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阿凡你好可恶
    如果只是普通的直升机也不至于将何宇森梵赫磊一群人吓到,而此刻这一架低飞的直升机上正坐着一个男人十分拉风地两手攥着一把重型武器对着海滩上的人,还没等那群人反应过来,只听“砰砰砰砰砰……”一连串子弹落在了沙滩上掀起一阵沙幕……没有人中弹,但是这种致命的威胁足以震慑到每个人。现在只是将子弹打在沙滩上,可只要他瞄准地面上的人,谁都逃不掉!

    一时间,梵赫磊和何宇森所带来的手下全都成了废物,面对直升机在半空中虎视眈眈,谁敢乱动?谁还跑得过直升机么。

    有人不信邪,撒腿想跑向后边的民居,但是才一动,面前立刻飞来一颗子弹落在脚边……梵赫磊想冲直升机开枪,可他的枪才刚起举起,砰——一声,手臂中弹,嗷嗷直叫。

    何宇森见状,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了,摆明了这是梵狄的救援来了,他要是跟直升机较劲,说不定也跟梵赫磊一样的会被赏一颗子弹。

    “别开枪!”何宇森冲着天空高喊,随即毫不犹豫地将手里的枪扔在了地上,双手举起做出投降的姿势。而一群手下见此情景,当然是一个比一个快,纷纷跟何宇森一样举起双手……

    一群凶徒,可任你多么凶残,一架直升机就能将这群人搞定。

    这么拉风又强悍的一出,除了梵狄,谁还能导演得了?

    就在直升机出现的那一刻,梵狄已经带着小颖往岸边走了,而不远处已经有几辆车开过来,全都是梵狄的人。

    梵赫磊手臂中弹,痛得他几乎昏厥过去,眼看着自己的胜利果实就这么宣告破灭了,梵赫磊目呲欲裂,死死盯着梵狄,不甘的眼神里满是愤恨:“你……你竟然耍诈?”

    梵狄和小颖站在岸边,离开了海水,可仍然是冷得全身发抖,但即使是这样,也没人能小看梵狄,没人会觉得他狼狈,相反,他站得那么稳那么直,犹如一座永不可攀的山峰伫立,谁敢小瞧他,下场就是如梵赫磊等人一样。

    “耍诈?梵赫磊你也好意思说这两个字?一直都是你在说我今天会死,我可没亲口承认我愿意就这么死去,是你太得意忘形了,你以为叫我别带手下来,以为我当真傻到不带?你要对付我,却又没摸清楚我的底细,地面海面的斗争算什么,你再强还能敌得过直升机?想不通我为什么能调动直升机吧?回去梵氏公馆慢慢想,你有的是时间。”梵狄岑冷阴沉的语气里饱含威严,看着眼前如丧家之犬的梵赫磊,看着那刺目的鲜血滴在沙滩上,梵狄连眼都没眨一下,冷酷到令人胆寒。

    但这种冷酷,更多的是他对亲情的失望,若不是梵赫磊先要至他于死地,他或许永远不会向梵赫磊动手,但既然对方要他死,彼此之间那点血缘关系就此断绝!

    “梵狄,你想将我囚禁在梵氏公馆?你休想!爸爸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梵赫磊咬牙低吼,他也是个狠角色,手臂受伤血流不止,但他还没向梵狄求饶。

    梵狄冷冷地瞄了他一眼,然后抬眸望着正在缓缓降落的直升机,眼中流露出几分痛惜,随即也就会一抹决绝所代替。

    “梵赫磊,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们的父亲也在直升机上。”梵狄直视着机舱门,淡淡的一句话像是在宣布梵赫磊已全盘落败。

    “什么?不……我不信……”梵赫磊不可置信地盯着直升机的门,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但是,当他看到山鹰搀扶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出现时,他彻底惊悚了。

    没错,梵顶天来了,刚才他也在直升机上。他看到了梵赫磊用枪指着梵狄和小颖,逼迫两人走向海里……那是让老人痛彻心扉的一幕。

    霎时,周围一片寂静,梵顶天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没了声气,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昔日风光无限的赌王,今日虽已垂垂老矣,人们几乎都快要忘记这位当年叱诧风云的人物了,谁想得到他会坐着直升飞机来此?面对两个儿子之间的战争,老人似乎异常平静。这一刻,大家想起了关于梵顶天早年间的辉煌大势,想起了当年他的风采。没人敢小看这位年逾九十的老人,就像没人能小看梵狄一样。你永远都不会料到一个强者将会有怎样出人意料的手段。

