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乱摊子怎收场!
    洛琪珊和晏锥见到对方的出现也是同时一愕,而她再看向小颖和梵狄时,脸色变得紧绷,不由自主地神情冷了几分,心里更是火烧火燎的难受!

    她不知道会碰到晏锥,更没料到会在大门口就遇上梵狄和口罩女。这该是怎样的一幕锥心的场景。昨日,梵狄差点就跟她举行婚宴了。按照这儿的习俗,只要是摆酒席了大家就会承认这对新人的夫妻身份,而后再补办结婚证都是不迟的。

    可梵狄却临阵逃婚,才过一天,她却又看到他带着她的情敌出现了,这让洛琪珊情何以堪?这就像是当众被人扇了一巴掌那么难堪。

    就算洛琪珊知道了梵狄和小颖的故事,可这么猝不及防的碰面,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何况还有个晏锥在旁边,而晏锥是昨天婚宴的临时男主

    乱了乱了,全乱套!

    山鹰同情地望向梵狄,那眼神就是在说:“老大,这简直就能堪称史上最乱的摊子!”

    小颖呆住了,脑子瞬间当机。洛琪珊一瞬不瞬地盯着小颖,就像是要穿透这口罩。

    晏锥到是很淡定,就跟没事儿的人一样,一手揣在西服裤袋里,神态自若的走过来。修长的身影,俊逸潇洒的气质,沉稳波澜不惊的眼神,果然不愧是炎月的现任大BOSS和商会主席,面对这么尴尬到极点的场面他居然还能泰然处之。

    梵狄站在原地不动,沉静的目光看着洛琪珊和晏锥朝他这边走来,但他下意识地将小颖往身后拉了一拉。

    梵狄的这个细小的动作看在洛琪珊眼里更是心如刀绞……他竟如此护着口罩女吗?是怕她受伤害?

    其实是洛琪珊误会了梵狄,他这么做,只是出于男人的一种责任。

    逃避不是办法,始终这四个人都要面对的,眼下就是无意中的碰面,谁若是先跑了,那才叫丢脸。

    就在洛琪珊和晏锥只差那么几步就走到梵狄跟前时,忽地,周围出现了异常。说时迟那时快,山鹰一个箭步跨上去,毫不犹豫地挡在了梵狄四人面前!

    “有记者!”山鹰一声低吼,同时,几个手下闪电般的速度冲上来了,在记者围过来之前先一步将梵狄四人护住,使得这一窝蜂涌来的记者没能近得了身。

    出那么大的事,没记者在这大凯旋蹲守那才叫怪。蜀香味那边的是小儿科,现在眼下的阵仗可比先前凶猛多了。其中有几个面孔还是先前在蜀香味见到的……

    这一幕太“热闹”了,记者们的兴奋程度不亚于看世界杯时的狂热,一个个激动得脸红耳赤,拼命往前挤,手里的相机拍个不停,就怕自己慢了人家一拍。

    “梵狄,洛琪珊,请问你们是谁先劈.腿的!”

    “林凡你们是来跟洛家摊牌的吗!”

    “晏总,请说说你跟洛琪珊是怎么回事啊!”

    “今天是三大家族谈判吗?”

    “……”

    一浪高过一浪的质问声,连七八糟不绝于耳,问题更是犀利得令人想发火。

    也难怪记者们这么激动,本市三大家族的人同时出现,这是以前还没有过的事情,这新闻铁定又是头条了,这是新闻媒体最喜闻乐见的事,可以预见在未来至少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不愁没八卦写了!

    洛琪珊一听记者的话,火冒三丈,居然连劈.腿这词儿都用上了?

    在看梵狄,一脸阴沉,单手抱着小颖,让她面朝他,将她的脑袋按在胸前,防止她再被记者拍到。这种保护的姿势让小颖鼻酸……被他呵护的感觉真好。

    记者又怎样,镜头又怎样,传言又怎样,在梵狄怀里,她可以什么都不比理会,他宽厚的胸膛会为她挡风遮雨。

    梵狄来没来得及开口,洛琪珊却先一步有所动作了,只见她忽地绽放出一抹灿烂耀眼得笑意,亲昵地挽着晏锥的手,抬起胳膊示意,轻笑着说:“大家静一静听我说!”

