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我想要的,你给得起吗?
    ( )月朗星稀,夜色如水,花园里静谧的空气中传阵阵花香和青草的味道,清新怡人,似是在为这对浪漫的男女添彩……不知道的还真会以为这是对情侣。

    混乱粗重的呼吸声,分不清谁是谁,彼此间混合着酒香的气息在交融,就像是两条接吻的鱼儿紧紧粘着。兰芷芯混乱的大脑无法思考了,酒后的意识是一种游弋状态,不清醒,只是似乎感到平时绷得紧的神经突然松了,被亚撒这肆意狂野犹如骏马奔腾的吻给烧得浑身发颤,本来就是快要倒下的了,现在更是只能借助他的力量才能站着。

    亚撒不知是否也醉了,贪婪地汲取着她醉人的香甜,心底有一根脆弱的弦被拨着,还有几分惊喜……她的味道比想象的甜,原来这就是接吻啊,好奇妙的感觉,就好像身在云端,又好像置身在春.风里,他只想要吻得更深更重……

    如果是不了解亚撒的人会认为他这么风.的人一定是在接吻方面是个高手,但其实事实却刚好相反……瞧这货此刻跟饿坏了似的,其实他也在摸索着……

    因为,亚撒由于有一点洁癖,所以他即使跟女人在一起时也不会有真正意义的接吻,顶多就是接触一下嘴唇,脸蛋,可他是不会像现在一样的主动与兰芷芯唇舌教缠。就算是卢洁莹,她要亲,只能是嘴唇而已。

    但亚撒今晚不知道是怎么了,竟打破了自己多年的习惯,神差鬼使的吻了兰芷芯。并且还有种欲罢不能的节奏……

    兰芷芯感到呼吸不顺畅了,仿佛肺部都要被他掏空,可是,无可否认,她内心真实的声音是在欢呼的。虽然亚撒初次尝试与女人接吻,但也不是很差,加上兰芷芯对这个男人始终有种特别的情感无法磨灭,纵然被她刻意压制的死死的,可此时此刻,心底深处的自己,被他勾出来了。

    这绵长的吻,后来也不知谁更沉迷,两个酒后犯晕的人很像是童话里中魔法的男女,释放出了真正的自己……暧.昧,一发不可收拾……

    兰芷芯圈在亚撒腰上的手忽然感到一阵震动传来,是他的手机在响!

    开始那几下,兰芷芯两人都没反应过来,可打电话的人显然是锲而不舍,最终兰芷芯混沌的思绪出现了一丝清醒,哪怕是一点点就足够了。

    下一秒,原本是紧贴得密不透风的两人陡然分开,是兰芷芯推开了亚撒……

    ”你的手机……”她看似好意提醒,实际上却是硬生生拉开了与亚撒的距离……不只是身体,还有心……她被手机震动的声音拉回了沉醉的意识,往后退了几步靠在一棵树上不停喘息。

    亚撒微微一愣……怀中突然空了,心底也随之涌起一缕失落。一边接电话一边冷眼睥睨着她,那眼神似乎蕴含着些许复杂。

    他刚才正陶醉中,却被兰芷芯突然推开,愉悦而惊喜的心境被撕破,他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第一次被女人这么对待,他的自尊心也受到严峻的挑战,怎会有好脸色看。

    电话是卢洁莹打来的……她说做好了宵夜,叫亚撒过去吃。

    四周的环境很幽静,电话里的内容,兰芷芯隐隐能听到些。夜色中,看不清楚她嘴角自嘲的笑容里有多少酸楚……酒真不是个好东西,她刚才居然和亚撒接吻了?这是在做什么?她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她的冷静自持,怎么总是会被亚撒这家伙搅都七零八落……

    电话接完了,亚撒又恢复了原来的雅痞形象,淡淡一撇嘴:”很晚了,走吧,我先

    送你回家,然后我要去看洁莹,你记得明早将我的衣服送过去,地址,陈志刚会告诉

    你。”

    淡漠的口吻,就像前一刻与她接吻的人不是他。

    兰芷芯感到自己的心狠狠痛了一下……他真的很喜欢卢洁莹吧,接到卢洁莹的电话,

    他先前的热情瞬间就灰灭了么,他是恨不得能立刻飞去卢洁莹身边吧。

    兰芷芯这么想着,不知该庆幸与他中断了接吻呢还是该悲哀他那么在乎卢洁莹?

