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我喜欢你,你不用知道
    一盘“溜鸡丝”居然引起了现场的一阵躁动,比先前那些昂贵精美的菜肴所带来的轰动效应要大多了,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评论,加起来都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做菜的人被高度关注。

    这种关注使得小颖在第一场比赛里就成为了特殊的存在,不管是下边的观众还是参赛者,评委,等等这些人全都记住了她。

    此刻,现场充斥着各种不同的声音,有支持小颖的,也有质疑的,有嫉妒的,甚至还有人说这一定是“内幕”。因为有人认识吴国力,知道他在烹饪界是一位颇具盛名的高级技师,还知道他是厨师协会的会员。小颖在出状况时就是吴国力过去跟她说话的……所以那些人充分发挥了想象,认为是吴国力事先跟评委们私下有勾结或是主办方给了人情分。他们没尝到“溜鸡丝”的味道,他们只是全凭主观意识在作祟而已。

    小颖僵立在原地,她能感觉到有不少人在拍她……照相机,摄影机,手机……这些东西让人倍感压力,就好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照x光一样。这一秒,小颖真的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可是双脚像灌了铅挪不动,她内心深处的倔犟在说:不能走,不能退缩!她是光明正大凭自己的厨艺获得评委的肯定,不是像那些人说的有“内幕”!

    站在台子边上的吴师傅和梵狄此刻也是只能干眼看,他们深知,这时候若站出来为小颖辩解,不但不会有人信,还会更增加别人对小颖的质疑,不但帮不了她,还可能害了她。

    吴师傅心急如焚,愤愤地说:“那些人真能瞎掰,先前看到我和林凡说话,所以他们就觉得有内幕,真是……真是太气人了,见不得我徒弟好,一群心胸狭隘的家伙!”

    吴师傅这话当然是对梵狄说的,而梵狄竟然对这件事不以为然,不气愤,不激动,而是一脸淡然地看着小颖所站的位置,只是他眼底的墨色越发深浓,不知道在想什么。

    梵狄这反应,吴师傅有点不悦,扭头盯着他:“怎么你一点都不为林凡的事着急吗?她遭人非议,你都能看得下去?你刚才不是还鼓励她来着?”

    梵狄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小颖身上,沉静的俊容浮现出浅浅的笑意:“吴师傅,你该知道现在不管从事什么行业,都不像以前那么单纯地只需要实力就行,更重要的是心理素质。脆弱不堪一击的人,是无法在生存下去的。林凡如果真有潜力成为烹饪界的新星,那么,她将来受得起多少鲜花和掌声,现在就该受得起多少打击。玉不琢不成器,百炼才能成钢。今天,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说得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却是包含着人生深刻的哲理,看似简单平淡,却是梵狄自身经历所得出来的经验之谈。且不论林凡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单说今天的事,梵狄认为林凡应该学会面对外界不同的声音。她现在能挺过去,将会赢得他更多的欣赏,如果她就此退缩,恐惧,那么,她注定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吴师傅目露奇光望着梵狄,细细思索着他所说的话,渐渐的,吴师傅的眼睛亮了起来,越发觉得梵狄此人绝番茄品。

    “年轻人,你说得没错,呵呵呵……确实,不管哪个行业的竞争都是有不同程度的残酷,如今的烹饪界也早就不像当年那么单纯,想要混出名堂,学问可多着呢,林凡如果连今天这小小的场面都抗不过去,那她的心理素质就要重新考量了。”吴国力的语气轻松了许多,不乏对梵狄的赞赏,看向小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坚定与鼓励,少了几分焦灼。

    分明这大厅里满满都是人,但小颖却感觉自己如站在孤寂的山岭,冷飕飕的。

    人在最紧张最慌乱时,最先想到的是谁?

