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到底吃不吃呢?
    幸福来得太突然,也难怪小颖这丫头总感觉自己在做梦,那么不真实,却又迫切地想要一遍一遍证实这是真的。面对自己爱的人,谁不想亲近呢,小颖大胆索吻,这本就没有错,人之常情。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小颖的进步,也是她的觉醒。以前她就是因为不敢表露暗恋的心思,所以才会遭受那么多的罪,现在她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情不能总藏着掖着,该表达的就要表达,比如她就是很想亲梵狄,想念着与他接吻时那种浑身颤抖的悸动……

    梵狄一张俊脸僵着,他也是想不到小颖竟敢这么说……这妞还食髓知味了是吧,要换做以前,她肯定不敢的,现在居然胆子这么大了。

    见她低着头略显局促的样子,脸蛋红红的,一只手还在紧紧攥着被角,分明就是紧张嘛。可见说出这样的话,对她来说有多难。

    梵狄温热的大手轻轻捧着她的脸,慢慢抬起她的头,使得她不得不与他对视着,她的羞涩与期待,全都在这双眼里,亮晶晶一片,盈满了深深的情意。。

    “接吻要闭上眼睛……”梵狄低低地呢喃着,动听的声音犹如有魔力一般。

    小颖呆呆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乖乖闭上,瘦小的身子在禁不住颤抖,一颗心砰砰乱跳,早就失去了正常的频率。这是她以前做梦都想的甜蜜,如今能真正得到,怎不叫人欣喜若狂。爱得那么苦,几经生死才能拥抱幸福,这份珍贵,难以言喻。

    梵狄缓缓凑近了她,她此刻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呼吸的热气在脸上拂过,带来她深深的悸动,仿佛朝圣般虔诚,她紧张地等待着那一刻……就在小颖感到唇上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轻触时,蓦地,他停了下来……

    小颖正沉浸在甜蜜中,一下子就被梵狄的突然停止给惊到了,睁开眼,不偏不倚正好望见梵狄身后那一面梳妆镜……

    镜子里,赫然映出她的脸,刺目的疤痕瞬间让小颖甜到成浆糊的心清醒过来。

    “不……”小颖如被点击似的往后缩,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阿凡对不起……我刚刚是昏了头,所以才会说那种胡话,我……我不该要求亲你的,我的脸……任何男人对着我这张脸恐怕都会觉得丑陋恶心,我太难为你了,是我不应该……”

    小颖哽咽的声音充满了难过和歉疚,她以为刚才梵狄突然触了一下她的唇就停了,是因为她脸上的伤疤扫了他的兴吧?

    梵狄倏地皱眉,沉默了两秒之后回头看去,看到梳妆镜时,他若有所悟,知道小颖这是怎么了。

    “你误会了,我刚才停下,不是因为我嫌弃你的脸,我只是看到你鼻子旁边有个小红点,我估计是被蚊子咬的……”说着,梵狄抬手指指小颖的鼻翼旁边。

    尽管梵狄说的是实话,他真没嫌弃小颖,对他来说,那点伤不算什么,就像他手下兄弟们说的那样,在道上的人有谁没见过伤口是什么,比这可怕百倍的伤都见过了,小颖脸上的就算是小儿科。

    但这伤疤毕竟是在小颖脸上,她觉得不该向梵狄索吻,那太强人所难了,谁看着伤疤还能对着她吻下去?

    小颖刚才的勇气犹如被戳破的气球,散去就难以再聚,缩在被子里紧咬着唇,心都揪疼了……如果她脸上身上没有伤痕,她现在就能开开心心毫无顾忌的跟梵狄接吻,可每每想到自身的情况,她就会心如刀绞。

    就算知道梵狄不会嫌弃她,可她如何真正做到完全无视那些疤痕呢。

    梵狄看着小颖的反应,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虽然说过会医好她的,可那也是以后的事了。只要这疤痕在她身上一天,她就得忍受心灵的煎熬,照镜子对她来说,就是最可怕的凌迟吧,谁愿看到镜子自己那样的脸?

    好半晌,小颖才闷闷地发出声音:“阿凡,谢谢你给我送牛奶,你……你去休息吧,我也想睡了。”

    话是这么说,可她现在的心情糟糕透了,牛奶都喝不下,缩在被子里不动。

    小颖满以为梵狄会就此离去,可是,紧接着,男人的大手掀开了被子,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已钻了进去……

    “你……”小颖惊悚了,瞪圆了眸子看着梵狄,这张帅到无懈可击的脸近在咫尺,他居然……居然跑到这chuang上来睡?

