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诞下宝宝,她的幸福圆满了
    产房门口的人都是在等待着喜讯的。杜橙的父母,童菲的父母,杜芊芊,以及水菡夫妻俩,亚撒,兰芷芯……兴奋和期待的气氛包围了整个空间,人人都在盼着新生命的到来。

    事先每次童菲做产检的时候都没有要求医生告知胎儿性格,这是她和杜橙共同的看法,不想先知道,只想将惊喜留到生孩子的一刻。其实无论男女,这小两口都是喜欢的,只是杜橙的父母是偏向于喜欢男孩多一点。

    杜橙是跟着童菲一起进产房的,这家伙很紧张,非要进去看着才放心,还说要将宝宝出生的过程录下来,以后多看看,能巩固对老婆的感情……

    有杜橙的爱和重视,童菲无疑是幸福的,只要熬过生孩子这一重要关口,她就完成了女人一生中最伟大历程,从妻子升级成母亲。

    水菡是第一个看到兰芷芯的,赶紧地招呼着她过去。兰芷芯心里是暗暗叫苦,可也只能装作没事儿一样,只当亚撒是透明的算了。

    亚撒对于兰芷芯的出现到是不意外,她是童菲的好朋友嘛。

    兰芷芯跟晏季匀也打过招呼,对着亚撒时却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亚撒面露鄙夷之色,扁扁嘴,只顾跟晏少聊天去了,他也不打理兰芷芯。实际上他昨天带着卢洁莹去买房子的时候见到兰芷芯被男客户握着手腕,他看兰芷芯的眼光就开始有偏颇了,他认为这个女人就是那种靠着美色勾.引客户以获得签约提成的女人,是个贪财而虚荣的女人。因此,他对兰芷芯的印象更差了,现在见到也不愿搭理。

    “兰姐,你猜童菲是生男生女啊?”水菡亮汪汪的眸子冲着兰芷芯眨呀眨的,脸上的笑意就没停过。

    兰芷芯每次看到水菡这带着俏皮的表情就忍不住会从心里产生一种疼惜,虽是做母亲的人了,可水菡有时还有着大孩子的一面。

    “生男生女都好,杜橙那么宝贝童菲,只要是她生的就行。”兰芷芯说着脸色又微微变了变,瞄了一眼产房的门,压低了声音说:“我希望童菲能生个男孩儿,这样杜橙的父母就没有遗憾了,说不定对童菲的态度也会有改观的。毕竟童菲跟普通的孕妇不一样,她是zi宫先天异位,能怀上这一胎那都是万幸了,以后是想要再怀上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生个男孩儿能让童菲得到杜橙父母的疼爱,那到是我们乐于见到的了。”

    不愧是个成熟冷静的女人,看事情有远见,够全面。她说得没错,童菲的情况是很特殊的,加上杜橙父母的思想比较守旧,巴望着能抱孙子将来能继承家里的事业。实际上他们心里是比谁都紧张,就怕这一胎万一不是儿子可怎么办?童菲的身体状况摆在那里,这辈子她都可能只怀一次孕,若是个女孩儿,杜泽涛夫妇铁定是会失望的。

    这两口子紧张地走来走去,所有人当中,就数这两人最焦急了。杜芊芊一个劲地在安抚着父母,可还是无法让父母的心情缓和一点。。

    一等再等,产房里还是没传出好消息,看样子还没生下来。罗美娟盼着抱孙子这一天都盼得望眼欲穿了,她又是个爱胡思乱想的人,见童菲还没生下来,不由得越发焦虑了,抓着杜泽涛的手,情绪有些急躁:“老公,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动静啊,该不会是童菲的身体……”

    杜泽涛急忙止住妻子:“别乱想,童菲这一胎早就决定了是剖腹产,主刀医生是全市最有名的妇科圣手,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大小平安,咱们再等等。”

    不怪罗美娟会胡思乱想,确实是童菲这特殊的身体状况导致了她生孩子时的危险比别的孕妇大得多,莫说是罗美娟担心,就连杜泽涛都是坐立不安的,只不过他毕竟是一家之主,是主心骨,他不能先乱了阵脚,他需要安抚家人的情绪首先就的自己表现出镇定,可谁知道他手心都出汗了……

    童菲肚子里的可是唯一的独苗苗啊,想到她以后怀孕的机率几乎是零,杜泽涛心里就一阵阵发紧,生怕万一有个闪失的话……

    角落里,水菡等人的心情也轻松不到哪里去,时不时张望着,盼着产房门能早点打开。

    兰芷芯装作不经意地瞄了亚撒一眼,淡淡地问:“菡菡,亚撒怎么也来了?”

