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这就是她的男朋友?
    化妆间里本来就不大,现在一下子又多出两个男人来,加上这怪异的气氛,越发浸透出一股压抑的气息。

    卢洁莹亲昵地挽着亚撒,脸上又是一副清纯无辜的表情,只是眼底有几分慌乱,她不知道亚撒会跟着来,更无法确定亚撒先前有没有听到什么。假如听到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兰芷芯的肩膀被nike揽着,她并没有立刻挣脱,只因为她从他眼中看到了善意和温柔,兰心慧质的她,一瞬间仿佛就明白了,nike不是在占她便宜,而是在为她解围。

    刚刚卢洁莹还说兰芷芯是个没人要的30岁的老女人,说她是来这里钓金龟婿的。而nike的出现,故意与兰芷芯这样亲昵,俨然一对情侣,这就等于是用最好的证据反驳了卢洁莹的话,等于是在打卢洁莹的脸!

    聪明人之间打交道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直接不费劲。兰芷芯神态自若巧笑倩兮,任由nike揽着她,看上去就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小女人。

    亚撒的脸不知怎的很黑,微微眯起的蓝眸子里闪烁着凌厉的光芒,紧紧盯着兰芷芯的脸,看她对着nike笑得这么娇美温柔,他心里就觉得特刺眼。尤其是那只搭在兰芷芯肩上的手,怎么看都是一只……咸猪手。

    这货的心思还真奇葩,他戏弄兰芷芯的时候就是理所当然的,人家nike搂着兰芷芯就是咸猪手了。这心态,如是被晏少知道了,准是要笑喷的。

    “呵……兰芷芯,你行情还不错嘛,难道,这位就是你那个神秘的男友?”亚撒皮笑肉不笑,嘴角都是冷冷的嘲讽之意。

    “老板,既然你都这么问了,我也不用再隐瞒了,没错,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nike,香港来的造型师,先前你们都见过了。”兰芷芯在说这个话时有点没底,她不知nike会怎么想,会不会生气。她只能待会儿再跟他解释了。

    但事实证明,兰芷芯是多虑了,nike在听到这话时,不但没有表现出异常,反而是流露出*溺与疼爱,低头在兰芷芯额头的发际轻轻一触,柔声说:“你终于肯公开我们的关系了,亲爱的,今天我们要多喝两杯庆祝庆祝。”

    这nike也太会配合了,顺着兰芷芯的话就接下去,并且还表现得那么自然,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来他和兰芷芯是在演戏。

    兰芷芯心里感激,冲着nike微微点头,两人手牵手的就出去了,顺便nike还将兰芷芯原来穿的那套衣服给拿在手里,尽显体贴。。

    亚撒一言不发地望着兰芷芯离去的背影,越看越觉得心头不舒服。怎么都想不到兰芷芯的“男朋友”会是nike……而卢洁莹更是惊诧不已,nike是当红造型师,兰芷芯都30岁了,她凭什么吸引到nike的?

    还以为兰芷芯是个没男人要的老女人,谁知道那个nike还将她当宝一样的,真不知兰芷芯是走了什么运。

    不过这样也好,兰芷芯有男朋友了,至少,会让人放心一些,对她的威胁会小一些。

    兰芷芯和nike亲亲热热的一起走进了另一间化妆室里,这才真正地舒了口气,一进门,她就已经站在了镜子面前,与nike拉开了一点距离,感激地说:“谢谢你,nike。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我利用了你,对不起。”

    Nike黑亮的瞳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兰芷芯略显尴尬和歉意的神色,还有她如此坦白,让他对这个女人越发好奇了。

    “你叫……兰芷芯是吧?其实你用不着跟我道歉。我刚才进去就是因为在门外听到卢洁莹说的话很过分,所以才会想到要冒充一下你的男朋友,是我先凑上去的,我的举动也很冒昧,你没有嫌我多管闲事就好。”

    “不不不……nike你言重了,你不是多管闲事,你确实是帮了我的忙,我很感谢你。”

    Nike哑然失笑:“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这么客套,既然认识了就是朋友,除非你认为我没有资格做你的朋友?”

    兰芷芯见nike这么爽快,若她再客套,那就是矫情了。

    “好,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兰芷芯,是水菡的朋友。”

    “叫是nike香港人,是晏季匀的师弟。”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一霎间,nike竟有种舍不得放开的感觉……她的手好软,也很小,如果包在他的掌心,不知会是什么滋味呢?

    兰芷芯缩回手,指指nike另一只手上的东西……

    “那个……我要换衣服了,可不可以请你暂时出去一下?”

