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珍惜眼前人
    ( )这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热络起来,小颖见到晏季匀那就像是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亲切地招呼着,笑得格外灿烂,那笑声传得很远,当然足够让某人听到了。

    晏季匀一脸温和,挺拔的身姿往那一站,薄唇噙着淡淡的微笑,有种大哥哥的温暖……他当然记得,曾经,在乡下小镇上,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在漫天风雪莉,说喜欢他,而他却坦诚告知,自己已经老婆,于是,那个女孩便笑着祝福他幸福快乐。

    虽然那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但晏季匀却记住了小颖当时那种纯真不染杂质的眼神,记住了这个单纯没心机的女孩儿。如今再见,她已是梵狄的女友,这真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季师傅,能见到你真好!”

    “小颖,别来无恙。”

    晏季匀淡定平静,只是一双清亮的凤眸里含着几分摄人的温暖,让小颖感到十分亲切。

    半点都没有想象中的尴尬,不知怎的,小颖就是那么肯定季师傅不会因从前的事而介怀,所以,她可以这么自然而然地面对季师傅。

    而晏季匀也是如此,他本来就对小颖的印象不错,现在见她大大方方地招呼,没有一点扭捏作态,心中不由得暗暗又赞赏了三分。

    水菡在一旁可就听糊涂了,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略带疑惑:“咦,你们之前认识吗?怎么我不知道?”

    小颖一愣,随即赶紧地解释:“我昨天忘记说了,我跟季师傅是认识的……就是以前在乡下,季师傅在一间理发店里上班,我……”

    晏季匀不动声色地揽着水菡的腰,插了一句:“没错,就那个时候认识的,小颖到店里剪过几次头发。”

    “对对对,就是这样!”小颖这回竟是忽然变机灵了,领会到了刚才晏季匀那个眼神的用意,所以她也没有说自己曾喜欢季师傅的事。那就像是上辈子的经历了,也可以说是当时的小颖对异性的憧憬和好奇居多,现在确实没什么可追究的,过去的事,云淡风轻之后就用一种旁观的心态去冷静地看待,会感觉轻松很多。

    晏季匀漫不经心地瞄了瞄小颖,实际上却是冲她微微点头,意思是在夸她懂事。

    水菡闻言,觉得小颖和晏季匀相识,那也挺不错,至少做造型的事,老公不会总是说要“惩罚”她了……

    “小颖,让我们看看你脸上的伤恢复得如何?”晏季匀怀着关切的心情,伸出手,欲要撩起小颖腮边的头发。这个动作没有事先预想,就是下意识的,并且对小颖,晏季匀只当是个可爱的小妹妹。

    但是,就在晏季匀的手指差那么一点碰到小颖的头发时,旁边突兀地出现了一只男人的大手,不着痕迹地将小颖往后边轻轻一带……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梵狄略带慵懒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悠闲。

    就这样,晏季匀的手落空了,饶有兴致地看着梵狄,两人又在开始用眼神在空中“交汇”……

    这是只有男人才懂的眼神交流,旁边两女人看得一头水雾,怎么两个男人的表情都惊人的相似?面带怪异的笑容,可怎么看都隐约有点争锋相对的感觉?

    不过水菡对于眼前的这种情况也见过好几次了,可小颖还是第一次见,怔怔地看着晏季匀和梵狄,不明白为何两个纯爷们儿的目光会如此“*”。

    其实她们不知道,两个男人的眼神里含着只有他们才懂的语言……

    晏少:“哟,这么紧张小颖了?我不过是想看看她的伤,你犯得着这副架势?”

    梵狄:“哼,你看伤就用眼睛看,动手摸脸做什么?想趁机吃豆腐?”

    晏少:“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是她的脸被头发挡住了。”

    梵狄:“呵呵呵……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

    两人就这么瞪着对方,好一会儿之后,水菡和小颖终于是忍不住了,感觉俩男人的眼角都在抽筋了。

    小颖拉了拉梵狄的衣袖:“阿凡,季师傅和水菡都来这么久了,我们是不是该让人家坐下来再说?我去让人准备点茶和点心。”

    “我跟你一起去,顺便去花园走走……”水菡是想去外边透透气,她心里比较清楚,因为梵狄曾经喜欢过她,所以每次晏季匀和梵狄见面那气氛都怪怪的。

    这下可好,大厅里只剩下梵狄和晏季匀了,两人眼角的余光瞄着水菡和小颖的身影消失,这才同时一转身,鼻子里哼哼唧唧的,各自在沙发上坐下,面对面。

    梵狄二郎腿一翘,精美的下巴略一点,大大咧咧地说:“水菡说,两张机票钱就能请到你来给小颖做造型,不过我觉得好像有点贵,因为我对于你的手艺,深表怀疑……那个,当年你拿亚洲某造型设计大赛上的金奖,该不会是作弊的吧?”

