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坚持要送她回家
    孤独的孩子尤其是敏感的。嫣嫣两只小手捧着电话,幼小的心灵尝到了伤心的滋味……

    在兰芷芯换工作之前有一次还说要将嫣嫣暂时送回乡下,可由于及时找到了工作,所以这事就没再提。

    但现在兰芷芯受伤住院了,连续几天都不在家,她不得不让父母来城里将嫣嫣接走,否则将嫣嫣一个人丢在家里好些天没人照顾,她怎能放心?

    可嫣嫣不知道这些,她最怕的就是跟妈妈分开。虽然也喜欢外公外婆,可这孩子对兰芷芯的感情是最深的,一说起要离开妈妈身边,她就会很难过。即使再怎么聪敏伶俐,这孩子也才五岁呢,忍不住会哭,对着电话哇哇哇地哭诉抗议说不要被送走。

    孩子的哭声对于母亲来说最是摧心裂肺,兰芷芯只觉得一颗心都在被紧紧揪着,撕扯……这疼痛远比伤口的痛还更强烈。

    “呜呜呜……妈妈,不要把我送走……呜呜呜,是不是我还不够乖,所以妈妈生气了……呜呜呜,我以后会很乖的,再也不调皮了,妈妈不要把我送走,我不要离开妈妈……呜呜……妈妈……”嫣嫣哭得很伤心,可怜巴巴地乞求着。

    这一声一声,好比是刀子割着兰芷芯,嫣嫣的每句话都让兰芷芯深深地心疼着……兰芷芯死死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只是这脆弱的身子在禁不住颤抖,心痛到无法呼吸……“嫣嫣,宝贝儿,你很乖,妈妈没有生你的气……乖,不哭了……”这哽咽的安慰,兰芷芯感觉快憋不住了,几番差点哭出声,但为了不引起亚撒的注意,她在强忍着。

    她此时此刻最想见到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儿,可是她却不可以这么做。

    她不能冒险让嫣嫣的出现引起亚撒的怀疑。她一直都对别人说的这是她朋友的孩子,既然这样,她受伤后如果说首先要见的人是嫣嫣,这会让人感觉很不合常理,当然会产生怀疑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被嫣嫣看见她受伤的样子,不想在孩子心灵留下阴影。做母亲的总是希望自己在孩子面前表现出的状态永远都是最好的,最勇敢最快乐的,谁都不愿意被孩子看到这伤痛的一面。

    嫣嫣听到妈妈那么说,哭肿的双眼微微亮了亮,抽抽嗒嗒地问:“妈妈没有生我的气,那是不是可以不要送走我……妈妈这几天不在家,我可以自己做饭吃,不要送走,不要……呜呜呜……”可怜的孩子为了能留在妈妈身边,居然还懂得逞强了。一个五岁的孩子可以使用微波炉热饭菜吃,这已经很不错了,可是要说自己亲手做饭做菜,那要怎么做?搭着凳子爬上灶台吗?那画面,只想想都令人心酸了,万一孩子摔着磕着怎么办?

    听到嫣嫣说自己可以做饭,这么懂事而又充满了委屈心酸的话,击中了兰芷芯濒临崩溃的神经,滚烫的泪水倏然决堤,无声的恸哭,几乎昏倒在洗手间里。这一刻,她对孩子的想念和爱,再也无法克制住,犹如万马奔腾在身体里冲撞。说他冲动也好,脑子发热也好,总之,她在一瞬间就改变了注意——不让父母来接嫣嫣了,她要出院,她要回家跟孩子在一起!

    “嫣嫣乖一点,等着妈妈,别哭啊,妈妈一会儿就回家。”兰芷芯说完,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她听到嫣嫣哭得那么伤心就已经投降,她太爱这孩子了,哪里舍得孩子受半点罪?

    “砰——!”洗手间的门打开了,兰芷芯激动地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嘶哑的声音冲着亚撒说:“我要出院,我要回家!”“嗯?”亚撒抬眸望着兰芷芯,被她现在的样子给惊到了。只见她两只眼睛又红又肿,泪痕未干,脸上更是苍白得近乎透明。

    但最令人揪心的是她的眼神,再也没有平时的冷静清淡,只有一片浓浓的哀伤。进去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出来了怎么就变这样了?受什么刺激了?为什么看到她这副狼狈又悲惨的样子,他却高兴不起来?

    这个总是爱跟他对着干的女人,不听话不讨好的下属,他不是该幸灾乐祸的么,怎么反而心里有点犯堵,不舒服。

    “你发什么神经?医生说了你要住院几天才行。”亚撒愠怒的语气中隐约透着一丝异样的不悦。

    兰芷芯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劝说,她此刻心里只有嫣嫣……孤孤单单伤心哭泣的孩子,她必须立刻回家去。

    看着兰芷芯对他的话恍若未闻,亚撒心底的火气更是一股一股往上窜,冷冷地说:“去洗手间给谁打电话了?你这么激动,难道是急着去见谁?”

