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嫉妒了,竟然有男人追她?
    这小小的空间里顿时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气氛,梵狄怒视着李大钟,凶巴巴的,眼珠子都瞪圆了,凌厉的视线唰唰唰刮在人家李大钟身上,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有什么仇怨。

    小颖被眼前这情况给惊道,赶紧地想要上去劝阻梵狄,但是刚一迈步就被旁边的翻译小伙子拉住了,紧张地冲她摆手:“别去,这是男人的斗争。”

    “什么?斗争?”小颖惊愕,越发不解了。她只听到李大钟用英文说了“I like her”,可她也不知道对方指的就是她呀。

    翻译小伙子一脸神秘加八卦的表情,紧盯着墙角的情况,嘴里还在低声为小颖解释:“你那位男友人说李大钟医生的口味有点重,说你那么丑,居然还有男人看上你,还说李大钟眼光有问题……”

    这小伙子没留神小颖的脸色有多难看,而梵狄也不知道自己说话那么小声都被翻译知晓了?那是因为这翻译懂点唇语,虽然听不清梵狄先前说了什么,可从唇形分析出了七分。

    小颖紧紧咬着唇,鼓着腮,呼吸逐加重……给气的!梵狄竟然对医生说她丑?可他明明说过她一点都不丑,还说他只看重心灵美的!

    这就是梵狄冤枉了,这货之所以对李大钟那么说,纯属是为了挤兑人家。其实小颖不管美丑,梵狄都看习惯了,而他不舒服的是李大钟在他面前还一点都不掩饰对小颖的好感。

    李大钟又惊又怒地看着梵狄,脖子上被勒得紧,呼吸困难,吃力地说:“你……你……你要干什么……”

    梵狄冷然嗤笑,俊脸寒气逼人,警告的口吻带着宣示主权的意味:“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我的……”

    “阿凡,住手!”小颖终于是忍不住冲过去,使出浑身力气拽住梵狄的手,将李大钟从“魔爪”中拯救出来。她当然知道梵狄的力气有多大,被他勒着脖子那岂会好过?可怜人家李大钟医生人那么好,梵狄这是干嘛了?

    “阿凡你干嘛这样!”小颖溜圆的大眼睛瞪着他,护在李大钟面前。

    梵狄幽深的星眸眯成一条缝,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冷冷地说:“你护着他?”

    小颖这是帮理不帮亲,不明白梵狄为什么突然对医生那么粗鲁,像是要打架一样,她当然要阻止了。

    小颖心里也憋着气,说话难免冲了一点:“你太野蛮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这么凶……我们是来治疗的,不是来惹事的!”

    李大钟医生正大口大口地喘气,心有余悸地瞄了一眼梵狄,然后饱含欣慰与欣喜的眼神望着小颖,感激地说:“谢谢你,不过我没事的,我不怕他。”

    又是韩语,小颖听不懂,但是翻译立刻解释了。

    这话,又惹来梵狄两道凌厉的眼刀劈在李大钟身上……如果眼神能当武器,李大钟现在已经浑身是伤了。

    “不怕我?那是因为你小子不了解我……”梵狄说着还冲着李大钟投去一个狠狠的眼神。

    小颖见梵狄不但不收敛,还依然对医生这么不客气,她更加生气了,只觉得今天梵狄怎么显得那么不可理喻呢,随便乱发脾气,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而梵狄见小颖护在李大钟身前,他更是窝火,但潜意识里却不愿小颖知道李大钟说的喜欢,就是指的她。

    李大钟也是个老实人,有点憨厚,都这情况了还不忘叽里呱啦地解释:“我是真的喜欢这位姑娘,上次她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了……她长得一点都不丑,我觉得她很美。我还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很温暖……”

    这人一脸诚恳地瞅着小颖,说完之后立刻对翻译说:“请帮我翻译一下我刚才说的话,给这位姑娘听。”

    翻译?梵狄精明得跟狐狸似的,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李大钟刚才对着小颖一番深情的目光是在说什么,现在他又朝翻译说话,那意思不就是……

    “不准翻译!”梵狄一个凛冽的眼神扫过去,那翻译小伙子顿时浑身一个寒颤,忙不迭地点头,讪讪地赔笑:“我不翻译,不翻译……”

    开什么玩笑,那段话能翻译么?那是告白啊,翻译给小颖听了之后她还不得瑟上天了?

    李大钟见翻译被梵狄吓到,便知没戏了,无奈之下只能回头又看着小颖,用英文说了句:“I like……”

    不等李大钟说完,小颖人已经被梵狄伸手一拉,带进了他怀里……

    “跟他费什么话,走!”

