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取消婚宴
    新娘子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艳光四射,身穿高定婚纱,白色*抹胸,鱼尾式裙摆,后背镂空,腰身和裙摆有精致的白金钻饰,耀眼钻石项链价值连城,耳环,手链以及头上那一顶象征着公主的钻石头冠……

    钻石绚烂的光辉为洛琪珊镀上了一层贵不可言的气息,高贵典雅之中却又透着几分火辣的性感,尤其是那桃粉色的眼影使得她今天看起来更具风情,妩媚中含着娇羞,流露出半*的韵味,魅惑无边。

    只是,她此刻嘴角的笑意在渐渐凝固,莹润如玉的脸部肌肤开始僵硬了……梵狄是怎么回事?

    她原本还等着听梵狄夸夸她今天很美,但还没听到他说一个字呢,他已经急匆匆跑出去了!

    洛琪珊愣了几秒,心头没来由地慌乱……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洛琪珊顾不上那么多,提起裙摆就冲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感到很不安,有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来。

    在走道尽头,洛琪珊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顿时松了口气。他没走,他还在!

    洛琪珊的脚步更加快了,踩着高跟鞋就跑上去。

    “老公……老公……出什么事了吗?”洛琪珊强作镇定地问。

    梵狄神色有异,紧紧皱着的眉头拧成了小山,心潮澎湃难以自制。刚才手下所汇报的消息,让他的心无法平静,情绪还处于激动之中,思维纷乱,一时间都忘记回去化妆间了。

    “是有点事,不过,我会处理的。”梵狄淡淡的语气就是在暗示洛琪珊,这件事他不方便告诉她。

    可是,女人的直觉就是这么灵敏,洛琪珊紧紧盯着梵狄的眼睛,似是要想将他看穿一样,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怎容得有什么差错!

    洛琪珊凤目中透出两道凌厉的光线,咬咬牙,含着几分痛惜:“如果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吗,仪式就要开始了,大家都在等我们。”

    如果在几分钟之前,梵狄是会点头答应的,可是,刚刚的电话里,他知道了一件事——林凡就是小颖,小颖就是林凡!

    这让他如何还能安心地进行婚宴?他心里的滔天巨浪,不是洛琪珊能明白的。他永远都记得在看到小颖写下的备忘录中,说喜欢他时,他当时的震撼和悔恨。

    他曾想过,如果能救回小颖,如果时光能倒流一次,他不会再让小颖过得那么凄惨。他无法确定自己对小颖是同情还是爱,但至少他知道,在他心里,小颖是无人能代替的,她曾给予的温暖,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甚至贪恋着那一段被她温暖,有她在身边的日子。

    现在知道了确定了小颖就是林凡,梵狄的心乱了……小颖受伤毁容,所以不敢与他相认,她知道今天是他的婚宴,她一定比从前更加伤心欲绝,他真的要再伤她一次吗?小颖出事那次都够他悔恨一辈子,现在他还有机会弥补小颖,可是婚宴怎么办?

    洛琪珊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他听不到了,满脑子都在想着关于小颖,关于口罩女的一切……难怪在蜀香味见到她时,她的眼神是那样惊慌和悲伤,难怪她会大晚上跑去梵氏公馆外偷窥,难怪她被逮到时会没命地逃跑!

    “林凡……小颖……林凡”梵狄心里默念着,拳头攥得好紧,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林凡,这名字不就是“梵”字给拆开了吗?只可惜他当局者迷,到现在才恍然大悟!

    从这点就能看出小颖还惦记着他,否则怎会给自己取个名字叫林凡?

    洛琪珊的脸色变了又变,心急如焚,同时也有深深的愤怒,她不知道梵狄究竟是怎么了?是什么电话让他如此失常?

    不……她不能失去他,婚宴必须照常举行!这是她洛琪珊的男人,是她一生中最美丽的一天,她不能允许自己抱憾!

    “梵狄,有什么事都等婚宴结束再说好吗?还有二十分钟就到时间了,我们……”洛琪珊话还没说完,梵狄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电话那端的男人声音很大,在这个安静的角落里,洛琪珊都能隐隐听见一些。

    “老大,不好了!我们刚刚赶到小颖住的地方,可是……慢了一步,她被何宇森的人抓走了,上了一辆面包车,我们现在正在追那辆车!”男人心里暗暗叫苦,这回是办事不利,若早来几分钟小颖也不会有事,现在只能尽力而为了。

    “何宇森?”梵狄惊骇,一股冲天的暴怒迸发出来!

    何宇森是谁?就是前段时间从澳门过来的人。,此人心狠手辣极度凶残,小颖落在他手上等于就是羊落虎口!