    兰芷芯想都没想就斩钉截铁地回答:“是,我要住院,我要见她!否则我会吃不下睡不着!”

    亚撒不知兰芷芯嘴里这个“她”是嫣嫣,他的直觉就以为兰芷芯现在的反常状况或许是因为某个男人刺激到她了。

    “呵……吃不下睡不着?这是中国人常说的那句……饭不思茶不想?比喻对*的思念。兰芷芯,I服了YOU,都伤成这样了还念念不忘出去见男人。OK,既然你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也没什么可说的,随你的便。不过那个肇事的司机还在医院等着,你不想见见吗,至少也得处理一下才走,总不能被人白白撞了吧。”亚撒这货如今的中文水平是越来越高了,不仅能说得流利,对于一些成语和俗语,他还挺精通的,俨然是对中国文化十分热衷啊。

    只不过这xing感的嘴唇里说出的话却是冷嘲热讽,还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莫名的酸意。只有最后那句还有点像人话。

    兰芷芯忙着收拾自己的东西,忍着伤口的疼痛,只恨不得能立刻飞奔回家去安慰哭泣的嫣嫣,可是肇事者还在外边,确实眼下也该解决解决这个问题,否则那人要是一溜烟儿跑了,她这段时间的医药费误工费,谁付?撞人的那司机可是全责,她是无辜的。想到这个就来气,就算那司机赔偿她的医药费以及后续的误工费营养费等等,但受罪的是她,这是多少钱都补不回来的痛啊……

    兰芷芯一咬牙,重重地点头:“好,叫那个人进来吧,解决了再说。”

    这事儿还没报警,亚撒的意思是先看看肇事司机的态度,兰芷芯现在是心乱如麻,随亚撒处理算了。不知怎的,她心底对亚撒在这方面比较有信心,他骨子里藏着的正气和打抱不平的精神,似乎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改变。六年前,他能随手就解决她的危难,六年后,他今天又拯救了她一次。

    几分钟后,陈志刚带着那位肇事司机进来了。这倒霉的男人至今还不知道自己是惹到谁了,先前被亚撒的两个保镖押着,早就恼羞成怒,现在一见到正主,见到打自己耳光的男人,他更是两眼喷火。

    司机是个大约三十来岁的男子,蓄着小八字胡,略显肥胖,脸上堆着一块块横肉,这种人就是所谓的面带凶相。

    “你们……识相的就快点把我放了,今天的事就不跟你们计较,否则,哼哼……”男人还没搞清楚眼前的状况,所以说话带着明显的威胁,其实就算立刻将他放了,他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亚撒和兰芷芯的。被亚撒打的两耳光,他这辈子都忘不了,若不是因为有亚撒的保镖在场,他早就冲上去了……

    亚撒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可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了他天生的贵族气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赏心悦目的。只不过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此刻他俊脸上噙着若有若无的笑,笑不达眼底,这位司机该为自己担忧了。

    亚撒不说话,他是将话语权交给兰芷芯,淡淡的一个眼神瞄过来,意思是在对兰芷芯说:你想怎样处置?

    兰芷芯先前还是挺厌恶这个肇事司机的,并非因为她被对方撞了,而是对方在她被撞了之后的态度还那么嚣张,不但不及时出手援救,看着她流血了还说是不是碰瓷儿的。可见这司机根本就没把别人的命放在心上,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道歉的话,态度还依旧很横。

    兰芷芯听这司机说的话,不由得冷笑,清冷的眼眸睥睨着这位看起来很凶悍的男人:“是不是因为我们还没报警,所以你才觉得我很好欺负?你在撞上我的时候就打定主意不想管的,要不是有那些围观群众堵着,你早就开车跑了。”

    男人一听,微微一愕,眼中凶光闪了闪,随即不屑地说:“报警?你以为报警对我有用?撞就撞了,顶多就是赔点钱而已,谁能把我怎么地?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那大可以先去打听打听,我李立伟是什么人!你们今天这样对我,你们会后悔的!”

    这人一看就是横行霸道惯了的,只注重亚撒抽他两耳光的事,对于自己撞人和漠不关心,却是半点没愧疚。

    兰芷芯倏然一蹙眉,厌恶之色更浓……这叫李立伟的男人是个富二代还是官二代?这么嚣张?

    兰芷芯还没说话,亚撒却站起来了……

    亚撒半眯着的眸子里迸出两道凌厉的光线,站在李立伟面前,冷不防一抬手,猛地一个爆栗扣在了李立伟的脑壳!

