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男人的游戏,女人的嫉妒
    ( )此时此刻兰芷芯和亚撒是零距离接触,被他狠狠按住了身子,她那点力气在这个高大健硕的男人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灼热的男子气息充斥在兰芷芯的周围,她急促的呼吸间全是他喷薄的热气,这样暧.昧而又敏感的一刻,怎能控制住一颗心砰砰乱跳。

    兰芷芯下意识地抬起脖子想要挣脱,可是,亚撒的双臂像是铁一般钳着她,不容她动弹。

    “你……放开我。”兰芷芯轻颤的尾音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虽然极力压制着,但还是会心跳加速,紧张。

    亚撒就像是没听到办公室外的声音一样,他不但不放开,反而欺上前,俯身,将兰芷芯娇小的身子环在他双臂之内,随之一抹邪肆的笑意浮现在脸上,压低了声音说:“现在知道怕了?你惹我的时候怎么就不怕?陈志刚不会没告诉你,我很讨厌脏东西,就好像刚才的抹布,而你,故意弄到我手上,你不是想激怒我吗?你成功了!”

    看似是在笑,可这笑容里尽是愠怒和狠厉,与他平时那阳光的气质截然相反,现在的他,好像是随时都能撕了她似的。

    在这男人犀利的目光中,兰芷芯感到被他透视了,她那点小心思一下就被他看穿……没错,她就是故意的,可她没想到的是,陈志刚先前是说得太含蓄了,实际上亚撒不只是讨厌脏东西,他是有点洁癖的。

    兰芷芯竭力控制着心跳和呼吸,死死盯着他的双眼不甘示弱,但心头却升腾起一股压迫感,强忍着没有收回目光,硬生生与他对视,清丽姣美的脸蛋上露出一抹浅笑,粉唇微张:“我明白了,你就直说你有洁癖吧,我现在知道了,可以放开我了吗?难道你没听到你的女人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你希望她进来看到你跟我这样,不怕她误会?”

    淡淡的几句话,柔中带刚,看似态度温婉柔和实际上是绵里藏针,还隐含着一丝讽刺与不屑。

    亚撒岂能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只见这双深潭般的蓝眸子倏然一凛,一道冷冽的寒光闪过,随即也报以一声嗤笑,修长的手指一下子钳住她精巧的下巴,嘴唇几乎要贴上她的耳廓了:“女人,伶牙俐齿,不见得就是好事,别忘了,我是你的老板……我觉得你首先应该学会的是怎样当一个听话的员工。”

    他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耳窝,很不争气的,她脖子上泛起一颗颗可爱的粉红色颗粒……起鸡皮疙瘩了!这男人哪里像个总裁了,此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魅痞气,分明就是充满了危险!

    兰芷芯心头警钟大作,白希的脸蛋染上了两朵红晕,越发想要逃离这一刻的窘迫。

    “你说完了没有?我还要工作……”兰芷芯隐忍着怒意和酸楚,不敢乱动,只因她已经感觉到他的不安分,如果她胡乱挣扎,更会引起他的某种反应。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是刺激不得的。

    但亚撒仿佛故意跟她对着干,看她面红耳赤的样子,他觉得很有趣,心想一个30岁的女人还这么纯情么?

    心里一动,亚撒越发逼近了她,她不得不僵着脖子以免碰到他的唇……这一秒,极致的刺激微妙,撩拨得人心尖发颤。

    亚撒也呆了,原本只是想吓唬她一下,但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现在才留意到兰芷芯的肌肤竟然好得出奇,一点都不像是30岁女人。粉润细嫩,美玉无瑕,连一颗多余的痣或者斑点都没有。五官精致小巧,绝对是纯天然无人工痕迹的。皮肤白净细滑如羊脂一般,让人有种想要去触摸的念头,当他的视线落在她微张的粉唇上,他结实的胸膛还紧紧贴着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她衣服之内的妖娆曲线……神差鬼使的,亚撒感到喉咙干涩像有团火一样,喉结一阵上下滚动……

    男人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兰芷芯很清楚,不由得越发窝火……门外卢洁莹还在呢,亚撒居然还有心思跟她调.戏?真不愧是个花花公子!

