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要自杀吗?不如改天再死?
    洛凯旋这一票投给谁?葛聪还是小颖?台上台下都是一片激烈讨论,观众们有的激动得站起来,一部分人高喊葛聪的名字,另一部分则是支持小颖的。

    梵狄也是跟着紧张起来,他最在意的不是小颖能不能夺冠,是因为他知道小颖能坚持到现在多么不容易,她还在发烧,都几个小时过去了她还能撑得住吗?梵狄只希望比赛快点结束,可看洛凯旋那犹豫不决的样子真是让人捉急啊!

    吴师傅和老伴儿在一边看着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们跟梵狄一样是担心小颖的身体。吴师傅的妻子更是急得眼泪汪汪的,就怕这孩子要是又晕倒在台上怎么办?

    “国力,那个洛凯旋在搞什么啊,磨磨唧唧的,还不给分!”

    吴师傅急忙安抚妻子,低声说:“他是最后一票,决定冠军归属权嘛,当然是有点难的,这也说明我徒弟水平高啊,能跟那个葛聪战成平手,已经很惊艳了,现在就看评委的心偏向谁。别急,很快就有结果了。”

    吴师傅说得没错,葛聪确实厨艺高超,不愧是梁玉的得意门生,但小颖不仅厨艺精,她也有敢拼的精神,别出心裁地在决赛时用炒蛋饭和泡菜赢得了争议,要说难度,当属她的不易。

    两个都很优秀,但冠军新人奖冠军只有一个,洛凯旋一票投给谁,全在他一念之差。

    主持人也在催促洛凯旋做决定了,他不能再沉默。

    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洛凯旋身上,但小颖却是没有,她偷偷瞄着右前方的位置,她知道梵狄在那里。她此刻心情很平静,奇妙的,她没去听洛凯旋说什么,她脑子里想的都是她被抓走时梵狄去救她的情景,想的是两人在海里时居然还接吻。当时没有感觉很奇葩,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太羞人了,那该是对人家垂涎欲滴到什么程度才会“临死”还惦记着亲吻?

    “噗嗤……”小颖一个不留神竟然笑了出来,这一笑,让她眩晕的感觉更强烈,赶紧地抓住旁边的桌子稳住,这才不至于当场摔倒。而台下的梵狄和吴师傅都看得心头一紧……

    她竟然还在笑?她笑得出来?没听到刚才洛凯旋宣布的什么吗?

    小颖是真没注意,她都只顾看梵狄去了……

    原来就在刚才那一秒,洛凯旋就宣布他的一票投给葛聪!“黄金手”没有悬念的落在了君骋派来的大厨身上,而新人奖的冠军就是葛聪了。

    一片欢呼庆贺的声音,大家的目光是集中在葛聪身上的,媒体的各个摄像机以及下边的各种相机手机都对准了葛聪拍个不停,放大,特写……梁玉笑得好开心,十分满意葛聪得到了冠军。

    可是,就在这时,大家都看到口罩女笑了,就算是戴着口罩都能知道她在笑,因为出声了嘛。

    这到好,立刻,主持人的话筒就从葛聪面前转移到了小颖嘴边,当然全场也跟着转移注意力了。

    “林凡,请问你为什么这么好的心态呢,因为一分之差而与冠军失之交臂,只能屈居第二,你难道不觉得难过吗?”主持人好奇的眼神里又带着几分欣赏得到意味。

    小颖一愕,这才发现怎么全场的人都在盯着她看?是冠军决出来了?她是新人奖的第二名?

    小颖定了定神,勉力压住眩晕感,对着话筒说:“我不难过,因为……我完成了这个比赛,就是对我自己最好的交代。祝贺冠军葛聪,也感谢每一个支持我的人,你们就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礼物,谢谢!”小颖说完又一次向着台下鞠躬,而她的话也得到了一片掌声。

    小颖的气度和她的心态,让人们看到了她的朴实,真诚,深深地感觉,她才应该是无冕之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冠军,结果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子对烹饪的虔诚和热忱的追求,心里会产生一种想法,那就是……吃她做的菜,很放心。

    主持人大加赞赏之后说了句:“林凡,请你稍事休息,马上就是颁奖了。”

    这台上的东西都收拾下去之后就会颁奖,但是小颖却不能等了……

    “对不起,这个奖我只能让人代领了,我现在还要赶去医院打吊针……我……对不起了,请大家包涵……”小颖匆匆对着话筒说完,再也不停留一秒,急急往台下走,往师傅和梵狄所在的方向。她感觉自己若是再不去医院的话真的要晕倒了……

    她病了?全场再次沸腾,全都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是带病比赛?带病都能跟葛聪一争高下,差一分就是冠军了,况且,那一分的差距还有待考量,不过是评委一念之差而已,不代表她真的就比葛聪差。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口罩女才是无冕之王!”