    小颖不由自主地望着右边的某个方向,看到了吴师傅和梵狄站在一块儿。与梵狄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纠缠,犹如两条看不见的蔓藤。她的无助全都写在那双清澈纯透的眼睛里,但他却朝着她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这个动作,让呆滞中的小颖浑身一颤,好像病弱的人忽然被注入了一剂强心针!梵狄这是在夸她?真的在夸她!

    小颖脑子里瞬间响起了在做菜之前梵狄提醒她时,曾说她做的菜很好吃,当时她有点懵,惊喜来得太突然,都没来得及品位,现在看到他做的手势,她内心累积的喜悦倾巢而来!

    这一刻,纵是与他隔着一段距离,可小颖却神奇般地感受到一种微妙的,难以言喻的心悸……像干涸的土地遭遇了潺潺流水,像光秃的山峰长出了新绿,像在冬天看到了暖阳。她的心,莫名就安了下来,口罩下,嘴角上扬,不由自主地笑了,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神采。一股豪气从胸口里窜出来……非议算什么,遭人嫉妒又算什么,即使比赛失利又算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已经收获了最高的奖赏,那就是……梵狄的鼓励和称赞。

    耳边的议论声远去,小颖回过神来之际,竟发现主持人又拿着话筒在她嘴边了。原来竟是最后一批参赛者结束了做菜,评委们给出了最后的分数做为本次选拔的晋级标准……“林凡,你顺利进入了下一轮,对此你有什么感想,能说几句吗?”主持人显得有点兴奋,他暗中也是支持小颖的,心里在给她打气加油。

    “啊?晋级了?”小颖愕然,望着主持人,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说实话,刚才她都已经做好被淘汰的心理准备了。

    “我……我……”小颖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合适,堆积在心中的感慨和感谢太多太多了,还有数不尽的喜悦。

    小颖骨子里依旧是那个憨厚的她,依旧是那个思维奇异到时常令梵狄抓狂的她,于是乎,在一片哗然中,小颖开口了……

    “我只想说……吃货们的春天来了。”这话一出来,全场安静了一秒,紧接着迸发出一阵笑声掌声,就连几个评委都忍不住发笑。

    其他晋级选手都说的千篇一律的感谢之词,就小颖说了这么一句简单又实际的言论,一下子戳中了在座人的心。

    来这儿对烹饪有兴趣的,谁不是吃货?她说得没错,此次比赛高手如云,大都是本市本土的厨师,当然对于本市的人来说,就是吃货的春天到了,出这么多烹饪高手,是吃货们的福气啊!

    一句轻松又亲切的话,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让现场气氛顿时变得和谐不少,而小颖得到的支持也更多了。

    小颖没有辜负吴师傅和梵狄的希望,在有人故意在她的佐料里动手脚之后,还能凭着自己的实力和现场应变能力获得晋级下一轮的资格,这可绝不是侥幸。那四位评委是专业的,每道菜所表现出来的厨师的功力与用心,他们都有考虑在内。专业与业余的差别就在于——哪怕是一道看似简单的菜式,经过评委的嘴试吃,他们都能对做菜的人厨艺有个相对准确的评估。小颖的“溜鸡丝”是今天的所有菜式里相对来说食材较普通的,可是却被她做出了评委们平时不常吃到的味道,在讨喜之余,评委也深深地记住了这道菜。这是她能晋级的关键所在。

    角落里,洛琪珊的父母不知何时已不见踪影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那里张望。洛琪珊的性格直率而骄傲,好强,她勇于大胆去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包括男人,婚姻。她不是哀哀怨怨的小媳妇,更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

    梵狄就在台子旁边,那是她的未婚夫,还有两天就要举行婚宴了,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怎么会站在角落独自伤神?

