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惊喜,又怀上了!
    小小的客厅里,隐隐充斥着几分紧张的气氛,兰芷芯和亚撒两人互不示弱地瞪着对方,而嫣嫣就坐在妈妈怀里摇晃着两只小脚丫子,小手还拿着她的玩具锤子十分警惕地盯着亚撒。

    这小不点儿俨然成了妈妈的保护神了,先前亚撒在压着兰芷芯的时候还得意地说兰芷芯的男人不敢出来揍他,可那里会想到,确实没男人出来,但却有嫣嫣为兰芷芯出头,并且,他要怎么跟小孩子解释他不是在欺负人?

    短暂的沉默使得兰芷芯心里砰砰直跳,她知道嫣嫣是不会乱说话的了,但她要怎么将眼前这男人搪塞过去?

    兰芷芯低下头,浓密的睫毛掩去了她眼中的无奈之色,淡淡地说:“嫣嫣的爸爸妈妈工作很忙,所以这些天我在家养伤,他们顺便就把孩子送来我这里,一会儿下班了会来接嫣嫣。”

    原来如此?亚撒闻言,看向嫣嫣的眼神里又多了些怜爱。只是,嫣嫣那双澄净的蓝眸子里分明是一副全神戒备的架势,好像亚撒是外星人入侵似的。

    亚撒其实对嫣嫣这孩子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很喜爱,可孩子似乎对他有些误会。

    不甘心啊!亚撒看着兰芷芯抱着嫣嫣,忽地感觉这老女人很幸福,小萌娃跟她那么亲。

    “嫣嫣宝贝儿……”亚撒俊朗的面容上满满的笑意,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和蔼可亲,蹲在嫣嫣面前。

    “你要做什么?”嫣嫣睁着亮亮的大眼,蹙着眉头的样子可爱极了。

    “我是想跟你说,刚刚我不是在欺负兰芷芯,我在和她捉迷藏呢,所以,你不要害怕我,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亚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大言不惭地说着自己是在“捉迷藏”,立刻惹来兰芷芯一记白眼。

    “捉迷藏?”嫣嫣下意识地扭头望望兰芷芯,略显疑惑。。

    兰芷芯不得不佩服亚撒这货的脸皮真是超级厚,可是她如果对嫣嫣说其实亚撒就是在欺负人,怕这孩子又挥着手里的玩具锤子冲过去了……她只希望亚撒能快点离开。

    “那个……我没事,嫣嫣不要担心,我跟这个叔叔是在闹着玩呢。”兰芷芯嘴上这么说,可还是对亚撒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

    亚撒扁扁嘴,意思是:算你识相,没乱说话。

    嫣嫣看不懂大人的眼神,可是听到兰芷芯那么说了,嫣嫣那鼓鼓的粉腮才软了下去,摸摸小锤子,脸上表情一松,小声嘀咕:“真是个怪叔叔……”

    虽然嫣嫣说得很小声,但亚撒还是听到了,先是以愣,随即嘴角犯抽:“你说我什么?怪叔叔?又是兰芷芯教你说的是不是?你知道什么叫怪叔叔吗?我……我……”

    亚撒冤枉啊,他可是对中文有着相当的研究了,一些网络流行语也十分了解。“怪叔叔”一词可不是什么好词儿,普遍意思是指的对萝莉有邪恶倾向的中年男子。

    所以咯,难怪亚撒会郁闷啊,上次嫣嫣喊他是人贩子,这回又说他是怪叔叔,他能不憋屈么?

    “你什么你,我可没这么教她。”兰芷芯很干脆地否定了亚撒的说法。

    嫣嫣嘟着小嘴,清澈纯真的瞳眸眨巴眨巴,怔怔地说:“怪叔叔就是很奇怪的叔叔啊。”

    “……”

    原来这就是嫣嫣的理论,她可不知道怪叔叔的寓意是什么,对她来说,就是简单的,奇怪的叔叔。

    亚撒这才松了口气,脸色缓和了许多,不过,怎么听着怪叔叔三个字都很刺耳,别扭,浑身不舒服!