    晏季匀闻言,也不生气,只是那双深眸里一道暗芒闪过,唇角微弯,嗤笑:“是不是作弊,你看看比赛的视频不就知道了吗?看看当时各个参赛者展现出来的是都是什么水平,就知道我有没有作弊了。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只是个门外汉,不懂造型这一行,就算看了也不会明白。”

    “呵……我门外汉?切!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见过猪跑的人不一定知道猪肉到底好不好吃。”

    “……”

    俩男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抬杠,明朝暗讽,互不相让,就好像两个孩童在拌嘴。

    最后,晏季匀出杀手锏了,拍拍腿上的灰尘,散漫地说:“你要是怀疑我的专业水准,你大可以告诉小颖我不做她的造型师了。”

    “你……”梵狄两眼一瞪,死死盯住晏季匀:“你小子是在得瑟?”

    晏季匀耸耸肩,一副“随你怎么想”的表情。但下一秒,他就见到梵狄那张脸上笑开了花:“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一件事,本来还想着给你点面子,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其实按照辈份来算,你该叫称呼我为什么?”

    “……”晏季匀嘴角的笑意立刻僵住,钢牙紧咬……按辈份称呼梵狄?那是晏季匀最忌讳的三个字了!

    梵狄很满意地看到晏季匀黑脸的样子,笑得畅快极了:“好歹我也是你七舅公,你该不该有点晚辈的姿态啊?别以为小颖那傻妞答应了要你做造型,你就得瑟上天了,要是我不同意,她最终还是会站在我这边的,不过嘛,既然你是水菡的老公,我给水菡一个面子,勉强同意你为小颖做造型了,但是你得先展示一下你的水平,我才能放心。”

    “少臭美了,还舅公?不怕佘了腰!”晏季匀毫不客气地呛回去,顺带送去一个大白眼。

    “你……”梵狄才刚说一个字,忽地哈哈大笑,表情来个180度转变,热情友好地对晏季匀说:“你们两口子真热心,造型的事就交给你了!”

    晏季匀想都没想就顺口答道:“没问题!”

    这俩货变脸之快,若是有人全程看到的话,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的,但他们似乎已经很有默契了,晏季匀即使没看到身后,从梵狄这表情也能猜到,准是水菡和小颖回来了,所以他也很积极地配合着,让人看起来这就是一对友好的兄弟。

    果真,水菡和小颖有说有笑地进来了,小颖手里端着精致的茶杯送到晏季匀面前:“季师傅,尝尝这个大红袍。”

    “嗯,闻着都挺清爽的,喝起来一定不错。”晏季匀一脸享受地将杯子凑到嘴边……

    “来,阿凡这杯是你的,我给你鲜榨的果汁。”小颖将杯子放在梵狄面前,然后乖乖坐在他身边。

    水菡两眼发亮,直夸小颖对梵狄真好。小颖脸皮薄,微微有些脸红,讷讷地说:“阿凡以前有事没事都爱喝点红酒,不过现在已经改成喝果汁比较多了。”

    这话本是无心,可听在别人耳朵里就有深意了……其余三人同时一愣,梵狄俊脸抽了抽,水菡就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梵狄,还是小颖厉害,她能让你少喝点酒!”

    晏季匀轻飘飘投去一个只有梵狄才懂的眼神,那含义就是在说:“一物降一物”。

    梵狄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咕咚咕咚将果汁喝光了,这分明是在逃避话题,更是惹得水菡大笑不已……

    这一个下午,公馆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四人相处的时候虽然多少有些不习惯,可有水菡和小颖这两个奇妙的女人在场,时不时都会迸发出阵阵笑声,两个男人在旁边也会被这种欢快的的气氛所感染。

    日子原来可以这样轻松美好,只要抛开心中的执念,珍惜眼前人,珍惜来之不易的感情和缘份,仿佛世界都会变得开阔很多。

    在此之前,谁都没想到有那么一天,这四人会凑到一块儿来,命运的奇妙之处就是让你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但晏季匀和梵狄都有一个共同的优点就是——不会沉溺在过去的恩怨中。过去怎样,不去想了,重要的是现在,重要的是谁陪在自己身边……