    电话挂断,梵狄再也无法留在这里,而洛琪珊似乎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下意识地挽住了梵狄。

    “对不起,我现在必须去救一个人……洛琪珊,是我梵狄亏欠了你,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要老实告诉你,婚宴,取消吧。”梵狄无暇多说,匆匆丢下这几句,扯开洛琪珊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去。

    “站住!”洛琪珊一声低吼,冲着他的背影,哽咽的声音在颤抖:“是谁?是哪个女人?”

    她听到了电话里梵狄的手下说的话,虽不是字字清晰,但足够她明白梵狄的突变是因为一个女人!

    空气中传来飘忽的音节:“墓园……墓碑……”

    洛琪珊只听到这几个字,一瞬间,整个人呆若木鸡,连追梵狄的勇气都没有了……只因为,她想起来了,初见梵狄时,在墓园,那块墓碑上刻着“吾妻”……

    是那个人?竟然是那个人!

    若是那个人,她洛琪珊就真没了挣扎的余地了。她一直都知道那个人在梵狄心里占有重要的地位,那才是她最大的敌人。可那个人竟然没死?还被梵狄找到了,难怪他要取消婚宴,就凭那“吾妻”二字,还有谁能赢得过那个人!

    洛琪珊整个人都瘫软了,脑子里轰鸣一片……怎么办?怎么向父母交代,怎么向外边的宾客们交代?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洛琪珊居然会沦为被人抛弃的新娘,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愤怒,悲伤,痛苦,前所未有的强烈,从洛琪珊胸口爆出来,冲垮了她的理智,她此刻再也不是那个事事都能保持冷静淡定的洛琪珊,她现在只是一个疯子!

    下一秒,她瞄见了一个从走道经过的男人身影,那一刻,她就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冲了过去!

    “等等!”洛琪珊不由分说抓住了男人的胳膊,赤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他:“你……我认得你,我认得你……”

    男人眉头一皱,眼底浮现出一丝诧异和嫌恶,一点不给面子地将洛琪珊推开:“认识我的人很多,小姐,请你自重,你应该是今天的新娘吧,别这么……不知检点。”

    男人的冷漠和对洛琪珊的评价,让洛琪珊犹如万剑穿心!新娘,不知检点?呵呵……真讽刺啊!

    男人见洛琪珊不语,便不再打理她,迈开长腿就欲走开,可是洛琪珊却又跟了上去,拦住他的去路,紧紧拽着他,神情激动地说:“我认得你,我在财经杂质上看过你的报道,你叫晏锥,你没老婆……晏锥,我是洛琪珊,没错我是今天的新娘,可是我现在有件事想……求你。求你充当一下我的新郎,求你当一次今天婚宴的男主角,行吗?”

    顿时,周围都寂静了,两人陷入可怕的沉默,晏锥两只眼睛就像是看疯子似的看着洛琪珊,没错,此刻在他眼里,洛琪珊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呆萌分割线======

    梵狄开着他的法拉利跑车一路狂奔,耳朵上的蓝牙不断传来手下的声音……抓走小颖的那辆车已经失去了踪迹,只能大概判断是在往海边去了,但具体位置却不知道。

    要在闹市区里追踪一辆车,这种事难度太大,梵狄的手下能追到最后靠近海边才跟丢,已经算很有能耐了。

    知道在海边那附近,梵狄有了大概的方向,已经吩咐梵氏公馆的人集体出动,前往那片海滩搜索,他自己也火速赶去。

    方向盘捏得好紧,冷目中阴狠的光线让人不寒而栗,坐在他旁边的山鹰脸色煞白,强忍着胃部的翻腾,愣是没吭声……老大这是肺都气炸了吧,所以才会开这么快。

    “何宇森,他怎么会找到小颖的!该死!”梵狄怒喝,恨不得车子能飞起来!

    何宇森的残暴在道上是大家公认的,就连何宇森手下的兄弟都暗中对他不满,说他太没人性,说他是个人渣!

    何宇森刚来c市那天,梵狄出于基本的道上规矩,接待了何宇森,那之后梵狄再也没有去找过何宇森了,本就不想跟那种人打交道,能免则免,但想不到何宇森来此的目的居然会是小颖!不……应该说,目标是他梵狄!

    小颖为什么会被抓,唯一能解释的原因就是何宇森知道了小颖的身份,知道她就是曾经在梵氏公馆里住过的那个女人,梵狄认的干妹妹……

    “老大,何宇森到底想干什么?之前我们都是河水不犯井水的,他抓走小颖,难道是为了对付我们?”

    “一定是的,只有这个原因才解释得通。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要去救小颖!既然她还活着,这一次,我不会让她出事!”梵狄决心一下,明知这一趟去是极度危险,但他不会退缩,他要亲自将小颖救出来!她的人生太苦,如果可以,他希望今后她的人生都是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