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死都不会离开!
    梵家别墅。

    这是梵顶天从澳门转移阵地回到家乡来之后才修建的,颇有欧洲中世纪城堡的风格,与他在澳门的旧居极为相似。

    别墅主体建筑设计精美大气,花园子有华丽的巴伐利亚式花缸和高雅的象牙白座椅,是梵顶天最喜欢的地方。

    花园里的水池中间挺立着一座雕塑,是一位丰盈的女人正捧着一个瓶子,瓶嘴处喷出的水柱呈抛物线状落在水面,哗哗的水声悦耳动听,为这园子增添了几分雅致。

    就在这雕塑旁边,坐着一老一少,静静地对峙着。

    老人满头银丝,体形清瘦,脸上有着深深的皱纹以及明显的老年斑,手里还拿着一根拐杖,左手拇指上拿深绿的扳指正发出幽幽冷光,透出古朴沧桑的气息,一如这老人经过岁月洗礼之后的厚重与风霜。

    就是这样一位老人,没人可以小瞧他的力量,这苍老清瘦的身体,即使已过九十高龄,仍然有着难以想象的能力,霸气,不是吼出来的,是隐藏在他锐利的眼神里,蕴藏在他的血液里,与生俱来的威势。

    老树盘根,底蕴深不可测,能在当年混乱不堪的澳门闯出一片天地成为霸主,梵顶天真正的势力怎样,就连梵狄都不清楚。

    如今,在道上被传为神话的传奇人物梵顶天就坐在小颖跟前,这一幕,是小颖以前没想过的。

    齐腮的短发,厚厚的刘海遮住了她额前的伤疤,就这么静止不动的时候就会连脸颊上的那道疤痕也遮住一半了。可是,在海边时梵顶天已经见到过小颖,看清楚了她的容貌。

    她看起来有些瘦弱,但她的眼神却是格外清亮透彻,没有梵顶天想象的那种恐惧和惊慌。

    她居然不怕他?梵顶天黑着脸,锋利无比的眼神紧紧盯在她身上,暗暗有一丝诧异,这个叫小颖的年轻女孩子似乎比他预料的更胆大?

    威压的气势充斥在周围,暗潮汹涌,就好像有一场暴雨即将来临,若换做其他人,肯定会感到喘不过气,只是,小颖好像没事的人一样,似乎感觉不到这紧张到令人窒息的气氛有多么凝重。

    其实这关键在于小颖根本就不是道上的人,不知道梵顶天是怎样的人物,在她眼里,他就是梵狄的父亲,就这么简单而已。

    过了好半晌,梵顶天才沉沉地说:“你以前在梵氏公馆,梵狄收你为干妹妹,那时候我虽然知道这件事,却也没多加干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过去,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竟是我小看你了,你竟然能让梵狄逃婚跑去救你,知不知道,我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让你无声无息地消失,永远都不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平淡冷漠的口吻,却是饱含着如帝王一般的威压,他说得一点都不夸张,此刻,在他面前,小颖就跟一只蚂蚁没有区别。

    小颖蓦地一惊,清澈的眸子里露出惊骇之色,瞪大了眼睛看着梵顶天……

    终于看到她脸色变了,梵顶天冷笑,心想,这才是她应该有的反应。没人在这种时候还保持镇定的。他是谁啊?他是梵顶天!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就是可以掌控人生死的魔神!

    但是,接下来梵顶天在听到小颖说的话之后,就……

    “梵……老爷子您什么意思啊?是说您可以杀了我吗?不……您怎么可以因为愤怒而杀人呢?今天阿凡逃婚跑去救我,您生气是应该的,可是杀人是要被判死刑的,您这都九十多岁了难道还要去坐牢吗?”小颖这话,哪里是在担心自己的小命,她竟然是在为梵顶天担心来着,担心他“杀人”之后怎么过?

    梵顶天闻言,只差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了,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

    她是傻子还是故意装傻?不知道他想要她死的话,根本就不用自己出手,也不会留下任何可以被治罪的证据,否则怎么叫做让她无声无息消失?而她的理解竟然将重心偏向了他身上,这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你……你以为我会傻到自己亲自动手?你该操心的是你自己的命!”梵顶天略显暴躁了,眼珠子睁得好圆。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儿子看上小颖哪点?她脑子这么蠢,怎么配得上儿子?

