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那不是意外,是蓄意谋杀!
    ( )小颖还在睡觉,根本不知道下边发生了什么事,她还在做着美梦。

    梵狄去应付两位警察,请到了会客大厅去。其中有一位是梵狄认识的,也是老熟人了,平素里时常都需要打交道的本市刑侦队的队长——张礼贤。

    梵狄还穿着睡袍,完美无缺的容颜再多一点慵懒的气质,往沙发上一坐,山鹰立刻走过来将烟奉上,点燃火。

    梵狄的目光一直都没离开过张礼贤张队长,淡淡的轻松神情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警惕:“张队,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成,你是大忙人,还要亲自跑这一趟,难道是……”

    即使面对的是本市的刑侦队长,梵狄依旧是镇定自若,就像是遇到老朋友那样侃侃而谈,这份气魄,让张礼贤也不得不暗暗感叹,梵狄此人果真是非同凡响,明知他找上门来准没什么好事,但却一点都不急躁,更不惊慌。

    张礼贤刚毅而略显粗糙的脸上露出几分凝重:“梵狄,这件事,打电话可不行,非得亲自来你这儿。是这样的,关于陆哲浩和徐颖欣在飙车时发生车祸坠崖的事故,我们现在已经开始重新调查,而我们也知道徐颖欣并没有死,她就是在烹饪大赛上获得新人奖第二名的林凡。她的生还,是我们警方的一大助力,她将会是重要证人,所以我们今天来,就是想带徐颖欣回警局录口供。只有她才能告诉我们当时的真实情况。”

    “嗯?”梵狄精深的瞳眸猛地一缩,迸出两道凌厉的光线,夹着香烟的手指微微颤了颤……他不是在紧张什么,他是在兴奋。

    重新调查?那就是说这个案子有疑点?从意外事故转为刑事案了?也就是说,很可能出车祸不是因意外而是人为?

    “张队,能说得具体一点吗?发现了什么新线索,所以要重新调查?以前不是说那只是意外事故?”梵狄按捺住心头的震惊和一股狂卷的愤怒,只是唇边的笑意变得冷了。

    张队略一沉吟之后才说:“确实是有新线索,在出事之前跟在陆哲浩后边的那辆车的车主,在一次酒后被陆哲浩的父亲听到他亲口跟别人忏悔说他不该收了别人的钱逼死陆哲浩。因此那起事故有可能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当时我们将车子的残骸运回去之后发现车子的刹车上有螺丝钉不见,但鉴于当时的情况,车子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被砸得很残破,刹车上的螺丝钉脱落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在接到陆哲浩父亲报案之后,我们有理由怀疑刹车是被人为的做了手脚,将会按照这个方向重新调查。”

    梵狄沉默了,紧紧攥着的手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可见内心的愤怒多么强烈!

    如何能不气,以前还以为那是意外,可现在,居然是有人蓄意谋杀?显然是有人想要陆哲浩死,而小颖就无辜地被殃及池鱼?若不是这样,她根本就不会出事!

    梵狄狠狠地将手中烟头掐熄,额头上青筋暴跳,可还是没在警察面前失态,没有说狠话,只沉沉地问:“现在就要带走徐颖欣吗?”

    “是的。”张队很干脆地说。

    梵狄不由得蹙起眉头,从他内心来说是不希望小颖现在就被带去警察局,可是张队亲自来,还客客气气的,好歹也要给人三分薄面,如果闹僵了反而对双方都不利。其实张队能对梵狄说这么多,已经算是例外了。

    小颖就是林凡,这件事怎么警察这么快就知道了,想想也不奇怪,警察必定是事先做过仔细调查的,确定之后才会来这里。

    “张队,徐颖欣还在休息,我上去叫她。”

    “这样最好了,我们在这儿等等。”张队暗暗舒了口气,梵狄这一关顺利通过就行,来之前还有点担心梵狄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将人带走。

    梵狄给山鹰递了个眼色,意思是好好招呼着客人,他自己就上楼去了。

    轻轻推开房门,小颖还在熟睡中,窗帘拉得严实,卧室里光线比较暗,但梵狄在走进来时还是会感受到一股温馨的气息。

    这个房间本来就是小颖以前住的,在她出事之后就空置着,但每天都有人打扫,一切摆设也都没有变,而他时常会一个人坐在这里缅怀那段温暖的时光。现在,她回来了,这房间不再是空的,有了生机,有了久违的温暖,他的心会莫名变得踏实,因为他知道,小颖对他不离不弃,无论生死都会与他相依,这是他能抓住的最真实的东西了……

