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阿凡你爱我吗?
    梵顶天呆住了,是被小颖的话惊呆的……她说什么?要一辈子赖在梵狄身边?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梵顶天似曾相识的感觉,心底在震撼着,眼前这女孩儿小小的身体里,是怎样一颗心灵才能有如此磅礴的爱?

    记忆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凿开了,似乎,在久远的过去,在某个荡气回肠的时刻,有一个痴情的女人也曾这么对他说过:“没人能分开我们,不管生死,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那是一张他到死都不会忘记的脸……梵狄的母亲。

    梵顶天愤怒的情绪奇迹般地缓减下来,凌厉的眼神逐渐黯淡……刚才还鼓声震天,现在就偃旗息鼓了?

    或许是真的人越到老了越容易感怀,梵顶天从小颖的反应想到当年初识梵狄的母亲时,她面对梵家的威压,也像现在小颖这般不屈服,那字字铿锵坚定不移的爱情宣言,至今都还历历在耳,即使过去了多年,梵顶天都不曾忘记过她当时说的每个字。

    也就是那一刻的感动,让梵顶天彻底爱上了她,决定要将给她一个名分……而那时的她还不知道梵顶天已经有妻室,后来知道时,已是被接到梵家,难以脱身了。

    陷入回忆的梵顶天,没有了先前的咄咄逼人,连眼神都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垂着眸,像在回味着什么……

    “你走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想再管了……我老了,我很累……可是你记住,梵家人不与弱者为伍,你如果只是个没出息的人,就趁早对我儿子死心……”梵顶天说到最后已是在喃喃低语,小颖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他转身往大屋走去,那略显佝偻的身影,在淡淡暮色中竟是那样的落寞,沧桑得让人鼻酸。

    就这样走了?没事了?小颖呆滞,梵顶天的态度也转变得太快了吧?刚才还狂风暴雨呢,怎么现在却像是一副丢了魂儿的样子,她也没说话刺激他啊?

    是没故意刺激,但小颖不会知道,梵顶天是真的被她那种纯真而坚定的爱感动了,他想起了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当年就是这样爱着他的,只可惜那后来发生太多事,让她遗憾死去……

    他想起了当年父亲的威逼,不就是现在他对小颖和梵狄那样吗?当年的他本是对原配妻子没有感情的,是一桩被家族安排的联姻……那场婚姻,苦了多少人,累了多少人,如今,他难道要让悲剧重演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曾经很痛恨家族联姻,现在他怎么也那样去逼后辈了?

    梵顶天不是老糊涂,他阅人无数,精明着呢,他能看出小颖是真心喜欢梵狄的,那种纯粹的爱,生死无悔的爱,如今这年头,太稀缺了。加上小颖那种朴实而无畏的特质,他还是有几分欣赏的。但这些,他不会表现出来,也不会就这样接受小颖了,所以他才会在最后说那句话,意思就是在说,他等着看小颖能干出点什么名堂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或许会考虑允许她和梵狄,但如果她还是在餐馆当个小员工,过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他绝不会答应梵狄娶她。

    简单来说,若小颖能做出点成绩,说不定还有点希望能得到梵顶天的认同,反之,那就铁定没戏了。

    小颖还在细细琢磨着梵顶天说的话,心想自己能干出点什么名堂呢?她只会做菜,没其他特长了。难道要去六星级酒店上班?那就算有出息了吗?可一般情况下,她一个新人进去六星级酒店也不可能立刻成为主厨的,那需要多年的历练还有实力足够以及各方面关系的协调,才可能成为那儿的主厨。

    高级酒店的厨房那可是太讲究了,里边分工不少,诸如……白案,冷菜间,打荷,粘板,水台……等等各种繁杂的岗位,她若真去了,一开始估计也就只是个徒工。从最底层坐起,慢慢一步步才可能升上去。

    不行,那样太慢了,等她升到主厨都不知是何年何月,而眼下她是很想要得到梵狄父亲的认可,想要做出成绩给人看,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她一时间还想不到。

    可不管怎样,这一趟被带过来,她还是有收获的,至少没有像她想象的那般糟糕,最后梵顶天说的话,不正是代表了她还有希望吗?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小颖就不会放弃。

    小颖在出神,站在水池边呆呆地望着雕塑,很努力地在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要怎样才算是做出成绩了?