    小颖从焦点中退下来,各个晋级者也都离开了刚才比赛的台子,各自散去,而小颖的注意力只在师傅和梵狄那里。

    隔着几米的距离,小颖缓缓迈着步子,怀着激动又复杂的心情,此时此刻,她忘记了不该接近梵狄,忘记了该与他保持距离,忘记了她的心日日夜夜为了他而痛着……她什么都不想顾,只想遵从这一刻最真实的意愿,想要站在他面前,想要看到他鼓励而温柔的眼,想要能听他的声音……

    一步一步接近了,小颖和梵狄的目光就像是黏在了一起,他没动,他在等她走过来。

    近了,更近了……小颖在即将走到他跟前时,却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他身侧,巧笑倩兮地挽着他的手,那张脸好美,美得让人自惭形秽!

    小颖如遭雷击一般呆住了,硬生生煞下脚步,一腔热血都被冷水浇熄了……“我这是在做什么?疯了吗,竟然想要去梵狄身边,那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未婚妻!”

    小颖脑子里猛地跳出来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吼她,随即,她略微改变了方向,走到了梵狄旁边她师傅的身边。

    “哈哈哈……林凡,真有你的,不愧是我吴国力的徒弟,好徒儿,今晚跟我回家去吃饭,告诉你师娘你晋级了,她肯定比我还高兴!”吴国力开怀大笑,心情大好。

    小颖幸好是戴着口罩,否则此刻就会别人看出她在强装笑颜。旁边,是一对俊男地刺得她的眼痛心也痛。

    洛琪珊脸上笑意不减,微微上扬着眼角,红唇轻启声如珠玉:“吴师傅,这是您徒弟?恭喜啊,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就闯入了下一关,果真是名师出高徒!”

    吴国力也是认识洛琪珊的,此刻听闻她的夸赞,可是连带着师傅徒弟都一起夸了,吴国力本不是个喜欢奉承的人,但今天不同,他对小颖的表现很满意,他认为小颖当得起任何的称赞。

    “呵呵呵……小徒资历尚浅,跟其他厨师比起来,她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接下来还有两天选拔,7号那天才能见分晓。”吴师傅小小的谦虚了一下,实际上眼睛都笑弯了。

    “7号的决赛,真是巧,我和未婚夫的婚宴也在那天……”洛琪珊美目流转,瞄了一眼沉静淡然的梵狄,含情的目光不加掩饰,转而又说:“吴师傅,你们见过了?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夫。”

    吴师傅脸色微微一僵,他其实看出来梵狄与洛琪珊的特殊关系了,只是没想到竟会是洛琪珊的未婚夫,准新郎?

    “你们……金童玉女,哈哈哈……太相配了。”吴师傅笑得有点言不由衷了,不知怎的会瞄了一眼身边默不作声的徒弟,眸中的异色稍纵即逝。

    洛琪珊的话其实是故意说给小颖听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向来自信满满的她居然会变得这么小气,在一个无论外表还是身份都跟她相差巨大的女孩子面前故意强调她和梵狄的关系,这是小气吗?这是没自信的表现吗?洛琪珊暗里窝火,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梵狄在洛琪珊来了之后就没说话,只是那双深邃惑人的眼会有意无意扫过小颖身上。她掩饰不住的失落,他怎会看不懂,只是,她为什么要失落?是因为他身边有洛琪珊吗?这个念头,让梵狄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烦闷,随即淡淡地说:“林凡,恭喜你……好好表现吧。”

    “梵狄……”

    “我们走吧,你爸妈还在等我们。”梵狄目不斜视地转身,不再看小颖一眼,仿佛之前的那点焦急都是她的错觉。

    望着他和洛琪珊的背影,小颖不自觉地攥紧了掌心,酸楚得疼痛在心头蔓延,好像钝器在一点点割着她的血肉……心痛,为什么还没有麻木?每一次痛过之后都会希望下次不会再被触动,可是,伤口从未愈合过,所谓的平静,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尽管她不愿承认,但内心真实的感受就是,她还陷在爱与痛的纠缠中无法自拔,而他却不知道她的煎熬有多难。

    “我喜欢你,你不用知道。”这句话,所代表的不是真的你不必知道,而是在万般无奈中的痛苦呐喊![还有更新。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