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他的怀抱很温暖
    【昨天的内容里,亚撒在办公室与卢洁莹那一段,因描写上有疏忽,导致大家误以为两人是做了什么,实际上是没有发生的。已做修改,但要明天才显示。】

    两人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似的,就在兰芷芯被车撞倒在地时,也正好是亚撒打她手机的时候,她还保持着一点清醒,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身体的剧痛,在昏厥之前,她凭着仅存的一点意志,摸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只来得及说那么断断续续的破碎的音节……

    倒在地上,车轮子旁边,兰芷芯身边瞬间就围了一大群路人,而那个肇事的车主本来是想跑的,结果因为这里人太多,车被挡住了,以至于无法顺利逃脱,只能干着急。

    兰芷芯吃力地睁着眼睛,很想要再撑一撑,可是,一阵阵强烈的晕眩感袭来,冲击着她的意识,她好像已经听不到周围嘈杂的人声,她只看到头顶上方那一张张陌生的脸。有惊讶,有同情,有惋惜……人们的目光很复杂,但却没有一个人会站出来。

    兰芷芯现在出来痛,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无法思考,脑子一片空白,她的视线渐渐变成了一片赤红,她感觉到有黏黏的液体从额头上流下来,滑过她的眼皮,鼻梁,脸颊……她闻到一股血腥味,是从她自己身上流出来的血,她受伤了,并且伤得不轻。

    周围密密麻麻指指点点的人们,兰芷芯望着这些面孔,想要呼救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一出来就淹没在嘈杂之中。她无法动弹,她不知道有谁会来救她……肇事司机此刻也站在兰芷芯面前,一副怀疑加不屑的眼神看着她:“真的假的?该不会是专门碰瓷儿来了?”

    兰芷芯一听这话,顿时气得一股血冲脑门儿,可无奈她此刻动弹不了,痛得厉害,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给这司机一巴掌!

    兰芷芯此刻无法做到的时候,下一刻便有人帮她做了……就在肇事司机话音刚落,只见眼前一花……“啪——啪——”清脆的巴掌声狠狠甩在肇事司机脸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滚开!”男人的低吼夹杂着冲天的愤怒,气势逼人,动作更是如敏捷的豹子一般,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时,他打了肇事司机两耳光,并且将兰芷芯抱在了怀里……

    是亚撒来了!

    霸气十足的两耳光,惹来了围观群众的一阵惊呼,看着这个混血儿男人的举动,瞬间有种看好莱坞大片的错觉……

    “m的敢打我?知道老.子是谁吗?”肇事司机捂着脸凶巴巴的冲亚撒吼,抡起膀子就要捶下去!

    可是他却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壮汉抓住了胳膊……

    “你们是谁,放开我!”

    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吩咐:“把他拖上车,去医院。”陈志刚,亚撒的助理。带着亚撒的保镖赶来了。

    怎么处理那个肇事司机,亚撒此刻无暇去顾及,他眼里只有怀中这个女人。引洪的鲜血从她额头流下,双腿上也有血迹。那刺目的颜色让亚撒心底泛起一缕疼痛……尤其是在看到路边散落的餐盒时,他更是感觉胸口处被什么咬了一口。她是为了给他买午餐才会出事的。这个事实,让亚撒一时间心里犯堵。

    “兰芷芯,你醒醒……别晕过去,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你撑住!”亚撒嘶哑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低垂的眼帘掩饰不住他心底的紧张。

    兰芷芯现在是浑身疼痛加上头痛眩晕,她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就是亚撒了。意识模糊,但又有那么一丝丝的知觉,亚撒身上传来的体温让她不由自主地又往他怀里缩了缩……“好冷……”兰芷芯惨白的嘴唇里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

    她受伤了,在流血,当然会感到冷,并且是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冰寒和恐惧,但亚撒的出现却给她带来了安全感和温暖。这时候已无法计较是被谁抱着,她仅剩的意识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有事,嫣嫣还在家里等着她!

    在没人愿对她伸出援手时,亚撒犹如神祗从天而降,兰芷芯此刻的心情无比复杂,点点湿润挂在睫毛上,喉咙发干……

    “很快就到医院了,你撑住,别睡……”亚撒已经将兰芷芯抱上车,负责开车的是陈志刚。

    有点常识的人都该知道,像兰芷芯这种情况,昏过去了之后会更危险,关键是要尽量激起她的斗志,不让她晕过去。

    亚撒焦急,俊脸紧紧皱成一团……他抱着兰芷芯,给予她温暖,但他还是发觉她的手很凉。

    这是房车,亚撒的专属座驾,宽敞。可车里弥漫着的血腥味却使得整个空间都变得窒闷起来,仿佛空气都越来越稀薄。

    “我……好想睡觉,好累……”兰芷芯的意识更加低迷了,苍白的脸颊上一道血痕,形成鲜明的对比,格外惨烈。

    她已没有力气去跟亚撒较劲了,她只知道在最危险的时刻,是这个男人第一个站出来拯救她。他的怀抱是如此温暖,宽厚,好像躲在这里边就可以什么都不管……这一刻,兰芷芯的大脑竟是出奇的平静,恍惚中有种置身梦境的感觉。