    “我们跟亚撒在吃饭呢,接到杜橙的电话,就一道赶来了。”水菡没留意到兰芷芯的眼底的异样,顺口就回答了。

    可亚撒的耳朵却是灵得很,别看他只顾和晏少聊天,但兰芷芯嘴里冒出了他的名字,他还是能听到的。不由得略显诧异地瞟了瞟,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正好晏少像是想起了什么,长臂一伸拉住了水菡的手,眼里的温柔*溺闪耀着迷人的光泽:“老婆,刚才我们没吃多少饭就跑来了,你饿了吧,走去门口吃点东西再进来。”

    水菡乖巧地点头,笑嘻嘻地望着亚撒:“你要不要也吃点东西?”

    亚撒摇摇头:“不了,我要保持身材,今晚吃的已经够量。”

    “……”

    晏少闻言,立刻甩来一个调笑的眼神:“你比健身房的教练身材还标准,还要这么克制吗?”

    亚撒得意地扁扁嘴:“就是因为我能合理地控制食量,坚持锻炼,才能保持现在的身材。你们去吃吧,一会儿杜橙生了我会立刻打电话给你们的。”

    “噗嗤……”水菡忍不住笑出声:“不是杜橙生,是童菲生。”

    “……”

    水菡和晏少手牵手去医院门口填肚子了,这夫妻俩亲昵的背影看上去十分温馨,羡煞旁人啊。兰芷芯一直望着水菡和晏少的身影消失在走道转角,心里不禁感慨,为水菡现在的幸福而感到欣慰,替她开心。同时,不免也联想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才能有一个适合她的男人出现呢?她的真命天子在哪里?两个好姐妹如今都幸福了,可她还一个人形单影只。

    或许,单身妈妈要遇到一份真爱,比普通人要困难得多吧。

    兰芷芯垂着头走向了前边不远处的窗边,站在这里既可以看到产房的门,又可以透透气,最关键是还能离亚撒远一点。

    兰芷芯刻意的疏远,让亚撒有所察觉,他能感到这女人是故意的,好像他身上有刺一样,怕他?这个念头,在亚撒脑子里始终是想不明白的问号,从上次婚宴上遇到兰芷芯,亚撒的疑惑就没解开过。实在想不通为何这个女人那么怪异呢?以前在晏少家见到时她可是很正常的啊,但这后来就不对劲了,他又不是洪水猛兽。

    兰芷芯独自一个站在走道的窗边,纤细的身影显得有些孤清,望着窗外出神……她不知道某个男人在偷偷打量着她,蓝眸子里藏着几分玩味。

    亚撒也是因为等得无聊,目光投在了兰芷芯身上……她还真是天生的衣架子,虽然只是穿着工作服职业装,但她姣好的身材还是掩饰不住,尤其是令人垂涎的小蛮腰,惹.火的曲线足以令男人浮想联翩。

    单是这么静静地看,亚撒还有种欣赏美好事物的兴致,可只要一想到这她是个为了金钱不惜“勾.搭”客户的女人,他心底就会窜出反感,眼神也不由得冷了几分……

    兰芷芯出神之际,忽地感觉身边投来一道暗影,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心里骤然一紧,秀美的眉头皱起。

    亚撒这副长相是什么可挑剔的,混血儿的优势在他身上有充分体现,深邃立体的五官轮廓分明,既有西方人的xing感狂野,又有东方人的典雅精致,特别是那双晶亮如蓝宝石的眼睛,格外幽深,有着夜空星子一般迷人的气息,很少有女人能抵挡得住亚撒凝视的目光,就连兰芷芯这样的*都不禁为止一愣,脑子有那么两秒短暂的空白……

    亚撒察言观色,看出兰芷芯这呆滞的一刻,不由得有些暗自得意,心想兰芷芯也不过如此嘛,他只是这么注视一下她就沉迷了?

    可是下一秒,兰芷芯就已经恢复了常态,询问的目光看着他,淡淡地问:“有事?”

    亚撒略有点诧异,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说:“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儿,我只是想说,那套房子虽然我是买下了,不过好像你无法提成,因为是你们副经理签的合约。真是可惜,那提成也有几万块钱啊……”

    亚撒想看到兰芷芯气愤和不甘的表情,可是他失望了。兰芷芯嘴角扬起的笑意很轻很淡,素净的面容上之余一片恬静:“没什么可惜的,既然是副经理接手签约,就说明那笔提成注定不是我的钱财。既不是我的东西,我又何必多想?”

