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都喝醉了
    视线里出现的这个女人已经很换下了工作时穿的拘谨的套装,一袭宝蓝色长裙上身是青花瓷的图案,从腰部开始到裙摆都是纯的蓝,前边一块是到膝盖以上,后边的裙摆则是长到了小腿的地方。这样的款式,对于身材的要求是很高的,不是靠露博眼球,但却能将女人的腿上的优缺点表露无遗。

    大多数男人在欣赏女人时,最注重的其实不是上半身,而是女人的腿。

    兰芷芯不仅身材比例好,她的皮肤也是雪白光滑的,尤其是她穿裙子时,修长的双.腿踩着高跟鞋,裙摆飘逸,更是为她精致美丽的容颜增添了动人的风韵。

    但是她眼里的神采却是最吸引亚撒的地方,闪亮自信,就好像她根本不是一个小职员而是一个女王。

    兰芷芯像是看不到亚撒惊艳的表情,站在他面前,优雅从容地说“我没迟到吧,刚好。”

    亚撒很快就恢复常态,眼底的异样稍纵即逝,没好气地说“我比较喜欢员工能提前到。”

    “……”兰芷芯无语,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龟毛。

    这次的饭局之前亚撒就已经跟那几位主要人物接触过不止一次了,但前几次都是在谈同一个事情,双方不断地在磨合,最终得到许可了,但是在签合同这件问题上,却是又在开始迂回了。

    亚撒心里也挺窝火的,但他在中国待的时间也不短,对于一些特色的东西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这种情况多半都是对方故意的拖着的,原因无非是这几个没捞到好处,所以才拖拖拉拉。

    这种现象,亚撒内心是深为不齿的,可是既然身在这里,就要适应,因此,这顿饭,亚撒希望就能将合同签下,省得夜长梦多。

    这也难怪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因亚撒要拿到的那块地,不是用来修建商品房,而是“恒悦”集团要回馈社会,造福于民,盖一座养老院。

    这本该是得到zf大力支持的,由于政.策上有诸多便利,所以盖养老院那块地,恒悦能以较低的价格拿到手。

    而那块地是有人其他公司想要拿下修商品房,但由于恒宇要盖的是养老院,因政.策利好,恒宇的计划会被优先考虑。

    只是某些人心里不服气啊,如果不是恒悦有着特殊的背景,如果不是用来盖养老院的,那么这块地给其他公司拿去,那价格就是太可喜了……

    所以这顿饭远远不止那么简单,亚撒得将合约的事做个明确的敲定。

    兰芷芯并不知道亚撒口中的客户其实是本市几位重要的人物,平时在电视新闻里时常会见到的。要拿地,必须要经过他们的手。

    兰芷芯在看到这些面熟的脸时,心里有着不小的惊诧,但同时她对这顿饭的内容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每一句话都要小心谨慎。

    “亚撒你真混,若是早知道吃饭的是某某几位要员,我才不会来!”

    心里这么想,但脸上还是职业性的笑容……她觉得这一顿饭吃完了她也会笑僵了。

    三个中年发体的男人同席,一个个平时严肃的样子少了几分,没有在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亚撒的身份是什么,他们都知道,因此才会显得那么和蔼。

    看得出来他们对兰芷芯的出现还是很感兴趣的。有个大美女同桌,三个男人眼睛都亮了。

    第一杯酒是五人一起干杯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坐在兰芷芯对面的一个姓魏的男人最是直接……

    “亚撒,你这位私人助理真不错,不仅人长得漂亮,喝酒也痛快,你真是好福气啊!”

    这话,立刻惹来另外两个男人的附和。

    “对对对,亚撒,你的助理初次见面,是不是以前都被你给藏起来了?”

    “哈哈,亚撒,你真行!”

    “……”

    这都是些什么话啊,哪里是在将兰芷芯看成亚撒的助理,分明就是在指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们是见惯了各种公司老板与“小.蜜”的桥段,自然就将亚撒和兰芷芯看成那样了。

    兰芷芯微微蹙眉,无奈啊,这种场合不适合解释,那只会描越黑。

    下意识的看向亚撒,他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端坐在她旁边,斜斜投来一个略带调侃的目光:“都在夸你呢”

    兰芷芯美目一眯……这货说的话不是更让人以为他默认了与她有特殊关系么?说了比没说还更暧.昧。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真正的是饭局变酒局,兰芷芯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酒精考验”。

    反正她的作用不就是为亚撒挡酒么,这一点,兰芷芯记着了,也做的很好。亚撒到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清醒,他喝得不是很多,因为那三个男人碍于亚撒的身份,不便灌他的酒,这矛头就指向兰芷芯了。

    兰芷芯也不是酒缸,要对付三个摆明要将人整醉的男人,她已经是有些吃力了。

    喝了酒的兰芷芯,莹润的肌肤透着红晕,狭长的眸子里眼波流转,不经意间露出的魅惑风情更浓了,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她的一只手放到了桌下,搭在亚撒身上,立刻惹来他饶有兴致的眼神,顺手一揽,将她半搂在怀中,低头柔声说:“怎么,醉了?”

