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比赛和婚宴在同一天!
    小颖回到自己住处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平时她的习惯就是不管多晚都会先练习一会儿基本功才会休息,比如切菜之类的。但是,今晚她却什么都不想坐,整个人的情绪十分低落,甚至是颓废。

    艳红所提出的要求,触动了小颖的某根神经,她开始觉得迷茫,究竟自己该不该答应艳红呢?辛苦熬了这么久,每天都比别人付出多倍的努力来学习厨艺,结果难道就是在她决心要振作时又重新回落归于平淡吗?

    每天都在期待着大赛到来的日子,每天都在积极地学习和准备,想要在大赛上证明自己,想要给师傅争光,想要通过比赛来肯定自己……总之,那样高规格高门槛的比赛就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对于一个无依无靠生活艰辛并且还被毁容的女孩子来说,这比赛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了。

    然而,小颖骨子里的善良却是无法被她悲惨的遭遇所抹杀的。她会成长会成熟,可就是本质中的某些东西改不掉。

    她想要参加比赛,但现在却又禁不住在想……已经有两个人向她提出邀请,她可以去大酒店里上班了,而阿翔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从这一点上来看,似乎她真应该将比赛的名额让出来。

    矛盾的心情在折腾着小颖,此刻她躺在单人chuang上,静静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心里酸楚得要命……那每一盏灯火都代表着一个家,而她呢?何时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家?乡下小镇上,那不是她的家,是继父夏志强的家,她在那里有着许多苦痛的记忆。现在这出租屋也不是她的家,只是一个临时的栖身之所。

    家,生存,工作,前途……种种困扰,让小颖思维混乱,难以入睡,这又是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

    第二天。

    小颖去店里上班的时候,艳红难得的对她表现出了亲切热情的态度,竟然还破天荒地为小颖泡了杯茶。这么异常的殷勤,小颖当然也知道是为什么事了。

    这一整天小颖都显得心不在焉,恍恍惚惚的,好几次都差点打碎碗,切菜还差点切到手……明显的不在状态。

    吴师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起初还误以为小颖是身体不舒服或是因没休息好而倦怠,可是后来慢慢观察着就觉得好像不止这么简单了。

    烹饪大赛下个月就开始,小颖若是出什么状况就糟糕了……吴师傅心里琢磨着,直到下班了,想找小颖谈谈,可小颖却先找上了他。看来,小颖也是忍了一天才决定要跟吴师傅说那件事的。

    店里人都走光了,很安静,只有角落里亮着一盏小小的灯,暗淡的灯影下,小颖瘦小的身子越发显得单薄了。此刻只有她和师傅,她没戴口罩。

    短发齐腮,就这么静止不动的话,正好遮住她脸颊上那一处刺目的疤痕,就这样看上去,小颖五官的轮廓依旧是如从前一般美丽脱俗,挺直小巧的鼻梁下,淡粉的菱唇有着完美无缺的线条,椭圆的下巴比那些明显动过刀的锥子脸好看多了,货真价实的自然美。

    只是,天妒红颜……水灵灵的一个姑娘却惨遭不幸,让原本美得令人惊叹的容颜染上了心痛的痕迹。这样的遗憾,这样的伤痛,小颖的心不知是被凌迟了多少次才能像今天一样正视自己。

    吴师傅痛心疾首地看着眼前的徒弟,此刻的心情也是说不出的沉痛,他能想象到小颖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更加为这徒弟心疼了。

    小颖比吴师傅还淡定些,她能坦然面对师傅的目光……因为痛,已经成了习惯。从她出事那天起,痛,就从未远离,成了她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

    小颖明亮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丝丝复杂,咬咬牙,鼓起勇气说:“师傅,烹饪大赛……我……我还是不参加了吧。”

