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死前有个要求,亲一下
    ( )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但大自然有时也是无情的。这一望无际的大海,12月的天气,若真是被扔进去,就算不被淹死也会被冻死!

    死亡,又一次地距离小颖如此的近,但她却没有预想中的恐惧,回顾自己短短十九年的人生,所经历的好像格外漫长。活了十九年,她所受的苦,远比甜要多……她原本平凡的人生,是在遇到梵狄之后开始有了不同,而这个男人,现在就在她身边。

    梵狄一身纯白的礼服,站在这海边眺望,不凡的身姿竟有几分出尘的味道,昂首伫立,幽深的眼眸就像这还一样深邃不可测。他身上那潜藏着的艺术家的气息散发出来,让人不由得想起了他画画时的儒雅俊逸的风采,而他本身就是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令人百看不厌,回味悠长,越看越是发觉有更多的深意,更多值得挖掘的美好……

    只是,这样一个男人,今天就要命丧黄泉了吗?可惜,可悲,可叹!

    海风迎面吹来,梵狄魁梧的身躯如高山仰止,仿佛寒暑不侵,他到此刻,眼中仍然是没有敌人预期的慌乱和乞求。

    梵赫磊得意地指着前边不远处,狠狠地说:“看到了吗,那儿有艘船,一会儿你们被扔进海里之后,我们就会坐着那艘船到金虹一号去,接手你的地盘,然后将会轮到梵氏公馆,还有家族在本市的一切产业所有娱乐场所,赌场……统统都将是我梵赫磊的!”

    梵狄微微眯起的双眼里露出鄙夷和蔑视:“梵赫磊,你真的无药可救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如果现在收手,拿着金虹一号的转让书去接手,放我跟她离开,或许,你还有一线生机,可如果你要一意孤行自作孽,若我不死,你会是什么下场?”

    “哈哈哈……不死?”梵赫磊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张开手指指这周围:“你看看,这里有你半个手下的影子吗?全都是我们的人,你凭什么可以不死?死到临头还要耍酷?你去阎王爷那儿耍吧,没人会来救你的,今天,你必须死!”

    梵狄惋惜地摇头,对于这个执迷不悟的人,梵狄算是仁至义尽了,但对方既然死不悔改,他多说也无益。

    小颖站在梵狄身边,默默伸出手握着他的大手,紧紧依偎着他,蓄满了柔情的眼神痴痴看着他……以前她就是太含蓄了,只知道暗恋,不知道去争取,可现在都要死了,她也已经向梵狄表白,她没什么可藏着的,只觉得能向心爱的他说出心里话,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阿凡……我愿意和你一起同生共死,只是我想知道,我们死了之后,你的手下还会照顾我弟弟和妈妈吗?”

    “当然会,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的。”梵狄毫不犹豫地说,这是实话,他早就有吩咐,不管他发生什么,梵氏家族都要供养小豆子直到他大学毕业,也会继续给小颖的母亲送去生活费。

    “阿凡……我很庆幸自己爱上的是你,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小颖轻声呢喃,羞涩的脸红了。

    梵狄魅惑的双眼闪烁着异彩,看向小颖的目光越发柔和……他现在才发觉小颖骨子里的勇敢,比他想象的更多,在这种时候她还能不哭不闹不求饶,不恐惧,视死如归的大气,连他都忍不住在心头赞叹。他身边就是该有这样的女人,才能与他同舟共济,才能有资格与他并肩。

    梵赫磊心里火烧火燎的,看着梵狄跟小颖在这儿缠*绵,他更是火冒三丈,凶残的念头疯狂滋长,恶狠狠地低吼:“扔下去!”

    身后的几个男人一听,立刻抓住了梵狄和小颖,还将两人的脚绑上石头。

    “弟弟,你安心地去吧,明年的今天,我会给你上柱香。”梵赫磊阴森的目光中冲满了嗜血的戾气。

    够狠了,害怕人家死不了,绑上石头才放心。

    海水冰冷,浸透的寒意刺骨,小颖瑟瑟发抖,梵狄的手始终没有放开她,两人被枪指着,往海里走去,海水已经淹没到膝盖了……

    “磊哥,等你当上梵氏家族的继承人,你可别忘了咱们的约定啊!”何宇森凑近了梵赫磊耳边说,他是忍不住会提醒,因为梵赫磊这人连自己亲兄弟都敢算计,他不得不防。

    梵赫磊眼一横,随即爆发出一阵狂笑:“宇森,你放心,这件事能成,你功不可没,忘不了你那一份儿的!”

    海里,两个手牵手的背影成为了这海天一色中的一道风景,令人落泪的景致。两条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了吗?苍天在愤怒,乌云密布,海水在咆哮,一浪一浪打来……

    如果不往海里走,身后的人就会开枪,也就是说,横竖都是死,死定了没有余地了!