    在场的每个人在梵顶天面前都是后辈,那些小混混就更不用说了,对他们来说,梵顶天是传说中的人物,如今一见,哪怕是个老人,他们仍然有着从内心发出的崇拜与尊敬。

    “老爷子,您慢点。”山鹰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梵顶天,轻声提点。

    梵顶天一步一步缓缓走来,略显佝偻的背脊,一头银丝,满脸皱纹,岁月的痕迹让人很难想象他会是曾经那位在澳门如日中天的大人物。只是,他现在不应该在大凯旋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爸……您怎么……您……”梵赫磊怔怔的说不出话来,伤口的疼痛加上极度震骇,他的脸色变成惨白,眼底终于浮现出恐慌。

    他是梵顶天的儿子,他能不了解父亲的手段么?万万没想到今天他的所作所为竟被父亲亲眼看到,他连最后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了……假如父亲没来,他回去之后还可以狡辩,可以求情,可被父亲抓到现场,这完全是两码事!梵狄,梵狄算得太精了!

    梵顶天的脸色很不好看,前所未有的阴沉恐怖,双眸中迸发出来的冷光横扫全场,不仅是梵赫磊,包括梵狄,小颖……梵顶天为何会来?除了是来处理梵赫磊,他也是来抓梵狄的。因为,在大凯旋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梵狄逃婚,新娘竟当着众宾客的面宣布她结婚的对象是晏锥!

    梵顶天差点气得当场犯病,现在可好,两个儿子都在,外加一个使得梵狄逃婚的罪魁祸首,小颖,老爷子怎不气得七窍生烟?

    “你们……真出息!一个逃婚,一个要杀自己的弟弟,你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是不是都嫌我活得太久,巴不得快点把我气死才好?”梵顶天清瘦的身体气得瑟瑟发抖,眼睛赤红,头上的白发仿佛都要竖起来了一样。

    山鹰暗暗叫苦,扶着老爷子不敢松手,生怕这人一激动会有什么闪失。

    这沉闷僵硬的气氛,让原本就冷得不行的小颖更加颤得厉害了,握着梵狄的手不由自主地缩了回去……死里逃生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品味,她预感到了事情不妙,梵狄的父亲这么愤怒,梵狄的日子不好过了。

    梵顶天的态度早在梵狄预料之内,见状,梵狄没有出言解释,看看表,时间不早了,距离烹饪大赛的决赛只有一个半小时。

    “爸,我等一下再向您请罪,现在我要先走一步了。至于梵赫磊,我的人会将他带回梵氏公馆。”梵狄笃定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容反驳的坚定,一抬手,立刻有手下上来将梵赫磊押住。

    “你要去做什么?”梵顶天怒喝。

    梵狄拽着小颖就走,急匆匆丢下一句:“她还要去比赛,有什么事,等比赛结束再说!”

    “你……你……”梵顶天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得来,岂有此理!梵狄逃婚就是为了这个女人,现在居然还要带着她去比赛?

    梵顶天终于是明白,自己根本无法掌控梵狄了,他的儿子就跟他当年一样的倔脾气,胆子大到让人瞠目结舌!敢逃婚,敢丢下那么多的宾客于不顾,敢不遵从父亲的安排……可就是这些,才构成了梵狄的与众不同。

    “爸……您不会真的让他们带我回梵氏公馆吧?爸爸!”梵赫磊痛苦地呼唤着,抱着最后的希望。

    梵顶天眼色一狠,抬手“啪”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梵赫磊脸上。

    “你这个不孝子,勾结外人兄弟相残,滚去梵氏公馆,家法伺候!”梵顶天怒不可遏,将满腔的愤怒都集中在这一巴掌,梵赫磊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五指印。

    何宇森在一旁心惊胆战,他本身就是个很凶残的人,但现在落到梵家人手中,他完全成了俘虏任人宰割了。连梵赫磊都要家法伺候,他一个外人会是什么下场?

    海滩上很快就归于寂静了,直升机飞走,人也散去,空荡荡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谁能想到就在十多分钟之前,这里差点就要有两条年轻的生命陨落。

    其实直升机的出现并不难解释,说穿了就是梵狄在起救小颖之前就布置好的。还在大凯旋时,梵狄知道梵赫磊是没出现在婚宴的,可听到小颖被何宇森的人抓走,梵狄心里就有了猜测……何宇森是混澳门的,到了本市是属于梵氏家族的地盘,为什么何宇森敢在这里动手?除非是有人暗中相助,是有同伙的。而这个同伙是谁?梵赫磊不来婚宴现场,是做什么去了?两件事如果联系到一起,那么,很多之前不曾解开的迷雾就豁然开朗了。