    “嫣嫣宝贝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我们聊得很开心嘛,而且你看,我和你都有着同样的蓝眼睛,我们是不是应该成为朋友呢?”亚撒还真狡猾,为了跟嫣嫣亲近一点,他就拿眼睛来说事。

    果然,嫣嫣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兰芷芯最了解嫣嫣,一见孩子这表情,顿时感觉不妙……嫣嫣该不会是真被亚撒忽悠了吧?

    “咳……嫣嫣,我跟他不熟,算不上朋友。”

    亚撒无视兰芷芯的眼刀,继续诱哄嫣嫣:“我跟她是不是朋友不要紧,咱们做朋友就行了,来,让叔叔抱抱。”

    亚撒满怀期待地向嫣嫣伸出了手,可是,嫣嫣却往兰芷芯怀里一缩……这孩子,除了兰芷芯和外公外婆以及兰芷芯的好友们,其他人想要抱她,难哦!

    亚撒的两只手就僵在空中,尴尬无比,他也总算是知道,嫣嫣这孩子没那么好哄,机灵着呢!

    罢了罢了,今天这是丢脸丢到家,再继续呆下去的话,亚撒不怀疑自己会被这一大一小气得咳血。

    “蹭”地一下站起来,亚撒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兰芷芯,把我的手帕给我。”

    对啊,这货是来拿手帕的,赶紧给他了,他就不会再逗留。

    兰芷芯嗯了一声,抱着嫣嫣去了阳台……亚撒望着她的背影,留意到她的腿脚依旧有点不方便,他不由得心头一紧,淡淡的一丝疼掠过。可随即一想到兰芷芯的男人还不知道藏在屋里哪个地方呢,他心里就会莫名地不舒服。

    兰芷芯将亚撒的手帕拿着,仔细端详,确实上边的刺绣很是精致漂亮,但这肯定不是他重视手帕的原因所在。是因为某个女人送他的,所以他才会紧张。

    兰芷芯心里微酸,自嘲地笑笑……亚撒不缺女人,有卢洁莹,还有一个送手帕的,还有其他的她不曾知晓的一些吧。总之,谁爱上亚撒,只怕都会是黯然神伤的结果。这个男人的心,怎么可能停住在一个女人身上?面对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住,不动心,便不会伤情……

    亚撒接过手帕后还仔细检查,确认是完好无损时才揣进兜里。

    “兰芷芯,今天是你请假的第八天,你已经超过一天的假了。”亚撒恢复到公式化的口吻,严肃淡漠。

    “我有打电话去公司再请三天假的。”

    “是么?可是没人向我汇报这件事。”

    “那或许是有同事忘记了吧,现在向你请假也一样,我大后天去上班。”

    “哼……”亚撒不置可否,鼻子里哼了哼就转身离开了。不过这也等于是默许了兰芷芯请假。

    走到门口,亚撒又想起了什么,蓦地回头……

    “喂,兰芷芯,我警告你,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就连你的好姐妹们也不准说,否则,扣发你的工资。”

    终于走了,只是有点灰溜溜的感觉……被嫣嫣小盆友用玩具锤子打了,这事儿,他觉得如果是传出去的话,铁定会晏少他们几个笑掉大牙,所以才会“威胁”兰芷芯。

    不过即使是这样,亚撒还是觉得很悬……就算兰芷芯不说,那嫣嫣小肉墩儿呢?他总不能也威胁孩子吧?哎……还是头疼,自从最近频繁与兰芷芯有接触之后就时常头疼!亚撒有这觉悟了。

    但不管怎样,这货的目的是达到了。手帕拿回来,还观察了兰芷芯的情况,似乎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脚上的伤还需要养个两三天。

    亚撒走后,兰芷芯这才算是真的松口气,抱着嫣嫣亲了又亲。

    “好孩子,妈妈太爱你了!”

