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她被车撞了
    忍……稳住……一定要忍……兰芷芯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腿,用以提醒自己不能露出破绽。她只是个小职员,说好听点是私人助理,说白了就是打杂的佣人。她凭什么对这种事生气?卢洁莹是亚撒的新欢,人家两个人喜欢做什么,与其他人无关。

    理智是在这样清楚地告诉她,然而,在感情上,兰芷芯却无法让自己不心痛。以为有些事过去了就能淡化,能坦然面对,以为有些人也云淡风轻了,以为真的可以潇洒地放下了……可此时此刻,她才发觉,所谓的成熟冷静,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环境里,完全都是扯淡!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地雷,而最怕的就是遇到握有导火索的那个人,他可以引爆你潜藏在内心深处的伤痛,将你的心炸个粉碎。

    兰芷芯心里涌起一阵一阵的恶心感,伴随着酸涩的疼痛在身体里翻腾捣鼓,她死死咬着唇,不知是在忍着呕吐还是在忍着眼泪。不管怎样,她不会让自己在亚撒面前流泪的……

    “怎么?傻了?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点把垃圾清理好了去给我准备午餐,已经12点了!”亚撒低沉浑厚的声音带着独特的腔调说出来的中文还蛮好听的,只不过他说的话更像是刀子在割着兰芷芯。

    兰芷芯被亚撒这淡漠又刻薄的态度给拉回了心神,一言不发,忍着胃部的不适,将垃圾袋提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关上门……

    “砰——!”一声重重的闷响,分明就是在说:“姐的心情很糟糕!”

    亚撒微微一愣,不由得蹙起了浓眉,心想兰芷芯的脾气可真大啊,昨天是当着他的面拍桌子,今天又摔门,到底谁才是老板呢?为什么身为老板的优越感在兰芷芯那儿就完全没了?只有一种他不愿意承认的挫败……老女人,摆脸色给谁看呢?

    一走出办公室,兰芷芯直奔向洗手间去,趴在洗手台上吐得一塌糊涂,吐完了还用冷水洗脸,只差没把头也淋湿了……

    美玉无瑕的脸蛋上尽是一片水迹,苍白得近乎透明,双唇失去血色,一双剪水双瞳已经没了神采,变得格外暗淡,隐隐泛着红……分不清这脸上是自来水还是泪水,此刻的兰芷芯眼神空洞,失魂落魄的样子,即使是熟识的人都没见过她这般。

    有多久没这么痛过了?还以为这些年已修炼成一颗百毒不侵的心。这似曾相识的痛苦,就跟六年前的某个时候一模一样……犹记得当时她从亚撒房间离开之后,在走道的尽头转角处傻呆呆地蹲了两个小时,看到卢洁莹欢欢喜喜地从里边出来。那时的兰芷芯就对着卢洁莹的背影掩面而泣,那时的心痛,记忆犹新,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她发誓绝不会让自己再尝一次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可现在她是在做什么?卢洁莹和亚撒在办公室里**之后,是由她去收拾两人用过的T,这挖心挖肺的痛,比凌迟还残忍!

    从兰芷芯六年前开始到现在,从她第一次交出自己,六年了,她都没有过其他的男人,没有开始过新的恋情,她的人她的心,始终都是被封闭起来的。她总是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因为没把握找一个将嫣嫣当亲生女儿一般的男人来结婚,所以她依旧单身着。而事实上,是因为她心里从未忘记过某个男人……初恋,是兰芷芯心中最刻骨的记忆,她逃不掉记忆的纠缠,她想要的洒脱,除非是亚撒没出现,或许再过些时间,她能想得通去接受其他男人。

    可偏偏亚撒这货却是晏少的朋友……现在还成了她的上司……

    兰芷芯在洗手间里闷了二十分钟之后就出来了。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只是眼眶略有点红。

    无论如何,工作还是要继续的,总不能因为情绪太差就不干了吧。兰芷芯只允许自己伤心那么一会儿,然后就必须打起精神来做事。这才是她应该有的表现,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该有的睿智和心理素质,不是么?

    当兰芷芯再次进到办公室时,她已经收敛起所有的异常情绪,依旧是那一副淡定如常的面目示人,就好像今天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亚撒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打量着眼前这个静如幽兰的女人,她的淡然,令亚撒略有一点惊诧,竟有些佩服她了。一个上午发生的事情不少,而她却能泰然处之,这份从容,在他所认识的女人里,并不多见。

    “总裁,午餐到了。”兰芷芯不温不火地说着,公式化的口吻。将手里的餐盒放到了亚撒的桌子上。

    除了菜,还有一份例汤,外加一杯鲜榨果汁饮料。这是兰芷芯在对面西餐厅里买来的,她自己都还没吃饭。

    亚撒淡淡地瞥了一眼餐盒,漫不经心地问:“都是些什么饭菜?”