    其实兰芷芯这回真的猜错了。亚撒本来没打算今晚去卢洁莹那里,故意大声地说他回去,还吩咐兰芷芯明早拿衣服过去,那都是临时兴起的念头,潜意识里想试探一下她会怎么反应。现在他看到了,她就是轻轻嗯一声,表示会照做。谁会想到亚撒其实有点期待什么……

    几分钟之前他还跟她吻得难分难解,按照现在男女之间的游戏规则,接下来就该是顺理成章地进行下一个步骤了,这里就是酒店,开个房间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如果兰芷芯不主动推开他,兴许,下个阶段的那种事儿就会发生了……

    这女人真是他见过的最有本事的一个了,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与一个超级单身富豪发生点什么,她却偏偏选择了避开。

    这定力可真好,却也让亚撒尝到了挫败的滋味,不免在想,兰芷芯是欲擒故纵还是真的那么洁身自好?

    他今晚本来是要回家睡觉的,现在却要去卢洁莹那里,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因兰芷芯的理智,才让亚撒心里有些不舒服……在卢洁莹那里,他至少会得到温柔的对待,不像兰芷芯这么能气人。

    兰芷芯在前边走着,脚步有些虚浮,头更是疼得厉害,但她却倔强地不再要亚撒扶了……一刹的沉醉已是错,她不会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最好的办法就是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远点。

    亚撒走在她身后几步的距离,他虽然也喝了不少,但是还不至于走路成问题。

    男人在她身后紧紧盯着她,看似是漫不经心,可是好几次看到兰芷芯差点摔倒时,他的心都会猛地揪紧……她不知道,若她真要摔,亚撒一定会在她着地之前将她搂在怀里……

    前边出现了几层台阶,兰芷芯终于是在下第三个台阶时脚下一个不稳……好在她及时扶住了旁边一棵树,可在后边看着这一幕的人还是会感觉后怕……

    亚撒的都已经冲到她身后不足一米处,见她扶住了树,他才没有再伸手去,但这货看着兰芷芯如此倔强,心里憋着的那口气就忍不住爆发出来了。

    冷厉的蓝眸一闪,狠狠拽住了她的胳膊,眸光沉沉地,咬牙道:”你都醉成这样了还逞什么强?挽着我走,你是不是会死?不就是吻了你一下,你至于就摆脸色给我看?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刚才不是也很喜欢跟我接吻吗,怎么现在吻完了推开翻脸不认人了?呵呵……兰芷芯,你真行!”

    这话说得……怎么听都是怪怪的,说不出是酸还是涩,总之,这货现在很像是个讨要糖果而又刚咬一口就被人夺走的小孩。

    兰芷芯确实很难受,胃部翻腾得厉害加上头晕,她已经没办法将亚撒的话仔细去思考了,她心底的委屈那么多,也是会有崩裂的时候。

    兰芷芯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挣脱开了亚撒的铁腕,不怒反笑:”你说得对,我们是成年人,没理由玩不起的,是吗……一个吻而已,明天……醒了之后谁还会记得?所以,老板,我没有故意摆脸色给你看,我只是又自知之明而已……男人,若不能好好对待女人,不能给她想的,那就不要来招惹!各自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不是对大家都好吗?”

    她的声音因喝了酒而显得更有种别样的沙哑,平添了几分xing感之余也更有让你人心疼的脆弱。

    亚撒怔住了,竟不由自主地想起兰芷芯在受伤倒在她怀中时,那种脆弱的依赖,柔弱温软……如果她能一直那样该多好啊,他就不会被气得内伤!

    他突然有点好奇,兰芷芯她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你的菜?你那天藏在家里的男人就是你的真爱吗?他是谁?他就能给你想到要的?你到底想要什么?”亚撒问出这些话时,心头没来由地颤了一颤。

    兰芷芯一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他那天以为她家真藏了个男人。

    兰芷芯靠在树干上,懒懒一笑:”我想要什么?我想要的那个人,他可以不是高富帅,可以不必有很体面的工作,可以没车没存款,但他一定要对我专一,他眼里心里都只能有我一个人,我是绝不会跟任何女人分享我的男人。当然,我也会对他忠诚。这就是我想要的,你问我,你会不会是我的菜,那你先问问自己,我要的,你给不给得起?”

    这番话,直指亚撒的要害,因为他一向都是不缺女人的,逢场作戏可以,但要让他认真,死心塌地地爱,至今还没有过。

    兰芷芯也就喝酒了能这么说,若是清醒的,她还不敢当着亚撒的面问出这样直白的话。

    不远处的灯光投过来,淡淡的照着亚撒的脸,如雕塑般精美的轮廓在灯影下越发魅惑,尤其是那双深深的眸子,正闪烁着幽暗不明的光泽……兰芷芯这个女人已经打破了他

    太多的第一次,现在问的这个话,更是亚撒听到的最惊人的质问……女人不是只需要锦衣玉食地养着就行了么,怎么兰芷芯却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夜风,更凉了……【这几天没在家,手机传的不知道显示出来会不会有排版问题,请大家谅解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