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不曾言说的情愫
    亚撒的突然出现,让兰芷芯惊得浑身一颤,急忙将手机压在了枕头下。

    “你……你……你干嘛突然进来吓唬我?”兰芷芯苍白的脸颊泛起红晕,没来由地紧张,心虚,她不知道亚撒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

    亚撒嗤笑,坐在旁边好整以暇地瞄着她:“呵……现在有精神了?不知道两个小时之前是谁窝在我怀里说,好暖和,别丢下我……”

    “别说了……”兰芷芯羞愤,恨不得能立刻冲上去堵住亚撒这张可恶的嘴。

    “那只是因为我受伤了……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被谁抱着,所以才会胡言乱语,如果知道是你,我一定不会说那些话……我……”兰芷芯急于解释,脸红红的样子,目光却有些躲闪。她已经想起发生了什么事,即使心中对亚撒存着几分感激,却是怎么都不想表现出来,嘴上还硬得很,干脆来个装糊涂。

    亚撒一听兰芷芯这么说,顿时脸黑了,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白眼儿狼?我救了你,现在你却连句谢谢都没有,还对着我横眉竖眼的?啧啧……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到现在还单身,一点都没有女人的温柔,难怪会到30岁都没嫁出去。”

    兰芷芯额头和腿上都缠着纱布,人本来是很虚弱的,可现在却被亚撒的话给刺激到了……单身?30岁未嫁?这个男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更不会知道她这些年并非没人追,只是她太爱嫣嫣,生怕嫣嫣会受半点委屈,为了以防万一找个品德不好的男人给当嫣嫣的继父,她宁愿独自一人抚养孩子,这份心,谁能懂?她的苦衷,她对女儿的爱,如今却成了亚撒讽刺她的借口,而这个男人却是嫣嫣的亲生父亲啊……

    苦涩的汁液在心头蔓延开来,兰芷芯只觉得浑身冰凉,面容越发苍白。将被单拉高,连脖子全都围着,喉咙里发出艰涩的声音:“亚撒,你用不着成天挖苦我,我虽然单身,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你就算是我老板,你也没权力对我指责。我现在很累,想休息了,没什么事的话,请你出去……”

    她淡淡的表情里夹杂着一丝哀伤,她不像平时那样与他针锋相对了,她看起来格外疲倦,像是多说一个字都不想。

    伶牙俐齿时的兰芷芯固然能让亚撒感到一种想要去征服的欲.望,但眼前这受伤柔弱的她,却更能激起亚撒心底潜藏的某种怪异情绪。他不会去深究那是什么,他只知道现在很别扭,看着她没力气跟他斗嘴,他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揪着……

    这是心疼的滋味吗?亚撒下意识地蹙眉,摸摸自己的胸口,脸色沉了又沉,最后走到了兰芷芯身边,坐下来……

    凝视着她惨白如纸的脸颊,还有那刺眼的纱布,亚撒不知怎的就是轻松不起来,好像有块石头压在胸口似的。

    “不会真的睡着了吧?这么快?”亚撒略带疑惑的眼神在她身上流连。。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还是受伤躺在我怀里的时候可爱一点,其他时候一点都不温柔,硬邦邦的脾气……”亚撒在喃喃自语,听似是嫌弃的语气,但他的眼神里却没有那种嫌恶,反到是多出一些复杂的情绪。

    其实兰芷芯没有睡着,她的一颗心纷乱如麻,加上伤口处传来的疼痛,她哪里可能这么快睡着。她还在想着嫣嫣,想着亚撒今天挺身而出的举动。她记得亚撒还打了那个肇事司机,因为那司机实在太混.账,她是没力气去教训,还好亚撒为她出了口恶气。说实话,亚撒当时的霸气和男子气概,深深地令人震撼。

    还有,被他抱在怀里时那种融进心坎里的温暖和安全感,是一个受伤的人无法抗拒的,就那么悄无声息地将她包围了……她还记得是被他抱上了房车,应该是他的专属座驾吧,而她的鲜血将他的车都弄脏了……

    种种画面在脑海里不断翻涌,像走马观花似的,扰乱了兰芷芯的心。

    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亚撒今天所做的事情,她不会忘记,更不会抹杀他的恩情,只是她会将这一切都埋葬在心底。感激的话,她是无法当着他的面说出口,但她会记得这一天,记得他为她出头打那个肇事司机时的威武,记得在他怀里时那昙花一现的温暖……

    耳边传来了亚撒均匀的呼吸声,兰芷芯诧异,他竟没有走吗?

