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童菲生娃
    无论多么坚强冷静的女人,她的心,总有某一处不为人知的柔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被人狠狠戳中,记忆中遥远的,深深浅浅的伤口……

    兰芷芯在看见亚撒和他身边的女人时,如遭雷击般呆立不动了,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己的手腕还被客户抓着,她的视线从亚撒脸上移到了他的女人……这张熟悉的面孔,即使过去几年了,兰芷芯依然记得格外清楚。

    老天,这是故意不让她安生么?亚撒带来的女人竟是当年兰芷芯在酒吧当酒水推销员时结识的一个女同事,也就是那个花了两万块钱,让当时的兰芷芯代替她去亚撒房间睡了*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兰芷芯被这个女人叫走,而她自己则躺在了亚撒身边……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卢洁莹!

    亚撒和卢洁莹的出现,自然引得了售楼部里一阵小小的sao动……这种帅到让人眼花的混血帅哥带着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出现,这本身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兰芷芯瞬间有种寒毛倒竖的感觉,惊骇之中又升腾起几分酸楚得疼痛……不知怎的,潜藏在心底的某种情绪就像是一只熟睡的小动物被惊醒了,在她心房中乱窜不停。

    亚撒是兰芷芯几年前唯一暗恋过的男人,也是嫣嫣的父亲,兰芷芯此刻怎能心如止水?

    但她必须装作心如止水,不能让自己的异样在这种时候被看穿。

    姣美如花的容颜略显苍白,兰芷芯耳边传来客户兴奋的声音:“兰小姐,我刚才说的你听见了吗?等你下班后一起吃饭,我们再讨论一下签合约的事。”

    又是一个这种男人!兰芷芯赶紧地收回目光,下意识地用力想挣脱男人的手,可是,已经太迟了……

    “兰芷芯?你怎么会在这里?”亚撒微显诧异的口吻,随即视线落在了兰芷芯被人抓住的手腕上。

    亚撒愣了一秒,俊脸上令人炫目的光芒霎时暗了下来,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颇有深意又带着丝丝鄙夷的目光瞄了瞄兰芷芯:“原来你到这儿来当售楼小姐了?呵呵……售楼小姐……”

    亚撒有意将这几个字说得很怪异,他的眼神就足以说明他误解了兰芷芯,以为她是在用美色勾.引客户签约,他将兰芷芯这售楼小姐给打上了一个不好的标签。

    兰芷芯本来就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现在听亚撒这么一说,顿时只感觉一股火气直冲脑门儿!可兰芷芯不是小女生了,她很清楚此刻冲动会是什么后果,她必须将眼下的情况处理好!

    兰芷芯暗暗用劲挣脱手腕,那客户见有人看见了,便也不好再继续抓着兰芷芯的手,只是又再重复了一遍:“晚上一起吃饭,别忘了。”

    兰芷芯一阵窝火,急忙摇头说:“何先生不好意思,我今晚下班后还要培训,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实在是去不了。”

    这位姓何的客户邀请兰芷芯吃饭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见她竟然当场拒绝,他的脸色也垮了下来,冷冷地嗯了一声,似是在说兰芷芯不识抬举。但这售楼部是公共场合,他纵然心里在骂兰芷芯,可也不能因此就发作,那样太丢面子了。所以,这何先生佯装没事地走了……

    兰芷芯明白,只怕何先生下次来的时候真要买房的话,也不会在她这里签约了。

    亚撒欠揍的声音又在说:“哈哈,刚才那个男人真傻,他应该等你下班后再打电话给你邀请吃饭,这样没人知道,他就能得逞了。”

    这意思就是说兰芷芯刚才拒绝客户的邀请,不过是因为被亚撒看到了才故意装的,实际上她没有那么洁身自好。

    “亚撒,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兰芷芯清冷的瞳眸瞪了亚撒一眼,转身欲走。

    “怎么这种态度对客户啊?没看见我是来买房子的?”亚撒懒洋洋的声音很有无赖的风范,与他这阳光帅气俊朗无匹的外型有点不符。

    果然,兰芷芯硬生生停下了脚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再会过头时,已经换上了职业招牌微笑:“原来先生是要买房,请这边来看。”

    亚撒嗤笑,跟着兰芷芯走过去,而那个挽着他手的卢洁莹却是全程都没说过一句话,就好像根本不认识兰芷芯。

    兰芷芯前一刻还在想要怎么跟卢洁莹打招呼,可是她发现卢洁莹似乎不记得她了,没有半点异样的表情,眼神更是平淡疏离。因此,兰芷芯聪明地选择了沉默,就当自己也不认识卢洁莹。显然,卢洁莹是不想让亚撒知道她与兰芷芯是旧识。

    卢洁莹比兰芷芯小几岁,今年才二十四,正是女人青春大好年华的时候,她身上张扬着一股骄傲的气息。这种骄傲是来自于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和他在一起,她能感觉到周围艳羡的目光,感受到女人们那种羡慕嫉妒恨的心理,她享受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

    亚撒挺拔的身姿足足有一米八五高,兰芷芯站在他面前就显得有些娇小了,略仰着脸才能看到他的眼睛。

    “现房,有什么好的介绍?”