    “又踢被子……”梵狄一声叹息,走过去将小颖的被子给她盖好,坐在chuang边静静看着她的睡颜。

    乌黑的头发挡住了脸颊的伤疤,只露出一小部分面部,纷嫩的柔唇一嘟一嘟的,嘴角还有一丝丝可爱的晶莹,她像是梦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时不时还咧着嘴笑笑。

    纯真得像孩子般的睡颜,让梵狄心底禁不住微微悸动……善良又老实的小颖,从前的命运太坎坷了,真希望今后她的路可以平顺一点。不幸曾降临在她身上,遇到了陆哲浩那个瘟神,可现在她回来了,在梵氏公馆里,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了,她经不起一再的受伤,她已经够哭了……

    怜惜,从梵狄幽深的眼眸里流泻出来,越发柔和的视线落在她身上,轻笑道:“好了,你憋着不累吗,可以睁开眼睛了。”

    chuang上两眼紧闭的人闻言,身子动了动,果然睁眼了……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小颖望着眼前这帅到一塌糊涂的脸,心里美滋滋的。

    “我刚刚觉得你的呼吸没那么均匀,所以就知道了。”

    “嘿嘿……”小颖有点不好意思,她其实也才醒来两分钟而已,至于为什么没有马上睁眼,原因若说出来,那就是有点搞笑了……

    “怎么装睡,难道想看我会不会趁你睡觉的时候亲你?”梵狄戏谑地看着她,一语道破天机。

    “你……你……”小颖又惊又羞,怎么他一下就能看穿她?

    “有那么明显吗?我闭着眼睛你都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小颖好奇地问,对于梵狄的聪明,她心想自己估计是开飞车都追不上了。

    梵狄哑然失笑,邪魅的嘴角轻轻一勾:“本来我也不知道,可一试探你就承认了。”

    “你讹我?”小颖两眼圆瞪,脸蛋可是绯红的。

    梵狄修长的手指在小颖额头上一戳,没好气地说:“是你脑子太简单,一条直线,我还能不知道你成天都只想着跟我亲亲,是不是巴不得把嘴黏在我嘴上不分开算了。”

    小颖大囧,哇呀呀叫唤着,羞赧地将被子蒙住头,然后发出闷闷的声音弱弱地狡辩:“我才没有像你说的这样……没有,我没有……”

    这有趣的一幕,让梵狄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点……小颖是他的开心果,有他在,他的生活总是会有各种乐趣。

    “好了好了,说正事……楼下有警察来找你,要你去警局录口供,是关于那次事故的。”

    “什么?”小颖惊得从被子里蹿出来,骇然地望着他,一时间懵了。

    “警察怎么会知道我?”

    “警察办案当然有他们的方法,因为有证据显示那不是一场意外事故,而是人为的,所以需要你去警局做证人。你的口供很重要,警方也是想查出谁想害陆哲浩。”

    “是人为?那……不就成了蓄意谋杀?”小颖惊悚了,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气得脸都白了。

    “这么说,因为有人想陆哲浩死,所以我就跟着倒霉了,若不是那样,我就不会出事,我就不会破相,我就不会……”小颖情绪激动,单薄的身子在颤抖,满腔的怒火无处宣泄。

    梵狄心里一疼,料到她会是这反应,伸手揽着她瘦瘦的肩膀,低声抚慰着:“所以你更应该要去警局了,帮助警方将凶手找出来,不管对方是谁,都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

    梵狄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假如凶手没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也会出手将对方送进监狱,总之,无论这个人是谁,都将会是悲惨的下场!

    小颖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着情绪,清亮的眸中眼神坚定:“好,我去,我会全力配合警方的。”

    “我陪你去警局。”梵狄爱怜地摸摸她的脑袋,看着她这么快就能调整情绪,他也很欣慰。

    大约一小时之后,小颖在梵狄的陪同下去了警局,由张队长领着,对她进行取证工作。梵狄不能进审讯室,只能在外边走道坐着焦急地等待。

    小颖向警方讲述了那噩梦般的经过,张队对此也是深表同情,可案子还要继续,重点在于出事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陆哲浩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和有奇怪的行为。

    从小颖的口供来看,陆哲浩的行为举止大都是正常的,只除了会将她拖上车之外,没有异常言行。张队要小颖再仔细想想,哪怕是一个字一句话都可能是破案的关键。

    这对小颖来说是很残忍的,那本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梦魇,可现在却要在警方的追问下一遍一遍不停地回想,回想……那种心理创伤是会留下后遗症的,就看什么时候发作了。

    “啊——!”一声凄惨的尖叫声从审讯室传来,是小颖的声音!

    梵狄在外边听到了,脸色大变,只愣了一秒之后便猛地冲了进去!【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