    “总裁,你看够了吗?”兰芷芯说着,怒极反笑,清亮的眸子一眯,趁着亚撒失神之际,猛地伸手……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卢洁莹惊骇万分地站在门口,看着办公桌上的一男一女,气得浑身发抖。

    兰芷芯的手才刚触到亚撒的胸膛,本意是要想推开他的,但好死不死卢洁莹选在这个时候进来,只因她没耐心等下去了。

    “嗯?”亚撒蹙眉看着卢洁莹,脸色却是含着几分冷意,但在他抬眸之时,兰芷芯也迅速挣脱了他的禁锢,轻轻往旁边一闪,拿起抹布提起水桶,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淡定地说:“卫生做好了。”

    兰芷芯的云淡风轻,让亚撒没来由的有点烦躁……这女人真是个异类,居然能这么镇定?如果换做其他女人,只怕刚刚就已经沉迷,迫不及待投怀送抱了,而她却能保持清醒,不为所动。是该说他亚撒没魅力了还是她定力太好?

    兰芷芯经过卢洁莹身边时,分明感受到了两道嫉恨的目光,像是恨不得能将她剥皮似的。可是她却不能停留,挺直了腰板径直走出办公室,就当真的不认识卢洁莹一样。

    听到身后传来的关门声,兰芷芯这才倏然松了一口气,背靠在墙上深深地呼吸着,只觉得办公室外的空气太舒爽了。

    唯有在这不被人看到的角落,她才能释放自己的情绪,不用伪装成那样坚强和淡然。谁知道她内心的苦楚和酸涩,无奈……卢洁莹看来很得亚撒的*爱,否则也不敢来公司找亚撒了。而刚才卢洁莹看到了亚撒调.戏她的一幕,只怕今后,那女人不会消停了,会以为是她故意要勾.引亚撒吧?

    这样的误会,兰芷芯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就算解释也没用,卢洁莹根本不可能相信。

    兰芷芯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刚才跟亚撒那暧.昧的时分,说实话,她确实有心跳加速,难以平静,但她毕竟不是小女生,曾经开过成ren用品店的那段经历使得她锻炼出比一般女人更坚定的意志,不会那么容易被吓得手忙脚乱,看穿了男人眼底的戏谑,就会知道对方不过是故意逗你,你若惊慌失措,就正好中了对方的下怀,你若以为人家真对你有意,那更是傻得可笑。

    对付男人只要一招就够——保持清醒的头脑,不沉迷,不凌乱。这就是兰芷芯的准则,也是她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想起以前开店的那些日子,兰芷芯总是会打扮得浓妆艳抹,时不时还嘴里叼一根烟,可实际上是抽的“包口烟”没真正吸进肺部的,只在口腔里打转一圈便吐出。这些,能让她看起来颇有些风尘味,目的也是给自己一层保护色,让某些脑子不干净的顾客们对她望而却步。而那么做的效果还是有的,男人们好像对于清纯的女生比较偏爱,见兰芷芯一身风尘味,潜意识里会觉得这女人可能有不少相好的,自然也就减少了她的sao扰。

    可现在不同了,她不再开店,她可以做回原来的自己,不再浓妆艳抹,不再假装抽烟……她褪去那一层保护色之后,犹如一朵清新雅致的幽兰,除了会吸引男同事,就连亚撒都不知不觉注意到她了。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办公室里,卢洁莹眼泪汪汪地坐在沙发上低低啜泣,亚撒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却没有立刻过去安慰,而是用一种慵懒却又带着冷意的口吻说:“你是太闲了吗?怎么会到公司来的?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搞突袭,你觉得我会惊喜吗?”

    卢洁莹来之前是精心化妆过的,现在一哭,顿时成了熊猫眼,而她却沉浸在悲愤伤心之中,浑然不知妆都花了。

    “我……我是不该来……不来就不会看到你跟你的女职员在……在……”后边两个字,卢洁莹还是没敢说出来,可意思太明显了,她就是以为亚撒和兰芷芯发生了关系。

    亚撒眸光一沉,脸色越发阴霾:“你以为我跟女下属怎么了?以为我公然在办公室里**?没见我们衣服都穿得好好的,如果真的做了点什么,可能还穿着衣服?”