    “对,她才是冠军!”

    “口罩女威武!”

    “……”

    惊叹声支持声不绝于耳,人们的目光早就不在葛聪身上了。

    葛聪还没什么,但梁玉就气得脸色铁青,尤其是在听到“无冕之王”几个字时,更是感觉自己被打了耳光一样。是葛聪得了冠军,可荣耀却是那个戴口罩的林凡得去了,她的呼声居然比葛聪还高,这怎不叫梁玉窝火!

    “徒弟!”吴师傅急忙上扶住小颖。

    “林凡,你没事吧?”师娘搂着小颖的肩膀,心疼不已。

    小颖摇摇头,吃力地说:“师傅,我要去医院了,麻烦您……”

    “我知道,剩下的事我来做,奖我带你去领,你快跟师娘去医院,打针!”

    “好……”小颖弱弱地发出声音,一转头就看见梵狄。

    这时,洛凯旋等人以及不少记者和观众也看向这边,还好梵狄动作快,背起小颖就跑,一刻都耽搁。师娘紧随其后,忙不迭地跟上去了。

    梵狄不能不跑快点,他现在是敏感人物,若是被记者和洛凯旋发现了,只怕立刻将他和小颖堵住,她还怎么去医院看病?

    但即使梵狄反应快,洛凯旋还是看到了他脸,虽是匆匆一瞥,可洛凯旋能认出来,那就是梵狄!

    洛凯旋肺都气炸了,情急之下顾不得其他,拉着梁玉丢下一句:“你善后!”

    不等梁玉反应过来,洛凯旋已经追了出去!他要当面问问梵狄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这一肚子火没处发,咽不下那口气,必须要追到梵狄!

    梵狄和小颖之间虽然是相认了,他也接受了小颖的感情,可不代表这就没事,他丢下的烂摊子总得要收拾,洛家,梵家,洛琪珊,梵顶天……还有即将到来的漫天风雨,他无可逃避。

    楼上婚宴现场发生的巨变,因严禁记者入内,暂时还没有在新闻报道出来,可

    已经在被某些宾客发在了网络上,微信朋友圈上,洛琪珊和晏锥的合照正被疯狂转发,掀起滔天巨浪。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新郎从梵狄变成了晏锥?临时换新郎,这种事发生在豪门,太稀罕了!表面上大家都还顾着面子,但心里早就将洛家嘲笑得不行,甚至猜测是洛琪珊被梵狄抛弃,甩了。而新加入的晏锥又是怎么回事?

    晏家,本市的豪门大户,豪门中的豪门,要论地位,比洛家还要胜一筹,因为晏锥是现任商会主席!

    而更有趣的是,晏锥以前结过婚离过婚,前妻是黄埔银行的行长邓林的女儿邓嘉瑜。晏锥虽然离婚了,可他在许多女同胞眼中仍然是本市最有价值的钻石级单身汉之一,万万想不到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今天洛琪珊的新郎?

    是笑话还是佳话?没人说得清,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件事明天将会是娱乐版头条……洛琪珊将会成为全城最具争议的女人!

    沸沸扬扬的闹腾,洛琪珊如今都顾不上了,午饭她是颗粒未进,一肚子全是酒。楼下的人在找她,可她故意不带手机,独自一人跑去了天台……此天台是在酒店的南面,一般人是不会上去的,因为上边空空如野,不像北面的天台上是一个露天茶室。