    “嘻嘻……我也爱妈妈……妈妈我是不是很乖啊,没有在那个蓝眼睛叔叔面前喊妈妈。”

    “是啊是啊,我的宝贝最乖,最聪明了!”

    “那妈妈可以奖励我吃冰激凌吗?”嫣嫣吞了吞口水,两眼放光。

    兰芷芯平时是很控制孩子吃冰激凌的,因为嫣嫣还太小,冰激凌吃多了怕会闹肚子。

    “冰激凌啊……现在这个天气吃冰激凌是很容易感冒的,妈妈做果冻布丁给你吃,好吗?”

    “好啊……果冻布丁我也爱吃,只要是妈妈做的东西我都爱吃。”这小人儿的嘴可甜了。

    孩子就是兰芷芯最贴心的宝贝,快乐的小天使,总是能给兰芷芯带来温暖和愉快的心情。母女俩之间的相处和互动都是那么自然亲切,彼此相依为命,谁都离不开谁。

    ======呆萌分割线======

    对于有能力生二胎的家庭来说,一个孩子显然是不够的,父母会想要给孩子添个伴,让可爱的孩子不那么孤单。

    只是怀孕这事儿,还真是难以预料,有时没有刻意安排却怀上了,有时巴望着却还没动静。

    水菡和晏少从H回来也有些时候了,似乎还是没有喜讯,静悄悄的。也不知这夫妻俩啥时候才能如愿地怀上第二胎。

    这天,两口子带着小柠檬去看电影,和孩子一起体验一下温馨搞笑的动画片。

    晏季匀现在是专职好老公专职奶爸,和老婆孩子一起出门时,时常都会看见他背着一个背包,里边是装的水和零食。

    这么个俊美非凡的男人在为老婆孩子服务,真是羡煞旁人啊,而水菡也十分享受现在的生活,两人的感情真是好得像一根绳似的。不了解的人会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结婚都好几年了感情不但没淡反而更深的情况,太少见了。可如果知道这夫妻俩的都曾经历了怎样的感情历程,就会知道两人现在的幸福是多么来之不易,之所以能历久弥新的诀窍就是……珍惜。

    电影院里,小柠檬坐在爸爸妈妈的中间,一边吃着爆米花儿一边喝着果汁,时不时还咯咯咯地笑,看得很起劲。

    晏季匀和水菡也是被电影这轻松的气氛感染,只觉得仿佛都回到了童年的时光……但好景不长,水菡坐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就开始感到不舒服,胸口有些发闷,似乎胃部也有点不适。

    水菡开始也没太在意,想着或许过一会儿就好了,可是这样的状况没有缓解,反而是越来越不舒服,她只能借着去上洗手间的空档,出去透透气。

    “兴许是久了没来电影院,所以才会感到不适吧。”水菡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默默叨念着。但转念一想,会不会是怀上了?

    “不大可能……前几天才买了验孕棒回来测,是一条线呢……”水菡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摇摇头,水灵灵的大眼流光溢彩,清新淡雅又不失小女人的娇美妩媚,从她身上就能读到两个字——幸福。

    从洗手间出去之后,水菡就在外边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才又进去电影院里。

    又过去一小时,电影散场了,灯亮的时候晏季匀才看到水菡原来已经在座位上睡着了。

    真不想吵醒她,可这是公共场所。

    晏季匀也不管有没有旁人看着,凑近去在水菡脸上亲了一下,这才轻声说:“老婆,电影散场了,醒醒。”

    水菡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温柔极了……睁开眼就看见老公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唔……回家……”水菡嘟哝着,娇憨的模样十分逗趣。

    一会儿到了车上,水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没过多久又昏昏欲睡,也不知咋的今天会感觉那么疲倦。

    晏季匀在开车,时不时扭头看看水菡,见她闭着眼,脑袋耷拉着,便叫小柠檬将座椅为水菡放下来,让她可以躺得舒服点。

    小柠檬动作麻利,轻车熟路地为妈妈讲座椅放下,这小家伙如今也学会照顾妈妈了,水菡有老公和儿子的疼爱,这小日子可真是太惬意了。

    小柠檬望着爸爸的后脑勺,再望望熟睡的妈妈,小脑袋瓜子里不知在冒起什么奇思妙想,贴近了爸爸的耳朵,悄声说:“为什么妈妈今天好贪睡,是不是你们昨晚睡得太晚?你们又做运动了吗?”