    叫他走,实际上是真的舍得他走么?兰芷芯心里酸涩极了,缓缓睁开眼,果然,亚撒是趴在她身边睡着了。

    只有在这种时候,兰芷芯才不会刻意伪装自己,才会卸下她的冷静淡然,流露出几分连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情愫。

    凝视着这张英俊潇洒的脸,兰芷芯的心乱如麻,她需要用很大的毅力才能控制住不被他蛊惑。这个男人,天生就是女人杀手……

    犹记得六年前,他像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出现在她工作的酒吧里,好比黑夜里照进来的一束阳光,格外灿烂耀眼。她记得在某天,在她工作时,有客人企图调.戏她,但她的不假辞色,推拒的态度,惹得客人不满,差点被人家用酒瓶砸了头……

    当时,是那位蛮横客人的同伴,及时出手替她解围,为她挡去了一场灾祸。那不是别人,正是亚撒。

    那时的兰芷芯就深深地记住了这个有着一张迷人笑脸的年轻男子,怦然心动。她跟那些只看重亚撒外表的女人是不同的。她不是肤浅地迷恋,她是真的打从心底里感激和喜欢这个具有正义感的男子。

    可是对亚撒来说,那只是举手之劳,事情过了他就不会放在心上,也不记得兰芷芯这个人……而他不知道,兰芷芯后来答应卢洁莹去酒店代替一事,除了因为父亲急需花钱动手术,也是因为对方是亚撒,她才会愿意……

    陈年往事尘封在记忆里,酿成了酒,只是她独自一人喝着,有些发苦。

    兰芷芯的指尖在轻轻颤抖,当年那个满身正气解救她与危难中的亚撒……六年来经历了什么,她暂时不想去考虑,她只知道,六年后的今天,他又再一次拯救了她……

    不知不觉她眼中的情愫越发地浓,摒住了呼吸,像是受到什么牵引一般,手指竟抚上了他的眉骨。一霎间,她感到好像浑身麻了一下,心跳陡然加速……

    只短短两秒的时间,她的手指就离开了他,不敢再去触碰了,生怕会将他惊醒。

    好半晌,兰芷芯才悄悄地将被单掀开,拿起枕头下边的手机,挣扎着艰难地起身下地,扶着墙壁,一瘸一拐地走向门外……她惦记着嫣嫣,先前打电话被亚撒的出现给打断了,她要赶紧重新打过去。

    钻心的疼痛从伤口传来,右腿膝盖上的纱布浸透了血渍……她本来是暂时不能走动的,现在这么一动,伤口受到影响,当然要流血了。

    可是,对孩子的思念,支撑着兰芷芯一步一步地走,纵然痛得冷汗涔涔,她还是要坚持着去门外给嫣嫣打电话。

    一边走一边警惕地回头张望,就怕被亚撒发现了。还好这货似乎睡得很沉……

    这是特护病房,安静得出奇,兰芷芯小心翼翼不发出声响,眼看着就要到房门口了,另一只腿却猛地一抽!

    糟糕,脚抽筋!

    伤口的痛加上脚抽筋的痛,双重加身,兰芷芯再也撑不住,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完蛋了。脑子里瞬间只剩下这悲惨的三个字。

    然而,预期的惨痛却没降临,她被一双强健有力的男人手臂搂住了,头顶上传来亚撒戏谑的声音:“你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吗?被我抱上.瘾?”

    兰芷芯心里一阵哀嚎……他什么时候醒的?刚不是还睡着的吗?可恶,他居然装睡?可现在哪顾得上这些,她的腿抽筋啊!

    “好痛……腿抽筋……”

    亚撒心头一紧,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脚掌,用力往上掰着……这么做能最快止住抽筋。

    兰芷芯只觉得腿上的剧痛立刻得到了缓解,几秒之后就不痛了,但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粗气,感觉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兰芷芯在他怀里挣扎着,赤红的双眼死死瞪着他,苍白的脸颊涌上点点酡红:“你少臭美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在投怀送抱?我腿抽筋才会摔倒的!”