    当事人发话了,记者们一下子眼睛全亮,都被洛琪珊吸引了注意力,果真是安静了不少,全都盯着她。

    洛琪珊死死抱着晏锥的胳膊,清亮的眼神里充满了决绝,带着一股威势冲一堆记者大声说:“各位,你们误会了,对于昨天婚宴的事,以讹传讹的不少,但是,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和梵狄,谁都没有劈腿!我们都是自愿在一起,然后又自愿分开的。结婚之前谁没有选择的权力呢?我觉得,晏锥才是我的真命天子,而梵狄也找到了适合他的女人,这不是皆大欢喜吗?怎么到你们口中就成劈.腿了?我们四个人和和气气一团和谐,准备今天一起庆祝一下,怎么在你们口中就成谈判了?各位,我奉劝你们别再浪费时间了,根本什么事都没有,造谣生事的时间不如你们去挖掘别的新闻。我们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你们瞎扯,不过,希望你们在出新闻稿时先掂量掂量,如果当中涉及造谣毁谤,我们三大家族不会坐视不理的!言尽于此,各位慢走,不送!”

    这番话,即是在“澄清”,同时也含着对记者们的讽刺和警告,毫不示弱地还击过去,让一众人顿时目瞪口呆。

    洛琪珊身为洛家的唯一继承人,她说话的份量当然是不轻,而她又是昨天婚宴事件最核心的人物,她都说自己和梵狄各有所爱了,就是堵住了悠悠众口,让流言不攻自破!

    好气魄,好风采!

    小颖不由得对洛琪珊露出几分钦佩之色,抛开其他不说,这个女人很有风度,没让大家当众难堪,而是机灵巧妙地将事情的真相来了个大颠覆,让记者们无话可说了。

    洛琪珊还不忘给梵狄投去一个眼色,示意他也该说点什么配合一下。

    梵狄心里暗暗佩服洛琪珊的果决和不属于男人的气概,大手一挥,对着一群目瞪口呆的记者说:“你们听到了,今天三大家族聚在一块儿吃个便饭,没什么可报道的,都散了吧。”

    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晏锥此刻也动了,被洛琪珊挽着的那只手没动,只是他另一只手搭在了梵狄肩上,轻松地调笑:“梵狄,记者朋友们也辛苦,原来他们不知道我跟你早就认识,不然可能也没这些误会。走了走了,我肚子都饿了!”

    “OK,走!”梵狄搂着小颖,再不理记者,跟晏锥有说有笑地往酒店大门走去。

    四人就这样消失在记者们的视线,而洛琪珊隐忍着心中的震惊,挽着晏锥的胳膊不松手,直到走进酒店,走进专属电梯,她紧绷的身子才有了一丝缓和。

    “呼……”洛琪珊长长地舒了口气,总算是不用装了,离开了记者的视线,大家都不用再戴着面具做人。

    刚才的情况,四人必须要表现得团结一致,才能让记者们住口。这是维护家族颜面唯一的办法,同时也可以保住自己的尊严。

    梵家,洛家,晏家,都是名门望族,舆.论很重要,关系到的不仅仅是他们自身,最主要是家族的声誉,股票……因此晏锥也默许了洛琪珊的做法,任由她挽着当众宣布他是她的“真命天子”,当时的情况,只有这样才对大家有利,不然,将会让事情更糟糕。

    现在至少可以让记者们不再连写,外界的传言相信用不着几天就会消减了。

    可一到了这电梯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四人都陷入了沉默,都还在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只有那一刻,这三大家族的代表才是同气连枝的,那是权宜之计,实际上……

    晏锥和梵狄哪里有那么熟,见过几次而已,曾经,两人算起来还是情敌呢。

    洛琪珊以前不知晏锥和梵狄相识,现在知道了还有些惊讶,但是最让她意外的是晏锥竟然那么配合她,其实当时她也是迫于无奈只能那么做,想必晏锥也是因顾及到家族声誉才会任油她。现在戏演完了,各自还是那样,回归到原点。

    气氛沉闷而尴尬,该说点什么才好?

