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梵颖珊锥四人齐聚一堂!
    ( )记者们的嗅觉太灵敏了,一下子就将小颖包围住,一个个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一样的,问的问题也都格外尖锐,还带着侮.辱的性质,尤其是那“小三”二字,更是刺得小颖心痛不已。

    一窝蜂的涌来,七嘴八舌的好像无数只苍蝇在飞,震得小颖的耳朵嗡嗡作响,被围在中间,被记者们毒辣的目光锁住,好比是一刀一刀在活剐!

    “林凡,请问你是怎么攀上梵狄的?”

    “林凡,听说你昨天一直跟梵狄在一起,是真的吗?”

    “可不可以摘下口罩让我们看看你的真面目!”

    “……”不知是谁带头喊的要她摘下口罩,这一呼声起了,顿时引来其他人的附和。

    “对,摘口罩!”

    “摘口罩吧,让我们看看你和洛琪珊谁更漂亮!”

    “……”

    场面太嘈杂了,小颖惊恐地站在那里,前后左右都被围堵,根本无法脱身。

    咔嚓咔嚓相机的声音不绝于耳,在小颖听来那简直就是诅咒一般……若不是她此刻还戴着口罩,只怕是更加惨不忍睹了。

    哪见过这种阵仗,莫说是小颖了,就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都要头疼……因为这早就不只是记者在,还引来了大批群众的围观,议论声和记者们的吆喝声混合在一起,这一幕比菜市场还要热闹。

    怒气汹汹的山鹰奋力闯进去了,挡在小颖面前,冲着镜头怒吼:“都滚——!”

    这一声,是山鹰气沉丹田中气十足喊出来的,愤怒的咆哮一下子震住了在场的人,谁都想不到居然还有人敢站出来为林凡出头,眼前这瘦子是什么人?胆子太大了,不知道会引起记者们的公愤吗?

    公愤?山鹰还真不怕这个。

    “你没事吧?”山鹰一手扶着小颖,感受到她的颤抖,他也是十分恼火,心里咒骂了无数遍,这些媒体真是吃饱了撑的,跑来餐厅围堵,太精了,算准了今天小颖会来这儿。

    “我们先进去,这里会有人处理的。”山鹰说着便不再理会眼前的记者,因为已经有其他的手下在做事,挡在了小颖面前,将记者的骚扰隔开,小颖终于是能呼吸顺畅一点了。

    但记者们还是没有散去,围观的群众更是议论得热闹了,对着小颖指指点点的,叽叽喳喳像极了一百只麻雀的聚会。

    “林凡你不回答,是心虚吗?默认当小三了吗?”有记者卯足了劲高喊,不顾前边有人阻拦着。

    被人骂是小三,小颖心里的难过无法言喻,她刚刚也是想着快点躲进餐厅去,至少能暂时逃离这令人激怒的场面,但是,记者的一再逼问和带着侮.辱的言辞,让小颖心底某些翻涌的情绪爆发出来。

    物极必反,小颖心底的倔犟被激了起来,瞬间做出了令人震惊的决定。

    原本已转身,但又停下脚步,蓦地回头,上前走了两步,昂首挺胸地对着眼前这群人,她眼中的惊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澄亮坚定,无畏地说:“你们不是消息很灵通吗?怎么你们不先查查梵狄和洛琪珊到底有没有领结婚证?你们毫无事实根据的猜测,毁谤,诋毁我的名誉,如果你们还要继续纠缠,胡说八道,我会保留追究你们法律责任的权力!身为媒体人,你们职业道德和良知都不要了吗?”

    这番话,字字铿锵,声音高亢有力,抑扬顿挫,掷地有声,不但没有屈服于媒体的压力,反而是对他们发出质问和警告,尤其是最后两句话,更是让在场的人都呆住了,一时间被口罩女这种强硬的态度所震慑。

    小颖此刻就像是一个披着战衣的女战士,光芒万丈,怒气腾腾,瘦小的身体里迸发出了磅礴的力量,虽然戴着口罩,但气势却一点不输,仿佛瞬间变了个人。

    这可都是被逼出来的,人被逼急了就会爆发,一爆发将会是令人震惊的结果。就像现在……

    记者们想不到小颖会说他们在毁谤,更想不到她还说到道德和良知上了……身后的围观群众本就是看热闹的,唯恐天下不乱,见状,不少人已经如墙头草一样倒向了小颖,开始小声职责记者的不是。

    记者们这下可怒了,矛头指向自己的时候他们也无法淡定,可是他们都是人精,恼羞成怒之余还从刚才小颖的话里嗅出了一点异常……难道说梵狄和洛琪珊是没领结婚证的?

