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一对冤家,挡不住的火花
    面对眼前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兰芷芯瞬间有种凌乱的感觉,不由得攥紧了双手,怒视着这个笑得有几分欠揍的男人。

    亚撒很满意地看到兰芷芯这种吃惊又愤怒的表情,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忙碌了一整天的沉闷心情得到了缓解,就像是小孩子无聊时发现了新鲜的玩具。菱角分明深邃立体的一张俊脸上噙着一丝痞笑……虽是一个混血儿蓝眼睛,却也是一双不折不扣的勾.人桃花眼啊!

    亚撒悠闲地用他那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倨傲的下巴微微抬起略带戏谑的眼神瞄着兰芷芯:“用得着这么惊吓吗?有幸见到公司的总裁,你应该高兴并且感到荣幸才对。”

    “什么?总裁?”兰芷芯的脸都僵了,脑子里蓦地闪过一行字……似乎刚刚进办公室时看到门上有个牌子标识,另外,先前门外的男人也说是总裁吩咐将文件拿进来的。

    兰芷芯的脸色很难看,有种被人耍的感觉。尽管不愿意相信,但事实摆在面前,亚撒竟是“恒悦”房地产公司的总裁!

    兰芷芯紧紧咬牙,略微上挑着的眼角含着淡淡清冷,一股子火苗在身体里乱窜……想起了亚撒带着卢洁莹去售楼部买房子的事,当时亚撒伪装得那么好,谁会知道他是公司总裁?难怪他还很自信满满地说,只要是他看上的房子就不会卖给别人,原来如此!难怪第二天去办手续的人不是他,是由公司副经理亲自办理的……

    亚撒看着兰芷芯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他心里特畅快,心想这女人也有窝火的时候,不淡定的时候……看到她想发作却又只能隐忍的样子,他就忍不住的得意,心中腹诽:“老女人,呵……敢说我是人贩子,现在知道我是你老板了,看你还怎么应对?”

    兰芷芯哪里会知道亚撒这货现在在想什么呢,若是知道的话,只怕更是愤懑了。

    但兰芷芯毕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女生,她只是短暂的呆滞之后就恢复了常态,姣美的面容露出职业的微笑:“总裁,没什么的事话,我可以下班了吗?”

    两人无声的心理较量,谁先不淡定,谁就输了。所以兰芷芯就采取若无其事的态度,让亚撒无法再得意。

    可这回却是兰芷芯料错了。亚撒闻言,不但没有失望,反而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今天你可以下班了,但是明天,你不用再去售房部上班。”

    “你……”兰芷芯美目一寒,胸口处压抑的火苗霎时爆开来,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愤然上前一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啪!!

    “亚撒你凭什么开除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炒我鱿鱼?”兰芷芯清脆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气到了极点就直呼其名,连总裁二字都省了。

    兰芷芯此刻再不是刚才那副隐忍的样子,她已经忍无可忍,被逼得小宇宙爆发!这份工作对一个单身妈妈来说太重要了,可亚撒一句话就要将她开除,她不发火才怪!

    亚撒心头一颤,脖子有点僵……兰芷芯发起火来还真大胆,竟敢当着他的面拍桌子?

    “兰芷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冲你老板拍桌子,你胆子可真不小。”亚撒冷嘲热讽,可怎么看都不是真的生气了,不知道这货在想什么。

    兰芷芯是气得想揍人,但眼前这可恶的男人居然还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语气淡淡的,懒懒的,漫不经心。跟兰芷芯的愤怒正好相反。

    “呵呵……老板?你都把我开除了还算什么老板?”兰芷芯愤怒的目光中又含着不屑,毫不客气地出声呛他。

    亚撒缓缓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兰芷芯身前,尽显出他一米八五的身高优势,她就显得娇小了,需要抬着脸才能看到这货那双桃花眼。

    “喂……”亚撒好整以暇地抱胸,欣赏着兰芷芯愤懑的表情,眉宇间流露出戏弄之色:“我什么时候说要开除你?”