    小颖还在气头上呢,一是因为知道梵狄对李大钟说她丑,二是因为梵狄对医生的粗鲁态度……于是,她骨子里那股小倔强又冒出来了,站在原地不动:“我还要检查身上的伤呢!”

    “今天不检查了,改天!”

    “……”

    两人就这么大眼儿瞪小眼儿,都是一副“我很生气,你看不见吗?”的眼神在对视。

    正在这僵持中,医务室的门开了,一位气质出众的中年女医生走了进来。

    “朴医生!”小颖像看到救星一样奔上去。

    “朴医生,我……”李大钟欲言又止,复杂的神情看向小颖。

    朴医生的出现缓解了紧张的气氛,梵狄也没再硬拽着小颖了……因为,朴医生是女的,她为小颖检查,他一点都不会捉急,而李大钟就不行,不但是男的,并且还是对小颖有“企图”的男人,更不行!

    这样的霸道,梵狄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在他的意识里小颖早就是全部属于他的,而他刚才想对李大钟说的那句话是——“她是我的女人,你小子一边凉快去!”只不过被小颖打断了,没说完。但他认为李大钟应该懂他的意思。

    可是梵狄忽略了一件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小颖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女孩子,李大钟对她有意思,那就不会轻易放弃的。

    “怎么了,这么快就要走吗?”朴医生亲切地微笑,看向小颖,再看看梵狄,还有一脸尴尬的李大钟。

    梵狄若无其事地勾唇浅笑,淡淡地说:“不是的,朴医生误会了……是她想出去透透气,等你给她检查身上的伤。”

    小颖瞪着他的那双眼睛更圆了……这男人变脸好快,刚才明明就是想将她拖走,现在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哼哼……”小颖赌气地别过头去,不理梵狄。

    朴医生带着小颖去隔壁检查了,屋子里只剩下三个男人……李大钟可不会再傻呆呆地对着梵狄,赶紧出去忙别的事了。

    梵狄也懒得理这个傻帽儿,去外边吸烟区了。

    小颖和朴医生在医务室里,只有两个女人,但小颖还是有些害羞,红着脸露出胸前的伤疤……

    朴医生上次也见过小颖的伤了,可还是忍不住会赞叹小颖的皮肤真好,除去那伤疤,她的皮肤就像是白玉般柔滑细腻……

    两人语言不通,但小颖能感受到朴医生友善的态度,渐渐的也没那么害羞了。

    检查很快结束,小颖和朴医生出来了,梵狄跟翻译小伙子也坐在了门口。

    “怎么样了医生?”梵狄略显紧张地问。

    小颖站在朴医生身边,还没消气呢,故意不去看梵狄,低头只看自己的脚尖。

    朴医生优雅地笑笑:“她胸前的伤口可以跟脸上的伤一起做祛疤手术。”

    这话,让小颖和梵狄都大大地吁了口气。

    梵狄察觉到小颖低着头,不由得有点懊恼,她这是还在赌气?就为了他对李大钟“不礼貌”?

    “那手术安排在什么时间呢?”

    “这个我暂时还不能确定,等我看一下最近的工作安排,然后再通知你们具体的时间和要准备的事项。”

    “OK,谢谢朴医生。”梵狄客气地冲朴医生投去一感激的眼神。

    这位医生在H国属于这一行的顶尖人物,要等她亲自操刀手术,没提前个一年预约的话,几乎是没戏的。但是,凡事总有例外。梵狄为了让小颖尽快做祛疤手术,不惜砸下重金。没人不喜欢钱,朴医生当然也不能免俗了,所以她说能在近期为小颖手术。

    离开了整形医院,梵狄和小颖上了车,两人都坐在后座,前边有司机开车。

    平时都是有说有笑的,今天这两人都沉默了。小颖是那种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人,板着脸望着车窗外,愣是不理睬梵狄。

    梵狄也不说话,只是眼角的余光在打量着小颖,心里在琢磨……李大钟那小子真脑壳有病吧,小颖的伤疤都还没治好呢,就看上她?那不是成天看多了整过的美女,所以才对小颖这种怪咖感兴趣?

    呵……只可惜李大钟门儿都没有,小颖心里装着谁,爱的谁,那不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么?除了他梵狄,没别人了!

    梵狄这种近似幼稚的心思说穿了也不难理解。那是大部分的人骨子里都有的劣根性,总觉得某个人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每每想起时还洋洋得意,仿佛是件多稀奇的宝贝被自己捡到似的。

    这是一种好的现象,刺激了梵狄的心。他一直因为抱着吃定了小颖的心态,潜意识里就没觉得这个女人会被别的男人抢走,甚至觉得只要他在身边,其他男人谁敢觊觎小颖?