    Nike愣了一秒,随即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兰芷芯那套墨绿色的套装。

    人家要换衣服,他一个大男人在这儿做什么,当然是出去了。

    Nike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兰芷芯,走到门口时还不留神碰了一下额头,兰芷芯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出声……nike一下子就呆住了,她笑起来真美。

    兰芷芯被nike逗乐了,心情也轻松了一些,有了陶侃人的兴致了。

    “nike,你还不出去吗,难道是要看我换衣服?你不会真的那么邪恶吧?”兰芷芯似笑非笑地看着nike的窘态,忽然觉得这男人虽然是个很时尚的造型师,却也有着亲切可爱的一面。

    果然,nike连忙摆手,打开门出去了。

    另一间化妆室里,卢洁莹也换下了先前的衣服,穿上原来的浅蓝色波西米亚长裙,口红也擦掉了,恢复了一些清纯的面貌,只是这心里却难以回复到平静,她在惶惶不安地观察着亚撒的反应,生怕这男人先前在门外听到什么。可是却又不能明目张胆地问,一颗心忐忑不已。

    亚撒就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了,也不知这货在想什么,只是脸色沉沉的。

    “亲爱的……怎么了?”卢洁莹温柔地,小心翼翼地问。

    亚撒摇摇头,不置可否,淡淡地说:“出去吧。”

    这男人可以很阳光,也可以很深沉,他不想说的时候,即使仔细观察也看不出来他的内心世界在想什么。

    开业典礼很热闹,前来的嘉宾和进来消费的顾客都已经将三层楼挤满了。瞧这火爆的程度,可以预见这“云汉造型沙龙”今后的生意也是会蒸蒸日上的。

    事先不知道晏季匀到底要开什么店,所以晏锥也只准备了一个花篮,可现在知道了,哥哥嫂嫂竟是夫妻俩双剑合璧,开个造型沙龙,确实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同时也艳羡不已,这夫妻俩情比金坚,堪称是当代豪门的模范夫妻啊。

    晏锥觉得自己就只送一个花篮也着实不太够意思,所以这还在琢磨着要补送什么礼物才好。想来想去,还真被他想到一个不错的点子,跑到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去给电话了。

    “嗯……就是那幅油画,我前几天看中的,还在吗?送到XXXXXX这个地址,对……一小时之内能送到吗?”晏锥说话的声音不大,隐隐约约的,听上去十分悦耳。

    打完电话,晏锥这才满意地露出了笑容,还好他机灵,想到自己前几天在某画廊看到的一幅油画很漂亮,送过来挂在造型沙龙的墙壁上,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嘛。

    刚一转身,晏锥就看见在距离他大约三米的地方蹲着一个女人……是的,是蹲着不是站着,并且还一副焦急尴尬的神情,只不过女人垂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看不清长相。

    晏锥本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但由于想到今天受邀的宾客都是晏家的亲朋好友,又是开业典礼,留给大家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若是有人遇到了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他也不好袖手旁观。

    迈开长腿走过去,晏锥微微弯下腰,礼貌地说:“这位小姐,请问,需要帮忙吗?”

    这女人一听,顿时像遇到救星了,赶紧说:“我裙子被勾破了,麻烦你帮我……”

    话还没说完,女人立刻僵住了,两只明亮的大眼瞪着晏锥:“怎么是你?”

    晏锥这下也看清楚了,这个需要帮助的女人竟是……洛琪珊?

    晏锥倏然蹙眉,刚才的热心也冷却了,挺直了腰,略显不耐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洛琪珊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裙摆,脸蛋泛红,心里暗暗哀嚎……怎么这么倒霉,在她狼狈的时候遇到晏锥。她的裙子刚刚不小心勾破了,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她只能用手捏住,不然的话,连里边的裤裤都能瞧见了。

    “我……是你爷爷邀请我来的。”

    晏锥一愕……爷爷邀请的?

    晏锥何等精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爷爷的用意。只怕这也是他母亲的意思吧,为了撮合他和洛琪珊,干脆就趁开业典礼将洛琪珊请来,以图拉近两人的距离。母亲和爷爷真是煞费苦心啊!

    可越是这样,晏锥就越不愿意跟洛琪珊走得近。

    无奈地摇头,晏锥不再多言,转身就要走……

    “等等!”洛琪珊焦急地叫住了他。

    晏锥没有回头,只是停下了脚步,淡漠地问:“什么事?”

    洛琪珊银牙紧要,花容苍白,对于这男人的冷酷无情,她又有了深一层的认识……见到女人这么狼狈,他都不伸出援手,这叫哪门子的绅士风度啊?哼!