    亚撒这货竟然还没放开她,两只手环抱着,将她圈在怀中,灿亮的桃花眼里露出痞痞的神色:“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你别狡辩,喜欢我抱你就直说,我可怜你现在有伤在身,暂时可以借给你靠一靠,不过,我要收利息的。”

    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叫趁火打劫,兰芷芯算是见识到了,这男人的脸一定比城墙还厚,说瞎话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总裁,你这算是在调.戏我吗?别忘了今天跟你在办公室里翻云.覆雨的女人,她才是你的*,而我,只是你的下属,请你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兰芷芯僵着身子,尽量离他的脸远点。

    可这男人一听她说的话,却是微微一怔,随即略带愠怒地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跟她没在办公室里做那种事,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没有?”兰芷芯惊愕:“可是垃圾桶里明明就有那个……”

    “是有T,但那是没用过的,她是拿出来了,可我们没有发生你说的那种事……该死的女人,我干嘛要跟你解释!”亚撒也不知哪里来的怒气,顺手将兰芷芯往沙发上一放,不管她了。

    兰芷芯傻呆呆地躺在那里,默默地心里在发笑,先前阴霾酸涩的心情竟是缓解了很多,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亚撒没有在办公室里和卢洁莹那个?

    兰芷芯可不知道,自己这一不小心就被亚撒看出了异常,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正饱含玩味地瞧着她。

    “你在笑什么?都伤成这样了还笑得出来?你该不会是听到我没跟卢洁莹在办公室那个,所以你才高兴?难道说,你喜欢我?”亚撒这货,语不惊人死不休,刚一说完,兰芷芯就咳嗽起来。

    “你……胡扯……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兰芷芯一边咳嗽一边拍着胸口,心虚地别开视线。

    她不想承认自己之前的郁结心情都是因那件事,现在知道没那回事,她确实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一不小心笑了,被亚撒看见。

    见她否认这么快,亚撒冷冷地扁扁嘴,赏她一记大白眼,忽略掉心底那一丝丝的不痛快。

    “我要去洗手间。”兰芷芯吃力地从沙发上起来,扶着墙壁走。

    亚撒下意识地皱眉,心想这女人怎么就那么异类呢?有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在旁边,还是个帅得冒油的极品,她怎么就非这般要强?开口请他帮忙一下会死吗?若是别的女人,早就趁机博取男人的怜惜和疼爱了,谁会像她这么蠢?

    “你服个软会死吗?真是的!”亚撒嘴里在叨念,可还是伸出手去扶着兰芷芯,眼底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疼惜。

    兰芷芯囧了,急忙摇头:“我上厕所,不用你扶……”

    “你上厕所我又不看你,只是扶你进去而已,你紧张个什么劲?”

    “……”

    无奈。兰芷芯只得任亚撒将她扶进去。一进洗手间的门,砰……赶紧关上了,还把水龙头开着,制造点声响出来。

    兰芷芯坐在了马桶盖子上,忙不迭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才响一声,嫣嫣就接起来了,可见这孩子是一直在守着电话的。

    “妈妈……妈妈怎么了?为什么刚才我听到男人说话的声音?”嫣嫣稚嫩的童声软软的,却有着小大人的架势,她是在担心妈妈,先前在妈妈挂断电话之前她听到有男声。

    兰芷芯听到女儿的声音,心都融化了,但却不敢跟嫣嫣说实话。强忍着想哭的念头,兰芷芯低声说:“宝贝,妈妈这几天临时要出差工作,不能回家了……一会儿晚上外公外婆会去家里将你接到乡下去住几天,你要乖,别让外公外婆操心,知道吗?”

    电话那端,嫣嫣粉嘟嘟的小脸胀鼓鼓的,蓝眸子里满是惊讶……她可不知道妈妈因为受伤住院而不能回家,她还以为妈妈是有意要将她送走,以为去了乡下又很久见不到妈妈了……这孩子最怕的就是跟妈妈分开,握着电话,纯净的大眼里,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7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