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陪他吃饭,替他挡酒
    办公室里的气氛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兰芷芯的双手背在身后,所以看不到她此刻捏成拳头的样子,但她并不急,只因为她觉得亚撒还不至于真的会不准她明天请假,毕竟她和水菡的关系那么好,亚撒又不是不知道。若是他故意刁难的行为传到那帮朋友耳朵里,只怕他面子上也不好过吧。

    “老板,你也知道水菡怀二胎的事,加上明天有时开业典礼,她是双喜临门,如果我明天不去开业典礼的话,身为她的好姐妹,似乎是有点说不过去……还请老板高抬贵手。”兰芷芯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柔和些,可她骨子里那抹不去的倔犟还是在眼底若隐若现,这是她该请求亚撒的时候,但她的眼神却没有那种谄媚或低声下气的意味。

    亚撒悠闲地靠在椅子上,打量着兰芷芯,将她的每个表情都看在眼里。这男人竟然能读懂她几分,不由得暗暗在心头略微诧异……兰芷芯这老女人看不出还挺有骨气的。

    其实亚撒想看的不就是兰芷芯在他面前软语相求,低下她的头颅,这样他才有征服的感觉,可偏偏兰芷芯就是不那么做,就连要争取到明天的休假她都是这么挺直了腰板的,看似语气温和,实际上没有半点求人时应该的姿态。他是该佩服这女人柔中带刚的性格呢还是骂她不识相?

    亚撒其实心里还真没有什么明确的打算,只是想试探试探兰芷芯的反应,但现在他却是在脑子里闪过一个即兴的念头,熠熠生辉的蓝眸里泛起异样的神采,状似不经意地说:“行,我就准你的假。”

    嗯?准了?

    兰芷芯心里一喜,嘴角自然牵动,这一抹欣喜的笑意是发自内心的,使得她一向沉静的面容倏然亮起来,好像一朵幽兰绽放,雅致而又有着淡淡蛊惑人心的风韵。

    亚撒不由得微微一失神,潜意识里瞬间有个真实的声音在说:她笑起来很美。

    只不过这念头才不过一冒泡就被亚撒在心里狠狠鄙视自己一把……一个总是能惹他生气的老女人,有什么美的,错觉,一定是错觉!

    “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亚撒故意拖长了尾音,满意地看着兰芷芯白希的脸上笑意凝固。

    兰芷芯微微眯起了狭长的眸子,沉默着凝视亚撒,等待他的下文。

    亚撒此刻竟是有几分怅然,眉宇间流露出无奈:“今晚有个饭局,可是秘书去不了……你们中国的生意经,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在酒桌上的,谈生意难免要应酬,可是我酒量一向不怎么好,今天秘书不在,我可能要被那几个客户灌翻了,哎……”

    这货说着还频频摇头,唉声叹气,如果换做不了解他的人,还真会被他给迷惑住信了他的话,但兰芷芯却怎么都感觉这货言不由衷。以他的身份地位,在本市,够胆灌他喝酒的客户,有吗?只要他不愿意喝,谁能奈何得了他?

    兰芷芯娟秀的眉毛蹙了蹙,隐隐有个不好的预感,他该不会是想……

    “兰芷芯,你是我的私人助理,今晚你就陪我去饭局,该喝酒的时候你还得挡在我前边,这个不用我教你怎么做吧?我准你的假,前提就是你办好这件事。”亚撒说得很轻松,像是看不到兰芷芯隐忍的脸色。

    在职场里,这种事算是屡见不鲜了,为上司挡酒,应酬,喝得个天昏地暗的,这是很多人都有过的经历。谁推脱说不去吗?那可是自己的上司,除非是不想在公司混下去了,否则,谁不是咬着牙硬着头皮上呢。

    兰芷芯也不是刚出来工作的人,知道亚撒这个要求虽然有点令人窝火,可说到底,他始终是老板,她是下属,替老板应付饭局上的酒,是身为下属的一种必备的觉悟。在售楼部的时候她也曾被销售经理那老巫婆叫去过几次饭局,每次都是被迫喝到胃痛才回家……

    出来做事,没人会喜欢听谁诉苦,辛酸都要自己吞。

    兰芷芯咬了咬唇,低垂的眼帘掩去了眸底的无奈,轻轻点头:“好,我答应。”

    亚撒见兰芷芯出去了,这才缓缓沉下了脸,收起那欠揍的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胃部,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药片吃了下去。