    前段时间金虹一号上出的事就是有家族内部人员在作怪,只是还没能查出究竟是谁,只能初步判断是家族中地位颇高的人。联系这种种异常,梵狄认为应该叫父亲到现场去看,亲眼见见那个家族的败类到底是谁。于是梵狄吩咐山鹰先去搜救队调来一辆直升机,再将梵顶天也带上……婚宴肯定老爷子是不会参加了,因为他本人已逃婚。

    梵狄一个人孤身进入小颖被绑的地方,连身上带的防身的东西都被搜走了,还被迫签下金虹一号的转让书,但这过程中他一直都没有慌乱过,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小颖不会死,只不过,小颖对他的情意,愿意与他同生共死的心,还是深深地感动了他,但当时的情形,他不能向她解释什么,直到最后走进海里,他都依旧对自己的部署很有信心。果真,在最后关头,直升机来了……

    梵赫磊机关算尽都还是算漏了一件事……那就是梵狄的金虹一号从开业起就跟本市的海上搜救队有着密切的联系,他想要请搜救队派出一架直升机到海上去,这根本不是难事。梵赫磊满以为自己控制了陆地再加上准备了船,这样就能顺利达到目的了,可梵狄还是计高一筹,居然想到了动用空中的力量。

    这可让山鹰过足了一把瘾啊,他还是第一次在空中那么拉风的对着地面开枪,回去后有得向兄弟们炫耀了……

    ======呆萌分割线======

    梵氏公馆。梵狄先一步到了,只因为要换衣服,然后再带小颖去烹饪大赛。

    小颖到了公馆时已经浑身都快冻僵,幸好梵狄事先叫人在他卧室里放好水,小颖进去可以直接进浴缸里泡着。

    这种情况,小颖也顾不得害羞了,一进浴缸就整个人都泡下去,好一会儿才冒出水面……人的意识还处于混沌中,劫后余生的感觉使得大脑越发混乱,还有她身上有伤,被何宇森踢了几脚,现在背上腰上都很痛。

    泡在温热的水中,这比先前在冰冷的海水里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乱成一锅粥的脑子里浮现出今天的种种画面,小颖蹙着眉头,总觉得是哪里不对劲啊?

    她真以为是要死了,梵狄可没说会有救兵来的,她还以为两人真会死在梵赫磊手里……天啊,她今天都说了些什么话?

    “我爱你……”“我死也不离开你……”“我想亲你……嘴巴……”

    小颖脸蛋通红,想起在生死关头自己竟说了那么多平时根本不会说出来的话,好像那不是她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都怪梵狄,他早就安排好了救兵来,可没告诉她,害她傻呆呆的以为快要死了,生怕有些话有些事没做,居然在海里还要求要亲他?

    小颖使劲地拍打着浴缸里的水,发泄心头的激愤:“可恶……可恶,太可恶了!”

    小颖撞墙的心都有了,想着梵狄当时心里一定是在狂笑吧,笑翻了吧?笑她的笨她的傻……

    “啊啊啊啊……可恶的阿凡!”

    “你叫我,怎么了!”随着一声男人的疾呼,浴室门开了,梵狄冲了进来。

    小颖正好从浴缸里起身准备穿衣服,一瞬间,整个人都石化了……两秒之后,小颖迸发出高亢的尖叫声,情急之下脚边一滑,整个人向后一仰,倒在了浴缸里……

    “小颖!”梵狄一个箭步冲上去,可是迟了,她掉进水里,一股水直灌进她的鼻子和嘴巴。

    梵狄跳进浴缸将她一把拽起来,她被呛得不行,一个劲地咳嗽,鼻子和嘴里都在喷水……

    “你干什么这么急,我又不是鬼,犯得着吓成这样?”梵狄拍着小颖的后背,责备中带着几分心疼。

    “咳咳……咳咳……你……我……我……在洗澡……你……”小颖越急越说不出话,断断续续,脸都憋红了。

    “我知道你在洗澡,可是你刚才不是叫我的名字吗?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所以就跑进来看看……你害羞个什么劲,以前又不是没见过你的身体。”梵狄轻描淡写地说着,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觉这货的脸色有异,好像有点不正常的潮红……他是穿了一件体桖,而小颖刚才是在浴缸里的,现在两人这么抱着,这该是多么的惹火劲爆啊。

    “我刚才不是叫你,我是……”小颖语塞了,难道说她是在骂他可恶?

    想到这个,小颖顿时来气了,水灵灵的大眼瞪着他,气呼呼地说:“阿凡你老实说,你去救我的时候就知道我们不会死,对吗?”