    这可是个重要的问题,没领结婚证啊,退一万步说,假设口罩女真是梵狄和洛琪珊出状况的原因,她也不能算是小三,没结婚,人就是自由的,双方都有选择的权力。

    小颖一席话,将记者们的声音压了下去,不为别的,只因她占个理子,当外围还有那么多围观群众,记者们一时也不敢硬来,都还怕万一被别人拍到什么不利的镜头传到网上去,说他们逼口罩女,只怕就是等于自打嘴巴了。

    小颖并非傻到要跟这群人较劲,她就是不想再沉默着,她大声为了辩护,就是在表达一种态度——我不会任由你们诋毁!

    这个目的达到了,小颖不再做纠缠,不再理会这些人的反应,即刻转身,快速进入餐厅去。

    山鹰到现在还目瞪口呆的,太震撼了,小颖刚才的架势居然有几分梵老大的风采!以山鹰对梵狄的了解,他都觉得若老大在此,会对记者说什么话?或许就跟小颖刚才说的差不多。

    一进餐厅,关上门,山鹰望着小颖哈哈大笑,直夸她有胆识够勇敢。

    “太有范儿了,简直是女金刚附体啊!”山鹰冲小颖竖起大拇指,不吝赞美之词。

    小颖尴尬地说:“其实……那个……那些话是我从电视里学的,如果是我自己,肯定想不出来。刚才是太激动了,也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以前看过的某个连续剧的镜头,模仿里边的人说了这段话,还挺适合我的处境。”

    “哈哈,电视剧?你太有才了,牛!”山鹰笑得更欢了,他对于记者的出现是感到愤怒的,但是对于小颖的表现,他很欣赏,欣慰看到小颖能坚强面对那种场面。老大的女人不能是弱者,小颖做得很好,很勇敢,值得佩服。

    外界的纷扰都被山鹰叫人挡住了,记者们进不来,只能在外头东张西望,可都还不死心。

    安静了,没有那些乱糟糟的声音,山鹰和小颖两人说着说着才发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扭头一看,店里一群人都在看着她俩。

    秋霞,艳红,阿翔,郑彬……还有那个膀大腰圆的老板。

    除了吴师傅意外,其余人全都是呆呆的,脸上写满了震惊,还有各种复杂的神色望着小颖,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样。

    秋霞反应最快,赶紧地拿着一张板凳走过来,殷勤地放在小颖面前招呼她坐,还脸皮厚地拉着小颖的手,脸都笑烂了:“哎呀林凡,你可是咱蜀香味的光荣啊,在烹饪大赛上一鸣惊人,还跟洛琪珊的男人有深厚的交情,你真是……真是我的偶像!”

    郑彬也不甘落后,一改平日的冷眼,忙不迭地冲上来舔着脸说:“林凡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有什么事坐下来再说,呵呵呵……”

    这小子还果真去倒水了,动作之快唯恐别人抢了先。

    最脸皮厚的要数艳红了,一步三摇地走过去,涂着鲜艳红唇的嘴咧开就没合拢过,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亲昵地拉着小颖的手,活像是大姐姐一般亲切:“啧啧……名师出高徒啊,太棒了林凡,我们都以你为荣!你能得到大人物的青睐,那是你的福气,那位大人物真有眼光,看上我们可爱的林凡,勤快又贤惠的姑娘,当然比洛琪珊强了……呵呵呵……林凡,不枉我妈将你救起来,你果然是非池中物,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

    说来说去,艳红最要紧的是表达一个意思,让小颖别忘记了她的命是谁救的,言下之意是该报恩的时候了。

    艳红现在对小颖那就跟对自己亲妹妹似的,大加赞扬,将小颖捧着,极尽阿谀奉承,谄媚的样子实在恶心,也不想想之前是谁想阻止小颖参赛的?这女人的脸皮已经厚到了一定境界,恬不知耻。

    老板更夸张,直接走过来扯开秋霞,一脸谄笑露出满口黄牙,破锣似的声音说:“林凡,你不是身体不适吗,怎么快就回来上班,你真是咱们这里最勤快的员工了,我身为你的老板,可不能这么折腾你……不如这样,你在家休息,工资照发……”

    这人太无耻了,还以为到这种时候小颖还在留在这里被糟践?他可没一天给人好脸色过,他刻薄小颖的那些事,敢情都忘了?

    见风使舵的势利眼太多了,眼下就几个呢!

    只有阿翔没有动,他的脸色很复杂,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与不甘,但他还算有点骨气,没像艳红他们那样跑来奉承小颖,只站在原地不动。

    小颖被大家的反应惊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小颖下意识地望向山鹰……山鹰苦笑一声,凑近小颖耳朵低语:“昨天婚宴的事,上了娱乐版头条,还登了一张你被老大背着的照片,所以就……老大不想让你心烦,吩咐先别告诉你,可是没想到这儿的人都知道了。”

    原来如此!没错,就是这个原因,店里的人对小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洛家,在本市名气大,洛琪珊的准新郎跑了,临时变成了晏锥,而又有人拍到梵狄在烹饪大赛的结束之后背着口罩女离开。这一连串的事件凑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颗重磅炸弹!