    可人家李大钟又不知道梵狄的背景,人家是H国的人,你梵狄再威风,可惜别人压根儿不知道啊,所以才会大着胆子看上小颖。而李大钟没亲口听梵狄说小颖是他的谁谁谁,不知两人的关系那么密切了,只听朴医生说小颖很年轻,还是个单身未婚的姑娘……

    车里好沉闷,小颖这只活泼的鸟儿一安静下来之后,梵狄反而觉得不习惯,好像少了点什么。再看她气呼呼的样子,分明是还没消气。

    “算了,懒得跟她计较,我是男人,大度点。”梵狄心里想着,果真就开口了……

    “咳咳……饿不饿?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

    小颖不语,装作没听到,只是纷嫩的小嘴儿抿得更紧了。

    “你昨天不是说想吃那家烤肉吗,怎么现在没兴趣了?”梵狄不死心地用美食来引.诱她。

    小颖咬咬牙,暗暗吞了吞口水,还是不说话。

    这就有点严重了……梵狄从认识小颖以来都没见她真正地生气发脾气过,而她居然连美食的诱.惑都能抗拒,难道真是气得很凶?

    直到回到公寓,小颖都没打理梵狄,直奔卧室去了……那间能看见海报的卧室。

    梵狄站在房门口扁扁嘴,想敲门却还是算了……或许她过会儿就没事了吧。

    梵狄也没多想,悠哉悠哉地打开电视,转到英文台看电影了。他可不知道自己说小颖“很丑”的话,已经传到她耳里。

    小颖坐在阳台上生闷气,心里酸溜溜的,还有点瑟瑟的,不是个滋味……梵狄为什么要说她丑?而在她面前却说她不丑?这不是两面派吗?言不由衷的,是可怜她破相了才会说话哄她么?实际上他就是认为她丑?是这样的吗?

    小颖不停地思索着这个问题,心里拔凉拔凉的。其实这要怪翻译小伙子没解释得完整,小颖哪会知道梵狄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在对李大钟说那样的话。梵狄是她爱的男人,她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她却很在乎他心里怎么想她的。

    假如是真的觉得很丑,何必又故意说好听的话来哄骗她呢……

    小颖趴在阳台上,怔怔地望着远处,情绪陷入低落。梵狄就是她的重心,能左右小颖的情绪。她的喜怒哀乐都有他的存在……爱到骨子里去了。

    梵狄也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安宁,总想着小颖怎么样了?可又忍着没进去哄她。先前在车上他主动跟她说话,已经算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他可做不出来低声下气地去讨好谁。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到吃晚饭时还都沉默不语。她不开口说话,他也就不说。

    小颖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痛着,苦涩得很,将最近一段时间积累起来的愉悦都耗光了。而梵狄有时有点大男人主义,放不下那个面子去。

    因此,这一晚,安静极了,小颖早早就回房间休息,梵狄就继续一个人看电影……

    小颖在房间里却没闲着,用新买的手机登录了她参加的那个粉丝俱乐部,再一次地确认见面会的事宜……虽然是看不懂韩文,可她曾特意在这个俱乐部的论坛上搜索关于见面会邀请函的事,记下了邀请函大致是什么内容,再将那种文字死记硬背地搬进脑子里,所以在她看到梵狄的手机短信时才知道自己被抽中去见面会了。

    不懂就请教那位翻译小伙子……这儿的网络也能上中国的网站,登录个QQ询问一下那翻译,小颖就可以知道,见面会的时间是明天晚上7点半。

    可是……明天她要一个人去吗?梵狄原本是答应陪他去的,但是现在两人在冷战中,她该怎么办?

    不是小颖故意要赌气,以为梵狄实际是嫌她丑,她哪里还有脸皮跟他说话,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更多的是酸楚。

    就在小颖怅然若失时,手机上出现一条信息,是李大钟发来的,一段中文字,大意是……“你的手术时间定在下个月17号上午九点钟。请提前一天入住本院,方便第二天的手术。另外,请注意继续保持饮食清淡,不要吃辛辣刺激和色素的食物,烟酒更不能沾。”

    这李大钟真细心,为了发这段中文信息,还特意在手机装了个中文汉字输入软件,并且是请精通中文的朋友核对之后才发的这段文字。

    小颖一看,精神振奋了一点,立刻回复过去:“谢谢医生,我一定会准时到的。不过……我明天晚上要外出一下,可能会去‘和乐美’吃海鲜……可以吃吗?”

