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小颖被抓走!
    ( )带着几分疑惑几分好奇,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想要恶作剧的心理,亚撒这货拽住了兰芷芯,堵住她的去路,而她也被这突然出现的男人给惊呆了,瞬间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兰芷芯脸色大变,极力抑制住内心的慌乱,愤愤地说:“亚撒,我们当然认识了,在水菡家认识的,不过当时也只是说过几句话而已,能有什么事发生?你的想象力未免也太好了!我现在可没故意躲着你,那只不过是你的错觉。”

    “错觉?”亚撒这阳光俊帅的混血面孔上倏地浮现出嗤笑,神色冷了一分:“你现在真应该拿镜子照照你的脸,就知道我是不是错觉了,以前在水菡家见到的时候都还很自然,今天你实在真的太异常,好像我是洪水猛兽一样,你还敢睁眼说瞎话?”

    亚撒此刻的愠怒不是装出来的,他很确定自己的感觉,这个女人就是不对劲,分明眼底写满了慌张却就是死不承认。他和她以前只是在水菡家见过,顶多算认识而已,没有交集,怎么过了半年多之后再见到时,她的反应如此怪异?凭着第六感,亚撒敏锐地感觉到,她在说谎!

    “我……”兰芷芯狠狠一咬牙,眼睛都快喷火了。她平时的冷静淡定,怎么在亚撒面前就不管用了吗?可恶的男人,就跟六年前第一次遇到时一样的可恶!

    但这只是兰芷芯心里在默念,嘴上绝不会说出来的,一口咬定自己与他只是在水菡家见过一次就没有交集了。

    兰芷芯深呼吸一口气,双手紧紧抱着怀里的小肉墩儿,强作镇定地说:“亚撒,我不想跟你胡搅蛮缠,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一步。”

    “我胡搅蛮缠?”亚撒的蓝眸子蓦地一沉,俊脸布上一层薄薄的冰霜。这货虽然平时爱嬉皮笑脸一副风.流公子哥儿的样子,但是真要板起脸的话,还是有些骇人的。。

    但亚撒并不发作,讥笑道:“呵呵……不愧是老女人,损人的功夫都炉火纯青了。”

    “你说什么?”

    “说你老女人啊,怎么我难道说错了?你都三十了吧,还单身,不是老女人是什么?”

    “你……”兰芷芯漂亮的瞳眸里快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之色,但她毕竟不是稚嫩的小女生,立刻就若无其事地笑着说:“亚撒先生,要说老,好像你以前跟晏少在澳洲是同学,这年龄若算起来,你也该三十二了吧?你不也是单身?比我还大两岁呢!”

    亚撒闻言,不但不生气,反而眼睛一亮:“你真会算啊,不过,怎么没人告诉你,我虽然跟晏少在澳洲是同学,但实际上我比他小,我今年二十九岁,不多不少正好比你小一岁,你就别挣扎了,以后我跟着水菡她们叫你兰姐吧?老,女,人。”

    兰芷芯两只眼睛瞪得溜圆,银牙紧咬,愤懑不已,强压着怒火:“谁是你兰姐?别乱套近乎!”

    亚撒就是因为兰芷芯说他胡搅蛮缠而感到气愤,所以故意说话刺激她,而他没发觉自己本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今天是怎么了?

    一旁没说话的嫣嫣忍不住了,纯净的蓝眸子眨巴眨巴,鼓着腮瞪着眼,奶声奶气地说:“帅哥叔叔,你不乖,你为什么要欺负阿姨?”

    “咳咳……”亚撒一下子咳嗽起来,只因被嫣嫣这句“你不乖”给呛到了,他都二十九的人了居然被一个小不点说他不乖?还是当着兰芷芯的面,这让他老脸往哪儿搁?

    兰芷芯本来很窝火的,但现在却被嫣嫣逗乐了,笑得好畅快:“哈哈哈哈……对对对,嫣嫣说得太对了,他不乖,咱们不理他,哈哈哈,走!”

