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爸爸,你被妈妈卖掉了
    ( )“阿嚏——阿嚏——!”晏季匀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感觉鼻子痒痒的。晏锥半开玩笑地说:“谁大白天在念叨你,难道是你又欠下了情债?有没有感觉耳根发热啊?”

    “……情债?”晏季匀凤眸一闪,随即眼里又冒出那种犹如身在热恋的神色:“就算是情债也只有家里的老婆了,外边的女人我可不沾。”

    瞧这一脸幸福的样子,他还不知道水菡已经为他揽了一个活儿,并且还是“免费”为人造型的。

    如今晏季匀和晏锥早已是尽释前嫌,两兄弟之间再也没有矛盾和争斗,有的只是亲情的血浓于水。放开恩怨,坦然相处,还能像老朋友一般闲聊打趣,这种情景,恐怕若两人的父亲在世,定会深感欣慰的。

    两兄弟在外型和气质上是各领千秋,不同风格的美男子。晏季匀五官深邃立体,成熟内敛魅力指数超高,而晏锥比晏季匀小几岁,外型属于柔美型,却不阴沉,而是散发出一种温润如玉的气息,属于暖男型。然而,他的暖,只限于少数人,他给洛琪珊的印象就是一个冷漠无情加痞子。

    晏季匀颇有深意的目光瞄着晏锥:“别说我了,还是说你的问题吧,洛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办?这次不光是你母亲很赞成,就连爷爷都觉得洛琪珊跟你很配,你怎么想的?”

    原来这是晏季匀到公司来见晏锥的主要原因。晏锥好几天没回家,都在公司吃住,沈蓉不放心,托晏季匀来看看,顺便探探晏锥的口风。

    这到不是晏季匀真听沈蓉的话,而是他也有点好奇,晏锥会怎么处理与洛家的事?外界可是还在沸沸扬扬地传着,近两个月来,这事都还没能从公众的视线淡化,反倒是奇妙地促进了这两个大财团股价的上涨与稳定局面。所以,洛家竟是没有对外界解释什么,就任由别人以为洛家与晏家真的联姻了。而晏锥向来都是以家族利益集团利益为重,居然也没有向媒体透露更多的消息,就那么沉默着,任由报道怎么写,他全当是旁观者在看戏。反正对公司有利,名声又没有损失,他何必急着澄清什么呢。

    但沈蓉和晏鸿章就急了,洛家几次登门拜访,双方谈的都是洛琪珊和晏锥的事,都觉得这一对如果能真正结成夫妻,那将是一件大喜事。可晏锥的态度不温不火的,翻来覆去只会说一句:“我对洛琪珊没兴趣”。

    无奈沈蓉和晏鸿章都眼巴巴地希望晏锥能早点结婚生子,却又知道不能再逼他,否则结婚了也不会幸福。因此,先派晏季匀来瞧瞧晏锥的情况,是否真的与洛家没戏?

    “哥,我跟洛琪珊根本就是个乌龙,我也不知道那天怎么会突发神经地答应帮她在婚宴上救急,可是那不代表我真要娶了她。没感情的婚姻,对我对她,都不是好事。想想以前的邓嘉瑜,就是最好的例子,最后我跟邓嘉瑜也是离婚收场。”晏锥说得云淡风轻,但眼底那一抹深浓的墨色却是预示了他心里的无奈和怅然。他不想再跟一个没感情的女人结婚。以前有过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晏季匀能感受到晏锥内心的淡淡无奈,闻言,他也不多劝了,干脆地站起身来:“行,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爷爷那里我会去说。爷爷现在不是以前那样专横了,他会谅解你的,只是你妈妈,盼着抱孙子的心情只怕是很强烈,还需要你自己去安抚一下。”

    晏锥黑眸微亮:“谢啦,哥,我知道怎么做的。”

    “ok,我该走了。”

    “这么快就走?不再公司其他部门看看?”

    晏季匀摇头,悠闲地伸个懒腰:“公司现在是你做主,你全权负责就行了。”

    “哥,你现在身体都康复了,真不打算回公司?这董事长的位置本来该你的。”

    晏季匀毫不犹豫地摆手:“不了。以前忙得像骡子,都没好好陪陪老婆孩子,现在我时间上自由了,不想再被束缚。”

    “……”

    这真是奇妙的一幕,以前这两兄弟明争暗斗,现在却都在让……可见一个人的心态若变化了,思想行为也就不可同日而语。当初的他们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会推脱那个位子。

    晏锥下意识地蹙眉:“哥,敢情你和爷爷都不打算管公司了,就我一个人忙活?水菡以前也当过总裁,你现在也不会让她再回公司帮忙的,你们……你们就忍心折腾我一个人啊?”

