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一辆法拉利laferrari全球限量版跑车从酒店旁边宽敞的马路上疾驰而来,绕过前面的花台上演了一出令人惊诧的漂移动作之后,一个漂亮的摆尾,又稳又准的停在了大门口,车门一开,男人修长的腿一脚踏在了地上,魁梧挺拔的身姿随之展露出来,见到这一幕的人无不暗暗惊叹,好一个气度非凡的男人!

    车是深紫的颜色,高贵中透着几分神秘与冷傲不羁,与这辆车的主人气质太相称了。黑色外套裹住了他健硕的躯体,虽然是强健魁梧,但他的长相却一点都不粗糙,他五官的每一分轮廓都有着鬼斧神工的精美,略显细长的剑眉下,一双深如寒潭的黑眸沉静深邃,彰显出他的沉稳大气,但是他完美的唇线却微微上扬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是在隐透出他对这个世界的波澜不惊,没什么可以撼动他的心神,哪怕三天之后他将会在这里举行婚宴,他酷帅的外表丝毫看不出悲喜。越是这样淡然而充满神秘的男人才越能勾起人的好奇欲,真想看看究竟会有什么人什么事牵动他的情绪?

    梵狄大步流星地走向酒店大门,手里的钥匙随手甩给了门童,自然有人来为他泊车。

    他经过的地方无不引来人们的侧目,存在感太强烈了,没人能忽视这个男人,即使他目不斜视淡漠如水,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可还是有大胆的女人会向他投去火热的目光,甚至有几个外国妞在窃窃私语着,眼神露.骨,从表情可以看出她们对梵狄这种拉风如天神下凡的男人,有着极度浓厚的兴趣。

    梵狄的冷漠有时是可以冻死人的,他径直走向电梯,经过那几个外国妞身边时,连个余光都没瞄过去,就好像面对的是空气一样。

    或许梵狄的性格里是有着两面的,一面可以幽默搞笑,而另一面则是冷酷到极点。

    进了电梯,梵狄瞄着门旁的一排按钮,心里想了想,刚才在电话里洛琪珊是说的几楼来着?

    微微一怔,梵狄即刻伸手按了最顶层的按钮,在电梯合上前的那一秒,忽地窜进来一个纤细的身影,是个女人。

    对方显然跑得很急,还在喘粗气,提着一个看起来很重的包包,穿着很土,黑色裤子加一件款式老旧的灰色外套,梳着齐腮的短发,刘海厚厚的遮住了额头……最关键的是,她还戴了一副口罩!

    大街上戴口罩的人不是没有,但,某些人即使是戴着口罩都能给人留下印象,而此刻梵狄几乎是没有怀疑地就想到了眼前这是谁!

    “怎么是你?”梵狄幽深的眸子里流露出讶然,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稍纵即逝。是的,他认出来了,这就是他认识的那个蜀香味的口罩女!

    小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溜圆,脑子有点发懵,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慌张?惊喜?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碰到梵狄,她是来参加烹饪大赛的第一轮选拔,原本是跟师傅说好了一起来,但师傅有事要办,提前就来了,现在就是她一个人上去。

    好些天没见梵狄了,小颖默默思念着他,满脑子都是他,她每天都很艰难才能让自己集中精力工作和练习,她还以为梵狄是吃腻了蜀香味的菜,所以不会再去了,哪里会曾想今天能在这儿遇见……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对望着,电梯在往上升,可小颖和梵狄就像是被点了xue一样呆立不动,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他甚至能看到她瞳仁中属于他的倒影。这感觉有些微妙,他被这双清澈动人的眼睛吸引了。以前没能仔细看过这双眼睛,但此刻,她就这样毫无预期地撞进了他漩涡般的双眸。

    小颖感到呼吸困难,他的眼睛像有磁铁一般吸着她难以移开视线……在她最不设防的时候遇见他,她心底深藏的思念和喜悦都掩饰不住了,全都写在她的眼里。

    这双眼……梵狄的心在隐隐抽搐,不知怎的心尖上倏然泛起一缕久违的疼,虽然很淡,却是真实存在的。记得,曾经也有这么一双眼睛时常痴痴的饱含着深情凝望着他,那是小颖对他的情意,如水晶般珍贵透明,只是那时候,他根本不曾体会到,直到她出事之后,看见她的备忘录,他才懂了她的眼神是什么含义。

    但为何,这只在回忆里出现的目光此刻却从口罩女眼中看到?

    梵狄轻轻一勾唇,玩味的目光打量着小颖:“怎么你不知道这是专属电梯吗?”

