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见到孩子
    亚撒的这个猜测虽然是很欠揍,不过从他的角度来说也不是凭空想象,他觉得自己很有依据……记得那天兰芷芯受伤在医院里,本是该住几天才出院的,可是她却急着要回家,原因嘛,不就是她当时去洗手间打了一个电话么,出来还眼睛红肿。当时她还说是要回家见一个人……

    这些,亚撒都清楚地记得,他只会想到男人,他哪知道会是嫣嫣。

    兰芷芯对于亚撒的敏感十分无语,不过她也不想多解释,就让误会吧,他以为是她藏了男人,就不会再去怀疑其他的事了。

    兰芷芯不置可否,不点头也不摇头,一双剪水秋瞳里盈满了亮亮的神采:“总裁,你纡尊降贵来这里,是有何贵干呢?”

    亚撒一听她这么说,就当她是默认有藏男人了,不由得心里泛起一丝丝怪异的情绪,倏然蹙眉,冷冷地说:“我来拿我的手帕,别说你给我搞丢了,那天你受伤,我用手帕给你擦血,然后放进你包包里了。”

    兰芷芯见亚撒没有再追问她不开门的事,她也暗暗松了口气,看他似乎很紧张那手帕,她忽地兴起了捉弄他的念头……这男人今天突然跑来,害她在毫无准备之下只能将嫣嫣藏在卧室里,她心里不好受,想着就让亚撒紧张一会儿。

    “哎呀,总裁,真对不住,那手帕,我确实是有在包包里找到,我也洗干净了晾着,可是前几天风太大,手帕被吹走了,不见了……”兰芷芯看起来真的挺歉意的,美目波光闪闪,秀气如黛的眉毛紧紧皱着,仿佛很自责。

    “你……你把手帕弄丢了?”亚撒冷凝的眸子猛地一缩,瞳孔皱紧,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伸出了他锋利的爪子。。

    “啊……”兰芷芯一声惊呼,冷不防被亚撒拽住了手腕,欺身上前来,她娇小的身子被按进了沙发的角落里。

    “真的不见了?”

    兰芷芯被亚撒这反应给惊到,一下子有点发懵,缩着脖子想要躲开他的呼吸,但他却得寸进尺的,强健的身躯狠狠相逼,将她禁锢在沙发的一角,他的另一只手也紧紧箍着她的腰,那力道像是要将她揉碎……

    “你知不知道那张手帕对我来说有多重要?那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手帕,我当宝贝珍藏着,可你却把它弄丢了?”亚撒在说这话时,明显的带着沉痛。

    兰芷芯被亚撒按住,前后左右都没有挣扎的空间,完全被他禁锢了。再看他此刻这激动的样子,就像她犯了滔天大罪一样,他眼底闪烁的是心痛吗?他在心痛那张手帕的丢失?

    兰芷芯的呼吸都不顺了,一缕酸涩的疼痛在心尖掠过,一时间她竟脱口而出:“你这么生气,那手帕是一个女人送给你的吗?”

    “是,是个女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亚撒斩钉截铁的语气含着愤怒。

    这句话,让兰芷芯只觉得胸口一窒,像被牛角蜂狠狠蛰了一口!

    分明是清晰地感觉到酸楚的痛意,可她还是倔犟地迎着他的目光,嘴角泛起一丝魅惑的浅笑:“呵呵……瞧你这么紧张,其实我是逗你玩的,手帕还在,没丢。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没人知道兰芷芯现在心里多么苦涩,听到亚撒亲口说手帕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送的,他这么愤怒,像是要撕了她一样,可见他是有多重视手帕了,由此可见那女人真的对他很重要。

    “什么?没丢?”亚撒微微一愕,随即明白了,敢情她在耍他?

    兰芷芯本来是一时兴起才会想捉弄亚撒,可是没想到最后却是自己给自己心里添堵了。趁亚撒这一呆,兰芷芯双手抵在他胸膛,奋力想要推开他。

    可是,这男人却敏捷迅猛地抓住了她的两只手,撑开在两边,上身一倾……

    “嘶嘶嘶……”兰芷芯仿佛一霎间听到高压电窜过的声音,白希的脸蛋倏地红了。

    “敢耍我?害我刚才死了那么多脑细胞,你说,要怎么赔?”亚撒阴沉的目光,与兰芷芯紧贴得密不透风,虽然两人都是穿着衣服的,可此时此刻的刺激,比不穿还强烈。

    兰芷芯眼底终于是浮现出慌乱,不经意地瞄向卧室的门,嫣嫣还在里边!