    梵赫磊和何宇森狂笑的声音不绝于耳,看着梵狄和小颖越走越远,一半身子都没入海水了,他们不但没有半点不忍,反而是笑得更猖狂了。

    小颖从没想过自己的死会是跟梵狄手牵手的。这是幸福还是不幸?

    此时此刻,小颖再也止不住眼泪了,抽泣着说:“阿凡,都是我连累了你,如果不是我被抓到,你怎么会……呜呜呜,阿凡……对不起,我害了你……”

    梵狄拧着眉头,眼中却是噙着笑意,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傻瓜,你为什么会被抓,还不是因为我吗,不然,你现在就该在大凯旋准备烹饪大赛的决赛了。还有,你上次出事,跟陆哲浩一起坠崖掉进河里,如果不是因为梵赫磊想抓你来对付我,他就不会将你捞起来,说不定我当时就能找到你了……你受的罪,很多都是因我而起,你就不要再说什么对不起,也不准再自责。”

    都这时候,他还是那么霸道,连自责都说不允许。

    但这样的霸道是何等的温暖人心,支撑着小颖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还没倒下去……

    “好,阿凡,我不自责了,那你也要答应,不可以自责好吗?”

    “好,我们都别再说对不起,根本没有什么可对不起的,现在,我们能一起赴死,这不是很好吗?我以前总是在想,我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会有什么人在身边,会不会哪一天没人暗算死无葬身之地。但现在我知道了,我死的时候,有你陪着我,这就够了。”梵狄说得很轻,时不时还东张西望的,哪里像是悲伤要死的人。

    小颖可没留意到梵狄的表情,她还沉浸在这奇异的幸福中流着泪傻笑:“阿凡……我们反正都要死了,我……我有一个请求,可不可以答应我?”

    小颖瑟瑟发抖,说话都在哆嗦,浑身就跟冰棍一样。梵狄也是的,只不过两人都没叫苦,牵着的手攥得很紧,两颗心在此刻无比贴近。

    “不是说要死了吗,有要求我还能做得到?”梵狄这竟有点陶侃的意味了。

    小颖苍白冰冷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红晕,羞涩地瞄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我想……想亲你一下……可以吗?”

    “……”梵狄嘴角有点抽搐,这时候的气氛不该是悲惨到极点的么,怎么在小颖这儿到成了另一种浪漫,还想亲他?

    梵狄是怎么都想不到小颖的要求是这个……这妞,对他的感情深到什么程度才会在死之前都还惦记着要亲亲!

    悲痛的气息都被冲淡了,梵狄停下脚步,小颖也停下,两人就这样面对面望着对方。

    “你想亲哪里?”梵狄这货还一本正经地问。

    “我……我……亲脸……”小颖颤颤地说,但马上又觉得不够意思,把心一横,红肿的眸子眨了眨:“那个……亲嘴巴吧。”

    就是这奇葩的两人才能做到这点吧,再走几步就彻底沉海底去了,冷得全身抖个不停还在讨论亲哪里……

    见梵狄不语,小颖有点失望,心想是不是自己要求过分了?可是,亲他,一直都是她的愿望啊,做梦都做过好多次了。

    “你不愿意就算了吧……我……我现在这个样子,要跟你亲亲,确实是难为你了。”小颖又想起了自己的脸,下意识地伸手去摸。

    小颖低着头,却听头顶传来他低低的笑声,紧接着,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轻轻摩挲着她脸颊的伤痕处:“你低着头我们还怎么亲?”

    两人说话都已经是冻得哆嗦了,可这好像不影响两人要亲亲的决心……

    “真的吗?”小颖惊喜地抬眸,两眼放光望着梵狄,激动得呼吸急促。

    梵狄两只手捧着她的脸,半点没有嫌弃之色,他不是不爱美,只是他懂得,有些人,心灵美胜过外表千百倍。

    小颖紧张极了,本来就抖得不行,现在更是战栗不已,就在她紧张兴奋中,他的俊脸已在眼前放大,下一秒,他已经覆上了她的柔唇……

    这一瞬间,小颖有种眩晕感,好像整个天地都不存在了,只剩下她和梵狄两人。犹如身体里升腾起一抹烟花在脑中炸开,渴望已久的吻,终于在死之前得到了……他吻得很深,带着眷恋和疼惜,她青涩笨拙地回应,抱得紧紧的,好像寒冷已不再了,全都被这一刻的喜悦所赶走。

    这一幕,落在梵赫磊和何宇森一群人眼里,简直是气得跳脚。

    “你们不准停,快点往前走,再不走我就开枪了!”梵赫磊气急败坏地吼,恨不得冲进海里去推梵狄。

    可就在这时,何宇森脸色大变,惊悚地指着天上:“磊哥快看,有直升机过来了!”

    梵赫磊以及其他人都大惊失色,预感到不妙了!

    而梵狄和小颖还在接吻,只是他眼底浮现出了笑意……一切尽在掌握中,他根本就没打算这样赴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