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突然袭击,亚撒登门造访
    ( )亚撒的一只手拽着兰芷芯的胳膊,硬是不让她走。就她这副伤员的样子,他觉得还是送到家比较放心。只不过他是拉不下那个脸好好说话的,只能以一种嫌弃的口吻说出来,而他也不会承认这是对她的关心,他将这解释为老板对员工应有的照顾。

    兰芷芯的脸更加苍白了,眼底浮现出一丝焦急……她哪里能让亚撒进家门,嫣嫣在家,若被亚撒看见了要怎么说?“朋友”的女儿怎会总是跟她在一起呢,这不是令人起疑的节奏么!

    “不……我不能再麻烦你了,我自己能上去,我真的可以的。”兰芷芯面无血色,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可以走动,她只得勉强扯出几分笑意,殊不知却是比哭还难看。

    额头的伤可以忍着,但受伤的那只腿就困难了,就算用另一只腿着力,依旧是要顾忌着不能让受伤的腿伤口崩开……口子有点长有点深,还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疤痕,可现在兰芷芯管不了这么多,只想快点回家。

    亚撒能感受到兰芷芯对他的抗拒,她客客气气地对他说话,他还不适应了,总觉得宁愿看到她伶牙俐齿的样子都不想看到她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他就纳闷儿了,自己真有那么惹人厌?今天还救了她抱了她,还在医院耗了几个小时陪她,结果她连个谢谢都没有也就算了,对他还是视如洪水猛兽吗?他是不是真跟这女人相克啊?

    “不识好歹!”亚撒冷冷地丢下这句话,脸色明显沉了很多。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她不要他送,拒绝他的好意,这是给伤他面子的事,他觉得再留下来就是自己犯贱了。他是谁啊,他是亚撒,是皇室的贵族,是她的老板,不是他的跟班!

    亚撒最后用他那冰刃似的目光剜了她一眼,这才坐上车,气汹汹地关上了车门。

    兰芷芯浑身一颤……他生气了?有什么可生气的?总不会是因为她拒绝让他送回家吧?

    兰芷芯心里苦笑,自己想太多了,他怎会真的在意她呢,可能是感觉没面子吧。

    兰芷芯说不出现在是个什么滋味,酸痛,无奈,还是其他的什么吗?只觉得此刻很想回头看看亚撒的车,却还是硬生生克制住了这股冲动……今天发生的一切,确实是会给亚撒加分的,其实兰芷芯从未恨过亚撒,当年的事,亚撒不知情,更不知道她有嫣嫣,而他现在的女人是卢洁莹,人家是情侣,不管做什么都是正常的,她兰芷芯没有理由去恨亚撒。加上今天亚撒的表现,不仅保护了她,替她出头,还狠狠教训了那个嚣张的肇事司机……

    兰芷芯扪心自问,今天出事时,若不是有亚撒在,她现在会怎样?从单一点来说,兰芷芯是应该感激亚撒的。

    扶着楼梯的扶手,兰芷芯艰难地一步一步往上挪。没电梯,只有走楼梯,这对一只腿受伤的她来说,难度太大了。可是只要一想到孩子在家等得着急,她就仿佛有了动力,咬紧牙关,即使痛得冷汗涔涔也要坚持下去。

    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兰芷芯只觉得全身都在发抖,好像随时都要倒下一样。她是太虚弱了,流的血不少,没有好好休息调养,现在精力如同被抽干似的。

    两只脚都在打颤,摸出钥匙,却好像开门都成了艰难的事情。

    就在这时,只听传来“咔嗒”一声,门从里边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子冲了出来。

    “妈妈……”嫣嫣一把抱住兰芷芯的腿,惊喜得大叫,开心极了。

    兰芷芯紧紧搂着女儿,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心头一块大石头这才终于落地了,却又升起一股后怕……今天还好只是皮外伤,没有内伤和骨折,或是更严重的情况,假如她不幸被撞之后再也没起来,留下小嫣嫣,这孩子该有多可怜啊。

    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庆幸还活着,越发会感到对女儿强烈的爱……

    嫣嫣肉乎乎的小脸蛋皱成一团,望着妈妈额头上的纱布,这小不点儿心疼得眼泪汪汪的:“妈妈怎么啦?妈妈……妈妈受伤了吗?妈妈……”