    因为嫣嫣在里面,所以兰芷芯只能隐忍着不发火不骂人,生怕会被孩子听到,万一憋不住跑出来……

    慌乱是难免的,可兰芷芯毕竟是个成熟有理智的女人,不会那么容易沉迷的。

    “亚撒,你动不动就爱这么将人按着压着,是不是这招对你来说最能掳获女人了?我是30岁的老女人,你难道是想……呵呵,你长得这么帅,又年轻多金,身材也很棒,如果你真的对我这么有兴趣,那我就不客气了?”兰芷芯故意露出很痴迷的目光,仿佛真是在期待着亚撒更进一步。

    果然,这一招奏效了。亚撒深眸一暗,微微眯起眼睛,略显愠怒地说:“你还真敢说啊,不觉得害.臊吗?你这里已经藏了个男人,现在还想着跟我来点什么,你是不是也太随便了点?吃着碗里想着锅里!”

    当挣扎不起作用时,兰芷芯装作迎合的样子就十分有用了。现在亚撒看着她这花痴的眼神就来气……至于为什么气,亚撒不知道。似乎是对于兰芷芯的“随便”而感到失望和嫌恶。

    兰芷芯的心狠狠地抽搐了几下,亚撒的话很伤人,但她现在只能装作这样,至少能让他别再动不动就压着她……上次在办公室也是的,今天又是。

    不过亚撒却没有立刻放开兰芷芯,而是将自己的十指与兰芷芯的十指相扣,眼中含着一缕狐疑和讥笑:“我有点好奇,你藏的男人难道是个窝囊废么?一定是在某个角落看着我们这样肌肤相亲,他都不站出来揍我,是不是太有度量了?或者,他根本就是个见不得人的懦夫?”

    随亚撒怎么说,兰芷芯都没有表现出很愤慨的样子,因为,压根儿就没男人藏着,亚撒爱怎么说就说吧,反正没那个人存在。

    亚撒不想承认的是,这样与兰芷芯紧紧贴着,他的心似乎在不规律的跳动,鼻子里传来她身上的清香味,闻得出来是薰衣草的洗发水,这跟他平时闻到女人身上的香水味不同。这清香混合着她自身的体香,有种难以抗拒的魅惑,让他忍不住想多吸几口……

    “怎么还不放开我?”兰芷芯心里在哀嚎,刚才她那一招小伎俩难道不是奏效了么?他该放开走掉才对。可为什么还按着她,这样实在太危险了,周围都是属于他的气息,她根本无从逃开。

    两个成年人这样惹火的贴着,简直就是等于雷电霹雳,不知道谁劈中谁,谁又定力不够?

    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呼吸渐渐粗重……

    兰芷芯羞愤,她分明是感觉到亚撒身为男人的某些特殊变化,这更让她急于挣脱。

    “亚撒,你再不放开的话,我男人可能真的要跑出来揍你了。”

    “是么?那我就等着看看你男人有多厉害。不过我很怀疑他是否真的会出来,知道我是你上司,他就龟缩起来,见到自己女人被上司这么压着,他也能不吭声?你眼光真是……不错啊。”亚撒的嘲讽带着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酸意。

    兰芷芯现在才算是见识到了亚撒的脸皮有多厚,简直不是她能理解的。

    但无可否认的是,这样蛊惑的时刻,需要兰芷芯用更多的意志力去抵抗亚撒,抑制住身体里那隐隐的滚烫……“亚撒,你再不起来,别怪我不客气!”兰芷芯愤懑地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不客气?哈……”亚撒得意的笑声只发出一半,忽然间感到身后不对劲!

    一个手里拿着“玩具锤子”的萌娃圆溜溜的大眼瞪着,使劲在亚撒背上捶打。

    “打你打你打你打你!”稚嫩的童声在亚撒身后响起,惊的又何止是他!

    “嫣嫣!”兰芷芯趁亚撒呆滞那一秒,奋力推开了他,赶紧地将嫣嫣抱在怀里。

    嫣嫣虽然被妈妈抱着,但是却气呼呼地瞪着亚撒,粉嘟嘟的腮鼓着:“你欺负人!”

    亚撒这张脸啊,此刻是青一阵白一阵黑一阵……活了29年,这是最丢脸的一次了!居然被一个小P孩打了?瞧那五彩缤纷的“玩具锤子”,虽然打在身上不痛,但是很没面子啊!

    “你……嫣嫣?你怎么在这里?”亚撒在惊诧之余也无法生气了,嫣嫣是个孩子,他还不至于跟小孩子发火。只是,难免尴尬,无奈用手扶着额头……头疼。

    “哼哼,不告诉你!”嫣嫣梗着脖子,站在妈妈面前,一点都不惧怕地盯着亚撒。

    原本是惊慌失措的兰芷芯忽然镇定了许多,嫣嫣突然跑出来,不但没有叫“妈妈”,还将亚撒“教训”了一顿,看亚撒这吃瘪的表情,兰芷芯只觉得一阵舒泰,心情大好,搂着嫣嫣亲了一口:“宝贝儿你太棒了!”

    亚撒一听兰芷芯还在表扬嫣嫣,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兰芷芯,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嫣嫣为什么会在你家?”

    这话一出,嫣嫣和兰芷芯都呆住了。嫣嫣仰着小脑袋怔怔地望着亚撒,手里还举着那个玩具锤子,好像是在警告亚撒,如果他还敢欺负兰芷芯,还会打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