    “你刚才说的!你叫我明天别去售楼部上班了,这还不是开除是什么?”兰芷芯明亮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他,心中满涨着酸疼……这个男人是嫣嫣的父亲,可他却要开除她?他不会知道这些年,她为了抚养孩子,受了多少煎熬和辛苦。

    兰芷芯想到这些,眼中的凌厉之色渐渐少了,禁不住眼眶微微泛红,死死咬着唇,将胸臆里翻腾的痛楚都压下去。

    亚撒这人实则也是个精明的家伙,察言观色,敏锐地捕捉到了兰芷芯眼底那一抹痛色,不由得微微一诧,可嘴上却是漫不经心地说:“我叫你明天不用去售楼部上班,只是因为我打算将你的职位调动一下,并没有说开除你。不过,你刚才居然拍桌子,我想我应该考虑考虑是不是该真的将你炒鱿鱼了。哪个老板会愿意留着一个脾气臭的员工?拍我桌子,兰芷芯,你还是第一个。”

    兰芷芯闻言,呼吸陡然间一窒,情绪在冰.火两重天之间翻了个个儿,一秒惊喜,之后又不得不重新为自己担忧……原来他不是要开除她?可她刚才冲他桌子了,恐怕这回事真的保不住工作了。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兰芷芯都觉得亚撒就是故意在整她,故意刺激她,故意想激怒她?将她当猴耍吗?

    “亚撒,你看着我为了一份工作这么紧张,你很高兴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是吗?”兰芷芯收敛起所有的情绪,变得异常冷静淡定,清冷的目光斜睨着亚撒。

    她是看不透这男人在想什么,她不会低声下气地去讨好谁,她有自己的原则和自尊心,既然感觉到亚撒像是在故意耍她,她觉得没有必要再继续跟他闲扯。

    兰芷芯潇洒地一勾唇:“没开除我,那就谢啦。”

    说完,兰芷芯优雅地转身,挺直了背脊,径直走向门口。

    亚撒对于兰芷芯的反应有些意外,他想看这女人谄媚讨好他的样子,但他失望了,她听到要调动职位,居然这么平静?若换做其他女人,只怕是早就顺着杆子往上爬了,她还真有几分与众不同。

    “站住!”亚撒一声懒懒的低呵,冲着兰芷芯的背影说:“怎么你不想知道我会将你调到哪里?”

    哪里?兰芷芯心头冷笑……不外乎就是去另外的楼盘,都是公司内部平级调动,有什么可好奇的?

    但亚撒就是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慢吞吞地说:“明天开始,你来总公司上班。先前门外那个男人,陈志刚,是我的助理,明天你来找他报道就行。”

    此话一出,这办公室里霎那间陷入了寂静……兰芷芯本来已走到门口,只差一步迈出办公室了,却只得硬生生停下脚步,呆立原地动弹不得。

    亚撒知道自己又一次地震撼到兰芷芯了,心情那个舒爽啊,竟慢悠悠地哼吹起了口哨……这货此刻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大财团的总裁,到是十分具有雅痞的风范,让人很想将拳头挥在他脸上!

    几秒之后,兰芷芯猛地转身,一双美目差点要喷火了,咬牙切齿地说:“总裁,我自问能力有限,还不够资格能到总公司上班,我只想在售楼部里继续目前的工作,请你收回调动的任命。”

    看似客气谦虚的一番话,却是兰芷芯咬着牙缝儿挤出来的。确实亚撒刚刚说的,太让人震惊了,但同时兰芷芯也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了决定。她不会来公司总部上班,她不想在亚撒的眼皮子底下工作!

    如果仅仅只是在售楼部,她作为一个售楼人员,所谓天高皇帝远,能够接触到总裁的机会太过稀少,她还会觉得自在些。可到了这里公司总部上班的话,虽不一定每天见到亚撒,但是见面的机会是大大提升,她不想跟亚撒走这么近,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兰芷芯先前拍桌子的行为,亚撒并没有真的生气,反倒是感觉这个女人很有胆色很有趣。可是,毕竟他是公司的掌控者,长期居于上位的人,如今却遭到了一个小职员的不知好歹的驳回他的命令?这就真的激起了亚撒的怒意,俊脸变得格外阴沉。

    “兰芷芯,你是否太高估自己了?你是公司的员工,对老板的决策这么抵触,带着这样的工作态度,你不止在恒悦混不下去,你就算是到了其他地方也一样难混。调到公司总部的机会,是很多人削尖了脑袋都想钻进来的,你别不知好歹。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不想再听到你说任何一个不字。下去吧。”亚撒冷冰冰的语气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戏谑调笑,只有森森的寒气。

    兰芷芯只觉得胸口处堵得发慌,看亚撒这架势,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她再多说也只会自取其辱。现实就是这样,亚撒是总裁,她是个小职员,单从这一点来说,她哪有能力与他抗衡?

