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看她比赛
    天台上,一家人谈笑风生,气氛活跃而融洽,站在一旁伺候的服务生都不由得要暗暗艳羡,老板真有福气,生个女儿那么漂亮,女婿更是极品中的极品,两人坐在一块儿十分般配,俨然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赏心悦目。

    难能可贵的是一家人看起来和和气气,晚辈谦恭,长辈慈爱,真是令人艳羡不已啊。

    洛凯旋心情颇佳,聊着聊着就说到婚宴的食材上了,这是他亲自监督的,一部分食材已经准备就绪,还有一些是会在婚宴当天才送到,比如海鲜,一定会是用最新鲜的食材来做。城市沿海,想要吃到新鲜的海鲜不难,但有些顶级的珍品,洛凯旋确实是下了不少功夫。

    “梵狄啊,你看到菜单上鲍鱼那一栏了吗?南非三头鲍,这是你父亲最满意的一道菜,呵呵呵……”洛凯旋略带得意,目光稍显热切,像是很想听到梵狄的惊叹。

    梵狄是个外冷心细的人,敏锐地察觉到了洛凯旋的心思,梵狄也就顺水推舟,淡淡地说:“伯父真是有心,南非三头鲍也算得上是鲍鱼中的上品了,婚宴上每人一只,确实是够豪气的,当天来的宾客们有口福了。”

    得到准女婿的赞扬,洛凯旋更加笑逐颜开,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缝儿:“哈哈哈,说到这豪气,还是梵家更让人刮目相看啊,婚宴大部分的开支都是你们梵家承担,洛家只是主力负责筹办,其他的先不说,光这三头鲍每人一只,这种豪爽,这种财力,屈指可数啊!你到好,把这功劳全推给我了,哈哈哈……”

    洛凯旋心花怒放,夫人在一旁听着也是倍感有面子的,毕竟,在婚宴上每人一只南非三头鲍,这还真是大手笔,就算他们洛家也是富豪,但在这气魄上,始终是梵家占上风的。南非三头鲍在市面上的价格超过两千块,就按婚宴是100人计算,只吃鲍鱼就花去了20万……

    梵家出手如此大气阔卓,洛家当然是十分满意加欣慰的,感受到梵家对婚宴的重视,想必将来女儿嫁过去也是会享福,并且,两家联姻,在上流社会里有多了段佳话,不知多少人羡慕呢。

    洛家人的喜悦,梵狄看在眼里,神色不变,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淡定。对于钱,他真不吝啬,况且,婚宴这种事,他认为是该梵家多多出钱出力,这是他性格中的责任感,并不是代表对新娘子爱意深厚。只不过,这一点,他不便言明,想必洛琪珊也是知道的。

    洛琪珊一直都在观察着梵狄的表情,可她却看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情绪。他就像是眼前这一杯古井不波的清茶,太平静了,却又那么深不可测让人无法揣测他的心情,分明他就在身边,但她却总是会有一种远在天涯的错觉。

    思及此,洛琪珊不由得心头一紧,微微泛酸,可是,倔犟的她却没有因此而向梵狄撒娇讨好,只是挽在他胳膊上的手紧了紧,轻蹙娥眉。

    洛琪珊的母亲梁悦,留意到女儿和梵狄之间的小动作,还以为这是两人感情亲昵的表现,欣喜中暗暗点头,但随即她又想到了一件很费解的事情……

    梁悦是典型的气质贵妇,出身豪门的她,优雅文静而又具有知性美,即使年过五十,仍然是有着她独特的魅力,洛琪珊就是长得像妈妈,所以才有着惊人的美貌。母女俩这么坐着,除了年龄差距之外,五官长相太相似了,看上去也不失为另一种视觉享受。

    然而梁悦此刻却是多了几分严肃地看着女儿:“珊珊,今天梵狄也在,当着他的面,你跟我们说说,为什么婚宴不邀请你三姨妈?这件事若是被你外公外婆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你说,到底你和三姨妈之间有什么问题?以前不都好好的吗?”

    下意识的,洛琪珊嘴角的笑容微微一滞,场面出现短暂的尴尬,她能明显感到梵狄的背脊僵了僵,他眼底的墨色瞬间变得深浓……

    这一霎,洛琪珊忽地明白了一件事……他不是如表面那么平淡如水的,只是能影响到他情绪的人和事太少太少,而现在提到了她的三姨妈,梵狄就有了明显的情绪波动。

    洛琪珊心里暗暗叫苦,感受到父亲母亲投来的带着质疑和心痛的目光,她很不是个滋味,但她个人也觉得三姨妈不来为好,只怕到时候闹得不高兴岂不是大家都下不了台?