    孩子的真情流露,让兰芷芯的心都融化了,赶紧地安慰说:“妈妈没事,只是摔了一跤,吃点药就会好的。”

    边说着还扶着墙壁走进去,而嫣嫣就乖巧地将门关上,然后去扶妈妈。

    可是这孩子还太小,哪有力气扶大人呢,只能牵着妈妈的一只手,焦急心疼地看着妈妈,就好像那纱布是裹在她自己身上似的。

    坐到了沙发上,兰芷芯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伤口还痛,但起码见到女儿了,心理上没那么难受,人也稍微精神了那么一点点。

    嫣嫣的两只眼睛都是肿的,一边揉着一边吸吸小鼻子说:“我去给妈妈倒水!”

    这孩子看着妈妈现在这虚弱的样子,心里是又怕又急,不用妈妈开口,她已经跑去浴室。先是踮起脚尖将妈妈的毛巾拿下来,再打开热水器开关……

    还好这开关的位置低,不然嫣嫣得要打板凳才行了。

    拿着热毛巾,端着一杯温热的开水,嫣嫣像个小大人一样懂得照顾妈妈了。

    不但如此,嫣嫣还将抱枕放好,让兰芷芯能躺得舒服些。

    这些都是没有谁教她要怎么做,都是临时发挥的,都是出于对妈妈的爱和这孩子天生的善心。

    喝着开水,捧着热毛巾,头枕在抱枕上,兰芷芯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惊喜嫣嫣这么懂事,才五岁就知道心疼妈妈照顾妈妈了,这孩子,不枉她那么爱着疼着呵护着,原来从孩子这么小开始就在孝顺她了。这一刻,兰芷芯觉得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母亲,有个贴心小女儿在身边,这么体贴,她太幸运了。

    最让兰芷芯感到惊讶的是,嫣嫣居然没被她这副样子吓到?

    嫣嫣端了一张小板凳儿坐在沙发面前,泪痕未干的脸蛋红红的,小手握着妈妈的一只手,带着鼻音的童声说:“妈妈为什么会摔倒?是不是很疼啊?我给妈妈呼呼……”

    说着,嫣嫣就嘟起了粉粉的小嘴,冲着兰芷芯的额头呼气,那认真又专注的样子,眉头紧蹙,好像这一刻她才是大人,兰芷芯是小孩。

    “呼呼……呼呼……呼呼……”嫣嫣嘴里发出细微的声音,听在兰芷芯耳里简直就是天籁,不由得嘴角泛起欣慰的笑。伤算什么,痛算什么,她有女儿最真挚的爱,有这小天使在她身边,她就能扛起一切往前走。

    兰芷芯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没有打电话给父母让他们来接嫣嫣,而是选择了不住院,回家来。如果不是这样,她都不知道原来嫣嫣已经这么懂事了,懂得照顾人了。

    “妈妈不会送我走了吗?”嫣嫣纯净的大眼闪烁着晶莹,显得很紧张。

    兰芷芯柔柔地一笑,握紧了嫣嫣的小手,爱怜地亲着嫣嫣胖嘟嘟的脸蛋:“不送走了,妈妈舍不得你,无论如何都要将你留在身边……宝贝儿,妈妈对不起你,今天妈妈跟你撒谎了,其实妈妈不是要去外地的出差,只是因为摔伤,所以才会撒谎……妈妈不想你伤心难过,不想你担心,可是妈妈太想你了……”

    大人的苦衷,一番解释,对于五岁的孩子来说其实是会有点难以明白,可嫣嫣这孩子就是冰雪聪明,不愧是兰芷芯的贴心小棉袄,听懂了妈妈的意思。

    “妈妈不乖,对嫣嫣撒谎……哼哼……”嫣嫣故意绷着小嘴鼓着腮,装出很生气的表情,萌态十足,惹得兰芷芯又忍不住在孩子脸上亲了几口。

    “是是是,妈妈不乖,这次是妈妈错了,不该对嫣嫣撒谎,以后不会了。”

    “真的吗?”嫣嫣眨着眼,亮晶晶的瞳眸比宝石还耀眼。

    “是啊,你就相信妈妈吧。”兰芷芯也用对待大人似的认真的口吻说。

    这到不是兰芷芯在敷衍孩子,而是她看到嫣嫣的各种表现,她觉得自己有个观点是错误的。她以为孩子的承受能力差,但实际上嫣嫣却表现得很坚强,看到她受伤,嫣嫣心疼,可更多的是对她的体谅和照顾。

