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三人一起去
    微凉夜风中,静谧的空气里隐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有点无奈,有点沉么,还有点不想承认的微酸。

    亚撒这回没有取笑兰芷芯说的话,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说什么。确实,他的内心再次被兰芷芯这女人给震撼了。以前他都是爱欣赏女人们各种不同的美。或可爱型,或妖艳型,或清纯型……等等,可是他却没有对哪个女人有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概念。这不能怪亚撒,因为他所在的国家是信教的,而这种教是允许一夫多妻制。比如现任国王就是有四位妻子。

    所以,从小受到信教的影响,亚撒还没想过自己以后要娶多少个老婆的问题,潜意识里或许是不止一个人。因为在皇室里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民间也有些家庭的男主人是不止一个老婆的。

    而现在兰芷芯说的话却是等于对亚撒当头棒喝……对啊,若是真想娶个中国女人回去,首先对方能接受他国家的那种一夫多妻制么?

    不一定就是每个男人都要娶四个老婆,但这种行为是被允许的。在那样的国家,哪个女人想一辈子都只做丈夫唯一的妻子,这还是有点难度的。

    亚撒身为皇室成员,他当然是从小被教育,灌输,以至于他的观念里,四个老婆一点都不稀奇……

    兰芷芯靠在树干上,吃力地睁着眼睛,亚撒的沉默,让她越发感到心头酸涩……与这么男人,或许今生都是无缘的。

    兰芷芯将高跟鞋脱下,强打起精神,一步一步地走向大门去。

    虽然她的脚步有些狼狈,可是,她提着高跟鞋走路的样子却是有着几分率性豪迈的架势。

    亚撒在她身后看着,默默的,保持与她半米的距离。

    她有一双小巧雪白的玉足,只是不知道,谁才是那个替她穿上水晶鞋的王子呢?难道是那天藏在她家里的男人么?嗯……或许吧。如果她以后真结婚,他这个当上司的也该恭喜她才对。但为什么一想到这个,他会有点不是滋味。

    半小时后。兰芷芯被陈志刚送回家去了,而亚撒就去了卢洁莹那里。

    卢洁莹是盼星星盼月亮地将亚撒盼来了,还真熬了一锅浓汤等他。

    卢洁莹已经换好了新买的睡衣……真丝吊带深v。这……不明摆着是想让亚撒对她更加着迷么。

    可是今天亚撒显然是心情不太美丽,加上喝了不少酒,人就没平时那般精神了,时不时还拿着汤勺出神,像是在思索什么重要的问题。

    卢洁莹心里有点疑惑,难道说亚撒是工作太累吗?怎么会没注意到她穿的什么?如果注意到了,他又怎么这么无动于衷?该不会是对她已失去兴趣?

    卢洁莹心思百转,坐到他身边,将他手中的勺子拿在她手里,然后舀了一汤匙送进亚撒嘴里……

    亚撒下意识地一缩头,随即淡淡地笑笑,将碗端起,几口将汤喝光了。而卢洁莹最终还是没能喂到他。

    “亲爱的,这汤好喝吗?要不要再给你盛一碗?”卢洁莹挽着亚撒,目光柔情似水。

    亚撒今晚真的很奇怪,卢洁莹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穿这么少布料的睡裙,可他居然就跟没看到似的。这不等于是白费了卢洁莹的一片苦心么。都是为了能让他有更多的愉悦,但现在,他一点正常的反应都没有,仿佛看不到她火辣辣的身材和娇嫩的肌肤。

    “洁莹,时间不早了,休息吧。”亚撒低沉的声音里透着疲倦。

    他是很累了,同时胃部也不舒服。在进门之前吃了一颗胃药,不过症状还没消失,还是有点疼。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喝掉一碗汤就算是很给卢洁莹面子了,至于再做做睡前运动什么的,他或许是没心思了。

    聪明的卢洁莹察觉到了亚撒的异常,她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可她不敢乱说话惹亚撒不高兴,她只能暗暗观察。不管怎样,亚撒是她喜欢的男人,她会尽力去维护这段感情。假如前方的路有绊脚石,那么,无论是谁,她都会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开!

    卢洁莹很懂事,亚撒去浴室洗澡了,她就拿出他的睡袍准备着。

    她没有问亚撒为何反常,她深知男人都是好面子的,有些事,不问反而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否则,强迫去撕开脸皮,只怕后果更难堪。

    亚撒出来时,g上摆着他的睡袍,见状,不由得心里微微一暖……卢洁莹很体贴人,温柔又善解人意,跟她在一起,他似乎是很多事都不用操心。想到这,他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某个女人倔犟的眼神,

    卢洁莹已经收拾好了餐桌,同时也洗完澡了。就在亚撒躺下不到三分钟,卢洁莹就钻进了被子。

    如小鸟依人投怀,卢洁莹靠在了亚撒的胸膛,抱着他的腰,心疼地说:“你的胃本来就不太好,你能不能少喝点酒呢?就算是需要应酬,也得先顾着身体啊,你看你,喝得脸都红了……”

