    其实他们很倒霉,他们真的没有自己出千,只是因为有内应,以为内应可以帮助他们大获全胜,可没想到一切都是白费,就好比是幼稚的小鬼在大神面前过家家……

    “你你你……梵狄……你胡说!这不关我们的事!”卡布死鸭子嘴硬,干脆来个不认账。

    韩国赌王和印度赌王更是爆出一连串的脏.话,死都不承认自己是跟袁馨里应外合。

    但不承认就完事了么?梵狄招招手,立刻山鹰就带着两个穿荷官衣服的小伙子进来了。

    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跪下,吓得语无伦次,只知道一个劲向梵狄求饶。

    梵狄冷酷的眼神如刀刮过,飞起两脚踢在荷官脸上,顿时惨叫连连。

    “你们也是内应,昨天今天都在帮着卡布和两个赌王赢钱,看来是你们来金虹一号的时间太短,不太明白这里的规矩,对待叛徒,我向来会怎么做?”

    两个男荷官只剩下求饶的份儿了,跪在地上,脸肿了嘴角还挂着血丝,再也不敢有所隐瞒,全都招了……他们不是不知道叛徒是何下场,他们是被人利用了,满以为真的梵狄会输,然后他们能悄悄地离开金虹一号远走高飞。

    所有人都低估了梵狄,他从监控录像上是没看出卡布他们出千的手法,因为对方根本没亲自动手出千,问题都出在金虹一号的荷官身上,就是有了内鬼,敌人才会得手!

    “老大太帅了,哈哈哈!”贺东忍不住拍手称快。

    程绍也是监管之一,心里的痛快可想而知,一扫先前的郁闷,放声大笑起来。这滋味真好,刚才还觉得输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不是他们技术太差,而是有内鬼!

    “老大威武!”山鹰开始吆喝,得意洋洋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为梵狄端茶。

    在场的金虹一号的人都舒了口气,压抑的气息散去,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两个男荷官招供了他们配合卡布等三人赢钱的事实,这么一来,卡布和两位赌王无从抵赖,而两个裁判也傻眼儿了,完全想不到有这样峰回路转的局面,他们上船的目的是有人邀请他们来负责见证赌局,可不知道内情原来是这样?

    袁馨刚才还沉默着,可最后还是扛不住这洪水般的压力,冷美人此刻也哭成了泪人,一边招供一边向梵狄忏悔,说自己逼不得已,家人被控制了,如果她不同意当内应,她的家人就会死……

    袁馨都招了,卡布他们再无从狡辩。都在愤怒地咆哮,嘶吼,垂死挣扎,但他们的出路都被堵死了,没有梵狄的允许,他们不能离开。

    梵狄冷冷地看向裁判:“你们现在再重新判一次,今天的赌局怎么算?”

    这还用说么,赌坛的规矩是怎样,就该怎么做。

    两个年逾花甲的赌坛前辈只能闷闷地宣布,刚才的赌局作废,并且,卡布和两位赌王所带来的全部赌金都应归梵狄所有,还要归还从金虹一号上赢走的钱。除此之外,他们将被金虹一号列入黑名单,没有梵狄的允许,再不能踏足这艘船!

    这都是小意思,最可怕的是,根据赌坛的规矩,出了这种事,卡布他们的命就算是交代在这船上了,主人要怎么处置,甚至要他们死,在赌坛里都是符合规矩的。

    赌厅里充斥着男人的吼叫和女人的哭泣声,一时间乱作一团。可这些,都不能撼动梵狄分毫,山鹰带着人将卡布和赌王以及另外两个男荷官下去了,赌厅里转瞬就只剩下梵狄和袁馨。

    袁馨哭得很伤心,悔恨不已,她在梵狄手下已有三年,知道梵狄是个什么样的老大,她心里一直敬重,可今天却走到了背叛的一步,她痛心,后悔,恨不得时光能倒流一次。

    梵狄居高临下睥睨着袁馨,面无表情地说:“我记得三年前你还只是香港一间小赌场的荷官,是我将你带上金虹一号,让你扬名赌坛,功成名就,成为东南亚最出名的女荷官之一,当时你曾许我今生永不背叛,可是,才不过时隔三年……这次的事,在赌局开始之前我派了香港的手下去你家,知道你的女儿被人关在家里囚禁起来,以此威胁你做赌局的内应。你女人现在没事了,但是,你也不必再留下,离开金虹一号,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走吧……”

    淡漠如水的话,却有着厚重的沧桑感,他说完便不再多讲一个字,转身走进了那扇门,只是,那背影显得格外孤清,仿佛遗世独立的一个人。

    袁馨僵直着背脊,泪流满面,连说谢谢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朝着梵狄消失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站起来,跌跌撞撞走出了大门……

    剩下的事就是山鹰他们去善后,梵狄到了顶层甲板上,独自一人席地而坐,面朝大海,一阵风来,眼眶微微湿润,发涨……又一次遭遇到手下的背叛,他的心情怎可能好受?还有,这次的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卡布他们只是棋子,谁才是幕后主使?那答案呼之欲出了。

    累,心太累……一个人要扛起的担子太重,有时候真的不想做那个强势无匹的梵狄了,只想有个贴心的人陪伴在身边,靠在她肩头,歇一歇。在哪里能够让他忘却自己的身份,接接地气?……有个地方,那就是,蜀香味餐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