    似乎时间也变得好慢,每一秒都那么难熬。洛琪珊紧紧咬着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来面对。昨天她已向梵狄表态,她不会纠缠,她成全他和口罩女,而意外的是菜过一天就要她来面对这尴尬。

    洛琪珊站在角落发呆,先前面对记者的凌厉与强势,已经没有了,现在她只有满脑子的悲伤和心痛……老天爷真残忍,偏偏要她在伤口没愈合时碰到梵狄和口罩女……

    这样的气氛,也只有小颖才有本事打破了……

    小颖是觉得太憋闷了,大家都沉着脸,好像这里的空气特别稀薄一样。澄澈的眸子望望梵狄,再看看洛琪珊,还有陌生的晏锥,小颖想了想,小声问:“那个……我们真的要一起吃饭吗?”

    此话一出,其余三人同时看着她,均是一脸愕然……

    小颖无辜的眼神闪了闪,越发迷茫了,糯糯地嗫嚅:“我说错话了?”

    晏锥试图憋着笑,但无奈,实在是控制不住,两秒之后爆笑出声。

    洛琪珊也一副看外星人似的眼神,心想这口罩女还真是奇葩,他们会不会一起吃饭,这还需要问?

    只有梵狄在愣一愣之后还能淡定如常,他早已经习惯了小颖这样,她是直线脑子,会这么想,一点都不奇怪,而洛琪珊和晏锥都是精明人,自然是知道四人不会真一起吃饭,那是对记者瞎扯的。

    “吃饭嘛,以后或许有机会,今天我是来办事的,你在咖啡厅等我就行。”梵狄轻拍着小颖的后背,这个习惯动作是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么自然而然。

    洛琪珊心脏骤紧,说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她在梵狄眼里看到了若有若无的*溺,那种亲切温柔,是她不曾见过的。看来,梵狄不是不懂温柔,而是不会对她温柔,只因……她不是他的菜。

    洛琪珊心里凄苦,硬生生别过头去,隐忍着眼眶的湿意……

    这时,电梯门开了,是在咖啡厅那一层。梵狄带着小颖先行离去,一会儿他才会上去找洛凯旋。

    电梯里只剩下洛琪珊和晏锥,气氛又是一阵冷凝。

    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洛琪珊强忍心痛,撩撩头发,抬眸看着晏锥:“刚才……谢谢你。”

    “呵……”晏锥正想说点什么,却听洛琪珊脸色又沉了下去,愤懑地说:“一码事归一码事,昨天婚宴的事我谢谢你,刚才的事我也该谢谢你的配合,可是,昨天你在天台上说的那些话,我不会忘记的!哼,以为我要自杀还叫我改天再死,我会记住你这个可恶的没风度的臭男人!”

    对于洛琪珊的反应,晏锥一点都不意外,俊脸上凉薄的双唇勾出一点淡漠的弧度:“随你的便,不过,说实话,我真不希望你记得我,你还嫌给我找的麻烦不够多?”

    “我……”洛琪珊语塞了,确实,说到这个,她就明显没了底气。是她将晏锥拖下水的,本来人家跟这事一点关系没有,他昨天是被洛凯旋邀请来参加婚宴的,谁知道却成了临时男主角……

    这一个下午,三大家族闭门在谈论什么,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但从梵狄和晏锥事后离开洛凯旋时各自不同的脸色,或许能猜测一二……梵狄对这件事算是处理得差不多了,洛家现在的注意力却转到了晏锥身上。

    而晏锥心里是一万个不爽……因为洛凯旋居然说已经见过晏锥的母亲,并且双方还有一项提议,那就是,希望晏锥能跟洛琪珊结成真正的夫妻!

    这怎不叫晏锥窝火,他和洛琪珊原是毫无交集的,现在有了牵扯,母亲还想要他娶了她?而洛家更是迫不及待想嫁女儿,其目的就是为了洛家的面子,否则怎会让女儿嫁给一个才认识一天的男人?

    不过晏锥这回并没有答应,有了邓嘉瑜的前车之鉴,他不会贸然结婚的……

    这一天,小颖和梵狄回到公馆时已是晚上,又折腾了一天,两人早早地休息了。梵狄回自己房间睡,小颖睡在他隔壁,*相安无事,但到了第二天大早,山鹰就敲响了梵狄的门,说是有人来找小颖。

    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两位穿警服的警察,说是要向梵狄询问关于小颖的事,因为……陆哲浩车祸那件事,警方真的重新调查了!【一万字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