    身后传来急切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只手伸过来拽住了小颖……

    “你怎么样?没事吧?我爸有没有为难你?都跟你说了什么?”梵狄噼里啪啦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浑然未觉自己似乎紧张得有点过头了。

    小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窃笑,看着他紧张兮兮的表情,她心里好甜蜜,忽地兴起一个念头,想逗逗他。

    “那个……你父亲要我离开你,说给我一笔钱开餐厅。”小颖说得很干脆,一双眼却是盯着梵狄。

    “什么?他还真的用钱来打发你?”梵狄愠怒地咬牙:“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我……”小颖故意支支吾吾,装出委屈难过的样子。

    梵狄一见这架势,脸更黑了,拽住小颖的手腕,不由得加大了力道:“你不会是答应了吧?吞吞吐吐地做什么,心虚?就那么点钱就能收买你了?你也太廉价了吧,是谁在海边说爱我的?谁说一辈子都不离开,死都要在一起,这些话是谁说的?才过去几个小时你就忘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梵狄反应这么强烈,小颖也是有点出乎意料,她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他居然还以为她收钱了?

    “噗嗤……哈哈哈哈……阿凡,你捉急的样子好逗……哈哈哈……”小颖大笑,晶亮的眸子里却是含着浓浓的柔情,甜蜜的滋味在心头蔓延。

    “嗯?”梵狄愣了一秒之后反应过来了,这丫头竟然耍他?他上当了?她根本就没答应。梵狄的脸瞬间变成酱紫色。

    “好啊,你忽悠我?以前你那么老实,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气人?还敢取笑我!”梵狄佯装凶狠地瞪着她,实际上心里是松了口气。他确实刚才有点紧张,他是担心小颖会被他父亲吓跑,若是她再消失一次,他要去哪里寻找?

    失去过才会知道珍惜,他不能否认自己对小颖的感情已不是单纯的友谊了,已经在往某个方向转移,想到她会离开自己,他的心会揪紧,发酸发疼。虽然只是淡淡的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啊。

    “我没取笑你,我真没笑,我没笑……”小颖捂着嘴,可眼睛弯弯的也能看出在笑啊。

    梵狄一阵挫败,这丫头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凡事都小心翼翼的小颖了,现在的她,在他面前很自在,想笑就笑,竟让他有种难以招架的感觉……

    这种时候才是两人之间能对视能对话的,以前小颖总是姿态太低,成天想着自己配不上梵狄,不敢表露心迹,因此在他面前也都是小心翼翼的,这么一来,她的一些闪光点得不到发挥,梵狄怎么会对她动心呢。

    现在不一样了,虽然小颖的容貌是个问题,可她不再自卑,不再畏首畏尾,她有自信了,就自然会有魅力。

    梵狄需要的不是一个佣人,是一个可以与他并肩的女人。

    “还说没笑,你肩膀抖什么?捂着嘴干什么?走!回公馆再跟你算账!”梵狄话音一落,手也动了……

    “啊……”一声轻呼,已被他打横抱起来,小颖的脸唰地红了……

    “你刚才在医院还没输完液就走了,现在回公馆去再让我的私人医生帮你检查一下,有必要的话,再打上一针。”

    “打针?不!”小颖坚决反对,眼睛都瞪圆了,透着恐惧。

    “怎么你害怕打针?”

    “嗯……我怕打针。”小颖皱着脸,不由自主地两只手搂紧了梵狄的脖子。

    梵狄其实是随口一说,但见小颖这么害怕,他有得瑟起来:“呵呵……原来还是有你怕的事,你胆子够大的嘛,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在海里都要死了还要惦记着亲我,你哪有半点害怕的样子?”

    小颖囧了,羞涩地将头埋在他的颈脖,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的清香味,喃喃地说:“那你也亲我了……你……阿凡,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对我,有没有一点点的爱?”

    梵狄闻言差点一个酿跄,没好气地说:“下次问这种问题的时候也看看时机,我现在专心走路,你是不是想跟我一起摔倒?”

    “……”

    梵狄看似轻松的调笑,巧妙地避过了这个问题。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他不想骗她,虽然现在对她的感情比以前发生了变化,但是还谈不上爱。应该说是一种感动和一点心动,混合在一起的感情,顶多是算开启了一扇心门,至于以后会不会发展成爱,他现在无法确定。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他会珍惜小颖,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如果可以,他也很希望在将来不久的一天,他能爱她到骨子里去,那才是最圆满的事情。

    梵狄将小颖抱上车,而他却没有跟上去,只是站在车门外说:“山鹰会送你回公馆,我还有事要办,晚上再见。”

    小颖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没有多问。她知道梵狄是要去见洛琪珊,逃婚的事,始终是要解决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