    小柠檬口中的“运动”还真是单纯的运动,不是指的成年人之间某种“运动”,只因为这小家伙有时会听到爸爸妈妈的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嗯嗯啊啊的声音,问爸爸,爸爸总说那是在跟水菡一起做健身运动,但实际上是在做啥,也不好让孩子知道啊……

    可小柠檬现在见水菡贪睡,精神不好,就认为是昨晚妈妈和爸爸做运动过量了。

    “咳咳……咳……”晏季匀差点被儿子的话呛到,赶紧解释:“没有……昨晚我和你妈妈都睡得很早。”

    这话是事实,昨天他很消停,可这么一说,他也纳闷儿了……昨晚确实睡得早,照理说水菡该是睡足了的,但今天她却好像是背了瞌睡债似的,难道是因为最近忙着开店的事,太累了?

    “儿子,把我的外套给你.妈妈盖上。”

    “OK!”

    大人和孩子之间的互动,显示出孩子不仅仅是这个家庭的成员而已,更是一个可以联系夫妻间感情的重要纽带,并且渐渐的还会在父母心目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晏季匀现在就觉得,自己这儿子吧,真是太优秀了,聪明伶俐又体贴懂事,他爱孩子,可不会完全将孩子看成是懵懂无知的。除了某些比较特殊的事情不该是小柠檬这个年龄接触的,他便不会给孩子灌输。但他有时会将孩子放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进行交流,比如,晏家的男人都有个共通点,从小就要学习一门防身的技术。虽然小柠檬还小,可晏季匀还是会将儿子当成大人那样去严格要求……学习必要的防身术,加强锻炼,这只有好处没坏处,得从小就将小柠檬培养起。

    “儿子,下午我让洪战叔叔送你去武术馆,我就不陪你去了,你妈妈可能今天身体不适,我得照顾她。”

    “没问题,老爸放心好了,我可以自己练习的。”小柠檬黑宝石般的眼睛晶亮晶亮的,很有自信。

    晏季匀心里感慨,有这么个懂事的儿子真省心。

    小柠檬最近都在一间武术馆里学习,有时晏季匀也会陪儿子一起练练。别看小柠檬才7岁,练起武术来可是有模有样的,连教练都说他是个有潜力的好苗子。

    小柠檬以前身体差,是个药罐子,如今调理得见好了,他还惦记着相当运动员的事,现在被送来学武术,正好,将来他还可以参加市队,当一名武术运动员。

    这小家伙还有个愿望,就是学好了武术将来可以保护爸爸妈妈,还有他的小肉墩儿……咳咳……是的,小柠檬已经自觉将嫣嫣划为“他的”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水菡也显得没胃口,晏季匀亲自下厨做的饭菜,可她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晏季匀心疼老婆,问她哪里不舒服,她说是胸口闷闷的,有点反胃。

    午饭过后,水菡又去卧室躺了,没精打采的,鄢兮兮的。

    洪战送小柠檬去武术馆了,家里就只剩下晏季匀和水菡,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很多。

    晏季匀也陪着水菡休息,睡一觉起来之后,他又体贴地为水菡鲜榨了一杯花生浆。

    水菡很喜欢喝花生浆,以前就是母亲会经常为她榨好,现在换成晏季匀了。

    老公的细心温柔,水菡觉得心里暖暖的,花生浆喝下去之后,人也恢复了些精神,不再像先前那么不舒服了。

    “老婆,一会儿我还要去店里看看,你就在家休息吧。”