    兰芷芯强行稳住心神,尽量让自己不要被私人情绪所影响,现在是工作时间,亚撒既然来买房,他就是客户。

    “有一栋豪装的公寓,目前还剩下七套,请问,对房屋朝向以及楼层有什么特别要求吗?”兰芷芯公式化的口吻和职业笑容,俨然真的像今天才认识亚撒一样。

    “朝向和楼层没什么特别要求,最关键的是要洁莹喜欢……是吧?”亚撒凝视着卢洁莹,目光变得温柔如水。

    兰芷芯只觉得自己眼花了,刚才亚撒还一副嘲讽脸,现在却对卢洁莹露出这样*溺的神情,看来,他真的很喜欢卢洁莹?

    兰芷芯微微一闪神,心脏的位置抽了抽,呼吸有些窒闷……老天爷是故意捉弄她么?非要这样刺激她才行么?她只想带着嫣嫣好好生活而已,为什么亚撒要屡次出现扰乱她的心神?

    卢洁莹旁若无人地依偎在亚撒怀里,娇羞地说:“只要是你买给我的,我都喜欢……”

    这含情脉脉的样子,更是惹来男人的爱怜。亚撒爽朗地一笑,低头在卢洁莹耳畔挑.逗地说:“喜欢的话,今晚就好好表现一下,让我惊喜惊喜。”

    “你……小声点儿……”卢洁莹的脸更红了,佯装害羞地看看四周。

    兰芷芯冷眼看着这一幕,安静地等着这对男女秀恩爱完毕了再说房子的事。只是,心底那难以抑制的酸涩却是在无声无息地蔓延,像硫酸腐蚀着她的血肉。

    满以为凭着这几年的历练,她已经可以做到对很多人和事情都泰然处之云淡风轻,但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原来即使她再怎么冷静聪慧,灵魂深处始终藏着那个最初让她心动的男人,是她的初恋啊,是孩子的父亲啊!如今,他就在眼前跟卢洁莹亲亲热热搂搂抱抱,她不想被影响情绪的,可偏偏一颗心不听使唤地在疼着……以为自己早就已经挥剑斩情丝,但实际上却不是么?

    接下来,兰芷芯还向亚撒和卢洁莹介绍了豪装公寓住宅的详细资料,她对业务很熟练,说话的语速不快不慢恰好合适,并且很能抓住重点,将住宅的特性优质介绍得尤为仔细。加上她本来就知道亚撒的身份,更知道他不缺钱,对女人很大方,所以,她觉得即使是最贵的豪装公寓,亚撒也是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果然,亚撒十分豪爽,很快就决定了买下其中一套,售价为389万。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亚撒冲着兰芷芯点头说他就要那一套,然而他却不是在这里签约……

    “这套给我留着,明天上午会有人替我办手续。”

    兰芷芯闻言,秀眉不由得蹙起:“先生,如果需要我们将房子给你留着,程序上是要先缴纳押金的,不然的话,若是有其他客户看上那套房子并且先签约……”

    亚撒漂亮的蓝眸子睥睨着兰芷芯:“这个你不必担心,既然我看上了这套,它就不可能会属于别人。我说过明天会有人来替我办手续,同样的话,我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兰芷芯不禁气结,这男人还能再狂一点吗?他看上的房子不会属于别人?好大的口气啊!他凭什么这么笃定,公司又不是他家的,真是个自大狂!

    兰芷芯心里腹诽,可脸上还是不露声色,淡淡地说:“既然这样,那……明天见。”

    兰芷芯也不再多说废话,看出亚撒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如果再啰嗦地提醒,就显得很不识趣。他爱怎么着就这么着,反正她把话说明了的,他不交押金,万一明天来的时候房子已经卖出,可就不关她的事了,也不能怪她。

    临走前,卢洁莹说她要去洗手间,亚撒就坐在沙发上等她。

    就在卢洁莹进去之后,兰芷芯也跟着去了。

    还好这儿只有她俩人,终于可以用再掩饰了。

    “兰芷芯,我就知道你会跟进来的。”卢洁莹神情复杂地看着穿职业装的兰芷芯,眼底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嫉妒。她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兰芷芯即使穿着普通的职业装也能散发出独特的女人味,并且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30岁的女人,那莹润的肌肤好得让卢洁莹都眼红。

