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今晚你去隔壁房间睡!
    卧室里变得异常安静,只剩下两人轻微的呼吸声,隐隐有着一丝压抑与尴尬。

    小颖背对着梵狄,整个人都蒙在被单里边,将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样。而梵狄就蹙着眉头,凝望着小颖的背影……这货,居然在走神?深邃的星眸望向窗外,思绪,远比视线更长。

    今天水菡和小柠檬来过公馆,梵狄的心情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但这并不是像从前还未放下水菡时的悸动澎湃,曾经的那一份深深的爱意,如今已向亲情转变,可是不管怎样,水菡都是梵狄心里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无论过去现在或将来,水菡都会是梵狄关心的那个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水菡有事,梵狄一定是会义无反顾地奔去。

    爱意变成亲情,这是梵狄对水菡感情的一种极致升华,不再是男女之间情爱的形式,但她毫无疑问会是梵狄最在乎的人之一。这一点,没人可以改变。有些人有些事,是镌刻在灵魂中无法磨灭的,梵狄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当年在一个初春的雨夜,小巷里他为水菡接生的一幕,那时的震撼,不仅是他,即使对水菡来说,也是没人可以替代的一份感动。

    看着水菡如今过得很幸福,梵狄不会嫉妒不会抓狂了,因为他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温暖,有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的爱他,将她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他,他拥有一份至死不渝的珍贵的爱……

    梵狄虽然是这样的心理,可他这人天生的性格就不会向人低声下气,他也没因为小颖知道他曾经偷亲水菡的事而感到很紧张,因为他觉得那是过去的事,没什么可计较的,小颖嘛,哄一哄就没事了。

    梵狄坐在chuang边,弯腰,垂头,伸手碰了碰小颖的肩头,轻声说:“……那个……我承认,有那么回事,但是已经过去很久了……你今天水菡不是很聊得来吗,怎么还生气?”

    这话说得……要是水菡在这儿,肯定会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梵狄然后再敲敲他的脑袋!男人啊,有时真不理解女人的心思。小颖跟水菡很谈得来,那么快就能成朋友,但这跟小颖会不会因为那件事生气,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果然,小颖的声音又从被单里闷闷地飘出来:“我是跟水菡相处得不错,可我现在问的是你偷亲的事。我不是生水菡的气,这跟她没关系。”

    “嗯?”梵狄微微一怔:“不是生她的气,那就是单纯的只生我的气?我都已经承认了,也解释了,还要我怎么样啊?这房里只有一张被子,你全裹在身上,意思是今晚不让我睡这里了?”

    别看这货平时酷帅得紧,很拉风的样子,可是要说恋爱经验,他还真的不怎么样。本来小颖就没有想去深究那件事,只不过是因为一时心里添堵,有点小情绪,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只要梵狄耐心哄一哄,多说几句逗人开心的话就完事,可他偏偏就是个强硬惯了的脾气,觉得只要他解释了,问心无愧,小颖就不该再闹别扭,实际上,他没搞明白的是……他这种问心无愧的根源是他对水菡的爱意转为亲情,可他又没告诉小颖知道,她在乎的是现在他怎么想,还爱不爱水菡,而他就因问心无愧而忽略了最根本的问题所在。

    小颖能听出梵狄语气里那隐约的不耐,心里更加不是个滋味了……难道他觉得她在无理取闹吗?但面对这种事,有哪个女人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当然会第一时间想要去证实在男人心中,自己是处于怎样的位置。而梵狄偏偏愣是没说……

    本来还不是要发火的,但小颖现在被梵狄所说的话给结结实实气到了,这就是他的态度吗?不温不火的?

    “哼……那你就去隔壁睡吧,我困了,我要睡觉!”小颖气呼呼地说完,再也不吱声了,缩在被单里像是一下就已经睡着。

    “你……”梵狄语塞,但却倔犟地站起来,沉沉的眸子越发幽暗了。

    他满以为只要简单几句话就能将事情搞定,可是显然他这回料错了。平时小颖都是很好打发的,脾气温顺又好哄,这就使得梵狄现在感到有点无奈……不就是偷亲么,以前的事了,现在还要计较个啥?

    这么想,他又错了。人家小颖如今不是在计较偷亲的事,而是他的态度问题。假如两人的角度调换一下,梵狄只怕早就黑着脸“收拾”她了,可现在事情出在他身上,他的反应很平淡,给人的感觉就是对小颖不够重视和尊重。

    其实女人有时很简单,只是男人将她们想得复杂了。眼下这情况,只要梵狄能温柔地诱哄几句,而不是一副“我有理我就无所谓”的态度,小颖或许早就软化了。

    “砰……”小颖听到了关门声,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颤,心底的酸楚更浓了。

    他就真的出去了?不再吭一声的就走了?