    亚撒闻言,心头微微一动,兰芷芯这么平淡的反应,真是一个贪慕钱财的女人所该有的吗?她不是应该气愤地质问他怎么会去找副经理签约而不是让她经手?毕竟昨天他去的时候可是她接待的,属于她的客户,就这么白白没了,几万块提成没了,她都不生气?为何此刻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会让他产生一种错觉,仿佛眼前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售楼小姐,而是一位有着丰厚底蕴的大家闺秀?她的淡定,她的平静,竟让亚撒有些好奇了……

    “OK,你心态不错,不愧是30岁的女人,很稳重嘛。”

    兰芷芯暗暗咬牙,神色不变地说:“既然你总是提醒我已经30岁了,我们又都是水菡两口子的朋友,干脆我就大方点,让你叫我一声姐,嗯?”

    兰芷芯笑了,红润的双唇微微勾起的弧度格外迷人,带着一丝调笑,洒脱极了。

    “叫你姐姐?”亚撒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不屑地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以我的身份,你担当得起我叫你姐?也不怕闪了腰!”

    可兰芷芯这时开始觉得自己可以反过来调侃亚撒,谁让他总是要惹到她呢。

    “我确实是当不起,不过,你刚才不是已经叫我姐姐了么?”兰芷芯这双清亮的眼眸波光溢彩,微仰着下巴斜睨着亚撒。

    “你……”亚撒一时语塞,懊悔死了,刚才一不小心顺着她的话说,还真等于是叫了一声姐。以前有一次他还开玩笑说兰芷芯是老女人,他该叫声姐,那是故意却笑人家的,不是真想叫。

    亚撒蓦地沉下脸,眼底掠过一抹精芒,一个跨步上前来,倏然站到了兰芷芯跟前几厘米的地方。

    “你……”兰芷芯下意识地后退,但是后边是窗台,哪有地方可退?

    正在这时,产房的门突然开了,有护士出来了!

    看她终于露出紧张的神色,亚撒脑子里闪过一个恶作剧的念头——瞧她眼中的警惕,活像他是洪水猛兽,他就偏要吓唬她。

    “女人……”亚撒两只手臂撑在兰芷芯的左右两边,将她禁锢在这小小的方寸之地,看着她的呼吸变得不自然,眼睛瞪得好圆,他就感觉很有成就感,心里冷笑:老女人,你的镇定,我轻易就能打破。

    “亚撒你干什么!”兰芷芯咬牙挤出这几个字,愤懑地瞪着他。

    “呵……”亚撒眸光一暗,俊帅的面孔浮现出令人炫目的微笑,低头凑近了兰芷芯的耳边,xing感的双唇几乎贴在她的耳廓,故意喷薄着热气在她的耳蜗,轻.挑地说:“我觉得你身上很香,想闻闻是什么味道……”

    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兰芷芯心头在吼叫,可她不会乱了阵脚的。若这样就惊慌失措了,岂不是让他更得意?

    亚撒不知道兰芷芯可是曾经开过成.人用品店的,应付男人而又不让自己吃亏,她有不少经验,心理素质更是强悍。

    兰芷芯勇敢地对视着亚撒,眼中含着几分魅惑的笑意:“亚撒,听说你是情场浪子,专偷女人心的情种,你现在可是想勾.搭我?不过,很遗憾地告诉你,我对你这种花花公子,没什么兴趣。”

    亚撒的脸顿时有点僵,他明明是要逗她吓唬她,可她却说他是要勾.搭她?而最后那句没兴趣,却是让亚撒脸上无光啊,在情场中无往不利的贵公子,此刻竟在一个“老女人”面前被嫌弃了?岂有此理!

    亚撒不怒反笑,一只手忽地捻住了兰芷芯的一只耳垂,惹得她身子一颤……

    “女人,算你有自知之明,即使我想勾.搭也不会看上你,我只是想问你,你跟卢洁莹,是不是认识?”

    “什么?”兰芷芯陡然一惊,浑身一个激灵灵战栗,可嘴上却是本能地否认:“什么卢洁莹,你在说谁呢?”

    兰芷芯的反应,无法让亚撒心头疑虑尽去,将信将疑地盯着眼前这张脸,沉声说:“别装蒜了,卢洁莹就是昨天跟我一起去售房部的女人,别说你们不是旧识!”

    亚撒明显透着警告的意味,这让兰芷芯感到一点慌乱了,想不到这个男人藏得这么深,原来昨天就看出端倪了!