    人在受伤的时候,大脑有时会处于困顿状态,平时紧绷着的弦也会消失不见,心理防线更是处于零状态,最能表现出另一个真实的自己。

    兰芷芯在意识模糊时哪里还能冷静的思考,她只能顺着自己的本心,遵从最本质的潜意识,一不小心就会释放内心压抑的声音……

    “唔……好暖和……别丢下我……好暖和啊……”她的脆弱,毫无保留地流露出来,卸下了平时成熟淡定的面具,此刻的她不过是朵需要人呵护的娇嫩的花儿。

    亚撒紧绷的俊脸上,唇线抿得直直的,深不见底的蓝色瞳眸里泛起点点复杂,抱着受伤的她,听着她软软的呢喃,感受到她的依赖,他心底那根琴弦仿佛被无声的拨弄,又像是有一片羽毛轻轻落下……疼惜,一丝丝淡淡的,却是真实的情绪。

    亚撒不知不觉从怀里掏出手帕,为兰芷芯擦着她眼皮上的血迹。他蹙着眉头的样子,却是隐含着点点温柔,眼底那一点光亮,是心疼么?

    前边开车的陈志刚,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表情,感觉很不可思议……亚撒少爷怎么可以将珍藏的手帕给兰芷芯擦血?亚撒少爷是有洁癖的,他的手帕一向都是贴身带着,但真正知道并见过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是给哪个女人用了,现在却沾上了兰芷芯的血,少爷这是怎么了?

    其实亚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觉得兰芷芯脸上的血迹碍眼,没多加考虑就拿出了自己贴身带的手帕为她擦拭。

    一张手帕说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今还在用手帕的男人实在太少了,并且这手帕是亚撒的母亲亲自为他制作还绣上了精美的图案,是亚撒十分珍视的东西。加上这货有点洁癖,他居然能把自己视为宝贝的手帕拿来给兰芷芯擦血,这举动确实很怪异,很令人费解。

    兰芷芯的眼皮越来越沉,眼看着就要彻底晕过去了,亚撒沉凝的俊脸上布满焦急:“喂,你别睡啊,你要是敢昏过去,我一定会炒你鱿鱼,扣发你所有工资,一分钱都不给你将你赶出公司!”

    果然,这话深深地刺激到了兰芷芯……

    “你……”兰芷芯本来还沉浸在梦境般的温暖与温柔中,忽听亚撒这欠揍的几句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几近昏厥的意识硬生生被激起了怒火,眼睛一下子亮了亮……

    “亚撒……你怎么这么混蛋……我……你等着……我一定会跟你死杠到底……你别以为我好欺负……你……太可恶了……”兰芷芯一下说了这么些话,显得很激动,可是这点力气也不足以让她从亚撒怀里站起来。

    亚撒见她被刺激得有点精神了,至少没昏过去,而医院就在前边转角……

    “很好……兰芷芯,你就这么一直跟我死杠下去,千万不要先服输,不然,我会很寂寞的。”亚撒说着还又紧了紧双手,深眸一暗,神差鬼使的,低头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一霎间,兰芷芯的心跳漏了一拍,额头仿佛被灼烧着,火烫火烫的,而她刚才分明是从他的语气里觉察出了一丝落寞和孤寂……

    “你……”兰芷芯被亚撒突然的举动给整懵了,一口气没顺过来,胸口堵着,两眼一翻,晕了……

    亚撒急急忙忙将兰芷芯送到了急救室,医生也都动作迅速地来为她检查伤势。

    两小时后。

    兰芷芯在病房里幽幽醒转,在睁眼的一秒,不期然撞进了一双深如宇宙黑洞的眼,呆住了……怎么是亚撒?

    兰芷芯从昏迷中醒来,一时间没能搞清楚状况,脑子还在混沌中,在努力回想发生的事情。

    亚撒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笑,眼底藏着如释重负的喜悦,赶紧叫医生去了。

    医生来了要再次为兰芷芯检查身体,确认一下她的伤势。所幸,她只是皮外伤,没有大问题,可仍然是需要住院几天才可以走动。

    听医生这么说,兰芷芯暗暗叫苦……住院几天?那嫣嫣怎么办?

    医生刚一走,病房里只剩下兰芷芯,亚撒在外边不知道在做什么。

    兰芷芯在枕头底下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还好就只屏幕摔花了,手机还能照常打电话。

    兰芷芯顾不上伤口的痛,即刻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耳边传来嫣嫣稚嫩的声音,兰芷芯差点就落下泪来。

    “妈妈,怎么还没下班吗?嫣嫣好想妈妈呀……”

    “宝贝儿……妈妈也想你……”才刚说一句呢,猛地门口闪进来一个人。亚撒阴沉着脸,很不客气地问:“你在给谁打电话?”【还有chayexs..chayexs.更新,求chayexs..chayexs.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