    这里冷清,陪伴她的只有一片冷风。

    洛琪珊的敬酒服外边裹着黑色长外套,就这样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天空出神。

    红肿的双眼,惨白无血色的脸颊,空洞无神的眼睛还挂着未干的泪痕,脸上的妆都花了,成了熊猫眼,假睫毛一只还粘着,另一只已经快要掉下来了,就连泪痕都是黑色的……

    头发散乱,精美的钻石头冠斜斜挂在头发上随时都有掉的可能……就这副形象,哪里是新娘子,简直就跟一只破碎的花瓶差不多。

    这一看就是饱受打击的人了,任何男人见了也该唤起内心深处的保护欲和怜惜,可是……某个男人还偏就不是一般男人的范畴里,不为所动。

    洛琪珊还沉浸在满腔的痛苦中,第一次尝到这种撕心裂肺的滋味,原来如此凄苦,好像人都要死了似的。她以前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感情这条路上遭遇到这些。

    可就在这寂静之中,忽地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喂,你是不是要自杀?你想跳楼?”

    这清润的男声格外悦耳,正是晏锥。

    洛琪珊被人打断了思绪,心里一颤,满以为是晏锥要想她别自杀……

    “我……”洛琪珊正想解释一下自己不是想自杀,但晏锥却抢先一步说……

    “你要自杀可别在今天,换个日子吧……明天星期一,股市开盘,我不想看到炎月集团的股价受到影响。”晏锥漫不经心,脚都没挪一下。

    原本洛琪珊是很悲伤的,可一听晏锥这话,顿时感觉心头一股无名火起,悲伤瞬间化为愤怒!她还以为他要劝她别自杀,没想到他居然反劝她换个日子再死?正常情况下,就算是陌生人也不该说这么冷血的话吧?

    “晏锥!”洛琪珊气愤地回头,熊猫眼瞪着他,愤愤地说:“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有没有点人性啊?”

    晏锥耸耸肩,清俊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却是未达眼底的冷笑:“你的死活跟我有关系吗?当然是我炎月的股价更重要了。你要死,那是你的自由,我为什么要劝你?今天答应临时当你婚宴的男主角,这已经是我在可怜你同情你了,你还想我怎样?”

    原来,每个男人都有两面,对着自己爱的女人就可以无微不至,而对于自己不爱的女人,毫无关联的女人,他可以做到漠不关心。他的关心和爱,都是要看对方是谁,像晏锥这样的男人,有暖男的一面,而另一面就是现在这么冷漠到令人抓狂。

    “你……你……”洛琪珊气得语塞,却又偏偏找不到语言反驳他。

    “我要走了,记住,最近你千万不要死,真的不要影响到我公司的股价。做人不能太不厚道,你死了也别连累我啊,过几天你再琢磨怎么死吧。”晏锥轻描淡写地说着,冲洛琪珊挥挥手,潇洒地转身迈步离去。

    身后传来洛琪珊的怒吼:“晏锥你混蛋!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晏锥闻言,脚步不停,只是那黑曜石般的眸子里这才流露出一点点无奈……女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如果不能安慰,那就让她的悲伤变成愤怒,这样至少她还有力气站起来。

    晏锥走了,他还要想办法怎么跟母亲和爷爷交代今天的事,还要面对接踵而来的媒体和各种关于今天婚宴的新闻……但他却不想再跟洛琪珊扯上关系。

    可这命运是奇妙的,不是你想划清界限就成,尤其是这豪门圈子里更是复杂,而命运的轮盘何时开启,谁都预料不到。晏锥也想不到自己跟洛琪珊的牵扯,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呆萌分割线======

    大凯旋酒店此刻门口已围了一大堆记者,大都是为了今天的婚宴而来,想要围堵到从婚宴上出来的人。

    杜橙和童菲都是从后门走的,兰芷芯也是,带着小肉墩儿,跟做贼似的悄悄从酒店的后门溜,她除了躲记者,更是为了躲亚撒。

    兰芷芯抱着嫣嫣出了后门,急匆匆去马路坐车,可就在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准备要上去时,亚撒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抓住她,不让她上车……

    “喂,兰芷芯,你干嘛这么怕我?你慌慌张张的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生怕我逮到吗?难道我们以前真的有过什么而我不记得了?”亚撒这张帅得掉渣的脸上尽是狐疑之色,蓝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兰芷芯。他原本只是觉得嫣嫣很可爱,想亲近亲近,可兰芷芯像防贼一样的,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精明如他,直觉地认为这女人有点不对劲,所以才会拦下她,问个究竟。【大家不要以为精彩就结束了,还会有很多好看的情节出炉的,惊喜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