    房间里变得寂静,少了一个人,便冷清得可怕。

    小颖好半晌才从被单里探出头来,缓缓回头看了看……真的没人,他出去了。他今夜不会再睡在这里,她要一个人渡过一整夜了。

    小颖脸上的纱布已经去除,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脸颊和额头都只剩下浅浅的淡淡的一点痕迹,只需要再坚持用药一段时间,连这一点痕迹都会淡去,最终呈现出白玉无瑕的肌肤。

    这也是小颖有点运气,朴医生那一间美容医院里正好在半年前引进了一种新研发的细胞再生药物,很适合像她这样做祛疤手术的人在术后使用。若是在换做以前,没有这种新药物,或许小颖脸颊上的伤痕都不能达到令人满意的治疗效果。

    从这一点来说,她是幸运的。

    可此刻,小颖呆呆地望着梳妆镜中的自己,总觉得这张脸虽然在恢复中,比手术前戴口罩的时候要美多了,但却好像少了点什么,是她的错觉吗?

    并非是小颖的错觉。她少的是一种精神状态,眼里没有了闪亮的神采,变得暗淡无光了,使得她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的。只因为……心里堵得慌,不舒服。只因为……心爱的男人不在这里,他去隔壁睡了。

    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虽然只是一墙之隔,但小颖就是无法克制心底那股思念。视线里少了他的存在,仿佛世界都是残缺的,心情怎能不糟糕?再说了,今日一见水菡,两人倾谈许久,小颖发觉水菡真是个好女人,加上她清丽动人的外型,淡雅如菊的气质,小颖总算是懂了,为何水菡会是梵狄曾经爱的女人……但真是曾经吗?没有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淡定的,最希望的就是听到男人亲口说出他内心的想法,她才能确定,是不是眼前的幸福可以长久下去,是不是他真的已经放下了?

    小颖满脑子都是梵狄,尽管先前赌气地说让他去隔壁睡,但那不是言不由衷么,说那种话时,女人心里想的是男人能够钻进她的被子,抱着她,轻轻地说着温柔的话,那样,她便可信心百倍了。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只是梵狄这货不开窍,不懂。

    此时此刻,梵狄也不好受,睡在隔壁的chuang上,手臂枕着头,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未能入睡。

    总觉得这chuang太宽了点,身边少了小颖,少了笑声,少了人对他唠叨……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自从那一晚小颖和梵狄冲破最后一关后,两人就每晚都睡在一起的,现在可好,突然一个人睡了,当然不习惯。

    两个房间两个人,小颖辗转反侧,挣睁着眼睛不能入眠,好像心里有只小猫在乱窜。而梵狄也好不到哪里去,皱着的眉头就没松开过,都快一小时了还没有睡意,反而心里越来越乱。他刚才那么潇洒地走出了隔壁房间,不是真的不在乎小颖,是他认为既然他解释了那件事已成为过去,她还不能看得开,那就是她的问题,晾着她一下,等她消气了自然会没事。

    可现在他左等右等不见小颖有动静,心里难免在想……难道她就那么睡了?不想跟他说点什么?难道今晚就分开各自睡了?

    这货有时耍酷会有种欠揍的感觉……

    蓦地,静谧的空气里响起敲门声,梵狄一下来了精神,只听小颖在门外说:“这个房间的被子不是已经拿去晒了吗,我给你拿了被子过来……”

    梵狄一听,蹭地一下从chuang上坐起来,狐狸一般精明的眼瞄了一下身边的被子,赶紧地将被子抓起,塞进了衣柜里,佯装这儿真的没有被子……

    梵狄打开门,小颖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将手里的被子往梵狄怀中一塞,淡淡地说:“拿去盖,不然要是感冒了还会说是我将你赶出来的……”

    梵狄凝视着眼前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忽地,俊脸上绽放出一抹笑意。分明她就是想他,拿被子只是借口而已,可她既然不承认,他也不揭穿,可心里笑开了花……“哥真是太聪明了,刚才就已经把被子藏起来,哈哈哈!”

    小颖见梵狄不说话,抿了抿唇,大眼闪过一丝酸涩,却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欲走……

    “啊……”小颖一声惊呼,轻盈的身子已经被某男抱了起来,紧接着,只听砰——一下,门关上了。

    “知道我要怎样才不会感冒吗?一张被子算什么,你,才是我最好的取暖器……”梵狄邪魅地笑容有着无穷的杀伤力,霸道地将小颖按在chuang上,耍赖一般,整个身体覆了上去……“唔……”小颖轻微的挣扎,抗议,全都被淹没在男人滚烫的热吻中……【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