    兰芷芯的嘴唇动了动,可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默然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心里的惊涛骇浪还在汹涌个不停,今天所发生的事太突然了,一切都是那么猝不及防,狠狠地击中了她的心窝子!亚撒是公司总裁!他还要将她调到总部上班!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刻意要跟他保持距离,刻意要远离他,到最后却偏偏越走越近?

    就算售楼部里处处面对上司的刁难,面对同事们的嘲讽,妒忌,她也宁愿在那里工作,不愿来总部上班……因为她自己很清楚,越是离亚撒近,她的心越不安宁。

    “可恶……太可恶了!发什么神经要把我调到总部来!”兰芷芯心里是一万个不甘愿啊。

    亚撒悠哉悠哉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刚刚兰芷芯送来的文件,心情莫名地舒畅……兰芷芯你这个骄傲的老女人,跟我杠上,你注定是要甘拜下风的。

    男人,骨子里有种潜藏的征服欲,尤其是在某个女人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时候,一向具有优势的他,便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想要将对方按住唱征服的念头。

    将兰芷芯调来公司总部,是亚撒一时兴起,其实这货都还没想好要让她来做什么职位……

    亚撒是“恒悦”房地产公司的总裁,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由于亚撒身份特殊,所以这恒悦公司在早期时,并没有文莱皇室的人公开露面,它最开始是对外宣称为炎月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便于开展业务,同时也少了很多纷扰,顺利地在短时间内步上正轨。

    实际上这间公司就是文莱皇室在中国大陆的投资项目,总裁是亚撒,晏季匀也是股东之一。直到两年前,公司才对外宣布“自立门户”,其实只是假象,它一直都是独立的,只不过站稳了脚跟之后才会让外界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晏季匀跟文莱皇室的关系密切的原因之一。

    平时都是副总裁为亚撒挡去了不少媒体的视线,吸引了关注的目光,而亚撒就比较低调,谢绝采访,尽量少以总裁的身份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很多人都只以为他不过是个花花公子而已,只有熟知他的人才知道,他最擅长的不只是泡.妞,他更是一个出色的管理者,企业掌舵人。

    ***********

    兰芷芯回到家时已经是八点了,又累又饿,一进门就看见嫣嫣躺在沙发上,被单有一半都落到地上了……这孩子是等妈妈等得太疲倦,睡着了。

    桌子上还有嫣嫣吃过的饭菜,这是兰芷芯头天晚上做好了之后放冰箱,然后嫣嫣今天就会拿到电饭煲里热一热再吃。五岁的孩子已经学会了使用简单的电器,至少大人不在的时候她不会饿肚子。

    这一幕,兰芷芯见过很多次了,每次晚归时都会看到孩子睡在沙发上等她,而桌上的饭菜显然也是吃得不多。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蹲下身子为嫣嫣将被单盖好,兰芷芯的眼神变得格外温柔,充满了母xing的光辉。不管在外边多辛苦多忙碌,回到家,一看见嫣嫣,兰芷芯的就会平静许多。

    眼中的疼惜越发深浓,兰芷芯忍不住在嫣嫣纷嫩的小脸蛋上轻轻亲了一口……

    “唔……妈妈……”嫣嫣睁开眼,小手自然伸向兰芷芯,一个劲地往她怀里钻。

    “宝贝儿你醒了,饿不饿?”兰芷芯将嫣嫣的小身子抱在怀里,瞄了瞄桌上只吃了几口的饭菜。

    嫣嫣抬手揉揉惺忪的睡眼,软糯稚嫩的声音说:“跟妈妈一起吃饭才香。”

    一句话,已是让兰芷芯鼻头发酸……她陪伴嫣嫣的时间实在不多,上班时中午不能跟嫣嫣一起吃饭,晚上有时还要加班,周末也顶多只休息一天……

    好在嫣嫣不是个娇惯的孩子,她很懂事,没有因为时常一个人吃饭而哭闹。这比起有些同龄孩子还在依赖家长喂饭的,嫣嫣已经算比较独立了,很乖。

    “好,妈妈再去把饭菜热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吃。”