    兰芷芯早就料到卢洁莹的反应了,不卑不亢地说:“你说要进洗手间,难道不是想暗示我进来么?既然这样,我当然要配合你了。”

    卢洁莹咬咬牙,眸中隐现几分狠色,压低了声音说:“你很聪明,知道我的用意,那我就直说了吧。我现在是亚撒的女人,你也看到了,他对我很好……所以我希望你能对以前的事情保密,别让亚撒知道那天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可以马上往你账户上汇50万块过去,就当是封口费了。”

    卢洁莹很自傲,也很直接,甚至带着点张狂的,可她也是相当紧张亚撒的。就在前几天她才与亚撒遇到,她惊讶地发现亚撒居然还记得她,记得几年前那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于是她才顺着竹竿往上爬,说自己对那*的事至今难忘,单身很久了都没有交男朋友。

    就这样,亚撒念在那一份旧情,将卢洁莹留在身边,对她*爱有加。而他并不知道其实几年前的那*,那个让他记忆犹新意犹未尽的女人,根本不是卢洁莹而是兰芷芯。

    兰芷芯听了卢洁莹这番话,心头震惊,更多的是愤怒,压抑的火苗更是高涨起来,怒极反笑:“呵呵……卢洁莹,你当我是什么?六年前我之所以答应当你的替身,是因为我父亲当时病重急需要钱动手术,我才会一时脑子热……这几年虽然失去联系,可我还是一直惦记着你这个朋友,想不到你一出现却拿我当敌人么?怎么你以为现在我会跟你抢亚撒,又想用钱来收买我?在你心里,我就只是一个贪财的女人而已?”

    难怪兰芷芯这么痛心了,她心里有卢洁莹这个朋友,但今天的重逢让她明白,她很傻。

    卢洁莹的脸微微一红,尴尬地拨弄了一下腮边的头发,但随即她眼中的决绝更甚:“兰芷芯,谢谢你惦记我,但是,时隔六年,我们都已不是当年的自己,我有我的路,你有你的道,各自井水不犯河水就行,最好是能将彼此当陌生人,将从前那段经历都埋在记忆中,不要再翻出来,就让那件事成为一个秘密,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你以前暗恋亚撒,可是你在那晚之后收了我两万块钱,就算你是为父亲治病,但亚撒如果知道了,会相信你吗?他只会认为你是个为了钱出卖身体的女人。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初恋误会什么吧?”

    这是威胁。卢洁莹为了继续留在亚撒身边,不惜彻底断绝了与兰芷芯之间微薄的情谊,而这也反应出了卢洁莹其实很没自信,她看到如今的兰芷芯比当年更美更富有女人味了,她深深地感到了危机,不得不铤而走险,向兰芷芯摊牌。

    兰芷芯只觉得眼前的卢洁莹好陌生,再也没有六年前的影子了,能说出这番话来,说明那所谓的友谊,在卢洁莹心里不过是垃圾而已,已经被她彻底摒弃了。

    兰芷芯攥着的手掌越发紧了,唇角的冷笑噙着一丝不屑:“卢洁莹,你真以为我会跟亚撒有什么?你也说了,我暗恋他,是六年前的事,现在却还要提起,有何意义?他是你的男人,你尽管看紧点,但是你要防的不是我,而是外边那些花花草草。告诉你,就算你没有对我说这些,我也不会去接近亚撒,不过现在这样也好,让我看清楚昔日的姐妹是什么样的嘴脸,我就不会再惦记和牵挂了,从今天起,你我就是陌生人。卢洁莹,你好自为之。”

    “砰——”兰芷芯已经转身出去,重重关上洗手间的门。

    “你……”卢洁莹呆立当场,红润的脸蛋瞬间煞白……原来是她多此一举了,原来兰芷芯根本不想跟亚撒有牵扯?而她因为心急,说了那些话,彻底失去了兰芷芯这个朋友,今后,再见时,已是陌路了。如果她沉得住气一点,说不定还能跟兰芷芯再像以前那般当姐妹,她也不至于孤孤单单的没朋友。

    但现在,一切都悔之晚矣,兰芷芯的脾气,卢洁莹是知道的,她是个性格刚烈的女人,说出来的话就会做到,如今是真的绝交了。

    很快,卢洁莹的目光再次坚定起来,带着狠色自言自语:“哼,就算绝交又怎样,没朋友又怎样,我现在跟亚撒在一起,他就是我的全部。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自己的幸福!兰芷芯,要怪就怪亚撒还对当年那一晚的女人念念不忘,我不能让他知道那个人是你。既然你表态了,我就暂且放过你,希望你说话算话,别想打亚撒的主意,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兰芷芯听不到这些话了,她已离去,继续工作去了。她对卢洁莹十分失望,从此,这个女人就是被划入了兰芷芯的交友黑名单中。其实兰芷芯哪里会主动去接近亚撒呢,更不会告诉亚撒当年的事。她还怕那件事暴露呢,本来是想进洗手间跟卢洁莹商量一下保密的,却没想到卢洁莹会那么心急地威胁她。