    “啪——!”

    “你以为你钱多?信不信我可以马上用钱把你砸个半死,让你尝尝被人民币砸晕是什么感觉。在我面前显摆钱多?你是不是出门没吃药?”亚撒这一连串的讥讽,可把人给气得半死,连时下最流行的“吃药”一词他都学会了。

    李立伟气得火冒三丈,被人打了脑门儿,这可是生平第一遭啊!

    “老.子管你是谁,你找死!”李立伟怒吼着冲上去,抡起拳头就朝亚撒挥过去!

    亚撒的保镖没动,陈志刚也没动,就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亚撒会受伤一样,并且还用一种同情加鄙视的目光看着李立伟。

    只听一声杀猪般的哀嚎,李立伟的拳头不但没落在亚撒身上,反而被亚撒一记漂亮的右勾拳给打中他的左脸,整个人立刻往旁边倒去,踉跄着退了两步才稳住了身形。

    捂着脸,李立伟痛得眼冒金星,嘴角一下子就破了,在流血,口腔里有一颗松动的牙齿被打掉,嘴里全是血腥味……李立伟这才知道自己遇到踢到硬铁板了,这混血儿男人一拳头好大的力道!

    亚撒的手指捏得咯咯作响,颇有种还没教训够的意味。

    这干脆利落的一拳,让兰芷芯差点就要喝彩了……太霸气太威武了!

    “怎么样,还想不想对我动手啊?”亚撒俊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害的微笑,但看在李立伟眼中就成了可怕的厉笑。

    李立伟心里那个气啊,但又不敢再贸然动手了,明显一对一单挑都打不过人家,还动手就没意义了。看来今天是阴沟里翻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居然一点都不怕他么?就凭他开的那辆车,对方也该有所忌惮才是,为什么还敢对他动手,简直太不知好歹了,等他离开这儿,一定要把今天的耻辱都找回来!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李立伟只能愤愤地盯着亚撒,不得不收敛一下自己的凶恶,狠狠地说:“你们想怎么样?”

    亚撒哈哈一笑:“对嘛,这才是商量事情的态度,和气一点,大家都好过,干嘛非要凶巴巴的,我们都是斯文人嘛。”

    斯文人?这话,不仅是让兰芷芯嘴角犯抽,就连陈志刚和两个保镖也都暗暗扁嘴……一拳头就能将人家牙齿打掉嘴角打破,这还是斯文人啊?谁想欺负这位斯文人,那都是会被修理得很惨的。

    李立伟心里更是在不停诅咒亚撒,骂了个遍,嘴上却还在说:“商量就商量,想什么样,你们直说。”

    “嗯……孺子可教也……”亚撒慢悠悠地冒出这一句,直把人家李立伟给气得差点晕过去。

    亚撒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悠闲地靠在椅背,云淡风轻的神情很是让人牙痒痒。

    “这样吧,我们也不为难你,伤者的一切医药费检查费住院费,还有之后的误工费营养费以及精神损失费,你就给这个数吧。”亚撒说着,爽朗地一笑,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三?李立伟心里暗喜,还真是赔钱就完事,那太小儿科了。

    “三千块吗?行,我马上就给!”李立伟忍着脸上的痛,伸手在兜里掏钱包了。

    亚撒却脸色一凛,冷冷地说:“三千块?那多不符合你的身份啊,你开个豪车,财大气粗,三千块你拿得出手?最少三万块,现金,立刻付清。以后伤者如果还有什么身体不适的,比如后遗症什么的,你还得随传随到,还得掏钱,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话说得,绝对能将人气得跳脚!讽刺得一塌糊涂,直刺李立伟的心窝子啊!什么两千块不符合他的身份,就这么撞一下就三万块?这还不算,最令人头疼的是亚撒说今后若兰芷芯有任何后遗症的话,还要找李立伟的……那又是得多少钱呢?无底洞吗?李立伟瞬间有种被坑的感觉。

    兰芷芯本来糟糕的心情顿时破功,差点笑出声来……亚撒这货损人太有一套了,谁若是得罪了他,铁定没好果子吃,眼前这李立伟就是最好的例子。深深地为李立伟默哀啊……赔偿多少钱,并不是最重要,关键是亚撒的说法让李立伟即使回去之后都还难以安眠,不知道多长时间都还惦记着这件事呢。一想到有个人可能半夜都会打电话说在医院,等他来交钱,可想而知这家伙能睡得安寝么?