    正好,一辆银色豪车停在兰芷芯兰芷芯面前,是杜橙和童菲。

    “兰姐还没走吗?上车,我们送你!”童菲冲着兰姐招招手。

    兰芷芯二话不说赶紧地上车了,只是直到车子开走了都还感觉到仿佛身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在盯着她。

    坐在车子后座,兰芷芯硬是忍住没有回头去看亚撒。搂着嫣嫣的小身子,兰芷芯激动的内心难以平静,暗呼好险,幸好亚撒没有发现什么,否则……

    兰芷芯纷乱的思绪飘回到了六年前,那一段尘封的记忆,让她不愿再提却又难以磨灭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来……

    六年前,兰芷芯二十四岁,正值青春年华,本该是好好享受生活的时候,但由于家庭条件太差,父亲住院,家里负担重,她不得不到城里一间酒吧里打工。在她工作的地方,她是出了名的大美人,不过她很洁身自好,只当一个“酒水推销员”,不会从事其他的服务。

    那时候的兰芷芯初入社会工作,不懂的东西很多,有着一颗充满了憧憬与梦想的心,她跟许多刚接触社会的年轻人一样的有着自己的菱角,做事的原则,对未来的期许,即使是在酒吧当酒水推销员,这种又累又受气又伤身的工作,她还是在某种程度上保持着自己的本色,难能可贵的是她面对种种金钱诱.惑不动摇,小心翼翼地守着属于她的最宝贵的东西。

    兰芷芯当时想的是自己挣钱给家里一些,然后在城里继续工作,找个合适的男人就嫁了……她的思想很简单,她也想不到自己在上班的地方会遇到一个改变她一生命运的男人。

    在酒吧里,兰芷芯承蒙领班的照顾才能屡次幸免被某些对她有企图的男人染指,她如履薄冰,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有一天,酒吧里来了一个备受女人欢迎的客人,出手大方阔卓的富豪,他是个混血儿,有着一副让女人们尖叫的外表,每次看到他,他身边都围绕着不同的多名美女作陪,时常都是一大群人在包厢里玩乐,他就像是一只飞舞在花丛中的蝴蝶。他光芒四射,灿烂耀眼,连续几天下来,明里暗里不知俘虏了多少女人的心。兰芷芯就是其中一个。

    兰芷芯并非是那种轻易会对男人动心的女人,即使在她那个时候各方面都还不是十分成熟时,她对付出感情的事仍然是很谨慎的。但命运就是那么奇妙,偏偏兰芷芯会对那个混血男人动了心,那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纯情的暗恋,不敢被人知道……只因为,他像太阳高悬,而她却是一颗尘埃,除了他来酒吧消费时她能见到,她不敢想象与他还会有其他交集。

    这个混血男人似乎来头不小,巴结他的人很多,就在他第七次来酒吧时,有一位老板为他准备好了一份礼物送到他住的酒店……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是酒吧里新来的,被客人看中挑选去伺候亚撒,但前提是她必须有着干净的身子。这个女孩儿胆子很大,在被送到亚撒房间的前一晚,她喝醉了酒回家与男朋友发生了关系,第二天却不敢声张,怕被那个老板知道。

    这女孩子跟兰芷芯有点交情,正好那时兰芷芯的父亲病情恶化,急需动手术,可家里没钱,兰芷芯急得团团转时,这个女孩子找到她,并提出一个合作计划——偷梁换柱。事成之后女孩子能拿到老板给的五万块钱,自己留三万,付给兰芷芯两万。

    为了救父亲,加上兰芷芯对这个混血男人有情,所以她答应将自己给卖掉了。

    就在这女的被送到房间后,很快兰芷芯就赶到了,做好准备之后躺在chuang上,等男人进去时,他已是喝得差不多了,灯光被调得很暗,chuang上的女人说害羞,不喜欢太亮。

    这女人当然是兰芷芯,而男人……则是亚撒!

    亚撒是混血儿中极品的极品,五官深邃立体,尤其是那双宛如蓝宝石灿亮的双眼,更是有着让人沉.沦的吸引力,闪烁着星辰般的光泽,熠熠生辉。他的身高体型都比一般男人高大健美,洗完澡之后,更像是一尊美不胜收的古希腊雕塑……

    在他确认这女人是第一次时,他有着一丝惊喜,相信了这女人是害羞才不愿将灯开亮的。醉意混合着最本能的渴望,亚撒表现得如同最甜蜜的*,而他也深深地为这个不知名的女人而着迷,他温柔地将她占.有,他感受到了她在颤抖中的喜悦……兰芷芯最后在极致中轻轻啜泣,他虽看不清楚她流泪的样子,但是却加深了对她的怜惜,他很顾及她,怜惜她……

    那*,极致缠.绵,春.光无限,激.情澎湃,让人回味无穷,兰芷芯在自己暗恋的男人chuang上蜕变成为了女人,她当时没有想太多,完全沉浸在那痛并甜蜜着的幸福里,哪怕只是很短暂的一晚。