    “嘻嘻……好哦……”嫣嫣高兴地拍手,顿时就来了精神。

    这孩子没上幼儿园学前班,一个人在家里等着妈妈下班回来,日复一日,太孤独了。所以每当兰芷芯回到家,对嫣嫣来说就是最珍贵的时刻,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

    兰芷芯在厨房里热饭菜,嫣嫣也围着她转,一刻不曾离开。因为嫣嫣知道,吃过饭,洗完澡,就该睡觉了,妈妈第二天一大早还要上班……能有妈妈陪伴的时间很短,她舍不得浪费。

    五岁的孩子已经有这样的心境,太让人心疼了。

    但这孩子很乐观,是个快乐的小天使,有她在,兰芷芯的生活才不是枯燥的,是有滋味有欢笑的。

    这一晚,兰芷芯一直都在琢磨明天的事……要不要去公司总部报道呢?

    最干脆最直接解决烦恼的办法就是辞掉这份工作。可是,如果真这么做,那就太幼稚了。恒悦的员工福利好,五险一金以及奖金,年终奖,还有其他一些补足津贴,种种加在一起还是很诱.人的。兰芷芯这才刚办好了五险一金,这就推辞的话,太不划算太不明智了。

    这样的工作不好找,丢掉了就是自己的损失。如果是一个人,什么都好办,但她要抚养孩子啊,还想着明年要送嫣嫣去上小学呢,那又是一笔多大的开支?

    思绪纷乱,兰芷芯不禁又想到……大不了辞退了现在的工作,然后找晏季匀,让他在炎月安排一个工作给她?

    可这人呐,往往有时就是太有原则了。兰芷芯与水菡情同姐妹,但是说到自身的工作,兰芷芯还是希望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和双手去实现心中的未来。说她固执也好,说她矫情也好,总之,她不是一个没能力的草包,她的聪慧,只要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她会有个好的前途……

    这就样怀着矛盾的心情过了*,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了,兰芷芯还在家里没出门。

    亚撒到是今天来得很早,不到9点就在办公室了。只是横竖不见助理陈志刚汇报兰芷芯的事。

    其实这种芝麻蒜皮的事,身为总裁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可亚撒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稀里糊涂就跟兰芷芯杠上了。所以他一直在留意着时间,已经快十点了,她居然不见踪影?

    亚撒这只精明的狐狸,竟然还挺了解兰芷芯的,他似乎能洞悉她为何没出现来报道的原因,于是乎,这货在时针指向十点时,给兰芷芯打了一个电话去……

    一听到她的声音,亚撒就开门加见山地质问:“兰芷芯,你该不会是想当逃兵吧?以为大不了不要这份工作,还可以让晏少水菡给你安排下家?呵呵,我劝你别那么天真,实话告诉你,晏少已经知道你在恒悦上班了……还有,晏少也是恒悦的股东之一。兰芷芯,你还真的很怕我?为了躲我,拒绝到总部上班?你真有出息!”

    说完,亚撒不等兰芷芯说话,立刻掐断了电话。

    兰芷芯怔怔地捏着手机,心里无数神兽在奔腾!

    这男人怎么能可恶到这样的程度?她在想什么,他居然能猜得到?最要命的是,晏季匀知道她在这里上班,他还是恒悦的股东?若她真辞退了,只怕不出半小时,晏季匀和水菡就会知道这件事……

    这些都不是重点,都可以忽略不计。最要命的是,兰芷芯从亚撒的话里想到一个问题,假如她真的辞退不干,她的动机就太让人怀疑了,总不能对别人说她是因为不想去总部上班就辞职了?