    专属电梯?什么意思?小颖眼里浮现出大大的问号,茫然无辜的眼神一下子戳中了梵狄心底那最柔软的地方……

    她没说话,但他看出来了,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专属电梯,她就是走错了的。

    小颖的心怦怦乱跳,电梯里地方太小,周围都是他的气息,呼吸的空气里全是熟悉又陌生的他的体味……淡淡的清香又混合着他喜欢的古龙水味道,她记得,是以前跟他去香港时买的……

    嗯?这个口罩女居然走神了?梵狄蹙了蹙眉头,想想有哪个女人在面对他时会走神的?口罩女是第二个……第一个当然是小颖。

    梵狄这货神差鬼使地冒起一个念头——难道自己的魅力指数真的变差了,连一个口罩女都对他无动于衷吗?

    女人男人都自恋,尤其是梵狄这家伙一直都挺自恋的。莫名的,又想逗她了……

    “喂……”梵狄似笑非笑地看着小颖,往前跨了一步,而她就被逼退了一步,正好后背贴到了壁上,紧张兮兮地瞪着梵狄,他要干什么?

    竟然她会是惊慌而不是欣喜的眼神?梵狄再次感到挫败,低头咬咬牙,在她想要躲开时,他长臂一伸,撑在她身后的壁上,形成了一种霸道的禁锢。

    “我很怕我吗?我又不会吃人,你这么害怕做什么?刚才你还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怎么现在又怕了?”他磁性的声音有着别样的魔魅,如蛊.惑般钻进她耳膜,他故意凑得近,呼吸都喷薄在她的口罩上,惹得她瑟瑟轻颤,呼吸急促,紧张得仿佛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他……他他他这算是什么?调.戏吗?小颖简直不敢相信,梵狄居然……居然在电梯里调.戏她?他眼中的戏谑,让小颖又惊又气,同时还有几分羞涩难当,激动之余差点就要开口说话了。

    梵狄忍着笑,欣赏她惊慌失措如受惊的小鹿,他是不会承认自己觉得逗她是件很好玩的事,很有趣,他乐在其中。因为有了她无意闯进电梯,所以今天这趟原本无聊的形成竟有了意外的惊喜。

    微微一愣之间,当电梯开门声响起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异样……分明,心湖中有一点微微的波动。

    又是错将她当成小颖了吗?梵狄没来由一阵烦躁,神情一冷……而小颖却在这时奋力推开他,急匆匆地跑出了电梯,那背影就像是落荒而逃。

    电梯再次合上了,梵狄继续往上升……这货的脸色透着古怪,自己都无法相信会无聊到去欺负一个口罩女。到底是哪根神经不对劲么?

    在踏出电梯那一刻,梵狄恢复了之前的冷漠,又是一张清水脸了。

    顶层再上一层,是天台,洛琪珊和她的父母都在等着梵狄,关于婚宴的一些事宜,还需要最后定夺一下,叫梵狄来就是为商量商量。

    天台风光好,空气也比下边清新不少,加上今天是天公作美,天气晴朗,在天台上喝茶畅饮,那是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哎呀,女婿,快来快来,我们正说到你呢!”洛凯旋热情地招呼着,笑脸如弥勒佛似的。

    洛琪珊嫣然一笑,美目电力十足,站起身来将梵狄拉着坐在她身边。母亲梁悦吩咐人再添一杯新鲜的热茶上来。

    洛凯旋对梵狄是相当满意的,越看这女婿越是觉得欢喜。梁悦亦是如此,每次见到梵狄跟女儿坐在一块儿,她就感觉那是一幅令人赏心悦目怎么都看不够的优美画面。女儿能有这样出色的男人当丈夫,做母亲自然是乐到心坎上去了。

    “梵狄,你看看这是修改后的菜单,还有关于婚宴的流程,各个细节部分,还有什么意见没有?”洛琪珊指着桌上的东西对梵狄说,可她的目光一刻都没离开过他,柔情,深情,风情,都在这双充满喜悦的眼里。

    出于基本的礼节,梵狄拿起了桌上的东西慢慢翻看,但他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个上边,菜单,婚姻细节,他相信洛家早就安排妥当了,今天叫他来,不过也是为了亲近亲近而已。

    梵狄一边翻看,一边却漫不经心地问:“今天大凯旋酒店有什么重要的活动吗,好像在门口看到一个烹饪比赛的宣传广告。”

    “哈哈哈,没错,今天这里是有举办烹饪大赛,现在只是初选,到7号那天是决赛,我还得担任评委……”洛凯旋爽快地回答了梵狄的问题。

    梵狄心里一动……口罩女?她难道是来参加比赛的?【今天一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