    但这又如何,兰芷芯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呵呵……原来你的新欢叫卢洁莹,名字挺好听的,不过,我不得不说,是你太敏感了吧,我确实是多看了她几眼,那是因为她站在你身边挺相配的,俊男美女,谁不喜欢欣赏呢?至于你说我和她是旧识,我还真希望是的,那样的话,说不定房子的合约就是我来签,几万块提成也不会落空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兰芷芯清冷的目光注视着亚撒,不躲不闪,看起来坦诚极了。

    亚撒低垂着眼帘盯着这张淡雅精致的容颜,似是要将她看穿一般。但左看右看都没看出异常,他不由得要开始考虑是否自己真的过于敏感了,其实兰芷芯和卢洁莹根本不相识。

    两人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对方,这微妙的时刻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他的呼吸拂过她白希的脸颊,她要用很大的意志力才能抗拒亚撒那天生带电的蓝色瞳眸。这张脸,曾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比起六年前的他,现在他越发具有无懈可击的魅力。如果不是她深知他的身份不容得她幻想,她说不定真的会对他有想法的。

    而亚撒也呆住了,这样近距离地靠近她,能看清楚她的肌肤多么细嫩光滑,比那些年轻女孩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真不知她怎么保养的呢?不化妆都能这么动人,这才是真正的经得起考验的纯天然素颜。只是,这朵玫瑰带刺……

    她的脸居然红了?淡淡的绯红让她平添了几分惑人的风情……隐约的暧.昧弥漫在空气里,撩拨着彼此的心,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窒闷。

    两人眼神的对峙,终于被水菡的声音打破了。

    “亚撒,你们……”水菡惊诧地看着两人,

    亚撒心头一跳,懒洋洋地后退一步,痞痞地说:“没事,我跟你兰姐在谈点事情。”

    这货真是大言不惭,脸皮厚得如此地步。兰芷芯深深地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转身挽着水菡过去了。

    晏少可不像水菡那么好打发,他了解亚撒,当然也觉得亚撒有点不对劲。

    晏少见没人再留意这边,一脸兴味地拍着亚撒的肩膀说:“你该不会是看上兰芷芯了?你小子,不是刚收了一个卢洁莹么?”

    “我看上兰芷芯?兄弟,你也太小看我了,她都30岁了,不是我的菜。我一向只喜欢年轻有活力的女人。”

    晏少立刻又补充一句:“人家30岁了可还比很多年轻女人有魅力多了,难道你没看出来?”

    “魅力?算了,我跟她搭不上,感觉是相克的,哪像我认识的那些美眉……”

    “……你这小子,还没玩够啊,以后杜橙的孩子都会跑了说不定你都还没结婚,你不着急?”

    亚撒潇洒地一笑:“没事,我一边玩一边物色合适的妻子人选。”

    “……”

    两人正先聊着,忽听有人在喊……

    “杜院长,生了,生了!”护士兴奋的声音比人还先出现。

    生了,孩子抱出来了!

    这群人全都围了上来,看着护士手里抱的新生婴儿,一个个恨不得能抱在手里,但是动作最快的是杜泽涛!

    杜泽涛和妻子同时都紧张又兴奋地拨开了宝宝身上包裹着的棉布……

    “是个小子!”

    “是孙儿!哈哈哈!”

    杜泽涛高兴得合不拢嘴,抱着宝宝一刻都舍不得松手。童菲的父母也围着孩子,激动得差点飙泪了。

    “恭喜啊,一举得男!”

    “童菲真棒,不负众望啊!”

    “……”

    大家都惊喜万分,知道童菲这一胎太宝贵了,宝宝健康已是最大的幸运。

    新出生的婴儿足足有六斤重,头发浓密,白白胖胖的,两只小手还在伸展着,哭声十分响亮。

    大家心头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气氛更加热烈,但产房里却是异常清静,杜橙守在童菲身边,心情久久未能平静。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杜橙亲眼见证了,震彻灵魂的场面,比他想象的更加激烈百倍……

    由于是剖腹产的联合麻醉,不是全麻,所以在整个过程中童菲是保持着头脑清醒的。

    杜橙的手紧紧握着童菲,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亲吻着她的额头,心里柔软得发疼,深深地怜惜着她,热泪滴在了她的脸上,低哑地呢喃:“老婆,谢谢你……”

    孩子已经顺利产下,可杜橙的情绪依旧是是激动得难以附加,他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想紧紧抱着童菲,揉进骨子里去疼着……

    童菲红红的双眼早已是热泪盈眶,看向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四目相接,太多的喜悦,太多的感慨,都在此时此刻交汇的眼神里……

    在经过刚才那样震撼人心的一幕迎接了新生宝宝,杜橙能感到自己与童菲之间 感情又一次加深了,如骨肉相连不可分割。

    宝宝,是两人生命的延续,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呢?如果当初不是童菲偷偷留下这个孩子,他现在哪能当父亲?

    童菲满是泪痕的脸上尽是幸福的笑容:“橙子,我也应该谢谢你,是你,让我的生命有了色彩,我是你的妻子,也是宝宝的母亲,这两个人生重要的角色我都圆满了,今后,有你和宝宝,我别无所求了……”

    童菲说完就闭上眼睛,安心地进入了梦乡。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做个好梦的,因为,她尝到了幸福的滋味,就是这样,宁静祥和又温暖……【这章6千字,还有更新,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