    梵狄勾唇一笑,帅到人神共愤的脸上泛起一抹看似很无辜的表情:“当时的情况我怎么告诉你啊,敌人在旁边嘛。”

    “那我们在海里的时候你可以告诉我啊,要是你告诉我了,我就不会,不会……不会要求你……”小颖羞愤难当,要抓狂了,后边那个“亲亲”二字实在接不下去。

    梵狄面不改色:“不就是亲亲嘛,你想亲我,你就要大胆地表现出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亲?如果我当时告诉你不会死,你就不会说想亲,我也就不会亲你,你的愿望就不能完成,那你到底是觉得亲还是不亲好呢?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以前你有一次在金虹一号遇到了亨利,喝了饮料里的药,当时你睡在我房间,一晚上都不安分,那时你就已经把我按住亲了又亲,只不过你意识不清,忘记了而已……”

    小颖惊愕地看着他,脸红得滴血,终于忍不住抓狂:“你别说了!”

    天啊,这男人是嫌她还不够出丑吗?

    但更囧的还在后头……小颖后知后觉自己被梵狄抱在怀里,先前她只顾着生气了,现在发觉两人的姿势,她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儿!

    “你……你进浴缸来做什么!”

    “你刚才不是没站稳摔在水里吗,是我将你拉起来的。”梵狄说得一本正经。

    小颖骨子里始终是矜持的,羞愤的挣扎,但他抱得好紧。

    “你别乱动……”梵狄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眼底藏着一簇暗色的火焰,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小颖慌乱地低着头,心脏都快蹦出来了,这样的亲密接触,她有种眩晕的感觉……他该不会是想做什么吧?

    “你……放开我,你怎么这么坏,我要出去穿衣服了……你放手啊……”小颖嘴上这么说,可就是浑身使不出力气,而声音一出口就变得异常娇弱,她潜意识里是渴望这个怀抱的,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样太危险了……

    但梵狄不但没放手,反而是抱得更紧,幽暗不明的瞳眸里流泻出几分疼惜:“叫你别动……你,让我看看你的伤。”

    “伤?”小颖浑身一颤……原来是她想多了,梵狄是注意到了她身上的伤口。

    这是小颖最深的痛……脸上,额头,还有她锁骨往下一片,都有伤痕。

    小颖紧紧咬着唇,一动不动,心中的苦涩酸痛在蔓延,肆虐,梵狄盯着她锁骨下方的那几处伤痕,俊脸沉郁到了极点。

    “也是那次事故留下的吗?”

    “是……由于当时没能清洗伤口,没处理好,所以留下了刺青型疤痕。”小颖颤巍巍地动了动嘴皮,喉咙干涩。

    梵狄微微眯起眸子,温热的大掌慢慢伸向那疤痕……

    “不……”小颖痛苦地转身,可梵狄却偏不要她躲闪,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腰,让她无处可避,只能与他面对面。

    小颖强忍着眼泪,悲恸地闭上了双眼。

    梵狄的手轻轻抚在她的伤痕上,肌肤相触的那一秒,奇异的暖流透过他指尖传向她全身……一滴清泪随之滑落她的脸颊,她不敢问,不敢想,梵狄面对她身上的伤痕是怎样的心境。

    梵狄的心都揪到一块儿了,此刻,他没有任何一丝杂念,只剩下浓浓的疼惜和心痛。女人,脸上有疤痕是一回事,可连身上都有,这就是更是雪上加霜了,可以想象小颖在最初疤痕形成时是多么的自卑和痛苦。

    他记得小颖的身子曾经是多么完美无暇,如今却多了几处青色的伤疤,这就好比是一块上等的美玉出现了裂痕。

    梵狄的手在轻轻颤抖着,对小颖的怜惜更加深了几分:“我说过,会找最好的医生为你祛疤,不仅是脸上,你身上的疤痕也会治好。现在的医学和美容技术那么发达,你要相信,要对自己有信心。现在,什么都别去想,换好衣服,我们去大凯旋,你还要比赛。”

    他的话,比这浴缸里的水还要温暖人心,他或许说不清楚自己对小颖到底有几分男女之情,但至少他现在最在乎的就是她了。

    小颖强摄心神,点点头,也顾不得害羞了,伸手去抓浴巾,想要裹着出去,可是,就在她跨出浴缸的一霎,眩晕感陡然袭来,天昏地暗,身子一软,倒在了梵狄怀里……

    “小颖,小颖!”梵狄慌神了,她怎么晕过去了?

    手一摸,小颖的额头好烫!梵狄心头一颤,糟糕,她一定是发烧了,那烹饪大赛她是不能参加了?【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