    晏季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一手拍在晏锥肩膀上:“兄弟,我知道你的能力足够胜任的,就让我和水菡去潇洒潇洒吧,还要生二胎,不能太操劳,这公司还得你打理。如果你真觉得累,我给你出个主意……不如早点找个对象结婚,生个娃,将来你就能脱身出去潇洒了。”

    “……哥,你也挤兑我。”晏锥苦着脸,这一秒,真像个纯真的孩子在向家长诉苦。

    “不是挤兑,我说真心的,你别只忙公事,抽点时间多接触一下新朋友,尤其是女人。说不定就行遇到你喜欢的,结婚生孩子有个三口之家,那日子多美满啊。”

    “……”晏锥觉得晏季匀现在的架势真好像是家里那两位捉急的长辈。

    其实公司在晏锥的领导和管理之下,一直都很稳定,他有足够的能力来打理,只是对于晏季匀完全不插手公司的事,晏锥多少还是有点诧异的。看来,哥哥的心思都放在水菡和小柠檬身上了。

    这也难怪,几经生死之后才治好了冥蕉毒,晏季匀对于现在的生活更加珍惜,每天陪着老婆孩子都不觉得够,更不会厌烦。

    “哥,你难道就这样每天都闲在家吗?不做点什么?”

    晏季匀深邃的凤眸泛起几分神秘的笑意:“我当然要做点事了,想开个店铺,至于经营什么,暂时保密,总之,开张的时候会请你来剪彩的。”

    晏锥惊愕,同时也更加好奇了:“开店?哥,没听你说过啊。”

    “一家小店而已,等开张的时候再告诉你们。”

    小店?以晏少的身份,他会开一家小店么?不过看他神神秘秘又带点兴奋的样子,晏锥也开始期待起来,究竟会是开个什么店?

    晏季匀回到家里,水菡已经在做饭了。从梵氏公馆回来,水菡又收获了小颖这个朋友,瞧她一边炒菜一边哼着小曲,可见心情不错。而小柠檬收获颇丰,不仅赢了一部手机,还有一大堆梵狄从h国带回来的食品,儿童装……梵狄对小柠檬的疼爱真是没话说,除了没血缘关系,感情上一点不比晏季匀少。

    晏季匀一走进客厅就感觉不对劲,儿子笑得好欢脱,摇头晃脑地说妈妈已经将爸爸给卖掉了……

    于是乎,晏季匀直接冲进了厨房,质问老婆是怎么回事。

    水菡现在是早就摸透了晏季匀的脾气,见他黑着脸走进来,二话不说,先送上一个热情的香吻,亲昵地搂着晏季匀的脖子,两眼放光:“老公,别这么激动嘛。”

    晏季匀望着怀里这笑得一脸灿烂的小女人,分明是一点都不怕他发火了……家庭地位何在呀!

    可是没办法,他就是吃水菡这一套,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被她亲一下,他的火气都消了大半。

    “……”

    “什么?让我去给梵狄的女朋友当造型师?酬劳就一机票钱?你……”晏季匀咬牙,俊脸瞬间比乌云还沉:“在你心里我那么不值钱?就值一张机票?”

    “咳咳……不是一张,是两张。我和你一起。”水菡缩着脖子,讪讪地笑着。

    “……两张?你觉得很贵吗?”晏季匀愤愤地抬手,啪一下,怕在水菡pp上,引得她娇笑连连,赶紧地又哄着他:“不是啦……在我心里,老公是无价的,可是我觉得梵狄的女朋友真的需要一个造型师,老公是行业里的大神,你不出手谁还有资格出手啊……咯咯咯……咯咯……”

    一听这话,晏季匀感觉受用多了,本来刚才就是佯装生气的,现在听水菡这一番恭维,他顿时感觉脸上有光啊。他不在乎酬劳,他一向只在乎在水菡心里的地位……

    “嗯,这次就暂时饶了你,但是惩罚却免不了……”晏季匀说着,深眸一暗,野火簇动,低头攫住了水菡的唇,火热*的吻,让周围的空气迅速升温……是到了晚饭时间,可是否该来一份饭钱甜点呢……

    有人很好哄,可有的人就不是那么轻易能过关的了……与此同时,在梵氏公馆,梵狄的卧室里,这货正苦着脸,万分无奈地看着chuang上那用被单将自己裹得严实的小女人……

    “姑奶奶,就算是要给犯人定罪也得有个明目啊,你这是发什么脾气呢?好歹说清楚让我知道。”梵狄纳闷儿,小颖跟水菡不是聊得好好的么,怎么小颖现在却是在生气?

    好一会儿,小颖闷闷的声音才传来……“我只是无意中听到一件事,你以前是不是偷亲过水菡?”

    咯噔!梵狄僵住了,暗呼糟糕,小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这下可好,怎么过这一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