    或许是酒精的昨晚能让人的大脑放松,兰芷芯没有推开他,她确实是头晕了,这么半靠在他怀里,她还能有个支撑的,并且她是真的有话要对他说。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跟他们谈,快点,我一会儿可能要倒了。”兰芷芯笑得很娇媚,说得很小声,其他人不会知道她在跟亚撒说什么,还以为是两人在亲昵。

    谁都不知道兰芷芯的笑容里含着几多苦涩……谁愿意被灌醉呢,明知道结果一定是会醉得很惨,可她还是只能咬着牙。

    她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亚撒还真看得下去?他只要随意说几句,这几个男人也不至于灌酒灌的这么厉害,显然就是故意要把她灌趴下。

    呵呵,亚撒,你的心是什么做的?是不是只有对你喜欢的女人你才会呵护?而我,不过是你利用来挡酒的工具么?

    酸涩,原来这么浓……

    这些话,兰芷芯只能在亚撒深邃的蓝色瞳眸里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疼惜,揽在她肩膀上的手紧了紧,低声说“你尽力了,我知道,不用再喝了……”

    话音一落,只见亚撒举起酒杯,豪爽地说“我敬各位一杯,你们都是能老百姓的衣食父母,批地给恒悦盖养老院的事是你们又一件功德,本人对各位的仁心善举深感敬佩,希望能早日促成这项造福于民的大事,来,干杯!”这话终于是走到正题了,还顺便将这几个人都恭维了一遍,但又很巧妙地将话题接到了那块地。

    三男人同时微微一愣,有点惊讶亚撒怎么还主动起来了,他不是一直都只看着女助理喝酒而不顾的吗?不是为了让女助理陪他们喝个痛快的么?到瞧这架势,他是要开始保护她了?

    “哈哈哈,亚撒你太会说话了,难怪能收服这么漂亮的美女。”

    “亚撒你这是要护花吗,心疼了?哈哈哈……你的女助理很能干,喝酒爽快,今天这顿吃得很满意……满意……”

    其实他们也比兰芷芯好不到哪去,喝得差不多了,喝高兴了,说话竟痛快起来。

    亚撒要的就是这句。心里冷笑“一群老狐狸,有美女陪你们喝,你们才兴致这么高,若是个普通姿色的女人在这里,你们能一个个喝得跟打鸡血似的吗?”

    果真,亚撒没让兰芷芯再喝了,谁还想要她喝,他都将酒挡下来。

    兰芷芯暗里惊讶,原来亚撒是要盖养老院?他竟是有这样的善心吗?

    兰芷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又亚撒有了另一层认识。还有,他说不会让她再喝,算这家伙还没坏到彻底。

    喝得满意了,这合约的事也顺利了,走之前,姓魏的男人说,明天签约!

    走出酒店,兰芷芯已经不能顺利走路了,s的曲线在地上划着呢。亚撒也好不到哪去,不到喝了不少,他的胃又疼了。这都是因为最后那几杯喝得急,虽然解救了兰芷芯,可他自己就晕了。只不过,这货很爱面子,没有说。

    经过一片清幽静谧的花园之后才出酒店,这有一条五色斑斓的石子路,兰芷芯在亚撒的搀扶下,勉强还能走。

    “我……我不要你扶我,我能走……”兰芷芯这舌头都打结了。

    亚撒紧紧拽着她,没说话,但兰芷芯却停下了脚步,迷蒙的醉眼瞅着他“你……你还是男人吗……看到那几个灌我的酒,你……你……”

    后边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瘫软在他怀中……撑不住了,全身都没力,天旋地转的。

    亚撒低着头,与她的唇只有两厘米的距离……这一刻的蛊惑,胜过千言万语,四目相接,两人都呆住了……

    “你……唔……”兰芷芯的声音都被亚撒的唇堵住,铺天盖地的吻瞬间,火花四溢……

    “我是不是男人,你想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