    女人的温柔有时就是最厉害的武器,亚撒听卢洁莹这番带有真挚感情的关心,他不由得心里一暖……这才是女人嘛,懂得体贴和照顾男人。哪像那个兰芷芯,他吃饭时就已经在胃疼了,可是她却没发觉。

    “怎么又想到兰芷芯了?这个可恶的女人,一再地扰乱我的生活,现在还要占据我的大脑吗?出去!”亚撒心里有个声音在喊。

    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亚撒缓缓合上眼,轻拍了一下卢洁莹,柔声说:“快睡吧,我明天还得早点起来,朋友的店铺新开张,我总不能盯着熊猫眼去庆贺吧。”

    卢洁莹何等精明,一听这话就猜出了七八分了。眼中兴奋的光芒一闪而逝。

    “亲爱的,你明天是要去参加开业典礼吗?那我……我可不可以陪你去呢?”

    这话……亚撒没有马上回答,他只在脑海里演示着开业时的情形。

    不只是亚撒真的醉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竟没有直接拒绝卢洁莹,而是继续保持沉默,闭眼睡觉。

    卢洁莹不好意思再问,见亚撒不搭理,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是害羞,而是尴尬,不甘。

    这*,亚撒和卢洁莹虽然睡在同一张g,可他硬是没碰她,很快就睡着了。

    他睡着,卢洁莹可睡不着。望着亚撒的后脑勺,卢洁莹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女人的敏感有时很灵,卢洁莹对于亚撒的平淡态度中感到了危机,她认为兰芷芯的嫌疑最大。

    那天在公司见到兰芷芯,卢洁莹当时就隐忍得很难受,这才过去几天功夫呢,怎么她却觉得总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比如亚撒的心,究竟她占多少位置?他真的不会对兰芷芯心动吗?

    第二天。

    亚撒起来的时候,楼下餐桌已经摆上了卢洁莹熬的粥。油条是外边买的,粥是她自己熬的。

    昨晚亚撒喝醉了,现在一觉醒来,正是想吃点清淡的食物,油条白粥就符合他的口味。看来卢洁莹真的很体贴,照顾得又周到,他在这里一点都不用自己动手,不用担心被人气得咬牙。

    亚撒喝了两碗粥之后就打了个电话……他虽然昨晚有些醉,可他还记得的,他有叫兰芷芯送衣服过来这个地址,不知她会不会送?

    亚撒暗暗摇头,无奈啊,有哪个老板对自己属下员工那么没信心的么?他是真的不知道兰芷芯会不会来。以她的脾气,难说。

    就在亚撒准备再给陈志刚打电话时,却听到了一阵门铃的响声。

    “呵呵……你终于还是来了!”亚撒略显得意地走向门口,按下了墙壁上的视频对讲。屏幕上果真出现了兰芷芯的身影。

    这时,卢洁莹从他身后走来,葱白的手环住他的腰,轻声细语地问:“这个女人很像是你公司的职员啊,怎么你还不开门?”

    这话乍一听还没什么,但实际上卢洁莹心里紧张到了极点,压抑着火气,尽量保持笑容。她知道,在男人面前,温柔懂事,才会显得她有多么大方而有风度。

    亚撒淡淡地嗯了一声,抬手将按钮一按,门开了,正是兰芷芯捧着衣服在门口。

    在见到亚撒和卢洁莹时,兰芷芯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色,她在亚撒说这个地址时就清楚今天早上来会是什么情况……这一间公寓还是她在售楼部时,亚撒带着卢洁莹去买的,兰芷芯怎么会忘得掉。

    “老板,这是您的衣服。”兰芷芯公式化的口吻,淡定平静,对于卢洁莹,她更是连个眼角的余光都不给。

    亚撒接过衣服,微微蹙起的眉头预示着男人的心情还没恢复,可是兰芷芯准时将衣服送到了,他一时还没理由说她什么。只是不知为何,看着她像没事儿的人一样,他心底就有一丝怪异的酸涩。

    ”昨晚那缠.绵火热的吻,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么?这女人的心理素质真是超强,比我还厉害。”亚撒心里在默念,眼神却透着淡漠。

    “你走吧,不然迟到的话,水菡还会怪我没给你充足的休假时间。”亚撒说完就要关门,可是,却见卢洁莹动了。

    “亲爱的,亚撒,你这位女职员也要去开业典礼吗?”卢洁莹看向兰芷芯的目光里分明是带着丝丝挑衅还有深藏的厌恶。

    亚撒闻言,状似不经意地说了句:“是的,她也是被店老板邀请的。今天会很热闹,洁莹,你跟我一起去。”

    一起去?卢洁莹惊喜,可兰芷芯就感觉到心头被猛地扎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