    晏季匀和水菡今天来的目的是先看看小颖的情况,然后晏季匀才会针对她的形象气质来设计最合适她的装扮。时间很充裕,要两个月之后,小颖才会去h国录节目,当然了,为了保险起见,她需要提前半个月过去,届时,水菡和晏季匀也会一同前往。

    水菡是早就想去h国旅游了……主要还是尝尝那边的美食。对于吃货来说,那里确实有着相当的吸引力。而晏季匀也觉得,小颖自带一个造型师去比较好,不用h国电视台的造型师,一定要是咱中国人自己造型去上镜,才算是一次完美的表演。

    小颖受到h国电视台邀请的事,很快就在烹饪界传开来,在原来那个烹饪大赛的官网上还活跃着一些“溜鸡丝”口罩女的粉丝,现在听到她受到h国的邀请,更是激动不已,而某些想要出来乱喷的人也只是偶尔冒一下泡就会被更多的粉丝喷得狗血淋头。由此可见,小颖的支持者很多。所以,大势所趋,小颖在梵狄的建议下,开通了个人微博,微信,并且公开了账号,每天都会有新的粉丝加入,关注度直线上升。

    吴国力是小颖的恩师,他当然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倍感自豪啊。小颖是第一个获得h国邀请上电视台美食类节目的最年轻的中国女厨师,这不但是对她的一种肯定,更是她事业上一个良好的开端。可以想象,从h国录完电视节目回来,小颖在烹饪界的名气和资历将会涨一大截。

    梵顶天也知道了这件事,他没来公馆,但消息很灵通。他没有做表态,沉默,更让小颖在开心之余不敢松懈。她可没得意忘形,她知道,上一个节目,在梵顶天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他不会因此就轻易承认她是梵家的儿媳妇了。

    虽然现在有梵狄的呵护和疼爱,可小颖还是觉得,能得到梵顶天的认可,那才算是最好的结果。她可不想在结婚时还遭到老爷子的反对。她要堂堂正正地成为梵狄的新娘,而不是想看着梵狄因为她的原因,跟梵顶天关系闹僵。

    小颖默默地努力着,坚持着,准备着不久之后的h国之行,并且,她也在盘算着,在美食节目结束之后,她又该做什么呢?

    有远见,不为眼前的一点小荣誉就忘乎所以。这是小颖身上难能可贵的品质,没有人教,她这是自己悟出来的。拥有这样品质的人,在前进的道路上会比别人来得更稳,更扎实……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在这个拼爹拼娘的时代里,普通人的前程,更需要自己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甚至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行。在丰收之前,总是要经过寒冬酷暑,这一点,是没有捷径可走的。

    水菡在摄影界拥有令人艳羡的成就和地位,小颖如今也在朝着良好的势头发展,童菲更是早有了一份大学教师的工作……这几个善良可爱的女人里,只剩下兰芷芯这个单身妈咪还没着落,她还在苦苦挣扎中煎熬……

    过年前几天,兰芷芯接到了一间公司通知她去上班的电话,她兴致勃勃地去,对即将踏入的新职场,有着一份热情和期待。但是,结果却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顺利。

    确切地说,兰芷芯是被招进一个房地产公司当售楼小姐。只不过,上边那个销售经理是个脾气古怪的中年妇女,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到了更年期,所以成天就拿兰芷芯当出气筒。

    兰芷芯是新来的,不想跟人闹不和,更何况对方是她的直系上司,她若是对着干,唯一的出路就是只能被炒。

    这份工作,对于一个辛苦的单身妈妈来说,太重要了。兰芷芯是个懂得隐忍的女人,知道衡量轻重,所以她只能默默承受着,只能安慰自己,受点气没什么,只要有薪水拿,有固定工作,她就能将嫣嫣抚养长大……

    兰芷芯是个骨子里有傲气的女人,人如其名,兰心慧质,但无奈命运捉弄,如今的她当售楼小姐还每天要应付上司的刁难,这确实是有些委屈兰芷芯了。

    委屈,煎熬,都不要紧,为了孩子,她什么都能忍。

    兰芷芯本就是个美人胚子,不同于青春美少女,兰芷芯身上有种独特的女人味,淡定悠然,处变不惊,大方得体,冷静睿智,加上她天生的外貌优势,她在这售楼部里可算是一朵靓丽的鲜花。如果她自己不说,别人是不会看出她的真实年龄的,她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五岁,样貌姣好,气质出众,特别是当她脸上露出淡淡自信的微笑时,总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这不是一个售楼小姐,而是某个成功的女强人……