    别看亚撒看似挺潇洒的样子,可他的内心有时并不轻松。他好像永远都是一副雅痞的模样,风.流不羁的一面使得很多人都会忽略掉他其实也是一个需要关心和照顾的男人。

    如果刚才兰芷芯仔细观察观察就能发现亚撒今天的状态不佳,脸色比平时苍白了一些,这是因为他刚刚还在胃疼,现在吃了药,或许过一会儿就不疼了。但他考虑到晚上的饭局,就算没人会刻意灌他的酒,可出于一种礼节,他至少也得喝几杯吧。万一在今天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喝了酒之后更严重,那可就不妙了。所以,将兰芷芯带上一起去饭局,不是真的要让她喝得死去活来,只是觉得有个人在身边会比较稳妥一些。

    只是亚撒骨子里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他可不会对兰芷芯说自己胃疼,更懒得向她解释将她带去饭局的真实原因。

    老板叫下属陪着取一个饭局,这不是很天经地义的事儿么,现实就是如此。

    这一整天,兰芷芯都是中规中矩地在做事,陈志刚已经向她交代清楚了关于亚撒的生活习惯和需要注意的地方。总的说来,兰芷芯明白了一件事……亚撒这男人很挑剔很龟毛,当他的私人助理,远远不如别人想象的那么轻松,反之是格外沉重的考验啊,她都怀疑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但话又说回来,亚撒是文莱皇室的贵族,是当今文莱苏丹(现任国王又称“苏丹”)的表弟,这个“表”可不是母亲这边的,而是因为他父亲乃是文莱国王的舅舅,并且文莱国王的父母都是出自皇室……

    一句话简单来说就是……亚撒打从娘胎起就是贵族,而文莱皇室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少数几个皇室之一,亚撒这29年来过的是怎样的生活,那都是外人想象不到的尊贵。他即使自己不刻意炫耀,但是兰芷芯听陈志刚介绍亚撒的一些事情,还是忍不住被惊到了。

    什么是真正的王子,亚撒这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据说他沐浴用的花瓣一定要是新鲜采摘的当时鲜花,据说他所穿的衣服鞋子皮带领带甚至是睡袍,袜子,99%都是世界顶尖名牌,时尚界最著名的一些服装品牌以及各种奢侈品店,亚撒都是别人追着来送贵宾卡的。每一季度的新品总是会在发布前就会有定制的货送到亚撒面前……据说他在文莱皇宫里的住所,车库里,有几十辆限量版世界名车……

    最让兰芷芯瞠目结舌的是,亚撒在来皇宫里边儿,有时还要派人采集晨露回去泡茶喝……这货的日子是不是也过得太精细太高端了?

    可想想他的身份,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他完全有足够的资本享受这样的生活。抛开皇室的背景,亚撒这些年做生意赚的钱也够他跻身富豪榜了。

    公司里除了陈志刚,其他的人无不是对兰芷芯羡慕嫉妒恨啊,她算是公司的新人,却能空降成为总裁的私人助理?这份工作在别人眼里简直是一份肥差美差!是天上掉馅儿饼,是彩票中了大奖,是走路被钱砸了!

    总之,几乎所有人都恨不得自己去取代兰芷芯的位置,尤其是女职员,一个个的暗地里不知道骂了多少,搞不懂总裁怎么想的,公司里不乏长得漂亮的女下属,这叫兰芷芯的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能成为亚撒跟前的人?

    这些人眼红,兰芷芯表面上装作不知,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对此,她只能苦笑,只能继续装糊涂不知道。谁都猜不到兰芷芯宁愿再回到售楼部去也不想这么天天对着亚撒……眼不见心不烦,她可不希望自己被他影响。

    这一天就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亚撒今天开了两个会议,还出去了一趟回来,很累。但晚上7点还有饭局,他还得撑着去应付一下。

    他回到公司的时候,不见了兰芷芯,打电话一问之下,才知道她是回家换衣服去了。亚撒也没多说,叫兰芷芯直接去饭局的地方跟他碰头。

    事实是,兰芷芯回家去主要不是为换衣服,而是为了陪嫣嫣吃饭。她估计今晚会回来得比较晚,心疼嫣嫣一个人在家,所以下班后先回来一趟再出去。

    还差五分钟7点,亚撒在君骋酒店门口等了一会儿,不耐地看着手表……兰芷芯还没来?这老女人不会是想放他鸽子吧?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接近7点,亚撒暗暗咬牙“兰芷芯,你若是敢一声不吭就放我鸽子,我明天一定……”

    这货的腹诽还没完,忽地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前边,一个穿着宝蓝色裙子的女人下车来,正是兰芷芯!

    亚撒眼前一亮,眸底一缕惊艳之色掠过……兰芷芯穿这条裙子真美!不仅裙子好看,人更好看。就连亚撒这对美女已经审美疲劳的人见了都不禁要在心底赞叹不已……【下午还有更新,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