    “喂,晏锥,你没看到我的裙子破了吗?好歹我们也是一条船上的人,你就真的见死不救?”

    “一条船上?这话怎么说?”晏锥略带疑惑的目光落在洛琪珊身上。

    洛琪珊站了起来,但手还拽着裙子的开口处,压低了声音说:“你难道忘记了,外界还都以为我跟你是夫妻,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最近这些日子炎月集团和大凯旋的股票才都涨得这么喜人,我们两家以各自的利益为主,都没有主动出面澄清什么,任由外界将我们当夫妻,难道我们不算事一条船上的人?现在我的裙子破了,就这么走出去,丢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脸,外人不知道的也都以为我是你老婆呢,那场婚宴,大家可都记忆犹新……”

    她靠得很近,粉红的双唇呵气如兰,有一股淡淡的很好闻的清香钻进晏锥的鼻息,有那么一秒的瞬间,他感到心间泛起一缕荡漾,但却转瞬就消失。

    晏锥颇有深意的目光盯着洛琪珊,这个女人的胆子还真不小,居然懂得要挟他了?不过她说的有一点确实是那么回事。外界都以为晏家和洛家联姻了,殊不知婚宴是假的。可这也促成了外界的一种观点,认为洛琪珊真是晏锥的老婆。

    好几次晏锥都想要公开澄清,但爷爷下了命令,说外界的“误解”对晏家有利,瞧着股票涨势喜人,就暂时任由那些人误解去吧。晏锥知道这是爷爷在故意拖延,目的是想将他和洛琪珊真的凑成一对。可他也不能太忤逆爷爷的意思,只有闷声忍着。

    “洛琪珊,你脸皮怎么这么厚,我跟你又不是真正的夫妻,我凭什么要帮你?我很忙,没空,你自己看着办吧。”晏锥不耐地瞄了洛琪珊一眼,他只想快点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免得爷爷看见了还以为他和她有戏。

    洛琪珊毛了,情急之下干脆两手一伸,紧紧抱住了晏锥,就像一只八爪鱼……

    “你不能走……晏锥……只要你帮我拿一条裙子来,就这么简单的忙,你都不肯吗?你还是不是男人?”洛琪珊顾不得什么矜持了,霸道地将晏锥按在墙上,一只腿还死死摁住他的侧腰。

    这姿势实在太高端太令人遐想了,加上她的裙子又是被勾破了的,这可好,本来没什么的两个人,在别人看来,那就是两个思想开放的年轻情侣在公共场合里**

    望着眼前这清丽动人的面容上布满了愤懑,晏锥深邃的鹰眸里露出玩味的光芒,轻启薄唇:“洛琪珊,你不愧是从国外回来的,这么开放?这可是公共场所,你不注意点影响?”

    话是这么说,但晏锥眼中的狠色却是一闪,随即不但没有推开,反而一把抓住了洛琪珊的腰,随之一抹邪肆的笑意浮现在脸上,压低了声音说:“既然你这么主动,我也不好居然于千里之外,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在这里现场为大家展示一下,怎么样?”

    在这男人犀利的目光中,洛琪珊感到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般地被他透视了,心头升腾起一股压迫感,强忍着没有收回目光,硬生生与他对视,泛红脸蛋上露出一抹浅笑,粉唇微张:“晏锥……你明知道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寻求你的帮助,不是真的要跟你玩暧.昧,不过我看你似乎挺有兴致,该不会是真的对我动心了吧?”

    淡淡的几句话,柔中带刚,看似语气温和实际上是绵里藏针,与晏锥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晏锥眼底一道冷冽的寒光闪过,随即也报以一声嗤笑,修长的手指一下子钳住她精巧的下巴:“洛琪珊,你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将一个男人按在墙上,就算是想寻求我的帮助,这手段似乎也太野了一点?”

    他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耳窝,很不争气的,她脖子上泛起一颗颗可爱的粉红色颗粒……起鸡皮疙瘩了!洛琪珊忽然间觉得这男人不似表面那般严肃淡漠,此时此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魅痞气,让她不由得心慌意乱。

    可晏锥是存心要吓唬她,要给她警告的,所以他不仅没有退开,而是拽得更紧,让她的身子与他贴得密不透风,她甚至能闻到他口中那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呼吸……

    “洛琪珊,记住,没事别来招惹我,别再对我毛手毛脚的。在我眼里,你不是女人,所以,如果下次你再犯,我会像对待男人一样一脚踹飞你!”

    “我……我……什么我对你毛手毛脚?你……你胡说八道!”