    小颖现在吃东西其实是不敢乱吃的,医生说了有不少忌口,为了她脸上的伤疤情况不至于恶化,所以有的刺激性东西都不能吃,她这么问,也是有理由的。

    过了好一阵子,李大钟才有发信息来了……想必又是先请教了他朋友之后才能打出中文字。

    “海鲜不要吃了,你下个月就要动手术,海鲜也是属于你该忌口的。只是,请问,你说的‘和乐美’是在电视台附近那一家吗?你明天要去那里,真巧,我也要去那附近,参加明星见面会。”李大钟这算是大着胆子在问了,而此刻他旁边坐着一位比他年轻的女人,是他以前的学妹,精通中文,正好帮了他的忙。

    小颖诧异,随即脑子里灵光一现,噼里啪啦就打出一串字“你也去明星见面会?是去见叫兽的?我也是啊,真巧!”

    那一端的李大钟见到这条信息简直笑开花了,他学妹干脆把手机拿在手里说:“我帮你发吧,你是不是想说跟她一起去?”

    “对对对没错!”李大钟兴奋啊,想不到还有这种幸运的事。

    紧接着,学妹果真又发了信息过去。

    小颖一看……愣住了。一起去?跟李大钟?

    这样好吗?小颖脑海里浮现出这个问题,但很快就释然了……又不是单独约会,到时候在见面会上人可多呢,公开场合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单独跟李大钟见面。坦坦荡荡的,若她想太多,反而是显得不应该了。

    即使不一起去,在见面会上还是会碰到。

    “好的,明晚7点,在世纪中心广场见。”小颖也发了这么一条出去。

    李大钟见了大喜,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得不得了。这也算是纯情男一枚了,只是在公开场合见一见,连约会都算不上,他都觉得已经很珍贵了。

    小颖觉得这样也好,有李大钟在,她一个外国人至少还不会晕头转向的。

    这*,小颖睡得很晚,梵狄也看电影看到了凌晨一点多才进房间睡了。他不认为小颖会气多久,明早睡醒就没事了吧……这妞的性格就那样,不会真耍脾气的。

    可梵狄这次显然预料错了。第二天,小颖依旧没主动跟他说话,早餐中餐晚餐都是在默默无言中渡过,直到吃过晚饭,小颖从卧室出来时,梵狄才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她今天居然……居然打扮了一下。

    小颖脸上涂了一层BB霜,良好的遮瑕效果对她脸上的伤疤有点作用,至少看起来没那么明显了。她还在头发上别了一只银色的水钻发夹,亮晶晶的很精致。最难得的是她竟穿着梵狄前几天给她买的银白色长裙,俏丽淡雅,外加一件高定呢子外套。嫩绿的颜色新鲜极了,正好符合小颖青春脱俗的气质,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靓丽多了,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让人一时间移不开视线。

    梵狄眯起这幽深不见底的双眸,按捺住眼底那一抹惊艳,状似不经意地问:“你要去哪里?”

    小颖心里一酸……他果然好淡定,都不夸一下今天她的打扮吗?这裙子和外套他买了可是她还没穿过,舍不得穿呢,今天特意换上,还抱着一分希望能在他眼中看到点什么,但她失望了,她看到的只有一片平静。

    “我去参加见面会……”

    “嗯?见面会?”梵狄一怔,随即也想起来了,确实今天是日子。

    梵狄眉头一蹙,长身而起:“你等等,我换衣服。”

    “不必了,有人会陪我去的,我……我走了。”小颖说完,逃也似的冲出了门外。

    大门一关,小颖又是一阵心凉,苦笑不已……“我再怎么打扮,梵狄他都不会觉得好看吧……”

    等梵狄追出来时,小颖已进了电梯。

    这货的脸色阴沉得骇人,越想越不对劲,她说什么来着?有人陪?

    这里又不是中国,她哪来的有人陪?

    梵狄顾不上想那么多,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世纪中心广场……还好他记得是在那里。

    小颖是坐的出租车,很快就到了地方,广场上,她窈窕的身影一下子就吸引了李大钟的视线。

    李大钟笑着小跑过去,看样子是早就来了。不但如此,他手里还拿着一束花!

    不需要语言,直接将花送到小颖面前,李大钟温润和煦的笑容就代表了一切。

    小颖愕然,想不到李大钟会送花?这是……玫瑰花?

    不等小颖反应过来,对面马路已停了一辆车,是梵狄到了,不巧的是正好看到李大钟送花的这一幕!【一万二更新已传,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