    “我也要去。”水菡毫不犹豫地说。

    晏季匀眉头一紧,故意沉着脸说:“你今天状态不佳,适合在家休息。”

    “哎呀老公……”水菡软软地一声呼唤,温柔地挽着他的手,亲昵地蹭着他的下巴……

    这一招对晏季匀特管用,而水菡现在是越来越熟知他的脾气了,只要她一撒娇,他一准会依着她的。

    “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晏季匀无奈的语气里也含着浓浓的*溺。

    “嘿嘿,老公,过几天店铺就开张了,我不去看看怎么放心呢。”

    “是是是,你是老板嘛,一个很负责的老板。走吧,BOSS!”晏季匀说这话可没有半点不自在,凤眸中还有几分得意。其实夫妻俩犹如一体,两人都是老板,只不过在许可证和法人代表这些,写的是水菡的名字,晏季匀甘当副总。可他不会觉得老婆抢了自己的风头,他只会感到开心和骄傲。

    不一会儿,在市区里某个繁华的商业街,其中一处黄金口岸的旺铺面前,出现了一对光彩照人的男女,正是水菡和晏季匀。

    如今的水菡依旧清新秀美,可是却比以前更加娇媚动人了,一颦一笑不经意之间都会流露出淡淡的风情,不愧是新一代的辣妈代表,虽然生了孩子,但却更具有魅力了。

    晏季匀更是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往那一站,俨然一个天然发光体,像磁石吸引着人的视线。

    夫妻俩手牵手走进店铺去,里边已经是装修好了的,一切的设施设备也都就位了,只是今天会有一批座椅送来,水菡和晏季匀都是做事认真勤快的人,不过来看看始终是不放心。

    工人们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将座椅搬进去。现场监督的人员还在指挥着,并没有因晏季匀和水菡的到来而感到诚惶诚恐,该做什么事还照做。

    两人楼上楼下都视察了一遍,反复检查着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地方,都没问题,状况良好,只等下星期开业典礼了。

    至于是开的什么店,两人还对亲朋们暂时保密呢,邀请了不少嘉宾前来,可想而知开业那天必定十分热闹。

    看着店铺里各种精美的陈设,水菡脸上一直都挂着笑意:“老公,今后我们也是自主创业了,你真的决定不回炎月当董事长了?”

    晏季匀唇角微动,勾出一弯魅惑的弧度,揽着水菡的肩膀说:“你不也是不打算回去继承你爸妈的公司么,我也跟你一样,比较喜欢自己创业。”

    “我那是暂时的,爸妈说了,家里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不继承公司怎么办?不过现在爸妈身体很健康,精力都还好,他们说可以让我过几年再接掌公司。”

    “对啊,那也是几年之后了,我们现在……”晏季匀话还没说完,只见水菡脸色一变……

    “老婆你怎么了?”晏季匀略显紧张地问。

    “我……我……”水菡捂着嘴,转身就往洗手间跑去……

    原来是有人在前边窗户跟前抽烟,而水菡的鼻子很灵,闻到烟味,顿时感到了一阵恶心。

    晏季匀忙不迭地跟上去,好在洗手间里没其他女人在,他看见水菡正趴在洗手台上吐得一塌糊涂。

    晏季匀心疼极了,这下可没法淡定,坚持要带水菡去医院检查。

    水菡进去看病,晏季匀坐在外边焦急地等待,当看到老婆出来时,急忙迎上去扶着她,紧张地问:“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水菡晶亮的瞳眸望着他,不说话,只将化验单递给他。

    晏季匀低头一看,顿时呆住了,几秒之后,周围的人忽地被一阵爽朗的笑声惊了……

    “哈哈哈,怀上了,哈哈哈,我就说我不可能不行的!”晏季匀激动地将水菡抱起来,笑声传了老远……【这章6千字!!明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