    “嗯?”吴师傅一听,眉毛倒竖,惊诧中更有几分愠怒。

    吴师傅平时对小颖都很亲切,教导细心,待人友善,但现在,吴师傅却瞪圆了眼睛看着小颖,黑沉的脸色十分难看。

    万万想不到徒弟找他是说这个事,吴师傅内心的惊怒可想而知。

    吴师傅没事的时候是慈眉善目,可真正发火却是很骇人的,一股犹如实质的威严含着愤怒从身上散发出来,小颖紧紧抿着唇,紧张而又歉疚地看着师傅。

    “师傅,我不争气,您……您骂我吧。”小颖微微哽咽的声音里尽是苦涩,在此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不管师傅怎么骂,她都不会顶嘴。毕竟,是她辜负了师傅的期望。

    吴师傅的拳头攥得很紧,隐隐可见身体细微的颤抖……气得不轻啊,这是他唯一正式收的徒弟,他煞费苦心地为徒弟指明了方向,可她却……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老师,能为你在迷茫中指出你该走的路,给你方向的指引,但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会取得怎样的成绩,关键还在于自身的努力和对机会的把握。如今,这烹饪大赛就好比是为小颖这样的人量身定做的赛制,她竟然就这么简单一句话,放弃了,吴师傅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又怎能平静?

    可怕的沉默中,吴师傅忽地一阵低笑,可这笑,比哭还难听……

    “林凡,你别以为师傅成天只知道做菜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过问。你和艳红之间有什么问题,真以为师傅看不出来?是不是因为你要报恩,所以才自动放弃大赛资格,以为你不去了就该轮到阿翔?你们就是这样看待烹饪大赛的吗?以为随随便便塞个人进去滥竽充数都行?你是我唯一的徒弟,连你都这么想的话,那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吴师傅最终是没有大发雷霆,只是这样饱含无奈与心痛的一番话,却让小颖更加难受。

    “师傅,您……您什么都知道?”小颖惊愕,又大又亮的黑眸一眨不眨地望着眼前的恩师,只觉得好像什么秘密都瞒不过似的。

    吴师傅脸上浮现出不屑的冷笑:“艳红,她那点小聪明谁看不出来?她和阿翔那点勾当,我早就知道,只是我还料不到她竟然脸皮厚到这种程度,用报恩的事来挤兑你。只有你这样善良老实的人才会答应她那种无理又无耻的要求!不过我实话说了吧,就算你不参赛,也轮不到阿翔。厨师协会的人是有推荐资格,可我也不用去推荐一个不求上进对烹饪毫无诚意的人去参加比赛!”

    “什么?”小颖再次惊呆了,原来艳红跟阿翔有私情?原来即使她不去,阿翔也还是没戏。

    小颖脑子有点乱,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干了一件蠢事。报恩也没报,却又让师傅这么生气,她这是两头都不讨好啊!

    对于人际关系,人心狡诈,小颖向来就不是强项,她直来直去的性格和她的善良老实,在复杂的现实社会里,是会吃亏的。但是,从另一种角度来看,这也是她的优点,为了报恩,连那么重要的比赛都可以退出,可见这个人的品质有多纯良。

    吴师傅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的愤怒只是那么一会儿就消失了,此刻,他甚至欣慰自己收了这样一个徒弟。小颖本心赤诚,品行善良,将来若有所成就,必定会是个才德兼备的值得人尊敬的人物。

    不去投机取巧,不去勾心斗角,不被社会的大染缸所渲染到失去自我,始终保持着最初的纯良。这是小颖身上的闪光点,是她最珍贵的品质。吴师傅暗暗感慨,若当年的自己不是遇到几个烹饪界的无耻败类,他也不至于会看破世情,甘心窝在这小餐馆啊……若每个厨师都像小颖这样只专注于烹饪技艺本身,烹饪界将会是一片朗朗乾坤。