    “没有么?那刚才是谁先冲过来按住我的?”晏锥冷笑,极尽嘲讽。

    这时,有人经过这里,看见晏锥和洛琪珊这令人遐想的站立姿势,不由得露出怪异的目光,识趣地走开,但嘴里还在叨念: “秀恩爱也不至于这样吧,哎……”

    洛琪珊听到了,只差没气得背过去,一张粉脸涨得更红了,惊愕地低头一看,顿时羞愤难当,原来她与晏锥此时的姿势太过*……裙摆又是被勾破了的,使得别人会误以为她跟男人正在进行着某种运动……最让人羞恼的是,她分明感到了他身体的某种异样。虽然两人都是穿着衣服的,但是这情形比没穿还要劲爆。

    “我不要你帮了,放开我!”洛琪珊挣扎着推开他,这次她没费力,很容易就将晏锥推开。

    但是就在推开的一霎,前边又走来一个男人,洛琪珊想躲都来不及,她的裙子没及时抓住勾破的地方,露出了里边粉蓝色的东东……

    慌乱中,洛琪珊真想一拳头冲晏锥挥过去!可是,下一秒,只见晏锥长臂一伸,重新将她搂在了怀里,恰好用他修长的身体挡住了她破烂的裙摆,让她不至于将羞人的部分曝露在陌生男人面前。

    洛琪珊懵了,在晏锥怀里急促地喘息,脑子有点混乱,几乎不敢相信,是晏锥及时解救了她吗?否则她就会出大糗了。好险啊……

    过去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洛琪珊忽地噗嗤一笑……晏锥不悦地皱眉,这女人还笑得出来?

    “哈哈,晏锥,你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刚才还说不帮我,结果还不是不忍心我被陌生男人看了去,所以才会……”洛琪珊的话还没说完,晏锥就已经毫不给面子地将她推开,站在她一米之外。

    “靠墙蹲着别动,我去叫人拿条裙子来。真是麻烦!”晏锥略带命令式的口吻,此刻听在洛琪珊耳朵里,不知怎的竟是那般好听。

    洛琪珊这回没有顶嘴,乖乖地蹲下去靠着墙,这样不会被人看到裙摆里的裤裤。望着晏锥远去的背影,洛琪珊嘴角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真心的笑意……似乎他也不是表面的那么可恶嘛,刚才被他抱着的时候,好像感觉还不错,至少他身上的味道很干净。他一定是用的薄荷味的沐浴露……

    晏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心软的,刚才经过的陌生男人差点就瞄见洛琪珊那条破裙子之下的粉蓝色东东了,当时也没来得及多想,他就将洛琪珊搂在怀里,为她挡住了别人的视线。而他也忘记,在那之前,他还在警告她以后不准对他毛手毛脚……

    ======呆萌分割线======

    一转眼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地点就在隔壁一间中餐厅,已经订好了位子,菜也都是早就准备好的。

    晏季匀两口子,杜橙两口子,还有梵狄和小颖,兰芷芯,亚撒和卢洁莹……这一群人是坐在同一桌,另外还有来自香港的新朋友nike。

    这样的一桌可就太有趣了,兰芷芯就坐在水菡旁边,她的另一边是童菲。三姐妹一向都是很有默契的,若是同时出现在某个场合,多半都是坐在一块儿。

    直到现在,卢洁莹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某些想法错得错离谱。看到兰芷芯和水菡聊得那么热络,水菡一口一个兰姐地叫着,每一声都像是在打卢洁莹的脸。

    原本卢洁莹是想不通为什么兰芷芯会被邀请来参加开业典礼,现在总算知道了,原来兰芷芯跟水菡夫妇俩的关系那么好,还有那个杜医生,还有一位叫梵狄的男人……这些似乎都不是普通人,而兰芷芯居然跟这些人都是很熟络的?

    即使兰芷芯不是有钱人,可她周围的人脉关系特太强悍了。这是卢洁莹终于醒悟到的一个问题,也是她自身无法跟兰芷芯相比的。

    嫉妒,无法遏制的嫉妒心在滋长,卢洁莹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亚撒唯一的女人,甚至成为他的妻子。只有这样,她才能算是真正地跻身豪门了。女朋友算什么,只有跟亚撒成为合法夫妻,才是她的终极目标。

    她要当阔太太,她要成为人人羡慕的总裁夫人,她不要再在模特儿的圈子里混,她只想要踏入真正的上流社会,她要飞上枝头变凤凰,没人能够阻止她的脚步,任何妨碍她的人,都会被清除!【这章6千字,加更的一章还在写,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