    精神上的折磨,才是对李立伟最适当的惩罚,或许能让他以后再撞到人时别那么嚣张蛮横,给他个教训。

    李立伟肠子都悔青了,很想破口大骂亚撒狡诈,但是鉴于眼前对自己不利的现状,他不敢乱说话了,一切都等离开这儿再说。

    兰芷芯很安静,看着亚撒怎么处理,她没反驳,也没发表意见,只是心里在想,亚撒的处置就这样算了吗?但她最想要的其实并非赔偿,而是……

    李立伟以为给钱就没事了,说自己身上没那么多现金,车上有。

    这简单,亚撒吩咐陈志刚跟着李立伟去车里拿。

    李立伟愤恨地瞪了亚撒一眼,这才转身欲离开,可是又被亚撒叫住了。

    “等等,走之前先跟伤者道个歉。”亚撒懒懒的声音传来,听似平淡,却是有着不容置信的坚决。

    李立伟脚步一僵,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不在乎三万块钱,但他自幼娇生惯养,何曾对人道过歉?知道他的人,很多都会奉承巴结他,可没人会像亚撒那样一再地挑战他的底线。

    而他不知道,他的行为早就是在挑战亚撒的底线,若不是今天亚撒为兰芷芯出头,李立伟撞了人之后是绝不会在医院出现的,早就去其他地方潇洒玩乐了。

    李立伟宁愿花钱摆平都不愿跟兰芷芯道歉,心里一股一股愤恨在冒。

    可眼前,亚撒的两个保镖对他虎视眈眈,亚撒还在有意无意地捏着自己的手指,眼神中充满冷笑和警告。李立伟就感觉脚底寒气在冒,他看到的是亚撒眼中的无所畏惧,淡定从容,似乎根本就不会在乎事情会有什么后果。

    到底自己遇到了一个怎样的男人?李立伟紧紧握着拳头,强忍着愤怒,缓缓转身,死死瞪着兰芷芯,目露狠光:“我撞了你,是我不对,抱歉。”

    说完,李立伟再也不看其他人的反应,转身就溜……太丢人了,他长这么大都没这么丢脸过,他要立刻查查这男人的身份,看看是谁敢对他如此“不敬”!

    陈志刚跟着李立伟去了,去车里拿钱。保镖识趣地退出了病房,里边只剩下亚撒和兰芷芯。

    兰芷芯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亚撒似乎很了解她,她最满意的不是那三万块钱,而是李立伟最后说的道歉的话。

    钱固然是好东西,可是那些道歉的话却是给予了兰芷芯尊严。

    眼前一张赫然放大的俊脸,亚撒似笑非笑地说:“干嘛这么痴痴地看着我?不会真被我迷住了吧?”

    这货,刚才还一副正义凛然威风八面的,现在却又是痞痞的欠揍的笑,让人很有出戏的感觉。

    兰芷芯瞬间从失神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地缩着脖子别开视线,眼底一丝局促闪过:“你不看我又怎知道我在看你?”

    “你……”

    “好了,今天的事,多亏了你。我现在要回家去了。”兰芷芯装作不经意地说。硬是将谢谢二字压下。

    亚撒见兰芷芯还是执意要出院,他心头的火气就上来了,看着她额头和腿上的纱布,感觉刺眼极了。他不知自己的怒气从何而来,最后只能冷冷地说:“随你便。”

    兰芷芯现在是单脚着力,走路很困难,需要扶着墙壁或扶手才行。

    亚撒走在她身后,看着她一瘸一拐的,分明是很痛,却还要硬撑,就是不肯开口请他帮忙。

    是哪个男人的魅力那么大,能使得兰芷芯非要不顾伤势回家去见吗?看来她是很重视那个人了?

    亚撒心里在腹诽,不屑地扁嘴,俊朗的眉宇间流泻出一片复杂,下一秒,只见他两手一抄……

    “啊……”兰芷芯一声惊呼,只感到身子一轻,人已经被亚撒抱起来了。

    “走这么慢,太耽误时间了!”亚撒绷着冷脸,故意说得好像很不耐烦很嫌恶,打死不会表露出实际上他是不忍兰芷芯受罪。

    兰芷芯心底窜起了一丝悸动,一霎间就被亚撒这硬邦邦充满嫌恶的语气给浇熄了,愤愤地白眼他,很想挣扎着下来,可这是徒劳的,亚撒抱得太紧。

    半小时后,车子开到了兰芷芯的家楼下。她没说地址,但亚撒是他的上司,想要知道她家的地址太容易了。

    到了这片老城区,旧楼房外,亚撒皱起了眉头,打量着兰芷芯的居住地的环境……这么破旧的房子?估计房龄有二十年以上了吧……

    兰芷芯强忍伤痛,急忙下车,关门……可是亚撒却快速拦在了她跟前,又是那种很嫌弃的神色。

    “我送你上去,不然的话,岂不是显得我这当老板的对员工不够关心么?”亚撒的话,让兰芷芯脸色大变!【这章6千字。亲们投点月票吧,千千还在码字,加更需要动力支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