    亚撒,晏季匀,那可都是比狐狸还精的人物,稍有不慎,在他们面前露出马脚,就会招来怀疑……

    一个小时之后。

    亚撒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神情轻松愉悦,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着,似乎有什么高兴的事。

    这货是刚听到陈志刚说兰芷芯已经来报道,他今后就能随意折腾她了,一解心头之气。亚撒在脑补……想到兰芷芯被他折腾得抓狂哀嚎的样子,亚撒就忍不住心情大好。

    工作间里,陈志刚带着兰芷芯到了她的座位……是在最角落的地方,两尺见方的桌子小得不能再小了,坐在这里背还得贴着墙壁才行。感觉就像是小时候扮家家酒那样……儿戏。

    陈志刚一本正经严肃的表情说:“这里就是你的位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总裁的私人助理。”

    “什么?私人助理?怎么你不是助理吗?还要我来干什么?”兰芷芯诧异地看着陈志刚,眸底隐含几分疑惑。

    “助理也分几种的,我主要负责辅佐总裁在公事上的事宜,而你就专门负责总裁的日常生活所需。总之你记住,总裁身份尊贵,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做事,千万不要有闪失,否则……”后边的话,陈志刚没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了。

    其实陈志刚说得还算委婉的,以亚撒文莱皇室贵族的身份,身边是必须有人随时伺候的。从他出生时就是那样了,只不过那时在皇宫里,都是父母和哥哥在派人伺候他,贴身佣人是男人,现在却变成了兰芷芯,女人。

    身份尊贵?兰芷芯当然明白这话的含义不是指的亚撒总裁的身份,而是特指他皇室贵族的身份。但她只能在心里说,表面上还是面带微笑地听陈志刚在吩咐相关工作的内容。

    陈志刚的神情又在严肃了几分:“今天你报道来得晚,我就先给你说说简单的……中午12点,为总裁准备一份午餐到办公室。总裁说今天不想出去用餐。午餐的饮料不能是汽水或可乐等含碳酸物质的东西。下午两点钟,泡一杯咖啡给总裁。不能用公司茶水间的咖啡粉,必须是现磨咖啡豆冲泡的墨西哥咖啡。时间不早了,就先说这些,晚点我再给你详细说明你的工作内容。但是在午餐之前,你最好是先去总裁办公室打扫卫生。总裁对办公的地方要求很严格,必须要一尘不染才行。暂时就说这么多了,你去做事吧。”

    兰芷芯瞬间懂了,亚撒这不是在招四私人助理,他是在找佣人,找保姆!

    居然要她去办公室打扫卫生?这都11点钟了,不是早该有人打扫好了吗?摆明的,亚撒是故意在整她,故意留着等她来打扫的。

    兰芷芯银牙紧咬,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脑子里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脸上愤怒的表情逐渐淡去,浮现了笑意。

    呵呵……想整我?臭男人,走着瞧!

    几分钟之后,兰芷芯拿着抹布提着水桶拿着扫帚,进了亚撒的办公室。

    她不气不燥,果真是乖乖地做卫生。这到是让亚撒有点意外……怎么这朵带刺的玫瑰今天不扎人了?没刺儿了?

    兰芷芯一边擦着落地窗,一边不由自主地偷瞄着亚撒……他认真工作时其实是很有魅力的,尤其是这侧脸完美无缺的轮廓,有着令人沉迷的魅惑。

    只是,她已不是当年的年轻冲动了,如今,在面对曾暗恋的男人,她心中的波澜比几年前淡化了许多,至少能控制住不被他所迷惑。

    若这个男人不是故意刁难她的话,他确实是算得上极品美男一枚……

    亚撒很专注地看着手上的资料,时不时还两手翻飞在键盘上快速敲打,那熟练的动作不由得让兰芷芯咋舌……看不出来他打字那么快?简直令人眼花缭乱的手速,怎么练的?

    亚撒其实知道兰芷芯在看他,暗地里有一点得意,可表面上镇定极了。

    但他的镇定,只几分钟就被打破。

    “兰芷芯你干什么!”亚撒低吼,脸都涨红了……原来是兰芷芯在擦办公桌,抹布在亚撒旁边闪来闪去,终于是“不小心”碰到了亚撒的手,这家伙淡定不了,因为他有那么一点不大不小的洁癖,他如何受得了那么脏的抹布触碰到他的手?

    看着亚撒炸毛的表情,兰芷芯佯装无辜地看着他:“不好意思啊……”

    她的神情像是不好意思么?分明就是故意的!

    亚撒眸光一暗,愤愤地捏着拳头,阴沉的俊脸骇人,下一秒,只见他长臂一伸,迅猛地抓住了兰芷芯的手腕,顺势将她的身子按在了办公桌上!

    就在这时,门口恰好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亲爱的你在吗?”是卢洁莹来了!【7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