    到了天蒙蒙亮时,亚撒沉沉睡去,而一直藏在房间里的另一个女的也出来了,兰芷芯离去,临走时,她收到了两万块钱。

    就这样,偷梁换柱,兰芷芯代替别人去伺候了亚撒一晚上,第二天亚撒张开眼后看见的却是另外一张面孔,正在穿衣服准备走的女人。他当然以为这就是昨晚的那个了,没有挽留,默然看着她离开。

    亚撒虽然是时常流连花丛,*不倦,对昨晚那朵纯洁的“花”,他有着特别的感觉,可毕竟他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一次逢场作戏是可以的,不过是一.夜而已,之后就不该再有交集和牵扯,双方都该遵守游戏规则,完事之后各自离去,这才是对双方有益的。

    昨晚的滋味很美好,亚撒在那之后还有段时间会回味起来。但他不会知道那晚的女人根本不是自己醒来后看到的,而是悄悄遁走的兰芷芯。

    兰芷芯在两个月之后惊悉自己怀孕,那时她已无意中得知了亚撒身为某国皇室成员的身份,然而他已回国去了……

    单身妈妈不好当,兰芷芯在孩子出生后最担心的就是被人知道这是某国皇室成员的女儿,她害怕失去孩子,一直都小心翼翼地隐瞒着一切,包括父母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兰芷芯在几年的时间里吃了不少苦头,当然也成长了不少,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个理性冷静成熟的兰芷芯。

    但在水菡一家子去m国之前宴请朋友在家吃饭,兰芷芯去了,见到了亚撒,那时的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曾经暗恋的男人,原来女儿的亲生父亲竟是晏少的同学兼好友?

    那还不够,今天来梵狄的婚宴,谁想到还会见到亚撒!命运真会开玩笑,她以为今生再不会遇到的男人,时隔六年,一次又一次相遇,而她已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兰芷芯,她很清楚自己必须要躲着亚撒,她心虚,她怕嫣嫣的事被人看穿……

    谁年轻时没干点傻事蠢事呢,正是有了一些刻骨铭心的过往,才能铸就现在的自己。兰芷芯也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曾经,她还是会觉得当时自己很冲动,一股子脑门儿热就决定要生下孩子,之后才会因为要抚养孩子而吃了诸多苦头,磨练好几年,现在人也三十岁了,再不是年少轻狂的时期,心也跟着沉寂了。

    但兰芷芯从未后悔过生下嫣嫣,这孩子是她的命,是她的贴心小棉袄,是她最最宝贝的。

    有经历的女人才能真正的凤凰涅磐,谁都想不到兰芷芯几年前曾下决心当单身妈妈,那不像是这个聪明冷静的女人会做的事。

    搂着嫣嫣,兰芷芯心中无声地叹息,愧疚,默念着:“宝贝儿,原谅妈妈现在不能公开你的身世,就算是见到你的亲生父亲也不能相认。可是宝贝儿,妈妈一定会加倍地爱你……等你长大了,妈妈会告诉你一切。宝贝儿,你不会怪妈妈吧?”

    这是一个母亲的煎熬,心痛,但只能埋在心里,无法说出口,甚至无人可以分担她一点心酸。一切的苦,都要自己承受。

    “妈妈……刚才那个帅哥叔叔跟我一样的是蓝眼睛,这是为什么呢?”嫣嫣咬着手指好奇地问。

    兰芷芯蓦地一惊,下意识地心头突了突,紧张地捧着嫣嫣的小脸蛋:“别再想着那个叔叔,他不是什么好人。”

    “啊?不是好人?”嫣嫣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睁得更圆了:“他不是好人,那是坏人了?”

    “这个……”兰芷芯略一犹豫,嘴角抽了抽,心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让孩子别惦记着亚撒,她只能“对不住”这位“帅哥叔叔”了。

    “嫣嫣你要记住,没有大人在你身边的时候,不可以跟陌生人说话,像刚才在酒店里,我去打电话了,一个不留神你就被那个蓝眼睛盯上,万一他把你带走了,你再也见不到我,那怎么办?”

    嫣嫣歪着脑袋想了想,蓝眸子里露出思索的神色,好一会儿才“哦”了一声:“我知道啦,会把小孩子抱走的,是人贩子!”

    “咳……咳咳……”杜橙在开车,听到这一大一小的对话,实在忍不住想笑,要是亚撒知道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女孩怀疑成是“人贩子”,亚撒该是什么表情?