    “林凡,你认为要怎么样才能报恩?就是放弃比赛吗?你错了,大错特错了!”吴师傅的声音不由得拔高,情绪也随之激动起来,蹭地一下站到小颖面前。

    “在蜀香味这样的小餐厅里你能有什么前途?遇上我这个不愿去走关系的师傅,你只能靠自己的真本事去挣前途!我会尽全力教你但是我不会去给你走后门儿拉关系,你要想在烹饪界闯出名堂,只能靠自己,烹饪大赛就是你露脸的好机会,只要你能拿个名次,将来你去了大酒店工作才能混得下去。还有,如果连个比赛都不敢参加,你将来凭什么去考厨师证?只有你的前途好了,你才能有资格提报恩,到时候你可以把孙婆婆接到城里来享福,可你现在看看你的状态,你像是要去挣前途的样子?颓废,混乱,不知所措,就好像没头的苍蝇,还谈什么报恩!”吴师傅一番激昂有力的训斥,句句话都说到点子上了,犹如醍醐灌顶,狠狠将小颖给浇醒!

    小颖浑身一颤,混沌不清的头脑被师傅这顿吼声给震得嗡嗡作响,幡然醒悟了。是的,要报恩,首先必须要有个好的前途,将来能在城里立足了,将孤零零的孙婆婆接到城里来照顾,孝顺,这才是正解!

    小颖两眼发酸,内心也是激荡无比,被师傅激起了她沉睡的斗志,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师傅……小颖充满感激的呼唤,伸手挽住师傅的胳膊,就像小时候在妈妈面前撒娇一样,开始哄师傅了。

    “嘿嘿……师傅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么愚蠢,不会再动摇了。师傅……不要生气,怒气伤肝……徒弟会加倍努力地准备烹饪大赛,师傅,师傅,师傅……”

    这一声声亲切的呼唤,融化了吴师傅的心,差点忘了林凡也不过才十九岁而已,还是个孩子呢,她一时糊涂被艳红利用,能很快清醒过来正视自己的问题,这已经是值得嘉奖了,再说,这孩子跟他真投缘,在她身上,他圆了一个做父亲的梦……十多年前与老婆唯一的女儿不幸离世,现在,他真是不知不觉中就将小颖当成自己的女儿了,所以才会倾注全部的心血。

    “师傅,怎么不说话呀?还在生气吗?您老人家要是不消气,徒弟今晚回家都会睡不着的,师傅啊……”小颖柔软清甜的声音,略带俏皮的目光,可爱又明媚的笑容,这才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该有的气息,没有了平日的死气沉沉,难得见到她活泼的一面了。

    吴师傅没好气地笑笑,哪里还能跟这徒弟生气呢,只得无奈又*溺地瞪着小颖:“记住你说的话,加倍努力地准备烹饪大赛,不是为我,而是为你自己。下个月7号就是比赛的日子,你师娘说了,如果你表现良好,下次等你休假的时候就带你出去旅游一趟,作为给你的奖励!”

    “哇,真的吗?哈哈哈……师娘太好了,我爱师傅,我爱师娘!”小颖高兴地欢叫,像只快乐的小鸟,银铃般的笑声,久违了。这一次,她前方彻底没了迷雾,看清楚自己的路,坚定地走下去,没人可以再影响到她,动摇她了。

    ======呆萌分割线======

    梵家别墅,花园中,一个样貌憨厚的中年男人和一位打扮贵气的妇人正在陪梵顶天聊天。

    “下个月7号……呵呵呵呵,是个好日子,爸,您选的吗?”梵赫磊恭敬地站在梵顶天面前,笑容里透着几分讨好。

    “是我跟洛凯旋夫妇共同商议的结果,在元旦节之前,就只有这么一个日子是黄道吉日合适结婚,所以,梵狄跟洛琪珊在这个日子举办婚宴,是最好不过了。”梵顶天原本苍白而布满皱纹的脸此刻也有着浅浅的血色,或许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最近的气色好了不少。

    梵碧莲那只涂着鲜艳指甲油的手指摸了摸脖子上的翡翠项链,一脸兴致缺缺的样子,笑得很勉强:“爸,您真是很疼弟弟啊,给他找了这么好的一门婚事,将来他在C市的势力会越来越大,不知道那时候还会不会将我们这些身在澳门的姐姐哥哥们放在眼里……”

    是的,梵狄的婚宴也在下个月7号,跟烹饪大赛同一天,并且都是在大凯旋酒店……【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