    兰芷芯的目光只盯着办公桌的边缘,冷冷地回答:“奶油蘑菇汤,芝麻羊排,还有一份……”

    兰芷芯还没说完,亚撒已经打开了餐盒,一股食物的香味顿时弥漫开来……

    但是,亚撒这张脸却是瞬间阴沉到了极点,蓝色的瞳眸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把这堆东西拿出去,滚!”亚撒怒吼,声音震耳欲聋。

    兰芷芯被亚撒这突如其来的爆发给惊呆了,心头猛地一颤,大脑有那么几秒的空白,嗡嗡作响。

    这就是亚撒真正发火的样子吗?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满满的愤怒,尤其是那个“滚”字,无疑是一把利剑直刺在兰芷芯的心上!

    “你什么意思?胡乱发什么脾气?”兰芷芯也怒了,攥紧了拳头怒视着亚撒。

    亚撒一双眼睛几乎要喷火,但说话的语气却是犹如冰冻三尺,瞳眸中迸出两道凛冽的光线:“兰芷芯,我还真低估了你的能耐,你是成心想跟我对着干?你要怎么折腾我都可以奉陪,但是你现在弄些含猪肉的菜给我吃,这是在踩我的底线,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猪肉?居然是猪肉的问题?这男人傻了吧?脑子没坏吧?不就是那份“意面穿火腿”么,火腿是猪肉做的,挺正常啊,很香啊,可他怎么却像是有深仇大恨?

    “什么底线,你用得着这么夸张吗,你……”兰芷芯在亚撒狠厉的目光中倏然没声音了,两只眼珠子瞪得老大……因为她刚刚想起一件事,亚撒是文莱人,根据文莱的宗教信仰,信奉了某个教,便不能吃猪肉。

    不能吃猪肉啊!这在有的人眼中是小事,但在一个有宗教信仰的国家和个人来说,却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别看亚撒风.流惯了,但对于宗教信仰一事却是不可含糊的。

    而现在兰芷芯却因一时疏忽,买来的餐点里有一份含猪肉的菜式,这对于亚撒来说简直是比打脸还要严重的罪过,是他不能忍受的。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为兰芷芯是故意的!陈志刚不可能没向兰芷芯交代这么重要的事,而她偏偏要犯,不是故意的还会是什么?

    “很好,兰芷芯,你很有惹怒我的本事!”亚撒怒火中烧,说出的每个字都特重特冷。

    兰芷芯现在却是无法生气了,只剩下自责和歉意……只要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信奉了某种宗教之后就不可以吃猪肉。她记得曾经认识的一个人也是信奉那种宗教,在被人恶作剧整蛊吃下猪肉之后,那人还伤心悲愤地自残了……可想而知,现在亚撒是该有多愤怒啊。

    一码事还一码事,兰芷芯这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就算亚撒很可恶,但在吃猪肉这件事上,容不得含糊,这是宗教信仰的问题,不是亚撒小题大做。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陈助理在交代我的时候,我没用心听,所以……我马上去给你另外买一份。很快的,你等等!”兰芷芯冲着亚撒投去一个抱歉的表情,说完就赶紧将餐盒拿走,小跑着出了办公室。

    兰芷芯很诚实,没有推卸责任,很直接地就承认是自己的疏忽了,这到是显得很干脆。

    可亚撒的怒气还没那么快平息,将办公室的窗户打开,让火腿肠的味道尽快散去……

    “该死的老女人……这顿饭还没吃,气都被你气饱了!”亚撒愤愤地坐在椅子上,无奈揉着发疼的太阳xue,忽然觉得自己将兰芷芯调过来这里上班,是不是做错了?

    她好像真是他的克星,才不过来上班第一天,还只是过去一个上午,两人之间就跟火星撞地球似的,他一再被气得跳脚,平时的绅士风度,在兰芷芯面前好像是就等于零?

    还绅士风度呢,这女人最能挑起他的愤怒,他实在对着她难以有绅士风度……先是用抹布脏了他的手,他有洁癖的,怎么受得了?刚才又把弄了一份有猪肉的午餐,他信奉的宗教是不可以吃猪肉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事实。

    亚撒想越是感觉自己跟兰芷芯似乎真的不对路……

    左等右等不见兰芷芯回来,亚撒的肚子越来越饿,咕噜咕噜叫了。不耐烦地拨通了兰芷芯的手机,听对方接起电话了,亚撒立刻冷冷地说:“你办事这么慢,别买午餐了,我不吃了。”

    然而,亚撒却听到了兰芷芯虚弱颤抖的声音:“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被……车……撞了……”

    “什么?”亚撒惊得跳起来,心头没来由地发慌……原来她这么久没回来,是因为出事了?【7千字,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