    卢洁莹闻言,蓦地抬眸,哭得带雨梨花的脸上露出惊喜:“真的吗?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说着,她已经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去一把抱住了亚撒。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可是你知道吗,我在进来的时候看见你们在办公桌上……我……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很伤心,那都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原谅我好吗?亲爱的……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突然来公司……”卢洁莹在忏悔,抱着亚撒的腰,哭诉。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触动男人的神经。

    亚撒见卢洁莹认错很快,他也不再多加责备,脸色终于是缓和了一点,没刚才那么冷了。

    其实是卢洁莹自己太没分寸,仗着亚撒的*爱,以为即使来公司搞个突袭,亚撒也会惊喜。殊不知,每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都有着比常人更清醒的头脑,都不会将私生活搬到公司来。尤其最忌讳的就是不请自来的女人……只除了生意上的客户外。

    像卢洁莹这样跟亚撒是*关系的,更是不被人喜于在公司里见到。

    公事,私事,亚撒分得很清楚,别看他擅于在花丛中流连,可真正要让他头脑发热失去原则的女人,至今还没出现,不知道将来卢洁莹会不会是一个。

    亚撒缓缓抬手揽着卢洁莹的肩膀,淡淡地说:“今天的事就算了,下不为例,我不希望公司办公的地方成为谈情说爱的场所,对员工是这样要求,对我自己也一样。以后你想见我就来我别墅,或者是我去你那里,公司,别再来了。”

    听似是如水温柔的语气,可是却包含着一股隐约的不可抗拒的威仪。这是亚撒身为皇室成员与生俱来的贵族气势,是隐藏在他花花公子外表下的另一个真实面。

    卢洁莹埋头在亚撒胸前,唯唯诺诺地应承着,显得很乖巧听话,只不过,她眼底蓄着的那一抹嫉恨与狠色,由于低着头,所以亚撒看不到。

    能将心中的愤恨直接说出来的女人反而没那么可怕,但像卢洁莹这种,明明是气得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却因为不敢惹亚撒不开心,所以只能装作大度,装作听信了亚撒的解释。可真实的她,心里却是另一番计较——无论兰芷芯跟亚撒有没有再发生关系,兰芷芯都被卢洁莹视为了头号劲敌。

    卢洁莹深深地感到了危机,兰芷芯是在售楼部,怎么会到公司总部来上班的?难道是亚撒调来的吗?

    卢洁莹不敢问亚撒,可她心里就像是被猫爪子狠狠抓着,挠出一道道血痕……

    温柔,是女人百试不爽的武器。卢洁莹此刻就是用这法宝来缓解刚才的不快。

    “亲爱的……我好想你,所以忍不住来看你……”卢洁莹顺势坐下来,抱着亚撒的脖子,热情大胆地索吻。

    亚撒是情场高手,立刻就反客为主了,将卢洁莹的小蔓延紧紧搂着,火热的缠.绵一番……先前被兰芷芯勾起的某些反应,被亚撒克制之后又在爆发出来,使得卢洁莹心里暗喜,很快就沉醉在这欢.愉中。

    亚撒的狂野就如正午的艳阳,肆意张狂,尽情享受着这一顿午餐前的甜点……但这一次和以往不同,在他以为可以很投入时,却不知怎的脑子里会浮现出兰芷芯清冷的面容和她那带着嘲笑的眼神。再看看眼前的卢洁莹,这么温柔又热情如火,与兰芷芯正好相反……

    心头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情绪在荡.漾,亚撒这一次居然是草草结束了,以至于卢洁莹走出办公室时,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不满足。

    卢洁莹走到,亚撒立刻叫兰芷芯进办公室去了,理由是,让兰芷芯清理垃圾桶里的东西……

    兰芷芯面无表情地进去,心里却在腹诽……垃圾桶她不是换过了么,怎么还要清理?

    可是当兰芷芯看到垃圾桶里的东西时,整个人瞬间呆住了……那是t?这说明先前亚撒和卢洁莹在这儿做了什么,已经无需猜想了,答案就在这里。

    兰芷芯的脸色苍白,只觉得喉咙发紧,心尖上窜起一抹冰冷的疼痛……【求月票!这章4千字,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