    若不是看到照片,绝没人会信这是真的,但那张照片就说明了一切,尽管人们怎么都无法理解为何洛琪珊那么完美的女人居然会输给了口罩女?

    但也有另一种声音是说洛琪珊移情别恋,先甩了梵狄,然后再攀上晏锥。

    总之,各种版本都在疯狂流传,这事件牵涉到了三个大家族外加一个刚在烹饪大赛上得了好成绩的神秘女厨师,这太富有戏剧性了,太有看点了,正好符合了人们八卦的心理,当然就越传越烈,一发不可收拾。

    小颖心里的苦涩只有自己才知道,谁愿意因为这种事上头条?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可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再看看眼前的人,艳红,秋霞,郑彬,殷勤得过分的态度,让小颖打从心底里反感,特别是艳红又将孙婆婆拿出来说事,当作自己的筹码,这更让小颖不屑。她要报答孙婆婆,那是必然的,但她会有自己的方式,不需要艳红来时刻提醒她。她心里本来就没忘记过孙婆婆的大恩。

    小颖纷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她没有被这些谄媚的话冲昏头,更没飘飘然,她只是淡淡地看着老板,不温不火地说:“我是来辞职的,请你把工钱结算给我吧。”

    简单一句话,不拖泥带水,干脆得很。

    但蜀香味的人就傻了,一个个面面相觑,就跟被打脸似的尴尬。

    是啊,小颖在这里最开始受尽欺负,若不是吴师傅收了她当徒弟,她还会更受罪的。这些人都有份欺负她,现在还有点来巴结讨好?

    老板的笑容顿时凝固了,眼中一抹凶光闪过,但就在他想要说话时,山鹰动了动……像是不经意地撩了一下外套的衣角,可老板却看见了山鹰腰上那黑乎乎的一把东西……

    老板惊得浑身一颤,脸色唰地白了,喉咙间卡住的骂人的话一下子全都吞了回去,背上汗毛倒竖。

    老板总算是明白了,他今天是无法将小颖强留下来的,她身边这个像竹竿儿的男人,不是寻常人,而是在道上混的,他惹不起!

    艳红也看见山鹰腰上的东西了,吓得连忙捂住嘴,再也不敢乱说一句。

    山鹰冷笑,眼前这群势利眼小人,以前看不起小颖,欺负小颖,现在知道错了却太迟,对他们的惩戒,老大早有吩咐的。

    山鹰两眼一瞪,凌厉的眼神落在老板身上,狠厉地说到:“只是通知你们一声,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明白?还不赶紧结算工资,傻愣着难道是想拖欠?”

    老板这才反应过来,惊恐之中还不忘赔笑,点头哈腰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数都没数就赛到小颖手里。

    “合着您第一个月的工资一起,您看这够吗?”老板对小颖连称呼都变了,说话还带着颤音……心里害怕呀,怕小颖一个不高兴,她身边的瘦子不好应付。

    小颖眉头一皱,很老实地说:“我的工资没这么多,多出来的你拿回去,不该我的工钱我不要。”

    小颖将多出来的二十多张百元大钞塞进老板手里,坚决不要。

    “这……”老板急了,哭丧着脸说:“哎哟姑奶奶,您这是生分了,这多的钱就当我给您赔罪还不行吗?您大人有大量,以前多有得罪的地方,您别跟我一般见识,您高抬贵手……”

    老板以为小颖的意思是不肯就那么算了,以为她还在计较那些事。

    小颖听着老板这低声下气的话,感觉浑身不自在,神情严肃了几分:“过去的事,我没想过要跟你们计较,这工钱我该拿多少就是多少,多一分我都不要,这是我的原则。”

    小颖说完,站起身来,最后望了在场的人一眼,淡然的眼神里无悲无喜,更没有恨意:“恩恩怨怨都过去了,不管我曾在这里经历过什么,不管你们怎么对待我,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磨练。我不恨你们,但也不会喜欢你们,从此各不相干。”

    说完,再不做逗留,跟山鹰一起从后门出去了。

    进店到离开,前后的时间不过才几分钟,小颖来得突然,走得更是干脆,办事爽快不拖泥带水,而她不卑不亢的态度更是让山鹰大为赞赏。

    小颖才十九,就能如此镇定大气,在面对一群人夸张的奉承,小颖却保持着清醒,先前那些记者们的抨击也没有打垮她,反而激发出她血液中潜藏气势,面对诋毁和传言,她无畏无惧。这份勇气实在可嘉。