    梵顶天是不知道小颖的思维有时就是异于常人的,有时她的脑子里只有一根直线,梵狄拿她都没办法,何况是不了解小颖的梵顶天呢。

    小颖哪里会知道梵顶天这么复杂的心理,她总觉得这位老人其实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凶狠。

    “梵老爷子,您息怒……何必要装出一副想要我命的样子呢?您不知道您的形象其实好慈祥的,咱们就不能心平气和地说说话吗?阿凡说过您身体不太好,您动这么大的肝火,万一您……”

    “住口!”梵顶天实在受不了了,气得站了起来,拄着拐杖的手都在颤抖。一代霸主梵顶天,此刻真的好有种想要暴走的冲动!没错他刚才是想吓唬她,谎称要她的命,可是这一点居然被她揭穿了?一点都不给面子!知道还说出来,这让人家梵顶天老脸往哪儿搁?

    他被一个才十九岁的小姑娘来穿了,这是多丢脸的事?还说他慈祥?这对他来说不是褒义,是绝对的贬义!

    梵顶天喘着粗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愤愤地盯着小颖,却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能将梵顶天气成这样的,太稀少了,小颖算得上一个特殊例子,而她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怎么就那么严重吗?老爷子都气得浑身抖了。

    梵顶天忽然想到一个细节,气冲冲地问:“口口声声阿凡,我儿子的名字叫梵狄,不叫阿凡!”

    小颖一愣,随即尴尬地笑笑:“那个……阿凡是我叫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不过我觉得叫阿凡也不错,听起来很亲切。”

    “……”

    梵顶天的暴躁和小颖的淡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想要吓她,想要她知道眼前的形式多严峻,想要看她诚惶诚恐的样子,这样才是符合他预期的,他才能顺理成章地勒令她离开梵狄。可是偏偏她没有恐惧,没有慌张,还能正经八百地跟他说话……

    真是个奇葩,他都这么凶了她还说他的形象其实很慈祥?

    梵顶天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压下内心的烦躁……既然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跟她谈判,那他就直接点!

    梵顶天凌厉的瞳眸缩了缩,眸中尽是决绝的神色:“不用废话,我今天叫你来,就是告诉你,我儿子不是你的真命天子,他是梵氏家族的继承人,他的结婚对象绝不会是普通人,你如果真为他好,就识趣点离开他。听说你很喜欢做菜,还在烹饪大赛拿了个二等奖,这样吧,我拿出一笔钱给你开餐厅做生意,你去做你喜欢的事,别再缠着我儿子,他的妻子,应该是洛琪珊,不是你。”

    一番话,残忍,冰冷,无情,犹如一记闷棍敲在了小颖头上!

    梵顶天,居然想用钱来收买她,让她离开梵狄?

    深深的屈辱感袭来,小颖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掌,胸.脯在剧烈起伏着,脸上越发潮红……深深的屈辱感袭来,心底窜起一股愤然的情绪。……梵顶天说,梵狄的妻子该是洛琪珊而不是她?

    这是怎样一句令人撕心裂肺的话啊,小颖这颗斑驳的心早就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好不容易等到与梵狄柳暗花明苦尽甘来的一天,她都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那种喜悦,这就被梵顶天一盆冷水浇下!

    最让小颖气愤的是,梵顶天还想用钱来打发她,在他眼里,她的感情就是这么不堪吗?

    小颖微微泛红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梵顶天,如宝石般晶亮而坚毅:“我对梵狄的感情,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我是很喜欢做菜,可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每天都可以做菜给梵狄吃,让他每天都能吃到不同的美味。您说梵狄的妻子应该是洛琪珊,可这话不是梵狄说的,我只知道他在海边的时候跟我有过承诺,我们死都不分开……所以,梵老爷子,原谅我没有办法答应您的要求,我不会离开梵狄的,除非他亲口叫我走,否则,我会一辈子都赖在他身边,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他若有危险死了,我也绝不独活!”

    这最后几个字,小颖的声音都在颤抖,微微有点哽咽,但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这是她有感而发,今天在海边所发生的一切,她都深深地铭刻在心里,她的思想有了转变,不再像以前那么隐忍着了,她要勇敢地表达出来自己的感情,她要顺从心底最真实的声音……爱梵狄,她要一辈子在他身边。

    之所以能做到这样的勇敢和不顾一切,是今天在她以为快要死了的时候才感悟到的。人生在世,旦夕祸福谁都无法预料,她不能让自己有遗憾,她要勇敢地去追求她所爱,什么自卑,什么配不配,全都是浮云,只有她和梵狄在一起时的温暖才是最真实的!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躲闪,她要牢牢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