    梵狄浅浅的笑意挂在嘴角,魅惑得让人痴迷,轻松的语气说:“怎么吓成这样,你刚才不是叫我休息吗?我现在就是准备睡觉了。”

    “……”小颖惊愕,像是喉咙里卡了一只鸡蛋,怔怔地说不出话来,脑子有点发懵。

    跟梵狄睡在同一张chuang?她的心跳好像都不属于自己的,随时都可能蹦出胸膛,一张小脸绯红,滚烫。

    而她现在才发现,原来屋子里的灯光都被梵狄调暗了,彼此看不清楚对方的轮廓,只有眼睛最明亮动人,对视着,仿佛有无声的电流在空气中蔓延。

    沐浴后的清香味萦绕在鼻子,蛊惑着他的神经,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些曾经那一次小颖被亨利算计了差点出事,后来在他房间里还药力发作,主动压倒他……

    他最清楚小颖的身体有多么完美无瑕,肌肤有多嫩滑,多么让男人把持不住。这些记忆,当时还不觉得特别,可现在面对她时,再想起,竟然会感觉有些异样的微妙,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小颖知道梵狄关灯是为了让她不至于那么尴尬,而实际上也是的,她现在轻松多了,不再像先前那么紧张,潜意识里觉得对方看不清楚脸上的伤疤了,她的情绪会放松点。

    可即使这样,小颖不敢再妄想跟梵狄亲吻了,瑟瑟地缩着身子,颤颤地说:“那……你……休息吧,我也……累了,我……我要睡了。”

    小颖说完就果真闭上了眼睛,只是一颗心哪里能平静得下来。梵狄就算看不清楚也都能知道她此刻一定是紧紧攥着被子不放手的,全身都绷紧了,这像是要睡觉的样子?

    这妞,纯情得令人心疼……梵狄心里一动,长臂一伸,将她瘦小的身子揽在怀里,熟悉的温暖包围着彼此,他的唇贴着她的耳廓,喃喃着:“我会尽快安排给你做祛疤手术,你只需要安心待在这里就行了,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小颖闻言,心里骤然一紧,随即惊喜地说:“祛疤手术,现在就可以做了吗?”

    “这个要咨询过医生才知道,现在还说不准什么时候可以做,得根据你伤口的情况来看。”

    小颖苦涩的心又开始明朗起来,既然要去找医生了,那距离做手术的时间就不会太远。

    可小颖立刻又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小脸皱巴巴地说:“我不能一直在这儿窝着,我还要出去做事,如果我不能做出成绩,你父亲就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你父亲说,梵家的人不会与弱者为伍,这句话,对我是种激励,而也觉得不能总是在餐馆里打小工,我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会到什么程度,只有我自身足够优秀了,我才能安心跟你在一起。拿到一个烹饪大赛的二等奖,这是过去式了,我要往前看,看到前边的路该怎么走……”

    这就是小颖的打算,她不想成为梵狄的附属品,她想要活出自己的价值。当个米虫,她不愿意,她要做事,要靠自己这双手创造属于她的事业。

    若她什么都不会,她或许还没这种雄心壮志,正因为她现在有了一技之长,在烹饪上有发展的潜力,她才会大胆地去设想自己的未来。她心里,师傅一直都是她的榜样。

    梵狄深邃的眼眸含着不易察觉的欣赏之色,点点头:“好,就依你,你有什么想法就放手去做,明天回去蜀香味辞职,然后就好好筹划一下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小颖欣然地笑了,梵狄的话,说到她心里去,跟她不谋而合,她也是想的要去蜀香味辞职不干了,另谋出路。那里始终不是她大展身手的地方,她的天空应该更辽阔高远。

    “阿凡……你……你要这样抱着我睡吗,我怕……怕我睡的时候会不规矩,影响到你。”

    “嗯?不规矩?”

    小颖一愣,连忙解释:“我说的意思是……我睡着了不知道会不会乱动,不是说我会占你便宜啦……”

    占便宜?这用词在男人对女人身上还比较合适,可她愣是用在梵狄这儿了。

    梵狄哑然失笑,跟小颖在一起时会很自然地放松,她憨憨的傻乎劲儿有时就是最好的调节剂。

    “什么叫不规矩呢,是这样?”梵狄佯装听不懂她的意思,故意逗她,手臂一收,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与他贴得密不透风。

    “你……你……”小颖羞囧,这么紧紧与他贴着,与接吻还要让她心慌意乱,感觉好像全身都被他滚烫的体温灼烧了。

    “唔……”小颖唇边发出一声弱弱的**,他已温柔地攫住了她的唇瓣。这一次,是真正地吻上了,他没有再放开了,深深地汲取着这熟悉而又甜美的味道,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唇比花瓣还要迷人,屋子里暧.昧的气息一再攀高升温……【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