    还用威胁么?她比谁都巴不得那件事永沉大海不再被提起。她只想嫣嫣的存在能成为一个秘密……

    但有一点值得欣慰的是,兰芷芯现在能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不用担心当年的事被亚撒知道,因为卢洁莹不会泄密的。

    兰芷芯刚一走过转角处就撞上了一堵肉墙,吃痛地捂着鼻子,愤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可不正是亚撒么?

    亚撒一改他阳光的笑容,痞痞地勾唇,装作很惊讶地说:“你干嘛捂着鼻子?痛吗?难道说你的鼻子是假的?被我轻轻蹭一下就歪了?”

    兰芷芯银牙紧咬,美丽的凤眸投来两道凌厉的光线:“你的鼻子才是假的,你浑身上下都是假的!”

    岂有此理,一个纯天然美女居然被亚撒这货说成是鼻子是假的,人家听了能不生气才怪。

    亚撒扁扁嘴,耸耸肩,笑得更欠揍了,不知怎的看着兰芷芯气得脸红红的样子他就觉得心里特爽快,能打破她淡定冷静的表情,他很有成就感。

    “别激动,瞧你一副吃人似的目光,我有那么可恨么?好歹我们都是水菡两口子的朋友,怎么搞得好像是敌人一样?你看我多大度,上次你骂我胡搅蛮缠,我都没跟你计较,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你还小气?呵呵……不要太伶牙俐齿,否则更会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亚撒故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很满意地看着兰芷芯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这货心里都笑翻了。

    亚撒不仅外表极品,性格也是极品。阳光爽朗的一面就很让人着迷,但奇怪的是对兰芷芯他就会很小气,自打上次在婚宴碰到了之后……

    兰芷芯一眨不眨地瞪着亚撒,当发现他眼底那一抹得意时,她嘴里骂人的话一下子就收住了……对,她若是发火,他就会更高兴,摆明这货是在故意激怒她,想看她抓狂的样子,她就偏不如他所愿!

    就在身后传来女人的脚步声时,兰芷芯倏然冲着亚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心平气和地说:“先生,请慢走。”

    这笑,犹如寒冬的积雪里骤然冒出一朵花儿,美得让人呼吸一紧……

    说完,兰芷芯优雅地迈着步子从亚撒面前经过,无视亚撒诧异的目光。

    兰芷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也知道是卢洁莹从洗手间出来了,不想跟那个女人打照面,眼不见为净。

    看着兰芷芯明明是差点发火了却又忍住,亚撒不由得微微一愣……心想这女人的忍耐力也太好了吧?还有,他不想承认的一点是,刚才见到兰芷芯那个笑容,似乎他心湖中有什么东西被勾动了,一丝丝的隐约的拂动,稍纵即逝。

    “亚撒,我们走吧。”卢洁莹亲昵地挽着亚撒的胳膊,神色如常,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她在走到门口时还不忘回头看一看……兰芷芯的存在,就像是卢洁莹心中的一根刺,不舒服,扎在那里噎不下去吐不出来。她在想,兰芷芯和亚撒真的不会有所交集了吗?但愿如此吧……

    第二天下午。

    果然亚撒的助理就来办理买房手续了,只不过,接待他的却不是兰芷芯,而是公司的一位副经理,级别可比这售楼部的销售经理高多了。平时都是很少能见到露面的……

    即是这样,这套房子的销售提成,兰芷芯就没有份儿了,合约不是经她的手签的,是由副经理亲自办理,这里的人谁都不敢有任何意见,只是暗地里猜测亚撒兴许是一位特殊的关系户。

    没了一大笔提成,兰芷芯也不可惜,原本就不想跟亚撒和卢洁莹再有任何牵扯,以后再无任何交集更好。然而,偏偏事与愿违……就在兰芷芯刚下班时,突然接到了水菡的电话。

    水菡兴奋极了,在电话里大喊着叫兰芷芯赶紧去医院,说童菲要生了,已经被推进了产房!

    兰芷芯急急忙忙跑去医院,产房门口已经围了一群人,独独不见杜橙,听说这货是进产房去了的……而在角落里,晏季匀和水菡正在跟一个男人说话。

    兰芷芯瞬间感到头疼,怎么又遇到亚撒了?童菲生孩子,亚撒来这儿做什么?【6千字,星期一有加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