    售楼部统一的服装,白衬衣,卡其色齐膝半身裙,外加一件卡其色小西装。如此简单的衣服,不少人穿着都显不出自己的特色,但兰芷芯却是一个例外。高大上能驾驭,普通工作服一样的掩盖不了她自身的绰约的风采。

    兰芷芯刻意低调,但她就是一个在低调中也能绽放光芒的人,尤其是在售楼部这种地方,时常都会遇到某些有钱的男士觊觎兰芷芯,对她献殷勤,甚至公然要求她带着合约书去酒店单独谈签约的事。其意图是在明显不过了,可兰芷芯都装作不知道对方的心思,婉拒了。

    她懂得如何拒绝男人,时常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她就不会迷失和堕.落。可是,尽管如此,售楼部了还是有人嫉妒兰芷芯,她才来没多久就成了女职员的公敌……因为男职员的目光都盯着兰芷芯了,有几个富豪大客户还特意在兰芷芯那里签合同,她的提成自然就高了,能不招人嫉妒么?

    兰芷芯不是花瓶女人,她是真材实料的有能力,但她深知,在职场里混,最要紧是不能锋芒太露,所以,当上司有意刁难和拿她当出气筒,她都尽量在隐忍。

    有一次,兰芷芯在角落里吃盒饭,不知道有客户来找她了,结果那单售房合约就被经理给撬了去,事后经理还说是兰芷芯自己怠慢了客户,却不提是她自己向客户撒谎说兰芷芯没上班。

    又一次,因为客户送花给兰芷芯,结果经理把她骂得狗血淋头,说她跟客户搞不正当关系,破坏了公司风气。实际上关兰芷芯什么事,她对送花的事都不知情,客户要送,她能有什么办法?

    还有一次,一个啰嗦的客户第七次来售楼部询问,其他人都不愿意接待,都觉得这人不会买房子,纯粹就是闲得蛋疼的一族。但兰芷芯却很礼貌地接待了这位看似普通的客户,结果当天兰芷芯就签下了一座独栋别墅的合约,并且这客户说还将一次付清房款。

    这下,销售经理就恼了,心里懊悔得要死……早知道这客户那么有钱,她就接待了,哪还有兰芷芯的好事儿?销售经理一肚子的气没处发,随意按了个借口又将兰芷芯训斥了一顿,最后还问兰芷芯是不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勾.引这个客户才拿到的合约……

    一次次的刁难,甚至侮辱兰芷芯的人格,质疑她的品德,兰芷芯就是在这种高压和水深火热之中渡过的一个多月。她不知道自己哪天就会受不了而爆发了……

    在这里,兰芷芯是被孤立的,女同事都不愿意跟她做朋友,不愿意和她接近,因为都觉得会被她抢了风头。男同事虽然都对兰芷芯有好感,但由于都知道销售经理看不顺眼兰芷芯,所以他们也都有所收敛了。这就是职场,现实而残酷,很多人都会选择明哲保身,保住工作和前途,比美女更重要。

    在这儿,兰芷芯是孤单的,可她不会因此而伤心。物以类聚,这群人不是她的类,她也做不出那种抱大腿往上爬的事,她有属于她的自尊和骄傲,既然别人不愿跟她做朋友,她又何必自讨没趣?她还有水菡和童菲这两个好姐妹,足矣。

    日子就在这平淡而又充满煎熬之中过去了,兰芷芯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工作,包括同事的冷眼和经理的坏脾气。

    这天,是周六,又到了比平时忙活的时候。兰芷芯刚刚接待了一位穿着黑色皮大衣的中年男士,正站在大厅中间的沙盘前,拿着红光笔,向客户讲解着资料。

    兰芷芯大方优雅的招牌式微笑,是最能赢得客户的好感,此刻,这位中年男子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望着兰芷芯出神,浑然没将她刚才所说听进去,并且,他还不知不觉更靠近了兰芷芯身边,她都能闻到他身上浓浓的烟味了……

    “美女,你说慢点……这里,这里是双阳台的吗?”男人说着就伸出手,一下捏住了兰芷芯拿着红光笔的那只手腕。

    兰芷芯手里的红光笔本来是照在沙盘中的某个楼层模板上,这时却抖了抖,差点掉下去……这男人摆明是想吃她豆腐,可恶!

    兰芷芯脸色微变,正想说点什么,可她却看见门口走进来一对男女,亲昵地挽着手,大摇大摆的,似是一对情侣。

    兰芷芯瞬间僵住,胸口处蓦地窜起一抹疼痛……亚撒,他怎么来了?难道是带女人来买房子的?【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