    所以兰芷芯认为,不该再将嫣嫣看成是什么都不懂的小p孩了,不用凡事都瞒着孩子。对孩子坦诚,或许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兰芷芯就在家里养伤,她被获准有一个星期的假。

    很久都没有这样长期间地陪着嫣嫣了,兰芷芯很珍惜这日子,对于受伤一事,从另一个角度看,也不失为好事,起码现在她能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每天全天候跟女儿在一起。

    做饭是个问题,兰芷芯不能乱动,走去菜市场就成了大问题,所以每天都会打电话叫外卖。她还特意叫了一些嫣嫣喜欢吃的甜品和零食。

    嫣嫣知道妈妈的伤很快会好,她不担心了,尽情地享受着有妈妈全天陪伴的日子。

    嫣嫣由于还没上学,她是很孤独的,因此现在兰芷芯在家养伤,嫣嫣反而过得比平时更开心。

    兰芷芯没有将受伤的事告诉水菡和童菲,因为若家里有人来,见到嫣嫣也在,会感觉很怪异。总是见到她和嫣嫣,却没见过嫣嫣的父母,这种事,多几次能不惹人起疑么。

    水菡和童菲那边其实并不是主要问题,兰芷芯她们平时见面大都是在外边聚一聚,比如吃饭唱歌或饮茶。兰芷芯觉得这一个星期里,水菡和童菲来这儿的机率很小,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某个男人会闲不住……

    恒悦公司。

    总裁办公室。

    亚撒百无聊赖地靠在椅背上,悠闲地听着音乐。

    这是晏少刚送他的一张cd,音质棒,歌曲更是能让人听出耳油,是亚撒很喜欢的一位歌手。但不知怎的,他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放了好几首歌了,可他还没听出味儿来……因为这货没认真听,神游物外去了。

    “该死的老女人,忘恩负义……这都七天了也没打个电话来说声谢谢。不打电话就算了,最起码发个短信吧?短信没有也罢,微信上打个招呼也还算勉强过得去吧……可她到好,一点动静没有。”亚撒肚子里在腹诽,时不时还能看见他咬牙的表情。

    这货浑然忘记了,他跟兰芷芯还没加微信呢……至于手机短信,电话,这些就算她没有做,他犯得着这么耿耿于怀么,还真介意那一声“谢谢”?

    亚撒抬手一按座机电话,立刻传来陈志刚的声音:“总裁,请吩咐。”

    “那个……兰芷芯的一星期假期不是到了吗,怎么还不来上班?”

    “这……我马上打电话问一问。”陈志刚嘴上答应得爽快,可就是忍不住纳闷,奇怪了,总裁怎么会去在意一个小职员什么时候销假来上班?

    这芝麻蒜皮的小事,总裁居然算得这么清楚?

    “不用打了,明天再说吧。我只是很看不惯兰芷芯这样懒散的工作态度,真是的……”亚撒嘀咕两句,收线了。

    陈志刚望着电话,十分无奈……总裁您是真的看不惯兰芷芯吗?怎么我都没看出来呢?您忘了,您珍贵的手帕都给兰芷芯擦血去了!

    “对啊,我的手帕还在兰芷芯那里,好像是我当时擦了血就塞进她包包了。嗯……我应该去要回我的手帕,对,没错!”亚撒想到这里,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居然心情好地吹起了口哨。

    ******

    兰芷芯听到敲门声,不由得一愣,会是谁呢?难道是水菡或者童菲么?嫣嫣可乖了,跑到门背后,站在小板凳上,眼睛凑近门上的猫眼往外一看……

    这一看不打紧,嫣嫣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立刻转身往里奔去。

    “妈妈妈妈……那个蓝眼睛叔叔来了,怎么办!”嫣嫣纷嫩剔透的圆脸露出如临大敌的神情……

    兰芷芯的心猛地一抽……糟糕,亚撒怎么会来的?

    不等这母女俩反应过来,亚撒就在外边高声喊:“兰芷芯开门,我的手帕在你哪儿,还给我。快点开门!”

    一听这话兰芷芯胸口犯堵……还有比这更奇葩的男人么?为了一张手帕你至于纡尊降贵地跑这儿来呀?【今天一万字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