    “妈……能不能就依女儿这一次?求您了,别问原因可以吗?”洛琪珊明眸含烟,透着一丝祈求的意味,骄傲如她,从小到大都很少求过人,可这次却为了梵狄,开口请求母亲的原谅和理解,她此刻流露出的一点脆弱,让梵狄不由得心里微微一动……

    说到底这件事是因为他,他是个男人,应该有担当,这种时候若还能看着洛琪珊陷入两难而不做声吗,这不是梵狄的作风。

    “伯父伯母……”梵狄抬眸,不温不火地说:“其实这事因我而起,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前段时间跟陆哲浩一起出车祸的那个女孩子,是我的义妹。所以我不想在婚宴上看到梁玉,如果她来参加婚宴,我还跟她像一家人那么有说有笑的,那会让我觉得愧对我的义妹。这种心情,希望两位长辈能理解,我想,婚宴上谁都不愿看到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不邀请梁玉。”

    这番话,看似是在解释什么,实际上,梵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笃定与不容反驳的气势就暗示了,这不是在征求谁的意见,这只是在告知他的决定,并且是不会有所更改的决定。

    洛凯旋和梁悦都惊呆了,面面相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们只知道陆哲浩出车祸去世的事实连累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但他们却不知道那跟梵狄有何关联。现在却听梵狄说那女孩子就是他的义妹,这意外的震惊一下子让夫妻俩呆滞了。

    想不到这之中竟有这样深刻的瓜葛!

    洛琪珊感激地看向梵狄,他及时开口,等于是解了她的困局,无论结果怎样,至少这一刻她感觉到了他身为男人的风度和气魄,敢当着她父母的面明确表态说不会邀请梁玉,这种坚定和胆魄,让洛琪珊对他的情意不知不觉中又再深了几分。

    知道了梵狄的理由,洛凯旋和梁悦都沉默了,面露凝重之色……那是关系到人命的事,看样子在梵狄心中已是根深蒂固的结,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解开的,既然如此,仔细想来,梁玉确实不适合来参加婚宴了,否则只怕喜事都会变成让人郁闷的局面。

    梁悦面露惋惜之色,表情柔和亲切地看着梵狄:“真是抱歉,我们事先不知道这些,你义妹的遭遇,我们也感到痛心,既然是这样,三姨妈那边就油我去解释,你别分心,好好准备当新郎官吧。”

    梁悦不愧是大家闺秀出身的女人,这么快就能调整情绪,宽容大度当机立断,在自家妹妹和梵狄之间,她算是偏向梵狄了。

    洛凯旋见老婆都表态了,他就不再多言,心里还暗暗松口气,只要老婆不为这件事生气就好,她去说服小姨子,他省心多了。

    洛家人的爽快,让梵狄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对方都这么说了,他当然不会再得寸进尺,欣然点头,便不再提这话题。

    只是洛凯旋隐藏了一点没有说……梁玉,她是这次烹饪大赛的评委之一,在7号那天,她虽然可以不来参加婚宴,但她还要来烹饪大赛啊……希望梵狄和她别碰到吧,否则真是太扫兴了。

    这能怪得了谁,要怪就怪梁玉那死去的不争气的儿子陆哲浩!好好的豪门少爷不当,偏要去学人家飙车,结果就是命丧黄泉还连累了无辜的性命……

    四人又聊了一会儿,洛凯旋接到了电话,他要去下边的烹饪大赛了。今天他不是主评委,他只负责决赛的评审,但他得去开场讲几句,形式还是不能免的。

    洛凯旋站起身,特意招呼梵狄:“你们坐,我去楼下大赛说几句话就走,呵呵呵……我让人准备了些点心,马上就来了。”

    洛凯旋说完就要走,可没想到梵狄也站了起来……

    “伯父,我也想去看看烹饪大赛,不介意一起把?”梵狄边走边说,神情悠闲像是在说一件最平常的事了。

    洛凯旋闻言,一愣,停下脚步回头望望梵狄,再望望女儿。洛琪珊灵机一动,她不想梵狄离去,但她也不愿强留梵狄。

    “爸,梵狄,我们一起下去吧,看看今年都有哪些高手参赛……妈妈,您要去吗?”洛琪珊亲昵地靠在母亲身边,笑容里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好,大家一块儿去。”

    “……”

    梵狄也不知自己为何有此想法,只是想起口罩女做的菜,觉得还不错,有点好奇她在比赛里会是什么成绩呢?

    这念头一起就无法停止,梵狄甚至希望口罩女能有令人惊喜的表现,想想她的不幸的遭遇,想想她顽强不息的精神,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隐隐期待着视线里出现熟悉的那张戴着口罩的脸……【求月票!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