    但今天的小颖能脱变成这样,当中经历了太多的艰辛,若换做是从前的自己,只怕会被记者们的言论击垮,承受不住那种精神压力,而现在,她的抗打击能力很强,不是那种不堪一击的脆弱之人,纵然在先前那种场合里,她都能勇敢地挺起背脊了。

    只是,梵狄呢?今天的新闻只怕是让梵狄烦恼到了极点吧,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小颖心里念头一起,立刻就问山鹰:“阿凡在哪里?我想见他。”

    “老大已经知道了这边的情况,说会赶过来的。”

    “不……”小颖摇摇头:“现在都没事了,他不用急着过来,不如……你问问他在哪里,我去找他就行。”

    “哈哈哈……小颖你这是想老大了还是关心老大会有麻烦?”山鹰冲着小颖挤眉弄眼,样子很滑稽,但也没耽搁,立刻给梵狄打电话了。

    “走吧,我带你去见老大……”山鹰带着小颖上车了,直奔梵狄哪儿去。

    就在山鹰的车走了之后不到一分钟,蜀香味大门斜对面的一家店里就走出了一个戴墨镜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一下看不清长相,但她盯着山鹰的车消失的方向,呆立不动,墨镜背后那双眼却是格外阴冷……

    “呵呵……林凡?徐颖欣?哼,她一定就是徐颖欣!”女人咬牙切齿,高贵的面容上竟有几分狠色。

    徐颖欣,是小颖的大名,而这个女人居然能知道口罩女的真实身份?这未免有点奇怪了,这件事,目前为止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就连梵氏公馆里都只有梵狄才知道小颖的大名……

    最可疑的是,为何这女人好像对小颖充满忌惮甚至是恨意?到底小颖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吗?

    好半晌,这女人才钻进了一辆蓝色轿车,一上去就开始打电话……

    “喂,你的消息可靠吗?确定警方真的要重新调查那件事?”

    电话那端的男人有点不悦:“我办事你还不放心?这消息千真万确,比真金白银还真!这是陆哲浩的父亲一再要求警方重新调查的。”

    女人愤然挂断了电话,紧紧攥着手掌,指甲嵌进肉里都不自知。

    “该死的老男人!闲得慌嘛,没事找事,还要重新调查?哼……”女人狠狠地咒骂着,一边开车一边思忖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颖的存在是个最大的难题。若警方真的重新调查,搜证,说不定会发现小颖还活着,而她是陆哲浩死前唯一接触过的人,她当时在车上与陆哲浩一起出事的。陆哲浩有没有对小颖说什么,这是最关键的地方。假如警察找到小颖,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女人心乱如麻,越想越气,连带着还在诅咒小颖怎么会在那样惨的事故中活下来的?怎么没跟陆哲浩一起死呢,真是个大麻烦!

    ======呆萌分割线======

    今天注定会延续昨日的风波,成为令人难忘的一天。

    炎月和洛氏集团的股票竟然都同时在上升,一开盘就呈现出可喜的势头。这都是因为昨天婚宴的事被曝光后引起的效应。洛家,晏家,这可是本市的豪门望族,而洛琪珊在婚宴上临时拉去当新郎的人正是晏锥!

    这就太有经济效益了,外边有些人虽然不知道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但事实就是洛琪珊婚宴上的男人是晏锥。

    股票的飙升,在晏锥的意料之中,而洛家也是因此尝到了甜头,让原本气急败坏的洛凯旋有了一个惊喜。

    梵狄前往大凯旋,还有一摊烂摊子要收拾,必须他去处理。

    刚到酒店门口,山鹰和小颖也到了。

    “阿凡!”小颖脆生生的唤着,直奔他身边。带着急切的思念,直到站在他身前的一颗,她的心才算踏实了。

    “你没事吧?有没有被记者吓到?”梵狄眼中隐含爱怜,凝视着小颖。

    “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我没那么脆弱。”小颖笑盈盈地看着他,连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甜甜的。

    梵狄心里略宽:“嗯,不必理会八卦杂志写什么,我们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就够了。我还有事要办,你先跟山鹰一起到楼上咖啡厅等我。”

    梵狄鉴于小颖先前遭围堵的事,觉得还是将她带在身边为好,这样他才放心。

    小颖感受到梵狄的关心,心里暖暖的,乖巧地点头:“好,我去咖啡厅等你。”

    就在这时,忽地又来了两辆车,像是约好的一样那么整齐地停在了门口,而车上下来的人竟是……洛琪珊,晏锥!

    四人同时一愣,颇为意外,想不到这么巧?今天八卦新闻头条的四个主角都出现了,这……是老天爷在开什么玩笑吗?【6千字,晚饭前还有更新!!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