    “哈哈哈哈……兰姐,亚撒他是怎么得罪你了啊,人贩子……哈哈哈……”童菲也跟着大笑,好同情亚撒啊。

    兰芷芯尴尬了,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只能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而嫣嫣就十分认真地说:“嗯,要是下次再见到那个蓝眼睛,我不跟他说话了……”

    “真乖!”兰芷芯一听嫣嫣这么说,顿时欣慰地笑了,还在孩子脸上啵了一口。

    童菲羡慕极了,要不是身子不方便的话,她真恨不得能从副驾驶跑到后边去抱着嫣嫣一阵猛亲。这孩子太招人爱了,萌到让她流口水……

    杜橙瞄了一眼就知道童菲在想什么,不由得调笑道:“老婆,你也别急,过不了多久咱们宝宝就该出世了,到时候你天天亲都行。”

    童菲被杜橙这么一说,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老公,你别忘记了我们说好的,当孩子出世之后我们就搬出去住。”童菲认真地瞅着杜橙,圆润的脸蛋红通通的,娇憨可爱。

    “知道了老婆大人!”杜橙也答得爽快,只是心里有点无奈……父母对童菲的成见到现在都还没有消除,一家人住在一块儿确实是很难为童菲。搬出去住,看来是势在必行了。

    童菲和杜橙的恩爱,两口子无意中表现出来的甜蜜,这让坐在后座的兰芷芯心里不免有些酸涩的感触……亚撒说她是老女人,她三十岁了,却还没有结婚。她的姐妹水菡和童菲都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就她一个人还没着落,她不是不想有个幸福的家,可是,她的真命天子在哪里?如今她是单身妈妈,想找个合适的男人结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前几年里她也接触过几个年龄相当男人,但对方都因为知道她有孩子而放弃了,这其中几多辛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加上这些年看得多听得多经历得多,对于自己的爱情,兰芷芯只觉得很悬。

    她是个自强独立的女人,她知道只有靠自己才是最最稳当的。所以,兰芷芯现在最要紧的是抓紧时间赚钱,以后争取让嫣嫣上一个好点的学校……与亚撒的交集,兰芷芯希望不会有下次了。

    ======呆萌分割线======

    医院里。

    小颖发烧到40度,正躺在急诊室里输液。师娘贴心地为她又准备了口罩戴上,心疼地守在她身边。

    梵狄出去买水了,正好师娘可以跟小颖说说话,问些最关心的问题。

    吴师傅的老婆,小颖的师娘,是个朴素善良的女人,对待小颖就像对自己亲生的一样,今天见到梵狄带小颖来,师娘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想问了。

    师娘凑近了,压低声音说:“孩子,现在没别人,就我们俩,你老实说,跟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小颖本来发烧就脸红红的,听到师娘这么一问,顿时感到脸烫,越发红得像三月的桃花,羞涩地咬唇。

    “哎哟,丫头啊,看你这表情,师娘如果没猜错,他是你的心上人吧?”

    被戳穿心事,小颖更加不好意思了,又想起自己对师傅师娘隐瞒了很多事,关于她的过去,她和梵狄的事,她都没说,而现在,是该到了她要坦白的时候吧。

    “师娘,我……我有些事不是故意想瞒着你和师傅……”

    “傻孩子,谁没个秘密呢?你的过去,我们不想追问,只要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就行了。但是你跟这个男人,师娘还是不放心啊,他……他跟洛家,他临阵逃婚,也是因为你,但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就解决了,师娘怕你会吃亏……”

    这正是小颖目前最担心的问题,她担心梵狄会有麻烦,担心他要怎么去摆平两家的纠纷和外界那些纷纷扰扰的传闻呢,只怕明天的报纸头条就是今天的婚宴了,将会引起怎样的大地震?

    “好了好了,先别去想烦人的事,师娘看那男人他也不是凡品,定是个人物,想必,不管什么事,他都能有担当的,他会处理,你不用太焦虑。”师娘慈爱地开导小颖,她识人也挺有眼光,对梵狄的评价还真是准。

    小颖微微点头,琢磨着师娘说得没错,梵狄是个有担当的男人,逃婚的事,他是该当面向洛家解释的,她也相信他会这么做,要不是她发烧了,兴许他此刻应该去善后的。

    正聊着,小颖忽见急诊室门口走进来两个穿黑衣服的男人,不是来治病,而是径直朝她这边而来。

    两男人都是冷漠的表情,站在小颖面前,阴沉沉地说:“梵老爷子请你走一趟。”

    说音一落,也不等小颖反应过来,两男人已经将她拽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小颖惊呼,师娘在一边也是吓得不轻,正要呼救,却听来人说:“梵氏公馆,梵老爷子请你去一趟。”他补充了一下,是梵氏公馆,也就是在告诉小颖,梵狄的老爸请她去!【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